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豪婿 > 正文

豪婿全文结局免费阅读第9章死了这条心吧

发布时间:2020/9/17 15:52:09热度:

《豪婿》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全文讲述:“这不是有素包子,有小米粥么?哪里油腻了?”她大步从卧室走出,“思昂每天大清早去给你们买早餐,你们还挑三拣四,不爱吃别吃...

豪婿

  四目相对。

  只一瞬,隋维栋便迅速把视线错开,起身朝房间走去。

  “爸。”辛思昂叫住他,“妈的药。”

  “让你干点小事,都要去这么久!辛亏你妈不是心脏病!”隋维栋面红耳赤,气愤的从他手中夺过药盒。

  看着他因心虚而恼羞成怒的反应,辛思昂更加确定自己猜的没错。

  这两个为老不尊的,一唱一和把他骗出门,再联合钱宗平,弄了几个不入流的打手,想教训他……

  “思昂,你干什么去了?”

  尽管辛思昂已经很小心了,但隋彤语还是在他外套后背发现了一块灰土痕迹。

  “哦,不小心蹭的。”他不以为意的掸了掸。

  “你骗人。”隋彤语一双杏眼狐疑的瞧着他,“买个药顶多十五分钟,你却去了快半个小时。”

  “……”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路上碰到几个小混混……”辛思昂摸摸鼻尖儿,心道这女人的第六感也太敏锐了。

  “什么?!”隋彤语一听,顿时神色紧张,纤纤细手从他胸口一直摸到小腹,“你没受伤吧?”

  要不是她表情太过紧绷,辛思昂简直要怀疑自己正在被这女人挑逗。

  “好像受伤了……”他索性大剌剌往床上一坐,张开双臂,任由她摸。

  “哪里?疼的厉害吗?”隋彤语说着便要撩他衣服,“不行就得赶紧去医院,万一伤到内脏就麻烦了……”

  “……”辛思昂眉心一跳,忙按住了她那只不老实的小手。

  这还了得,再继续下去,他还不得多年功力一朝破?

  “怎么了?是这里疼吗?”隋彤语的手正落在他肚脐下两寸,见他倏然浑身一紧,轻轻柔柔的按了下,问道。

  “不、不是……”辛思昂僵硬的向后躲了躲,“我逗你玩儿呢……”

  “你……讨厌!”隋彤语嗔怒,软绵的在他胸口打了两下。

  “老婆老婆、我错了……”辛思昂笑嘻嘻的捏住她的手,“别担心,我没事,几和小喽啰,还伤不着你老公。”

  “就你能耐……”

  隋彤语知道,自几年前死里逃生,从ICU出来后,为了复健,辛思昂就一直在坚持高强度的锻炼,久而久之,已成了习惯,两三个普通人难近他身,可还是免不了后怕。

  万一那些人丧心病狂呢?

  万一他们动刀子呢?

  “肯定是钱宗平和我爸妈!不然怎么会这么巧……你前脚下楼,后脚就出事!”

  隋彤语推开辛思昂,怒气冲冲的站起来,“太过分了,我找他们去!”

  “彤语。”辛思昂拉住她,“算了,我也没吃什么亏……”

  “等你吃亏就晚了!他们、他们哪里还有点做父母的样子!”隋彤语气的直跺脚。

  “好了好了,今天太晚了,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吧。”辛思昂把她揽进怀里,轻轻抚着背安慰。

  “思昂……”她依偎在他怀里,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柔声道,“等把眼下的麻烦都解决,咱就搬出去,不让他们再为难你了……”

  “好,都听你的。”

  “我爸妈那样对你,我真的,特别心疼………”

  “老婆,别想太多,只要你开开心心的就好。”

  “你是我老公,我都身不得打舍不得骂,他们凭什么……”

  隋彤语抱着辛思昂的腰,被他像给小猫顺毛一样轻柔的顺着长发,慢慢闭上眼睛,呼吸逐渐安稳。

  次日。

  “早饭这么油腻,还嫌我血压不够高是不是?废物玩意儿,就是成心的……”

  一大早,隋彤语刚起床,就听见崔舒又在高声嚷嚷,数落辛思昂。

  “这不是有素包子,有小米粥么?哪里油腻了?” 她大步从卧室走出,“思昂每天大清早去给你们买早餐,你们还挑三拣四,不爱吃别吃了!”

  说着,拎起袋子,哗啦全扔进了垃圾桶。

  “你个死丫头,你翅膀硬了……”

  “泥人还有三分气性,爸妈,你们别欺人太甚!”不等崔舒开骂,隋彤语便沉脸怒道,“就算思昂残了,死了,我伺候他,我守寡一辈子,我都不会跟那个姓钱的好,你俩死了这条心吧!”

  隋彤语外表柔弱,性格却刚烈的很,昨晚好不容易安抚下的怒火,被崔舒一闹,又“腾”的一下点燃了。

  “勾结钱宗平,你们想对思昂做什么?他要是真出了事,你俩就是同谋,是犯法,知不知道!”

  “你胡说八道些啥?!”隋维栋脸登时一黑,“啥同谋,犯法,有你这样跟爹妈说话的?!”

  “自从嫁给这废物,她就越来越不孝,她眼里哪还有咱们……”

  眼见丑事被挑到明面上,崔舒索性撒起泼,一屁股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前仰后合,“哎呦呦——日子没法过了!死丫头和窝囊废要气死我哟——”

  “别演了,谁也不是傻子,你们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隋彤语恼火的看了眼两人,挽起辛思昂的胳膊,“我们走!”

  房门“砰——”一声关上。

  里面,崔舒的咒骂变本加厉,尖锐的嗓音传遍整栋居民楼。

  “好了,人都走了,你骂给谁听,消停点儿吧!”隋维栋被吵吵的头发闷。

  “我就要骂,我要让街坊四邻都知道,姓辛的他不是个男人!是废物!是吃软饭的!”崔舒叉着腰,不甘的高声嚷嚷。

  隋彤语本来就心事重重,大清早又被这么一通闹,更是心神不宁,脑子里乱糟糟的。

  她在电梯里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才走进公司,刚进门,就见个中年油腻男同事两眼放光,直勾勾的盯着她,笑的猥琐又暧昧。

  隋彤语冷了他一眼,把脸别开,从他身边走过时,听到一声意味不明的嗤笑。

  “彤语姐,你来啦?”刚来的实习生小罗看见她,勉强露出个微笑,小声道,“蓝主管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

  “哦,好。”隋彤语点了下头,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

  蓝丽丽盯了她这么久,就等着抓她的纰漏,这次她丢了大单,得罪了客户,她不借机大做文章才怪……

豪婿

作为老婆眼里的窝囊废,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他却丝毫不在意,甚至还引以为傲。直到那件事发生后,一切都变了…… ...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