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我当少爷的那些日子

我当少爷的那些日子

  • 热度:
  • 时间:2019/6/19 2:54:39
  •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我母亲是个精神病,父亲贪美色娶了她生下了我。我本是男人,直到自己的命根子被……我想当好人,可没有人想放过我!

精彩章节预览

我的母亲天生就是个美人坯子,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但她同时也是个精神分裂患者,用我们村里人的土话说,其实就是个神经病。只是,在跟我老爹结婚之前没有发病。

可就在我8岁那年,原本幸福美满家,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天,正是香港回归祖国怀抱的日子,我们一家三口也喜气洋洋的围坐在电视机旁守着看直播。

当电视演到鲜红的五星红旗伴随着庄严肃穆的国歌,缓缓升起在香港上空的时候,原本前一秒还兴奋不已的母亲,却突然一声不吭的转进了厨房。

而当她出来的时候,右手上却徒然多了一把菜刀。

我搞不清楚母亲要干什么,正要问她的时候,她却攥着那把菜刀对着我劈头盖脸的砍了过来。

一边砍,嘴里还不停念叨着,“让你害我!让你害我!我要砍死你!砍死你!”

我被眼前这瞬间发生的状况吓蒙了,一时愣在原地。好在坐在一旁的老爹眼疾手快,在母亲下刀之前,咣当一下就把我的凳子一脚踹翻,母亲的菜刀硬生生嵌在了圆形饭桌的边缘。可是,因为力气太大,她人居然跟着桌子要一齐倒下去。

我赶忙起身扶住母亲,却没想此时平时温文尔雅的母亲,此时力气却大的惊人,她一把挣脱了我的胳膊,发疯似的将菜刀从桌角上狠命拔出,拿着那把已经缺了刃的菜刀,转头就向我劈来。

我惊得连连后退,后背猛然被桌角顶了一下,整个人仰面翻到下去。

可是已经杀红眼的母亲,却完全没有顾及我的安危,依旧叫嚣着拿着菜刀在我身上乱砍,随着一阵钻心剧痛,我大腿内侧的鲜血像流水般汩汩涌出,霎时,我便失去了知觉。

而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县里医院的病床上。

下身剧烈的疼痛,让我额头上冷汗直冒,我还没来得及问老爹母亲怎么样的时候。

老爹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居然留下了眼泪。他用自己粗糙的大手抓着我冰冷的双手,断断续续跟我说,“崽儿啊,是、是老爹对不起你啊!”

接着,就是永久的沉默。就算我再怎么追问母亲的情况,老爹始终闷在角落里不说话。

那个年纪的我,还没怎么懂事,对于自己的病情也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只是,每次换药的时候,护士姐姐对我又是叹息,又是可怜的,让我有些奇怪。

不过好在,我的身体恢复的不错,没住多久的医院,我就出院了。

转眼间就上了初三。

那时,班里的女生已经到了青春发育期,女性第二特征在她们的身体上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可是吸引着班里那些嘴巴上也冒出绒毛的男生们,一下课这帮人就聚在一起,永远不知疲倦的讨论女生们“那个”的变化。

不过这样的话题,我基本都没参与。

原因很简单,就是班里的“老大”刘阿毛嫌弃我!

嫌弃我皮肤白皙,个子又矮,嘴巴上还没长毛,在他们眼中我连这点“男性特征”都没有,压根就不算是个男人。

我虽然气愤,但也实在做不了什么。因为个子矮小,我不仅被班里的男生嘲笑,就连女生也对我嗤之以鼻。

每每在这个时候,我就更加怨恨我的父亲。而且,有一次我听县里的大夫悄悄告诉我老爹,说我发育不好,可能就是跟8岁那年受的伤有关系。

难怪老爹对我的病总是遮遮掩掩,原来里面还藏着这样惊天的大秘密。

于是,从县医院回来的路上,我已经打定主意,发誓要问个清楚。可刚到家门口,却远远看见刘阿毛他们一伙人站在那里不走。

他们的出现让我既兴奋又忐忑,要知道上学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一个同学主动上我家找过我。而刘阿毛的话,则让我更加激动,他们竟然约我一起去游泳。

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立马答应下来,盘问老爹的事宜也被暂时搁置。

我几乎是一路小跑的跟在刘阿毛他们身后,那心情简直都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心里也一个劲儿的幻想着,我文旭拓也终于可以跟班上的同学混在一起玩了。

到了河边,我因为过分激动,白皙的脸颊有些发红,额头上也微微渗出细汗。

“脱!”刘阿毛一个转身,右手一下搭在我的肩膀上,像是关系已经很好地朋友,给我鼓气,“文旭拓看你热的,今天你先下河。”

“啊?”尽管我迫切的融入他们,可一来就要脱个精光,我还是不免有些扭捏。

看我有些犹豫,刘阿毛的脸色立马就变得不好,“怎么?让你第一个下河是给你面子,看来你是不想和我们一起玩了?”

“玩不起就算了!”刘阿毛身边的几个跟班,也在一旁跟着起哄。

“我脱!”眼下这情况,是赶鸭子上架。

于是,我鼓鼓腮帮子,憋着通红的脸颊,风驰电掣的在刘阿毛他们面前脱了个精光。

可正当我把裤子褪到腿弯处的时候,刘阿毛身后一个秃头男生突然冲了出来,一把将我推到。

接着,他用力拽着我的裤腿,硬生生把我的裤子拉下来。然后,用手指着我一丝不挂的下面,大喊道,“看,老大,我说的没错吧?这家伙就是太监!”

刘阿毛和其他几个男生的眼睛就顺着秃头手指的方向,齐刷刷的向我看过来。

情急之下,我就只能赶忙用拱起的手来给自己遮羞。

“你,你们赶紧把衣服还给我!”顿时,我的脸已经红到了耳朵根儿。

“就不!就不!”秃头一边跑, 手里还一边甩着我的衣裤,“你有本事就来追我我啊!你个死太监!”

“我老早就听我老爹说,文家的那个就不是个带把的,怎么样,这次可算是让我们看到了!”秃头得意洋洋的向自己的老大炫耀。

“行!你小子真有你的!”刘阿毛笑的一脸猥琐,“想出这么个招儿,让这家伙自己动手把裤子脱了下来。”

说着,刘阿毛又转头,用鄙夷的眼睛看着我,“就你这么个小太监,连个男人都不是,还想染指咱们班花?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德行!”

“我没有!”我扯着嗓子为自己辩解。

前两天,班花的钥匙掉到窗外,我翻墙帮她捡了回来。事后,她为了谢谢我,就送我了块西瓜形状的橡皮。这件事,班里的同学都知道,估计就是从那个时候,刘阿毛这伙人就已经准备算计我了。

“还跟老子嘴硬?”刘阿毛嘴角一斜,凶恶的脸上露出一副极其难看的笑容。

接着,他当着我的面,右手一扬,将我所有的衣裤直接扔进了湍急的河水里。

“怎么样?有本事就去捡回来啊。”几个跟班也在一旁跟着哈哈大笑。

那里的水流太过急促,凭我的力量压根不可能够到的。我强忍着心中的怒过,要不是此时没穿衣服,我早就冲上去给这帮家伙嘴锤了。

现在已经是晚饭过后,来河里游泳的人也逐渐多起来,看到有人什么都没穿的站在河边,他们立马就把我围起来。

看着他们嬉笑着对我指指点点,我恨不得马上钻到泥巴洞里去。

“刘阿毛,求求你了,给我件衣服吧。”随着围观人数越来越多,我心里也实在有些扛不住了,开始低声下气的向他们求饶。并且保证以后绝对不再跟班花说话。

可刘阿毛他们却似乎是铁了心让我出丑,任凭我如何求他,他就是不搭理我。

旁边有些人看不过去,想递给我件衣服,也被刘阿毛他们一把抢过来,直接扔进河里。

吓得周围的人都不敢再帮我。

看着刘阿毛幸灾乐祸的笑容,我的心就像是被扔进无底洞一般寒冷。这就是我的同学,初中跟我三年的同学?居然就是为了我帮助班上的一个女生,就故意对我下这样的黑手?让我以后在村里没脸见人?

我一丝不挂的站在人群中间,极度的无助感,让我觉得自己已经在昏迷的边缘。可正当我已经在崩溃边缘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老爹?”当我终于看清楚老爹微弓的背影时,不争气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

此时的老爹,脸上早已没了平时老实巴交的慈祥样儿,而是阴沉的吊着脸,眼神也变得凌厉又寒气逼人,把刘阿毛他们几个都吓得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老爹没有说话,只是立马脱下了身上已经泛黄的背心挡在我身前。

接着,他拦腰把我抱起来,用坚毅的语气对我说,“崽儿,爹带你回家!”

小编为各位书友整理归纳了2019年都市言情小说排名,一一为书友盘点,让你看到更鲜活的人物,更动人的故事。正如其中一本的好句所言:对你的所有爱恋,都是我心甘情愿。
  • 我的妖孽女总监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但是见过他真面目的对他只有一个评价,那就是和魔鬼签订过契约的人。外人都称呼他为魔王,可是他自己却知道,他内心多么渴望一份宁静。接受了契约婚礼,奈何老婆冷如冰山,看一个佣兵战场上的王,如何在不和谐的家庭里面左右逢源……

  • 扑倒长官大人:凶猛老公轻轻爱

    她亲眼目睹男友和他的准大嫂在酒店上演限制级戏码,捉在当场,对方还以孩子为由求正名?铁血长官及时救场,“嫁给我,你就是他大嫂,婚后三个月还可以随时离婚……”某女签下“卖身契”成为一名正式军嫂,可谁想到,三个月过了,婚不仅没离,这个双腿瘫痪的男人还偷走了她的心?

  • 腹黑女佣爱搞怪,王子是流氓

    为了上大学,她去富豪舅舅家做女佣王子对女佣说:你是我的梦中情人,女佣心说他有病吧,吓的直跑。她奇怪怎么所有的女孩都对他倾心,他却只来追自己呢?不要,就算好玩也不玩.。再说他又是流氓,怕怕的,做所有的女孩的情敌,也是怕怕,阴谋诡计,朝不保夕,保命要紧。他一定要追到她,一定要把她用心绑住,就算她逃跑到天涯海角也要追到并绑住。就算她有别的男人又怎么样呢?谁让自己是流氓兼王子呢?自然会有不同寻常的手段让人家哭天喊地。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