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一吻囚爱:前妻请回头 > 正文

一吻囚爱:前妻请回头全文目录阅读第9章手段高超

发布时间:2020/9/17 18:02:58热度:

《一吻囚爱:前妻请回头》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老爷,您放宽心,我这就去吧。”管家宽慰了几句,前去办事。...

一吻囚爱:前妻请回头

苏老爷一声令下,管家满脸震惊,“老爷,怎么说也是苏家的孙子啊,您看……”

“到底你是老爷,还是我是老爷!”苏老爷脸上的怒意更甚了,拧着眉头。

过了好久,才长叹了一口气,“当初时老爷亲手将孙女交到我手里,让这种货色这么闹下去,我这块老脸到时候怎么去见时兄”

时老爷和苏老爷是多年的好友。

三年前,苏偃和时然结婚时,时老爷多次嘱托苏老爷今后不要让时家的闺女受到欺负。

时然嫁到苏家三年,也一直听话懂事,没想到苏偃在外面找了这么个东西。

苏老爷一想到对不起老友的承诺,心里就难受得紧。

“老爷,您放宽心,我这就去吧。”管家宽慰了几句,前去办事。

……

半个小时候,流沙别墅。

流沙别墅就在市中心,装修的风格都是按照白雨的喜好,苏偃找来知名的设计师设计的。

三楼一整层全部都摆满了各色的衣服,首饰,鞋子。

二楼住人。

一楼的大厅用来会客。

苏家的管家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找到了流沙别墅。

管家将苏老爷给的银行卡放在了白雨的茶几上,开门见山:“我是苏家的管家。老爷的意思是这笔钱归你,找个时间打了孩子。”

白雨身上穿着一身华贵的礼服。

方才下楼前,听说是苏老爷派的人过来,她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没想到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她扫了一眼茶几上的那张卡,卡上还贴着一个字条。上面写了密码,还有面额:300w。

“来人,给管家倒茶。”白雨眼角浮起一抹笑,吩咐完,忍不住摸了摸肚子。

没等佣人将茶端上来,管家就打断了,“不用客气,苏老爷催得紧,没工夫耽搁。白小姐无论答不答应,我今天都得回去回话。”

白雨蹙了蹙眉,眼泪便掉了下来。

她看着管家,没一会功夫,便哭得声嘶力竭,哽咽着开口:“既然苏老爷都发话了,我又怎敢造次。你们既然不让生下孩子,那我打了便是。”

管家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么爽快。

他怎么也不会猜到,白雨本来就没有怀孕。

当初完全是为了拉拢苏偃,才故意灌醉了他,说谎自己怀孕了。

只有她知道,苏偃当晚根本没近她的身!

如今正愁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怕谎言漏了陷。

没想到,苏老爷子帮了她这个忙。

“我的儿啊,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没有能力……”大厅里,白雨哭得身子一阵阵的抽动。

这幅梨花带雨的模样,管家心里竟也有些动容。

但他到底是按指令办事,挥了挥手,示意保镖压着白雨去了医院,做掉孩子。

一路上白雨的眼泪没有停止,进了手术室,戏更是做得足足的。

做完手术,白雨从医院回来时,声音都哭哑了。

一进别墅,她就传话下去,什么都不吃了。

白雨整日缩在楼上,摸着肚子,郁郁寡欢。

等到苏偃再次来到流沙别墅时,白雨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瘦了一圈。

楼上卧室的门紧锁着。

苏偃在外敲了好几遍,没有动静,“小雨,你开门。”

屋子里只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阿偃哥,你还来做什么?我的孩子没了,我也跟着一起死了算了,我谁也不想见。”

“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偃心头一颤,越发着急地敲门,“你开门!”

房门没有开。

楼下的佣人听到声音,上前告知:“苏总,白小姐她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了。都是因为几天前,有人来别墅,逼着白小姐去医院做掉了孩子。白小姐的孩子就那么没了,作为一母亲,哎……”

“什么?”苏偃站在门前,拳头捏得一阵阵发响,“时然!”

他既然想都没想,第一时间就觉得是时然干的好事!

仿佛天底下就没有比时然更歹毒的女人,也只有她能够做出这种心狠手辣的事。

“小雨,你放心,我不让我们的孩子就这样死去的。”苏偃咬着牙,在门外说完。

他下楼上车,就朝着紫汀苑飞驰而去。

卧室里,白雨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嘴角勾起一抹笑。

她要的就是苏偃的这句话。

有了这句话,也不枉费她饿了这么些天。

白雨起身看着楼下苏偃离开的身影,得意的笑着,“时然,跟我抢男人,你还嫩了点。”

此时的紫汀苑里,寂寥无声。

时然正在卧室里,准备给未出世的孩子打个手套。

突然,卧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没等时然反应过来,苏偃已经冲了上来。

他一脚将地上的毛线踢开,上前便扼住了时然的脖子,“时然,我又没有警告过你,你要动小雨?你怎么就这么恨的心,连一个未出世的孩子你都不肯放过!”

时然的脖子被捏得生疼。

她勾了勾唇,只觉格外可笑。

一连几天,她就没有出过苏家大门一步。

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动白雨。

她咬了咬牙,看向苏偃,开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时然,你还要装傻是吗?”苏偃斥着,将她整个人举了起来,“你为什么要害死小雨的孩子?你知不知道对她有多么的残忍?”

他每说一句,手上的力道就加重一份。

时然的喉咙里被捏得发腥,双眸通红得看着苏偃,冷笑着质问:“你凭什么说是我逼她打掉的?苏偃,你不知道,现在说话要讲求证据吗?”

苏偃只是迟疑了半秒,脸上便又恢复了残忍地笑意:“证据,你要什么证据?为了抢了小雨的名分,你机关算计,逼她出国!为了害死小雨的孩子,你在我的跟前将她推倒!不是你逼她打掉了孩子,是谁?时然,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一字一句的斥责声,在时然的耳边回荡着。

她的手脚一点点失去了力气,咬着牙,也吸不上起来。

跟前,苏偃额前的青筋一根根的跳动着。

他眼里的恨意,像是要将她临时处死。

时然闭了闭眼,泪水从眼角划出。

就在这时,客厅里传来一声怒斥:“你这个混账东西,你在干什么?”

是苏老爷的声音。

苏偃闻声,眼眸绷紧,松了手,小声地在时然耳边开口:“时然,改天我再好好跟你算账!”

一吻囚爱:前妻请回头

结婚三年,终于盼了个孩子。她满怀欣喜的回家,得到的却是丈夫的冷眼相待。她独守空房,看着满世界新闻播报着自己丈夫与歌星的红尘艳事。她挺着大肚子去理论,却沦为所有人的笑柄。心灰意冷之下,她递出了离婚协议,结束可悲可笑的前半生。她重新开始了新的人生,离开豪门,仍旧光芒万丈。他却一反常态,倒追十八式,恨不得告知全世界自己才是他新娘。一双小宝贝表示哀叹:“看来爹地的追妻路还有很长。”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