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致命羁绊 > 正文

《致命羁绊》完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4/4 12:52:01热度:

《致命羁绊》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向霖见状,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又开始了吗?”...

致命羁绊

安俞在看到向霖的那一霎那,他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松懈下来,他从未像现在如此渴望过向霖。

  安俞一副松了口气和安心的表情让安正佑觉得格外刺眼,他眉头微皱,审视着走向安俞的向霖。

  而向霖同样自开了包厢的门后,他的视线就一直停留在安正佑身上,眼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敌意。

  俩人视线交际,火药味不自觉的蔓延开来,微妙的气氛令安俞感受到了此刻向霖的异常,他将一只手搭在向霖肩上,疑惑的唤了一声,“霖?”

  这一声起了作用,向霖收回了与安正佑的敌视,随后他才注意到此刻的安俞正被米德尔搂着,只是一个用力,他将安俞与米德尔拉离开,然后很自然的将他带进自己的怀里搂住。

  他斜眼看了下因为他这个动作眉头又是一紧的安正佑,戏谑的勾了勾嘴角,他对米德尔道:“米德尔先生光顾我们Evil我自然很开心,只是你应该知道,我们Evil一直以来的规矩。”

  米德尔即尴尬又懊恼,但即使是他也不好与向霖作对,毕竟这样一个人物他还是少招点麻烦为好,“这是自然的,只是谁见了Soul,都会有那么点私心,也希望向先生不要介意。”

  “他是我的人。”向霖的这句话听似是讲给米德尔的,可是他的眼睛却一错不错的看着安正佑。

  “来这里的人当然知道Soul是你向先生的人,不然他的每一件小事你也不会处处维护着,我也只是找他多喝几杯而已。”米德尔虽然客气的说着,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安正佑紧紧握起拳头,阴沉着脸看着这一切。

  “走吧。”安俞开了口。

  闻到安俞嘴里的酒味,向霖眉头一皱,“你喝酒了?”

  “就一杯。”

  向霖扣住安俞的下巴,邪魅的勾起嘴角,“下次要喝,最好不要让我知道。”

  对于这样的动作,在以往有类似于的太多了,所以安俞也没觉得有奇怪的地方,可是当着安正佑的面让他稍微有些不自在,没有如往常一样勾住向霖的脖子撒娇,他只是淡淡的回了句“知道了。”

  对于安俞的反应向霖再清楚不过,他没再多说什么,当着众人的面继续搂着安俞走出了包厢。

  出来没走几步的安俞身子忽然一晃,他立马抓住向霖的手以保持平衡,他微微弯下腰,一只手紧按住心脏的部分大口的呼吸着。

  向霖见状,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又开始了吗?”

  胸口传来的剧痛使他的额头开始渗出冷汗,“没???没??????”话还没讲完,安俞眼前一黑,昏倒在了向霖怀中。

 

  酒店的房间内,安正佑看着手中与米德尔已签下的合约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从Evil回到酒店,他的脑海里始终盘旋着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本就因为长时间坐飞机而疲惫的他,此刻完全没有睡意,他烦躁的点了一根烟,抽了几口后将它按在烟灰缸里灭掉,然后又再次点燃一根,就这样反反复复半个小时后,他按下了林亦辰的手机号码。

  “马上来我房间。”未等电话那边的林亦辰开口说一句话,安正佑就挂了电话。

  三分钟后,林亦辰顶着黑眼圈和一头蓬松的乱发站在了安正佑门前。

  “大哥,三更半夜您到底有什么事?”

  “进来再说。”

  “我告诉你啊,要谈公事的话明天再说,要是找我聊天好发泄你心里的郁闷,那就更不要了???哇!咳咳???好浓的烟味,你没被呛死吗?”被满屋的烟味呛得都快流眼泪的林亦辰捂住鼻子立马将窗户打开。

  “连房间里空气净化的开关的都不舍得按,你脑袋真被晚上那个少爷弄傻了?”

  安正佑很少抽烟,抽得多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林亦辰与安正佑相处了那么多年,对于他的脾气和想法是再了解不过了。

  “你真认为他只是个陌生的少爷?”安正佑站在窗前,他若有所思的望着,这样的地段恰巧可以将整个多伦多这种迷幻奢华的夜景尽收眼底,如同他的心一样,仿佛被陇上一层雾,如此不真切,看不透自己的心,更加看不透晚上所发生的一切。

  林亦辰走到安正佑旁边,同样望着外面,他缓缓问道:“难道你认为他就是小俞?”

  安正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连他自己也没有答案。

  林亦辰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脸上带着认真,“他是长的很像小俞,可除此之外,你有在他身上找到任何一点小俞的特征吗?”

  安正佑看了眼林亦辰,然后又将视线转向窗外。

  “你应该也想过这个问题,你也比我清楚他是小俞的可能性几乎不到百分之十,而你对于这件事的在意是出自于什么样的感情?”林亦辰最后的一句不只是疑问句,更多的是一种肯定意味。

  安正佑明显一怔,但语气却莫名的冷了几分,“没有任何感情,我只是好奇而已。”

  “只是好奇而已?好奇失踪了五年的小俞是不是他?好奇如果他是小俞的话,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还是你不甘心他不是小俞,让你找了五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有点希望,却又要失望了,你是在好奇自己那奇怪的心里反应吧?”

  安正佑的手不自觉的死死按着窗沿,脸上的表情除了恼怒外还有一丝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慌乱,他不耐烦的看着林亦辰,“你能不能别总把你的猜测说的跟真的似的。”

  安正佑的反应自然全被林亦辰看在眼里,他挑了挑眉问:“难道是假的?那我怎么看你那么火大。”

  “火大?”

  “是啊!当米德尔的手搂住那个Soul的时候,我看你眼睛都快冒火了,更别说他和那个什么向先生之间的暧昧,你知道你当时的那副表情吗?”

  “什么表情?”

  “吃醋的表情啊,那表情就像在告诉别人,自己喜欢的人被别人抢走了的那种再明显不过的反应。”

  安正佑一阵冷哼,而后瞪了林亦辰一眼,“你能好好说人话吗?”

  似乎是已经习惯了安正佑对于这件事死活不承认的脾气,也知道他因此逃避的理由,林亦辰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在他还未爆发的情况下转移话题,“行,让我好好讲人话的你把我从床上拖起来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安正佑突然变得有些不自然,他清了清嗓子,“帮我???查下那个Soul的资料。”

  林亦辰顿感无语,他就知道会是这样,“好,不过你电话里跟我说不就好了,非得叫我过来。”

  “我说是现在去查。”

  林亦辰明显受到惊吓的瞪大双眼,“安正佑,你疯了吗?你知道现在是几点吗?你在凌晨两点将我从睡梦中拉起来就是因为这个?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的啊!”

  “吵死了,明天早上之前就把调查结果拿来给我。”安正佑一句话就将所有的问题都搪塞了回去。

  “明天早上?那还不是要我今天晚上就开始调查,安正佑,你受的刺激比我预想的还要大。”

  “做还是不做?”

  “别开玩笑了,现在这个时候,你叫我上哪查去。”林亦辰发现自己是欲哭无泪。

  “这个对于你来说根本不成问题,你信息库随时都在工作着不是吗?”

  “不要,我要睡觉。”林亦辰说罢转身就走,比起命来,现在睡觉才是他最重要的事。

  “如果你答应,林伯伯叫你回去的这个事情,我想我可以帮你解决掉。”安正佑不慌不忙的说着。

  快走到门口的林亦辰立马停住脚步,安正佑的话一字不漏的传进了他的耳朵,他笑嘻嘻的转头,然后抬手比了个手势,“OK!就这么说定了。”

  昏暗的房间内,借着窗外的月光,向霖静静的看着床上昏睡的人,苍白的脸色在微弱的月光下看不出任何血色,如同一个毫无生命迹象的人,只是闭着双眼安静的躺着也能让人不禁感到悸动,即使这是类似与死亡边缘的美。

  向霖看的出神,他发现在这种微妙的感知中自己多了份恍惚和疼惜,这些来自心灵深处的震动吞噬着他一直保持的理智。

  轻轻抚上安俞的脸颊,向霖的眼中带着些不舍和疼惜,可同时却有着与之矛盾的决绝和狠戾。无声的叹息后,他的指腹轻柔的划过那紧闭的眸子,柔声道:“如果你不是安俞,如果没有他,我也许会爱上你。”

  下了楼,向霖来到客厅的沙发处坐下,对面坐着的是等候许久的私人医生。

  “报告结果怎么说?”向霖问道。

  “向先生,按报告显示来说,他只有一年的时间了,而且像今晚所发作的状况来看,往后的一年里,他发作的频率会随着心脏的衰竭程度而变多。

  “一年?”

  “对,最多只有一年,他的心脏比预想的要衰竭的快,而且绝不能再受刺激了。”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待医生离开后,向霖从衣兜里拿出一支装了药水的迷你针管,晃动了几下,针管里的透明液体顿时出现了些许小气泡,他将头靠在沙发背上,陷入了沉思。

  本来别说一年,今晚向霖就可以要了安俞的命,只是他始终没有这么做,也是第一次违背了那个人的话,五年的时间,对于安俞,向霖多少还是存在着一些感情,毕竟五年的朝夕相处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即使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个人注定要死,而且是经自己之手,更何况安俞身上总有着令其他人不经意就会卸下防备的东西,总是告诫自己不能动任何感情的向霖在最终准备下手的时候还是有了不忍,之前他给自己的理由是不愿意在安俞生日那天结束他,而现在却又借由着安正佑的这个理由。

  在安正佑走进Evil的那一刻,向霖就已经注意到了,他和安俞的碰面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一切都那么凑巧,令向霖担忧却又隐约带着些庆幸,他们的碰面就代表着他暂时不能杀安俞,因为以安正佑的性格,肯定会从这里查起,虽然他把一切资料都改得滴水不漏,但不管怎么样,只要安正佑在加拿大这边查起,迟早会知道一切。

  其实他们之间的再次相遇,中间向霖参杂的私心是避不可免的,如果他当时就将安俞带离开Evil,那么他们根本就见不着面,而他与那个人的计划也就可以按照之前说好的顺利进行,这些都是他有意无意中给自己找的所谓的正当理由。

  他并不逃避自己对安俞的确有了感情,只是是什么样的感情,他一直以来都告诉自己,那只是五年来扮演一个朋友角色的同时,意外的将这样的关系成了真,所以只是五年来多了些朋友间的感情,那份在时间上本不该增加的情感,更或者是连朋友都算不上,也许单单只是不习惯,不习惯身边突然少了个人,不习惯亲手杀掉一个五年来与自己形影不离的人。

  这种可怕的习惯,在没有任何防备之下,催生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羁绊。

  向霖心里清楚,安俞是最无辜的,他之所以在这五年间导演着这一切,全因是那个人所要的,只要他希望的,他都会不计任何代价的给予,即使得不到任何结果,他依旧甘之如饴。

  楼上开门的响动将向霖的思绪拉回,他将手上的针管扔到垃圾桶里,然后转头便看到站在楼梯口的安俞。

  “别下来,我上去。”向霖对刚下了一个阶梯的安俞制止道。

  安俞的半个身子依靠在楼梯的扶手上,面容憔悴的他笑着,“我又不是走不了路了,干嘛那么矫情。”

  向霖没了以往的调笑,他沉默的扶过安俞。

  发现了向霖的异常,安俞心中有了些明了,他问道:“医生说了什么?”

  “一年。”本就不打算隐瞒的向霖道出了事实。

  安俞……………….楞了几秒,看似平静的脸上,嘴角处却有着一丝苦涩,“比我预想的还要短呢。”

  过了一会儿,安俞对上向霖微垂的眼睛,“我想回去了。”

  向霖心中一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他问道:“回中国?”

  安俞点了点头,声音有些飘远,“毕竟只有一年了,我想去见见最后相见的人。”

  一阵无言的对视后,向霖叹了口气,“你真想好了?”

  “嗯。”

  “那就回去吧。”

  向霖虽然担忧,却还是应允了这个即将变得不平静的决定。

 

致命羁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致命羁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致命羁绊

那一年,他17岁,他9岁,他成了他的父亲。 他从未当他是儿子,而他却渐渐对父亲的爱变了质··· 他以为努力做好就能留在他身边,可换来的是无止境的伤害··· 他不允许有任何绊脚石的存在,而他却是他唯一的弱点··· 最后伤痕累累的他选择一次又一次离开,而他却又是悔恨的追逐··· 活不久的他到最后才知道,那份致命羁绊,早已注定,注定他们的相遇,注定那所发生的一切。 爱情的赌博里,无关筹码多少,这场游戏里,他们都输掉了心··· 慕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