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归来仍是少年 > 正文

归来仍是少年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10/18 20:51:18热度:

《归来仍是少年》是一本现言类的小说。主要讲述:我心想我一个穷小子,有什么好讹的,先救人要紧。...

归来仍是少年

第二天我把工作交接给刘二壮,于是我就急匆匆的坐车赶往县城了。

下了车我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也分不清东西南北,小时候来过一次,现在城市的面貌变化太多了,根本认不出来。

我问了春梅住的那个医院的地址,离车站也没多远,我想省俩钱,就想走路过去算了。

我逮着一个路人,问清楚了路线,就往医院走去。

走了没多远,看到了一群人围在了一起,正在看热闹,我瞄了一眼,原来是一个老人晕倒在了地上,他们都在指指点点说着什么。

他们有的说送去医院,有的说打电话,有的说报警,但是就是没人动手把老人扶起来。

我心想这天气这么热,地上得多烫啊!躺在地上等,身体健壮的人都受不了,何况一个老人。

我拨开了人群,就想去扶那个老人,旁边有人劝阻我:“小伙子,现在好人没那么容易做的啊!”

“是啊!等下要是讹上你了,你就麻烦了。”

我心想我一个穷小子,有什么好讹的,先救人要紧。

“这是中暑了。”一个年轻的姑娘走了过来,她接着又对我说:“赶紧把他搬到阴凉处。”

于是我走了过去,轻轻的把老人扶了起来,和这个姑娘合力把他搬到了树荫下。

那姑娘解开了老人的衣扣,然后不停的给他扇风,她又吩咐我:“你赶紧去那便利店里买6个冰棍来。”

我虽然不知道她要冰棍干什么,还是照办了。

很快我就买了冰棍给了这姑娘,只见她用塑料袋装着冰棍,一边各两个,然后放在了老人的腋下,又用一个放在老人的额头上,然后又微微抬高了老人的腿。

过了一会,突然听到救护车的警报声,原来是救护车来了,我又连忙帮忙把老人抬进了救护车。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看了看我,说:“你是患者的家属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他又问我那你方便跟过来照看一下吗?

我心想现在也不算很急,这老人又没有亲人在身边,干脆救人救到底,于是就答应了,没想到那个姑娘也跟了过来。

到了医院把老人送进了急诊室,医生说要签字,我说签什么字啊!

他说要签字交押金,这下我就愣住了,还要交钱的。

“交多少钱啊!”我问道,我心里希望不要太多。

“5000块。”医生说。

“要是不交呢?”

“那我们就没办法做深度治疗了。”医生说。

我也搞不懂什么叫做深度治疗,咬了咬牙,就当作自己是做善事了,于是我签了我的名字,又交了5000块钱,这可都是我从李正义那里用命换回来的,看到这我心里那个痛。

突然电话响了,我一看是大伯的。

“大根你跑哪去了啊?”

“啊!我在医院里。”我回答道。

“我咋没看到你呢?”大伯很是纳闷。

我把事情说了一遍,大伯说要是人没事了就过来,我答应了。

虽然都是医院,我一问春梅住的医院和这里还有蛮远的路,现在也联系到老人的家人了,他们正赶过来,我想没什么事,就先走了。

我抬腿想走,刚才急救的那个姑娘问我:“你去哪儿啊?”

我说:“我有点事,先走了。”

“哦!你叫什么名字呢?方便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吗?”姑娘问道。

我老脸一热,心想这姑娘长得蛮标志的,咋刚见面没多久就问我名字和要我电话号码,难道她看上我了?看来城市里的姑娘真是直接啊!

对于自己有这么大的魅力,我心里还是很得意的,我扭捏的把我名字说了出来:“张大根。”

姑娘脸红了红,嗯了一声,她说:“我叫许小雨。”

刚才她还落落大方的,现在听到我的名字脸就红了,我一想自己名字确实有点那个......平时在村里喊着谁都没当回事,在城里的人讲究就多了。

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硬着头皮把自己的电话告诉了她,然后就急匆匆的走了。

刚到春梅住院的医院门口,我的电话就响了,开始我还以为是大伯打来的,一看,原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我心里一动:难道是那个姑娘打来的?这么快就想我了?嘿嘿!我心里那个乐啊!

我一接通,里面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心里一阵失望,我说:“喂!你找谁啊!”

“你好!请问您是张大根先生吗?”那人很有礼貌的问我话。

第一次TM有人称呼我为先生,这可真稀奇了。

“什么先不先生的,我就是张大根,找我有什么事啊!”我不耐烦的应道。

“哦!张先生你好!刚才非常感谢您救了我的父亲,并且还垫付了医药费,现在我想当面感谢您,并把那个医药费还给您。”

我一听他是还钱的,心里那个高兴啊!刚才我一直还以为这钱要打水漂了,我忍住心里的激动,淡淡的说:“我现在在XX医院这里。”

“好的,真的非常感谢您,我等下就过去。”那男人说道。

我挂了电话,走进了医院,找到了春梅住的病房。

走进春梅住的病房,看到大伯正在春梅的床前说着什么,春梅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在听大伯说的话。

我打了声招呼,说:“大伯我来了,春梅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

大伯看到我来了,脸上的愁容稍稍减去了一点,他强笑道:“医生说没啥事,休息下就好了。”

春梅看到我来了,眼睛一亮,但是瞬间又失去了光芒,别过脸,不再看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坐到了春梅的跟前,这时我看清了她的样子,不之前瘦多了,下巴都变得尖尖的,我看着心里很不好受,我说:“春梅,哥来看你啦!怎么不说话呢!”

“嗯!”春梅应了一声,算是回答我了。

大伯挠了挠脑袋,说:“我跟她说半天话了,都没搭理我,她这回总算是给你回话了。”

听了大伯这话,我也是哭笑不得,我问大伯:“医生说是什么病了吗?”

大伯也是一脸的不解,他说:“这不是什么病,说这丫头心事太重了,失眠,然后就病倒了,说好好开解,休息下就好了。”

我听到大伯说心事重的时候,春梅的脸红了红,我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春梅肯定是想我俩的事给病倒的。

归来仍是少年

荒郊野外遇到一男一女在……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