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娇妻在怀 > 正文

娇妻在怀无弹窗_娇妻在怀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10/19 7:17:59热度:

《娇妻在怀》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堇泉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了她的身份?如果是的话,那他会怎么做?...

娇妻在怀

何轻欢下意识的端起桌上的粥,手却突然一抖,整碗粥就洒了出来。

她猛地回神,盯着那碗粥,又盯着自己的左手,眼里思绪翻涌,抬头便撞上了苏堇泉带着猜忌的目光。

她猛地将左手放下来,巧笑着,“手滑。”

纪管家听见动静跑了过来,看见桌上的惨状,叫佣人赶紧过来收拾,重新给何轻欢盛了一碗粥。

“太太,没烫着吧?”纪管家余光时刻关注着苏堇泉。

何轻欢微微一笑,声音轻柔,“没烫着,就是手滑没拿稳而已,不用紧张。”

“那就好。”纪管家没再打扰两人吃饭,离开去忙自己的了。

何轻欢转头,见苏堇泉满是猜疑的盯着自己,有些不自在,“真的只是手滑,别这么一直盯着我,会让我觉得你一个大老板心疼那一碗被浪费了的粥。”

她心里其实也没底,苏堇泉是个怎样的人,她很清楚。如果没点过人之处,不可能年仅28岁就掌管这么大的一个堇芊集团,还做的有声有色,风生水起。

她的小心思,小伎俩,恐怕他早已看透。

这一刻,何轻欢感觉自己就像脱光了衣服,站在苏堇泉面前一样,让她无处遁形。

然而,让她意外的是,苏堇泉只是说了句,“粥还有点烫,不用端着吃。”

之后,便继续吃他的粥。

见苏堇泉没有追问,何轻欢终于松了一口气。

因为,只有她知道,根本就不是什么手滑而已,而是她根本端不稳。

她的左手因为五年前的那场车祸,再也提不起重的东西,而刚才那碗粥的重量,她根本承受不住,所以才会手抖洒了。

苏堇泉吃了早饭,便起身去了书房。何轻欢紧跟在他身后。

他的书房朝后院的那一面墙,全部换成了透明的材质,一进门,就能看见后院大片的梧桐。

此时正值五月,梧桐开花的季节,一簇簇紫粉色的花朵紧紧相拥,美的不可方物。太阳发出的金色阳光,像个俏皮的姑娘,在上面跳跃着。

何轻欢一下就被迷住了,拉开门走了出去,趴在栏杆上,梧桐花触手可及。

原本正打算工作的苏堇泉看见何轻欢那么开心,自己也没了工作的想法,朝她走了过去,在她身边站定。

“好美啊,苏堇泉你怎么会想到要在后院种梧桐啊?”何轻欢小心翼翼的逗着梧桐花,却舍不得摘下一朵。

“这是我爸给我妈种的。”苏堇泉淡淡的说道,话里听不出异样的情绪。

梧桐花的花语其中有一个就是象征着忠贞的爱情。

“那你爸一定很爱你妈。”何轻欢肯定的说。

“嗯。”

何轻欢转身倚在阳台上,嘴角挂着浅笑,侧目看向他,“人呢,要往前看,过去的不一定要忘记,但要学会放下。”

在决定找上苏堇泉之前,何轻欢是调查过他的,知道他的父亲在他上初一的时候就因为肝癌去世了,母亲也因此搬了出去,自己住在一套两室一厅的商品房里。

苏堇泉看着她的笑容,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在安慰他。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两手搭在她身后的栏杆上,将她困在胸前,“你还知道什么?”

“你这么紧张干嘛,这都是公开的事,随随便便就能查得到。”何轻欢勾起他的领带把玩着,声音娇媚,“再说了,想要嫁给你,当然要多了解你一点啊。”

苏堇泉轻哼一声,“是么?那我是不是也要多了解了解你?”

“我现在是你太太,理论上来说应该是的。”

苏堇泉勾着唇,抓起她的左手,“那就先从这里开始了解?”

何轻欢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手,被苏堇泉握的紧根本挣不开,索性由着他。

“这里怎么回事?”苏堇泉摩挲着何轻欢手指上那些细细浅浅的疤痕,不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手受过伤。

刚才在吃早饭的时候,他就发现不对劲了,现在一看果真如此。

何轻欢笑着,毫不在意的说,“以前出过车祸,这里受过伤。”

“什么时候?”

“五年前。”

苏堇泉眸子一暗。

五年前,以念也出过车祸。

医生说她伤到了脑子,忘记了以前大部分的记忆,可他却觉得好像换了一个人,因为现在的以念跟没出车祸之前的以念有很多地方都不一样。

就比如她爱吃的菜,经常用的香水,都变了。别人或许很难发现,可他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着,自然很容易就察觉了。

让他奇怪的是,在何轻欢身上却找到了以念没出车祸前的影子。

明明不同的一张脸,截然不同的性格,他却在她身上找回了五年前的那种熟悉感。

见苏堇泉迟迟不出声,何轻欢疑惑的问道,“有什么问题么?”

“以念也在五年前出过车祸。”苏堇泉淡淡的说道。

只是却不知他这无意的话在何轻欢心里掀起了怎样的狂风巨浪。

何轻欢垂着的右手,捏着裤子,手里都冒了汗。

苏堇泉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了她的身份?如果是的话,那他会怎么做?

是阻止她?还是帮她?

据她所知,苏堇泉是在五年前,也就是她出车祸之后才和那个冒牌货有交集的,就连方氏和堇芊也是在她出车祸之后才开始有了合作关系。

所以她不确定苏堇泉如果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后,是选择站在她这个没有感情的太太这边,还是站那个冒牌货。

毕竟他和那个女人还曾经传过绯闻,虽然两人当时澄清过,但是私底下关系究竟怎么样,她也不清楚,所以她还是小心为妙的好,毕竟这次的计划如果失败了,她要想翻身就难上加难了。

“怎么出汗了?”苏堇泉捏了捏她的掌心。

“可能是太热了。”

苏堇泉抬起头,这才发现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阳光开始变得热辣,便将何轻欢拉回了书房,拿起遥控将一部分的窗帘关上,也挡去了大半的梧桐花美景。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何轻欢头枕在他的大腿上,仰头看着他。

娇妻在怀

大学毕业那晚,她遭遇车祸,惨遭毁容,被好友救下后制造已经死亡的证据,暗中送出国外整容休养和做康复。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份被盗用,属于自己的一切都被一个陌生人夺了去。五年后,换个身份强势回归,她虐渣渣,斗二叔,她要亲手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当苏堇泉还未知道何轻欢真实身份时,他对她说,“不要动她。”当苏堇泉知道自己维护的人,正是夺走了何轻欢一切的时候,“老婆,今晚是跪榴莲还是方便面不许碎?”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