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职场 > 情到深处是归途

情到深处是归途

  • 热度:
  • 时间:2020/1/15 13:34:40
  • 来源:微阅云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意外与顾时寒发生关系,聂冉冉懊悔不已、避之不及,奈何还是在前去顾家时被顾时寒堵到,她警告他自己是他弟弟的未婚妻,可他根本不听,居然对这个弟弟的未婚妻很有兴趣……

精彩章节预览

  “顾先生,请自重!”

  男人微凉的手从背后游弋而过,炽热的气息混着外面吵闹声喷洒在脖颈间,终于激起了聂冉冉的反抗。

  耳边响起嗤笑,那作乱的手非但没停,反而一路往上,“该做的都做了,现在还装什么?”

  “呲啦——”

  布料撕裂声清晰响起,空调凉风打到裸露的肌肤激的聂冉冉猛的一激灵,身体半屈,试图尽可能遮挡住自己。

  “那都是意外。”聂冉冉又急又怒,扭头避开顾时寒的亲近。

  “是吗,聂小姐,我可不吃欲擒故纵这招……”

  顾时寒眼睛微眯,见她频频向门口处张望,厉色在眸中闪现,手滑到她腰间猛的施力。

  惊呼在嘴边打了个转,险险被吞回去,聂冉冉脸色红的能滴血,心里生出希些许焦灼,今天她是来找自己未婚夫的,如果被他看见这幕,后果如何,她不敢想象。

  思忖着,她再度厉声警告,“顾先生,我是你弟弟的未婚妻,请你立刻住手,别到时候闹的难看。”

  顾时寒哼笑,满是不屑,“昨晚在我床上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说,现在来说,晚了!”

  又是昨晚,聂冉冉听到这字眼,只觉悔不当初。

  昨天她参加了母校组织的毕业典礼,作为讲师发言,但是中途不知道吃了什么,身体发生异样,迷迷糊糊中脱离人群回到事先预定好的酒店。

  彼时,她的神智近乎全无,所作的一切都凭的本能,包括留住闯入自己房间的顾时寒,以及后面跟他发生的事情。

  聂冉冉想,如果时间能倒流,她宁愿跳进冷水里泡个三天三夜也不要和顾时寒发生关系。

  外面吵闹阵阵传来,门口时而有脚步声经过,今天是顾文彬生日宴,聂冉冉生怕有人突然推门进来,语速加快了起来,“昨晚都是误会,顾先生,您先放手好吗?”

  顾时寒的手兀自从背后游移到身前,眼见要继续动作,他居高临下望了眼聂冉冉:女人被迫仰躺在沙发上,原本打理得当的形象经由刚才的一番挣扎已经凌乱不堪,露出肩头和腹部大片莹白如玉的肌肤。

  当真是秀色可餐。

  聂冉冉眼见自己数次出声警告都没起作用,心里发狠,觑准男人再度俯身的时候骤然发力,额头狠狠撞在他下巴处。

  只听声闷哼响起,桎梏着她的力道稍松,她趁机挣脱开,蹬蹬跑向角落防备的看着男人。

  “人渣,连自己的弟媳都妄图染指,亏得你还在公众面前营造兄友弟恭的顾象。”

  聂冉冉边说边收拢自己衣服,可礼服被顾晨粗鲁的撕裂了,再怎么收拾,也还是露出大片春光,只好横着手尽量遮挡自己。

  顾时寒眯眼,眸中透露出不耐和恼怒,他转身朝角落慢慢逼近,像是猛兽随时准备对自己的猎物下手般。

  见状,聂冉冉心生懊悔,早知道刚刚就该找机会先跑再说的,偏偏还要停留在这房间里,不等于是再次自投罗网么。

  “顾先生,这种事情好歹也要讲究个你情我愿,这么强要,不觉得没趣吗?”

  她厉声道,话罢抬脚就走,可没等出门,脚步骤停,睁大眼睛望着缓步进来的人,脑袋里好似有炸药点燃,轰的她满脑空白。

  顾文彬走进来站定,目光扫过屋内两人,满脸震惊和痛色,许是眼前这幕给他的冲击太大,好半晌才缓缓开口,“哥,冉冉,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文…文彬……”聂冉冉感觉自己的舌头都打了结,强迫自己迅速镇定,开口解释,“文彬你别误会,我们没什么,刚刚我和顾先生只是碰巧遇见而已。”

  “碰巧?”顾文彬直视她,眼眶里浸染着红,“你们一前一后进入空无一人的客厅是是碰巧?你这凌乱的衣服也是碰巧?”

  顾文彬的话瞬间打乱聂冉冉思绪,原本紧急间想到的应对方案全部在这质问中灰飞烟灭,她顷刻自乱阵脚,近前抓住他手腕急道,“文彬,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这里面有误会,你听我解释可以吗?”

  “解释,你还要怎么解释?”又有个女人从外面闯进来,满目愤怒,眼里遮掩不住的鄙夷流露出来,是顾文彬的母亲。

  聂冉冉失措,越过她肩头往外看,发现外面还站着四五个顾家的佣人,明白今天这事没法善了。

  至于这件事的后果,不外乎是解除婚约,本来就是家族联姻,聂冉冉倒是无所谓,只是她不能背这个黑锅。

  “伯母,文彬你们听我说。”她拉住两人的手,“刚刚的事情纯属误会,这件事顾先生可以作证。”

  “顾先……”

  刚要扭头叫顾时寒,顾文彬已经不耐抽手,“够了!你还要把我们当傻子耍?”

  顾母满脸痛心看向自己顾时寒,“时寒,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你对得起你弟弟吗?”

  “我看中的女人还需要提前跟你们报备?”顾时寒剑眉高挑,理所当然道,“况且,我凭什么为了他委屈自己?”

  嚣张至极,狂妄至极。

  女人被气的说不出话,只能将怒气全部发泄到聂冉冉身上。

  顾母猛地抓住聂冉冉,抬手就是照着她脸颊狠狠扇下,厉声怒骂,“亏得文彬还对你掏心掏肺,就差没把你当成菩萨供着,你倒好,水性杨花、勾三搭四,有弟弟不够还要去勾引哥哥,你到底要不要脸?”

  这巴掌力道十足,扇的聂冉冉半边脸没了知觉。

  顾文彬在旁边咬着牙开口,“我要退婚,顾聂两家婚约必须解除!”

  “对!解除婚约!你这个贱女人马上给我离开顾家!”

  顾母怒火从生,丢下这句话,拉着顾文彬转身离开。

  独留才回神的聂冉冉在原地。

  她的侧脸好半天才有火辣辣的痛意爬上来,她舌尖抵住腮帮,突然觉得可笑,这种事情便是你情我愿也是双方过错,更遑论她是完全被迫的情况。

  可眼下这帮人却拼命的指责她,完全忽视另外一位始作俑者

  聂冉冉深呼吸,压住源源不断的怒火和委屈,回过身怒视顾时寒,“顾先生,造成现在这种局面你满意了吗?”

  顾时寒朝她举杯,勾唇浅笑,“精彩至极。”

  聂冉冉突然爆发,一个箭步冲过去夺下酒杯朝他猛的泼去,“我祝你这种人渣原地爆炸。”

  说完,把杯子掷到地上扭头离开。

  顾时寒蹙眉,缓缓抹去满脸红酒,等他睁开眼睛时,正好看见聂冉冉气冲冲的背影。

  他挑眉,捻了捻手指,眼神意味深长。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