位置:首页 > 豪门 > 豪门追妻:老公我错了 > 正文

《豪门追妻:老公我错了》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6:46:20热度:

《豪门追妻:老公我错了》是一本文笔极佳的豪门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蔷薇花间的游泳池还是那么清澈,在阳光的照射下波过粼粼的煞是好看,这里安静,景色美,真是个好地方。杨寄琴心想着如果自己能住...

豪门追妻:老公我错了

“放心吧。”沈老爷一直点着头,就算是对杨寄琴,他也已经是有色心没色胆了。那天晚上的情形他至今想起来还胆颤心惊,如果不是沈君昱在场,他还真不知道沈君浩会怎么收拾他呢。

杨寄琴偶尔会被沈君浩叫到身边,跟这个总裁那个总经理的敬酒,握手问好。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和同事混在一起的。

杨依云今天是主角,携着一脸幸福的沈君亚忙活在人群中,目光却不时地投向混在人群中间,显得出类拔萃的沈君浩身上。

甚至在心里想着,如果今天的新郎是沈君浩该多好!

杨寄琴站在角落里听着同事们七嘴八舌的交谈,不时地插上几句,超大的大厅内人群涌动,钢琴手弹奏着优美的旋律,流趟在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寄琴,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耳边突然响起孟圣枫温柔的声音,杨寄琴一愣,抬头望着他。微微一笑:“没有呀。”

“是不是沈君浩欺负你了?”

“没……。”杨寄琴摇摇头,不自在地望着他,张了张嘴,良久才吐出几个字:“圣枫……我……。”她还欠他一个答案,早该给他的答案,可是话到嘴边却总是不忍心说出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孟圣枫苦涩地笑了:“你的答案我也已经猜到了。”

杨寄琴一愣,错谔地盯着他,他猜到了?那他一定很伤心吧?“圣枫,对不起……。”她能说的,依然只有这几个字。

“我说了,永远都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因为我们都能活很久,以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杨寄琴突然感觉浑身不自在起来,感觉一丝刺骨的冷气正往她的体.内灌,她顺着这股迫人的气息往旁边望去,原来是沈君浩冰冷的目光正穿过人群,直直地射在她的身上。

她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差点踩到一个人的脚上。“小心——!”孟圣枫在她惊呼着往地上倒去的那一刻伸出长臂挽住她的腰身,往前一收,杨寄琴险险地避过这一次的出丑,小脸却因此吓得刷白一片。

“你没事吧?”孟圣枫注视着她关切道。

“没……没事。”杨寄琴快哭了,慌忙退出他的怀抱,却被另一只手臂带进另一个怀抱中。沈君浩挽着她的纤腰,低头温柔地盯着她:“宝贝,怎么那么不小心?”

说完不等她开口说话,转向孟圣枫,含笑道:“孟少爷,刚刚真是谢谢你救了我太太。”心里明明就很生气,说出的话却让人看不出丝毫的不满。

“不用谢……。”孟圣枫不自在地望了杨寄琴一眼,垂眸道。他扶了心爱的女人一把,却要别的男人来道谢,这种感觉真是让人难受呵!

“那我们就先失陪了。”沈君浩冲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轻笑一声携着杨寄琴往另一边走去。他扣在她腰间的手力道很大,痛得她忍不住皱眉,小手偷偷地抚上他的大掌,悄悄地抠着他紧紧贴在她身上的五指。

这一招并不管用,如是,她放弃了,仰起小脸对他道:“君浩,我刚刚只是不小心摔倒了,他扶了我一把。”

“摔倒之前呢?”他低下头,紧紧地凝视着她。

“就……说了几句话,这个晚上唯一的几句话。”她老实地交待着,心想着这男人还真是够小气的,吃起醋来不分地点不分场合。

“你的意识是还没有说够?”

“没,绝对没有。”杨寄琴慌忙解释。总算,沈君浩的脸不再那么阴沉了。

“大家好,感谢大家能抽空来参加我的婚礼,为了回报大家,我特意请来了我的同事为大家献上美丽的舞蹈。”大厅内突然响起了杨依云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进每一个人的耳内。大厅内突然安静下来,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临时搭建的大圆台上。

一身舞衣的杨依云神秘地一笑,继续道:“这可是我们前些日子在北.京公演过,只有国家高级官员和少数的爱心企业家才有资格入场观看的舞哦。”

“好!好!”台下响起一片雷鸣般的掌声,新娘子亲自表演,大家迫不及待地想看。

沈夫人不屑地冷哼一声,道:“再高级的舞,也都是舞女才会去跳的。”

杨夫人正想反驳几句,沈老爷忙道:“别吵,依云正在讲话呢。”目光直勾勾地落在美.艳的杨依云身上,气得沈夫人真想当场就把他的眼珠子挖下来。

“不过这一曲《幸福彩虹》的音乐必须是四手合奏钢琴。”杨依云的目光穿过人群,落在杨寄琴的身上,笑道:“麻烦你了寄琴,圣枫。”

杨寄琴一惊,差点又要瘫倒在地,幸好沈君浩扣在她腰上的手一直没有松开。否则她又要倒下了,愣愣地盯着杨依云,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你在紧张什么?”沈君浩盯着她冷笑地问道,四手合奏,他还真想听听呢!

因为杨依云的目光一直投注在杨寄琴的身上,连带着所有人的目光也跟着挪到她的身子。她有些慌了,当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寄琴,拜托你了,平时练习的时候都是你和圣枫帮我们伴奏的,我们都已经习惯了。”杨依云的嘴巴一张一合地说着,冷眼看着杨寄琴的惊慌失措。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不然她才懒得给他们表演舞蹈呢,她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

沈君浩放开她,杨寄琴深吸口气,和孟圣枫相视一眼,一起走向三角钢琴。犹豫了几秒后和孟圣枫一起坐在钢琴前面。

琴音响起的时候,杨依云迷人的舞姿便展现在大圆台上,这一个舞蹈本来是由杨寄琴领舞的。却在中途被她抢了去,让她担任了女主角。

讲述的是一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最后以幸福收场,杨寄琴一直都很喜欢这个舞。虽然有些遗憾,不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她那些日子老旷工呢。

不管舞蹈和钢琴演奏,她和孟圣枫都能够配合的很好,很默契,这一次也一样。时缓时快的琴音在四手合凑中尽显完美。

香香姐说得没错,她和他真的是世界上最最般配的艺术情.人。

四手合奏!瞪着飞舞在黑白琴键上的四只手,沈君浩恨不能立刻冲上去,将那四手给剁了下来,看他们还怎么四手合奏!

所有人都盯着台上的杨依云看得如痴如醉,只有沈君浩自始至终没有往台上瞟一眼,因为他更热忠于看四手合奏,而且看得是血脉膨胀,急火攻心!

不对,还有一个人和他一样只关注四手合奏的,那就是站在二楼旋梯口的沈君昱。不同于沈君浩杀人的目光,他投在杨寄琴身上的目光是欣赏的,忧郁的。杨寄琴都已经是他的大嫂了,相对于这个打击,四手合奏又算得了什么?

原本他是不爱到前院来的,就像上次沈君浩结婚一样,可是这次他却不由自主地来了。自从认识杨寄琴后,他对前院的关注比以前要多了不少。

虽然杨寄琴和前院的所有人一样,勿略他,想不起他,可是,他却做不到像勿略前院的其他人那样忽略杨寄琴。

杨依云虽然为了恶整杨寄琴才跳的舞,心里却也希望自己的舞姿能赢得沈君浩的目光,让她气愤的是,沈君浩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只停留在杨寄琴的身上。连一秒钟都没有给过自己虽然她的目的达到了,让这对绯文男女重新凑到了一起。

沈君浩脸上明显的妒意让她心里不爽到了极点,难道他就那么在乎杨寄琴和别的男人一起吗?就连在一起弹琴也至于气成这样?

一碰到音乐和舞蹈,杨寄琴就忘乎所以了,连沈君浩那只大醋桶的臭脸也一并忘在了脑后。嘴角吟着一抹欣赏的微笑,目光不时地流转在琴键和杨依云身上,她甚至忘了杨依云恶整自己的事实,因为此刻的她,真的好美……。

台上一直在留意着沈君浩的杨依云终于忍无可忍,倏地停下舞步,将脚下的高跟鞋随意地往旁边边一踢,嚷了声:“不跳了!”转身下台了。

台上的俊男美.女,台下的男女老少同时一愣,错谔地望着飘然离去的杨依云。杨依云毫不理会,气冲冲地往更衣室走去。

沈君亚忙跟了上去,只到冲进更衣室才追上.她,疑惑地打量着她问道:“好好的怎么不跳了?发什么脾气?”

“我更年期提前二十年行不行?!”杨依云一把将他推了出去,‘砰’的一声甩上更衣室的门。

沈君亚莫名其妙地瞪着被狠狠地甩上的门板,心里隐隐有些怒火往上冒,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发脾气!?只有她杨依云敢!

杨寄琴没想到主角会落跑,诧异之余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动作,和众人一起呆了。

“真是个没教养贱人!”沈夫人气得大吼一声,这一叫把沈老爷叫醒悟了,尴尬地张罗着客人吃东西,同时招呼着钢琴手继续奏曲。

杨寄琴刚从钢琴上站起,便被夏瑶拖到一边,夏瑶一边指着二楼的地方一边急急地开口道:“那个……那……快把他叫回来呀,快呀!”

杨寄琴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虽然只来得及看到半个背影,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沈君逸。

“原来你们家还藏帅哥呀,快介绍我认识呀!”夏瑶兴奋地搓着手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他叫沈君昱,你往后院走,看到一大片蔷薇花的时候,应该就能看到他了。”杨寄琴笑眯眯道。

“蔷薇王子?”

“别乱给人家安头衔。”

“OK,成了我请你吃饭。”夏瑶做了个OK的手势,转身飘然往门口跑去。杨寄琴望着她消失而去的背影,摇头轻笑一声。没结婚真好,还能随处搞艳.遇!

他们两个其实在阳云山就见过的,只不过那时候沈君昱戴着头磕,所以夏瑶没有认出他来。

夏瑶再一次因为沈家的豪华气派而惊叹连连,从前院走到后院,已经快要把她累死了。好不容易才走到杨寄琴口中的蔷薇花丛。

成片成片的蔷薇花开得正艳,花美水美,唯独不见那个美得让人留口水的帅哥。转了许久,夏瑶甚至要怀疑杨寄琴是不是在恶整自己了。

前方有一扇不算大的铁门刚好开着,夏瑶犹豫了一下后,抬脚走了进去,里面还算宽敞明亮。很干净整洁的复式楼,比起一般平民百姓的住房要好多了。

夏瑶正想迈步上楼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冷漠的男音:“你到这里做什么?”

被吓了一跳的夏瑶猛地回过身子,居然是他?那个宴会中落跑的白马王子?心下一喜。故作受惊地拍拍胸口,娇嗔道:“唉哟……,我的小心肝哪,被吓不见了!”

沈君昱只是冷冷地睨了她一眼,抬脚往楼上走去。

不懂得冷幽默的孩子!夏瑶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后,清清喉咙冲他的背影道:“听说寄琴说你叫沈君昱是吗?我叫夏瑶。”

“嗯。”继续往楼上走。

‘嗯’是代表什么意思?夏瑶抓了抓脑袋,就是想不通,轻笑一声快步跟了上去,笑眯眯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寄琴?”

沈君昱一怵,回身瞪着她,脸上有着明显的不悦。心里却有些慌乱起来,是那种被人读出心事后无措的慌乱!

“我也是刚刚才发现的。”夏瑶一副咄喘逼人的样子,似乎对他起了极大的兴趣,调.戏帅哥,一向是她喜欢做的事。

沈君昱回头,不悦地瞪着她愠怒道:“如果说够了,请你立刻滚出去!”

夏瑶嘻嘻一笑,打量着他,真不明白,为什么沈家的男人一个比一个冷酷,沈君浩看起来像谁欠了他几十亿,沈君昱看起来像谁欠了他几百亿!

“放心吧,我对小孩没兴趣。”夏瑶转动着小脑袋环视着这个看起来还算可以的屋子,原本想问他为什么会住这里的,想想还是算了。

她的这句话却让沈君昱心头一紧,小孩?她居然把他定位为小孩?是不是杨寄琴也这么认为的呢?

他虽然不知道夏瑶叫什么名字,却见过她好几次,知道她是夏林的姐姐,杨寄琴的好朋友。

“不准说我是小孩!”沈君昱瞪着她怒斥一声,夏瑶被他的怒火吓了一跳,但很快便恢复过来,睨着他:“好家伙,脾气还挺大。”

沈君昱再度回转身子,继续往楼上走去。

“你怎么不去前院吃东西,跳舞?”夏瑶笑眯眯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转动了一下眼珠子道:“你还可以请寄琴跳舞呢,她的舞是我们公司所有人中跳得最好的……。”

‘砰’!房门被甩上的声音,夏瑶的下半段话硬生生地吞进肚子里,恶作剧地打量着紧闭的门板,心里大感快活。

当她还在沾沾自喜时,房门突然被人拉开,沈君昱冷冷地盯着她,警告味十足地冲她道:“夏小姐,请你不要那么多事,因为这样的女人很另人讨厌。”

“我觉得你应该叫我夏大姐。”夏瑶很适时地提醒道。一脸无辜地盯着沈君昱越见冷烈的面孔,张了张嘴:“我……我又说错什么了吗?”

‘砰’!房门再度被甩上,这一次,沈君昱没有再出来。

婚礼最终在月挂高空的那一刻结束,宾客惭惭地开始散去,杨依云已经醉倒了,由女佣扶着回到新房。

杨寄琴也回房了,换下.身上的礼服洗完澡后坐在梳妆台前,愣愣地盯着镜中的自己,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她拍了拍自己的脸,是担心依云吗?也许是吧!

毕竟是赌气嫁进来的,这样子怎么可能会幸福呢?

还有,她不知道杨依云接下来要做什么,杨依云从小好强,刁蛮任性,而且明显是冲着她和沈君浩来的。

在她发.愣的时候,房门突地被人推开,一位小女佣扶着已经喝醉了的沈君浩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杨寄琴愣了一下,慌忙迎了上去,伸手和小女佣一起扶着他往床边挪去。她身上的幽香拂过沈君浩的鼻间,是他所熟悉的味道,不用睁眼看。沈君浩便抱住她,猛地将她压倒在床.上。

用手掌钳住她的下鄂,紧接着粗.暴的吻便落在她的唇上,杨寄琴大惊,推打着他的胸膛挣扎着:“沈君浩……唔……。”

小女佣脸色瞬间潮红,低着头跑了出去,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门关上。

“君浩,你还没有冲凉呢……。”杨寄琴的唇好不容易得空,在沈君浩的耳边叫嚷着,她知道他又带着情绪在折腾她了。

每次他生气的时候,就会变得一点都不温柔,甚至算是粗.暴的。完全不理会她是不是疼了,不舒服了。

他的唇齿在杨寄琴的身上留下一个个的吻痕,每一次的掠夺,都让杨寄琴徘徊在痛楚与快乐的边沿。每到这一刻,她都只能紧咬红唇,默默地承受着他带给她的一切。

沈君浩没有理会她的挣扎与叫嚷,炙热的唇刷过她的面颊,在她的耳边低喃着:“寄琴……。”今天他是真的醉了,平时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喊她的名字的,即便是再想喊也会忍住的。

听着他一声声的呢喃,杨寄琴猛地睁开双眼,他是在叫她吗?在这个时候叫她代表着他是爱着她的吧?是这样么?

“君浩,我爱的是你。”意乱神迷中,她突然说出这句话,沈君浩的漩移在她腰间的手突然一滞,抬头用迷漓的双眼注视着她。

杨寄琴亦跟着醒悟了,惊觉自己说过什么时,脸腾地红了。她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是因为想用这种方式让他温柔下来吗?一样是的吧!

一定是这样的!果然,他的动作越来越温柔了,甚至带着宠溺的感觉。

“你说的是真的?”他再次抬头,黑宝石般的目光不再迷漓,紧紧地逼视着她。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鄂,不给她逃避的机会。

躲无可躲,在这么凌厉的目光下,杨寄琴只能张了张嘴,结巴道:“是……是真的。”

沈君浩依然用探究的目光盯着她,利剑般的目光似要把她的心思看穿,黑色的眸子就如两江波光粼粼清水,倒映着她的身影。

“你……可不可以先去……洗澡。”避无可避,杨寄琴只能回视着他,纳纳地开口道。让她倍感意外的是,沈君浩居然顺从了她,从她身上翻身下去,摇摇晃晃地站起,用食指在她的鼻上点了一记,命令道:“不许睡着!”

杨寄琴扯紧胸前被他扯.开的衣服,愣愣地点头,看着他脚步凌.乱地往浴室走去。好几次想要起身去扶他都迟疑了,生怕又把他给招惹到床.上来了。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她的面前,她才翻身从床.上爬起,开始整理凌.乱不堪的床罩。他叫她不要睡着,她就偏要睡,如果按照往常的话,看到她睡着了沈君浩一般都不会再动她。

今天他的心情似乎不怎么理想,她要在他出来之前装睡着才行,因为她害怕心情不好时的他碰自己。

‘砰’的一声轰响由浴室中传来,正准备往被子里面钻的杨寄琴一惊,慌忙往浴室里面冲去。

“君浩,你没事吧?!”杨寄琴急急地冲上去,双手扶上不小心绊倒在地上的沈君浩,艰难扶起。

沈君浩的额前,被撞出了一个红色的肿块,疼痛让他双眉轻拧,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没事!”

杨寄琴望着他受伤的额头,即自责又惭愧,天啊,她刚刚怎么可以让他一个人进浴室洗澡,明知道他喝醉了!

“对不起。”她一边替他脱.去身上的衣服,一边愧疚地开口,硬是不敢看他的双眸是不是在生气。

幸好,这一夜过得还算平安。

早上醒来,杨寄琴梳洗完毕走出浴室,便看到沈君浩一脸沮丧地察看着自己额头上的伤口。昨晚惭愧过一夜的杨寄琴看到他的样子便忍不住笑了起来,不怕死地打趣道:“哟,这是怎么回事呀?昨晚被鬼暴打了吧?”

“是呀,我也正纳闷呢。”沈君浩在镜中眼了她一眼,讥笑道。她当他是真的醉得什么都忘记中呀?昨晚发生过什么他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别研究了,该下去吃早餐上班了。”杨寄琴跪起脚尖,将外套罩在他的身上。

沈君浩反手,将她捞进自己的怀里,似笑非笑道:“我想听你再说一次,你爱的是我。”昨晚他听到她说这句话了,他要确认一下自己有没有听错。

杨寄琴脸上一热,没好气道:“我不这么说,人会乖乖去洗澡么?不去洗澡,能有头上这朵漂亮的大红花么?啊——!”

好痛!手臂好痛!不知道骨头被他捏碎了没有——!“啊——!”杨寄琴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

沈君浩双眼微眯,怒冲冲地瞪着她,敢调.戏他玩?当他还是坐轮椅时期呀!

“我以为你不怕痛的,嗯?”沈君浩咬牙切齿地瞪着她,看着她皱成一团的小脸,手势稍稍松动了一下,却仍然痛得让杨寄琴两眼冒晶星。

她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天啊,谁可以来救救她?就在她在心里哭天抢地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恩人终于来了,杨寄琴大喜过望。在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刻,沈君浩放开她的手臂,不满地望向来人。

刘姐望着气氛有些怪异的两人,呵呵干笑道:“大少爷,大少奶奶,该下去吃早餐了。”说话间,目光在杨寄琴涨得通红的脸上流转,关切地问道:“大少奶奶,你怎么了?”

“她只不过是某些小毛病又犯了,不用理她。”沈君浩睨了她一眼,邪笑着往门口走去,身后的杨寄琴对着他的背影偷偷地啐了一口,跟了出去。

刘姐看着明明不讨厌对方,却又喜欢互相攻击的俩人,微微一笑,往二少爷的卧房走去。

楼下,沈老爷和沈夫人坐在餐桌旁边吃着早餐,杨寄琴礼貌地招呼道:“爸妈,早上好。”

沈老爷经过那件事后,当着沈君浩的面再边多看杨寄琴一眼都不敢,点了一下头算是应了。沈夫人嗯了一声后,抬头望向后面下来的刘姐,厉声道:“君亚和杨依云呢?”

刘姐后怕地缩缩脖子,低声回答道:“二少爷和二少奶奶还没起床,说不吃早餐了。”

“都已经日上三竿了,还睡?!”沈夫人.大声骂道,刘姐不敢说话,垂头站在一边。杨寄琴更是不敢出声,她可不想去惹这个更年期的女人!

只有沈老爷呵呵地赔笑道:“新婚第一天,你就让他们睡呗……。”

“这哪成?!”沈夫人打断他,骂道:“第一天就敢这样,以后还不更加放肆,君亚也是,一天到晚游手好闲的,也不见你管一下。”说完,冲刘姐一挥手道:“去把他们给我叫下来。”

“好的。”刘姐不敢不听,敛步小跑着往楼上走去。

二楼卧房内,杨依云不奈烦地用被子捂住耳朵,受不了地叫道:“你们家的人怎么这么烦呀,睡.觉都不让好好睡!”

沈君亚吃笑一声,将她从被窝里抓了出来,笑道:“我妈就是这么严格的人,所以你要小心点哦,多让着她点。”

“能严格过我妈么?放心吧,我能在我妈眼皮底下活二十多年,这里一样能活下去。”杨依云懒懒地伸了个懒腰,起身往浴室走去。

沈君亚跟了过去,站在门外道:“我妈脾气很不好,你别跟她吵架,别跟她计较知道么?”

“我会的了。”杨依云应道,望着镜中的自己,心中突然一跳,不知道沈君浩上班了没有呢?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楼下吃早餐呢?

糊乱地将自己收拾一通后,她匆匆往门口走去,沈君亚忙追了上去,不解道:“依云,你那么急干什么?等我一起下去。”

幸好,他还在!站在餐桌旁,杨依云露出开心的笑容。痴迷的目光痴痴地落在正吃着早餐的沈君浩的身上,甚至忘了要跟沈老爷和沈夫人打招呼。

“依云,坐下吃早餐吧。”杨寄琴不得不开口打断她的痴迷,太不像话了,被沈家二老和沈君亚看到,不气死才怪!

杨依云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往餐桌旁走去,在沈君亚的身边坐下。

沈夫人将手中的筷子一拍,瞪着杨依云骂道:“小贱.人,你.妈没教过你怎么做好妻子这个角色的么?你不督促君亚早起,准时上班也就罢了,还和他一起睡懒觉?”

杨依云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沈夫人会突然骂出这么过份的话来,虽然刚刚沈君亚已经给她打过预防针了,可是,她还是被骂得一肚子气直往脑门上窜,脸色也越来越难道。

杨寄琴再了解她的性格不过,被人这么骂过之后,定不会像她一样当耳边风的。果然,只见杨依云双目一凛,睨着她道:“是你儿子喜欢睡懒觉,喜欢不准时上班,我还想问你这个当妈的是怎么教的呢!”

“你!”沈夫人气结,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公然的反抗自己,顿时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沈君亚忙用手肘偷偷撞了撞杨依云,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我怎么了?我睡我的觉碍你什么事了?没我陪着你吃不下早餐还是怎么的?”想给她一个下马威?想得美,她才不会怕她。

“你这是在跟我说话么?”沈夫人指了指自己,突然发现,这个女人可不像杨寄琴那么好欺负,太利害了!

“刚刚说骂我贱,我就跟谁说话。”杨依云冷笑一声,低头开始吃早餐。

沈君浩一向对这种家庭斗争不感兴趣,吃完早餐后起身,往大门口走去,杨依云一急,叫道:“君浩!”

沈君浩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她面无表情道:“什么事?”

“呃……。”根本就没事的杨依云脑子飞快地转动了一圈后,道:“你现在去上班吗?可不可以带我一程?”

“我也要去上班,我带你就行了。”沈君亚略显不悦地望了她一眼,杨依云气恼地回了他一眼,眼睁睁地看着沈君浩从消失而去。

杨寄琴知道她喜欢沈君浩,也不奇怪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心里有些闷闷的,却也在暗自庆幸沈君浩没有答应要带她。

她不知道沈君浩有多喜欢杨依云,只知道他们的关系亲.密无间过,杨依云那么漂亮,又多才多艺的女人,男人应该都会喜欢的吧?

她起身,往楼上走去,回支卧房时,隐约还能听见沈夫人的咆啸,一定又是在骂杨依云吧,她想着。

她已经摸透了沈夫人的性格了,只要顺着她就好,想要过安宁的日子,就只能顺着她,否则谁也别想好过!

在房里看了一会书后,走出屋子,刘姐正领着一群女佣在花园里除草,杨寄琴走了过去,还没有挨近便被刘姐推到一旁了,笑眯眯道:“寄琴,小心弄脏衣服,你要散步的话往后院走一点吧。”

“哦。”杨寄琴不想阻碍她们干活,只好往后院走去了,再次看到那成片成片的蔷薇。她突然想起一年前和沈君昱相遇时的情景,上次沈老爷对她做出禽.兽之举时,是沈君昱救了她,早就想谢谢他了,却一直找不到机会。

因为她从来不往后院走,更是因为沈君浩那只大醋桶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接触,所以,她一直没有想过要到后院来。

蔷薇花间的游泳池还是那么清澈,在阳光的照射下波过粼粼的煞是好看,这里安静,景色美,真是个好地方。杨寄琴心想着如果自己能住在后院多好呀,一个人,就像沈君昱一样,不用面对沈夫人和沈老爷。

甩了甩头,还是不要幻想好了!脚下不知有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杨寄琴忙低下头。发现自己不小心踢到一个画架,而画架‘咚’的一声刚好落入池水中。

杨寄琴一急,跪下.身子想要挽救时已经来不及了,铁制的画架正缓缓地往两米深的池底下沉去。

糟糕!她在心底暗叫一声,不用想也知道这画架是沈君昱的,现在被她踢进水里去了。更糟糕的是她不会游泳,想捡都捡不上来。

可她还是不死心地趴在泳池边上,捋起袖子,小手往池水内够去,微凉的池水漫上.她的手臂,泛开一波波不大不小的水浪。

“让我来吧。”身后响起沈君昱平静的嗓音。杨寄琴一愣,返过头看了他一眼,顿觉一脸尴尬地从地上爬起。不自在地看看他,再看看池底下的画架,呵呵干笑道:“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

沈君昱随着她的目光睨了一眼泳池,帅气的唇角微勾,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道:“没关系,我一会下去捡就行了。”

“嗯,那麻烦你了。”杨寄琴对他笑了笑,不敢接触他淡漠,却又直直地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

沈君昱抬手,将手中的面纸递到她的面前,看了一眼她还在滴着水珠的手臂道:“把手上的水珠擦一擦吧。”

“谢谢。”杨寄琴不想拂他好意,接过纸巾擦拭着手臂上的水珠。二人之间的气氛显得有些冷场,杨寄琴飞快地望了他一眼,迟疑着开口道:“三少爷,那天晚上……谢谢你救了我,其实我一直都想当面谢谢你了,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

沈君昱的帅脸闪过一丝心疼,轻吸口气道:“不用谢我,以后小心点就好,沈老头子不是个安份的人物。”想起那天晚上杨寄琴被沈老爷侮辱的情景,他的心里就疼得要命。在他看来,杨寄琴那么好的女孩子,如果被那只畜生亵污了就太惨烈了。

“我会的了。”杨寄琴点了一下头,目光落在他抱在怀里的宣纸,好寄地问道:“你准备画画吗?”

“不,我刚从外面买画纸回来。”沈君昱扬了扬手中的宣纸。

“你和夏林是同学吗?”杨寄琴对于沈君昱的了解,简直是白纸一张。嫁进沈家那么久,她和他碰面的机会屈指可数,前院的人像是受了沈夫人的命令般,谁都不敢提到三少爷这个人。

她不可能去向沈君浩打听三少爷的事情吧,所以,她想了解他也没有途径呀!

“嗯。”沈君昱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脸上出现了一丝不自在,夏瑶把他当成小孩看待,杨寄琴呢?是否也一样?

“我今年7月份就毕业了。”沈君昱不自觉地加了一句,有些迫切地想要解释些什么。

“我听夏林说了。”杨寄琴含笑道,然后打量着他:“你学的是法律,出来不打算帮公司做事了?”杨寄琴无法想像,这么沉默冷酷的男人怎么从事法律工作!

“我喜欢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沈君昱苦笑着转向清澈见底的池水,注视着平静的水面。就算他想进沈氏上班,沈老头子也未必会让他接手好一点的工种吧。

从来,他就不喜欢和沈家的任何一个人接触,自然也不会跑去沈氏上班了。

“其实这样活得才有意义。”杨寄琴道,她何尝不是喜欢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可惜偏偏沈夫人就喜欢阻止她。

“就像你喜欢跳舞弹琴一样。”

“是的。”说到这个,杨寄琴看了看表,抬头冲沈君昱道:“我先回房了,该准备上班了。”

“嗯。”沈君昱点了一下头,杨寄琴便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姣好的身影在蔷薇花丛间若隐若现,最终消失在花丛中。

沈君昱垂眸,将手中的宣纸放在池边,连衣服都没有脱便一头扎进池水中。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为了捡画架,还是借凉水来冷却一下自己的痴心妄想……。

豪门追妻:老公我错了

公演结束疯玩一顿本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杨寄琴没想到的是大半夜的打个车还有人跟她争。跟一个女人争车子?!还是不是男人了?果然只是空有外表的极品男!好吧,她就委屈自己和那对极品共乘好了。有没有搞错?这男人居然当着她的面和怀里的美.女上演起儿童不宜的画面?世风日下!她只不过是提醒一下罢了,居然受到了那邪魅恶男的非礼,不仅夺去了她的初吻,还狠狠地侮辱了她一顿!如是,她高声诅咒他一个月内出车祸而死!永世不得超生!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一向不管不理自己的继母会对自己逼婚,而对像就是那个非礼过自己的色男。最最惊讶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