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凰兮凰兮 > 正文

《凰兮凰兮》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8/5 13:16:23热度:

《凰兮凰兮》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看到芙蓉那顽皮模样,刚巧走进西厢大院的阿康忍不住大笑道:“哈哈,芙蓉姐还是那么俏皮哦。”...

凰兮凰兮

暴雨后的第二日清晨,华城街道显得格外干净,每个角落都散发出一股股清新的泥土气息。树木翠绿如茵茵,红花艳丽。

旭日升起,百姓如常开门做活,摆档的摆档,下地的下地,犹如昨天的暴雨不曾来过,洪涝不曾发生过,一切依旧平淡,安逸。

朱雀王府内则时不时传来阵阵悦耳的念书声:“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小鹄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一手摇着扇子,一手拿着茶盏喝着,并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道:“才教两天,都念得朗朗上口了。”

被如此夸赞,柳儿满心欢喜,脸有羞色,轻声道:“还多亏有王妃娘娘的悉心教导。”

小鹄把茶盏放石台上,问道:“那你知道这首诗写的是什么吗?”

柳儿微微一笑:“是…柳树,也是奴婢的名字。”

小鹄笑着问:“那怎么写?”

柳儿手握着根树枝,走到石台前,在大簸箕里铺开的砂子上写了一个“柳”字。

小鹄轻轻拍着双掌:“进步很快哦!”

此时一个青衣绿带的婢女扑到柳儿身后,爽朗地问:“娘娘,那我呢?我不聪明吗?我现在啊,不仅会写中原的文字,还能把你教的诗词全默写出来呢。”

小鹄如逗小孩一般打趣道:“对对对,我们家的芙蓉姐是最最最聪明了!”

这名叫芙蓉的婢女得意地说:“还用说!那么,娘娘,我会有奖赏吗?”

芙蓉是陪着小鹄从羌国一起过来来的陪嫁丫鬟,原名叫黎妲芙,不过小鹄觉得念着很绕口,干脆唤她做芙蓉,简单且容易记。

而芙蓉有着羌族人的豪爽和不拘小节的性子,所以有她在身边,小鹄总觉得轻松自在得多,也不无聊。不过在王府内,芙蓉始终要遵守这里的规矩,必须尊称小鹄为王妃娘娘。

此时小鹄笑了一笑,用曲起的手指关节骨轻轻敲了她额头一下:“赏…就赏你吃我一个棱角吧!”

芙蓉一手掩住被敲的额头,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忙躲到大树后。

看到芙蓉那顽皮模样,刚巧走进西厢大院的阿康忍不住大笑道:“哈哈,芙蓉姐还是那么俏皮哦。”

芙蓉没好脸色地瞪了阿康一眼:“你不是伺候东厢那位吗?干嘛来这里?”

阿康理所当然地回答:“我是来给王妃娘娘复命的。”

阿康是夏炎玥王爷的近身侍从,不过王爷有命在先,只要王妃有吩咐,他还是得来,得去做。

小鹄笑着向他招了招手,问:“找到了是吗?”

阿康向王妃作揖行礼后,笑着说:“启禀娘娘,昨晚接到娘娘的命令,小人就马上带上几名家丁在城中四处找寻,幸不辱命,刚刚已寻到娘娘要找之人。”

小鹄忙问:“他去哪里了?”

阿康道:“那叫痞子的小混混最近去了城内某户人家做临时帮工,所以这几天没在难民营。”

原来去打工了,还好,还担心他是出了什么意外或者遇到什么麻烦了。

小鹄稍稍松了口气,继续问:“那么他现在人呢?”

“他说下午拿到工钱后就会回去难民营。”

柳儿虽年幼,但是男女之间需要避嫌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她忙走到王妃身边轻声提醒道:

“娘娘该不会是又想去找那个叫痞子的男人吧?万万不可!娘娘可是咱们王爷的王妃,明媒正娶的妻子,如跟外头男子过从甚密,可是会招来闲话。虽然我们是知道娘娘跟那个叫痞子的不会有什么苟且之事,可人言可畏。如果有什么不好的谣言传到王爷耳边就不好。”

小鹄拉着柳儿的手微微笑道:“柳儿是个心思细密的好孩子,思虑周全,总为我着想,谢谢你。不过,痞子是我朋友,我们只是君子之交,坦荡荡,无惧任何谣言。”

芙蓉凑到他们身边,也说道:“我们王妃一身正气,无所畏惧。而且我们羌国人要交朋友,哪还用看别人的脸色?”

蛮夷女子,尽是胡说八道!

阿康这么想着,然后看到除了柳儿和芙蓉外,还有两个小婢女正当埋头练字,便走到他们身旁,半开玩笑地道:“你们女儿家,都到了出嫁年纪,这时才来读书识字有何用?只要找户好人家,嫁为人妻,以后相夫教子,舒舒服服过完下半辈子不就好了吗?”

闻言,柳儿犹豫片刻,还是走到了他跟前,柔声细语道:“阿康大哥,话虽如此,可我觉得,多认点字,不是什么坏事…起码…我也能学会写自己的名字…起码能看懂大街上皇榜…起码我能握着自己的卖身文书也晓得上面的意思…起码…”

那两名婢女忙附和道:“对对对,起码懂几个字,在外头也不容易上当受骗嘛。娘娘,你不知道,现在连王府厨房里的烧饭厨娘也想来跟娘娘您读书学字呢!”

跟在阿康身后的两名家丁相互对视一下后,有点难为情地说:“这么说也对…那么,娘娘,不知我们俩小的是否也可以…可以一起…在这里念书吗?”

还没等王妃开口,芙蓉忙摆手拒绝:“不行不行!!我们这西厢都是女眷出入的地方,男仆怎可以…”

“没问题。”

小鹄王妃喝了一口茶,爽快答应。

阿康忙说:“娘娘,这怎么行,虽然他们是奉王爷之命守在这个西厢大院,但男女奴仆同在这里读书,似乎很不合礼数。而且当初王爷只允许你教你院中的婢女,却没说过男仆也可以。若被来访的客人见到男女共读,以为我们王府是没规没矩,甚至会说王爷没家教,放纵下人…”

小鹄忽地站了起来,字正腔圆地道:“男仆和女婢,有何区别?只要有求学之心,皆能坐在一起读书。更何况,朱雀王府教出来的人,会做见不得光的事吗?心正不怕影歪。我不觉得有任何问题。芙蓉,你把我的话传下去吧:只要有时间,有心学的,不管男还是女,都可以来我这里上课。”

芙蓉犹豫了片刻,只能从命:

“…奴婢遵命。”

接着,小鹄用布包起几本书,做好出门的准备。

柳儿忙问:“娘娘,你今天还要去给那些小孩上课吗?昨天才忙完发水的事,今儿个娘娘还是休息一天吧。”

小鹄拍了拍柳儿的肩膀:“睡了一晚,也算休息过了。而且孩子们都在等着呢。对了,忘了个事,如今要我授课的人似乎多了,也就是说我身价涨了,那我可以提出些条件吧?”

芙蓉一惊:“娘娘,你要提出什么条件?该不会要我们交上束脩吧?”

人家可是堂堂王妃,若要个束脩,肯定不少了,那两名男家丁慌了:“娘娘,小人每月工薪微薄,家中有老有小…”

小鹄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胡说些什么!我在这里有吃有住,要你们那点束脩干嘛呢?我只要一个条件,但凡来我这个西厢大院来上课的人,都不准叫我娘娘,王妃什么的!在这里只有学生和老师。你们想来读书,那必须改口喊我老师。懂吗?又或者,唤我的小名,也是挺中听的。”

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阿康咽了一下口水,有点为难地说:“娘娘,你这不是为难他们这些小的吗?谁敢这么大不敬直呼娘娘的闺名?”

“那就叫老师好了,师傅也可以。反正这就是我的条件,你们要来这里读书,就必须按照我说的做,否则没门。你们想好吧!!芙蓉,你跟我走吧。柳儿就留在这里看他们写好功课,我回来检查。”

说完,她便抱着书本走出王府。

凰兮凰兮

他小时去过彷如世外桃源般的现世,与她结了缘。而她偏偏来到这个人人不好安生的乱世,来到他面前。他便不惜绕个大圈子把她娶了回来,只为白首到老。她嫁给这个痞子王爷,不管是人为还是天意,她都愿相伴终老,最终只为守护他们夫妻共同拥有的的这方宅土。而另一个她,从现世来到了这里,步步谋算,只望陪着皇太子走上帝王之巅的那一天来临。不管穿越是一种偶然还是暗含某种必然,终也造就了她和她的多舛命途,相依或相斥,连带引起的凰的角逐,谁胜谁负,也将看这二妃如何带动这乱世的变革。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