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日久生情的爱 > 正文

日久生情的爱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1章《日久生情的爱》

发布时间:2020/9/17 19:39:47热度:

《日久生情的爱》是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沈煊顾下意识地就垂下了头,冲动地朝着姜篱的唇亲去,这股冲动来自心底的渴望,这个女人,自从签了合约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是他的...

日久生情的爱

  “要吃你们自己去吃,我跟他只是照面朋友,没那个脸面吃他的大餐!”不待沈煊顾开口,姜篱又抢先开口回答了。

  姜篱恨不得兰心早点在自己眼前消失,自然不愿意她跟着来一起吃饭,但是她猜不透沈煊顾的心思,所以只能快速的做出自己的选择。

  对于眼前这个自作主张的人,沈煊顾恨不得一掌拍死。就有那么怕人家知道自己之间的关系么,多少人以能和自己攀上点关系为荣,这家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会有这么奇怪的举动。

  气愤归气愤,姜篱不愿意做的沈煊顾当然不会违拗她的意思。她既然跟兰心那么不对路,自然不会拖上兰心给她添堵。

  “去哪里吃饭?”将姜篱从宿舍里拽出来,沈煊顾还是觉得有点生气,语气有点愤懑的问道。

  “不知道!”人家生气,姜篱更是生气,人家明明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两人之间的关系,他就非得要当着众人的面搂着自己的肩膀硬生生的将自己从宿舍里拖出来。

  这样一搞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自己两人关系不正常了,自己怎么跟人家解释吗,摆明了就是要推自己进坑,以后自己在学校里怎么混。自己虽然穷,虽然算是卖身给他了,但是她不想从他身上得到其他什么她不应该得到的,她要的是独立,她要的是自由。

  “西餐?”或许知道姜篱在生气,沈煊顾先压下自己的火气柔声对她说道。

  “不吃!”

  “韩国料理?”

  “不吃!”

  “泰国菜?”

  “不吃!”

  ……

  “你到底要怎样?”见问了十多个菜系人家都不喜欢,沈煊顾忍不住火了,怒声问道。

  习惯了沈煊顾的无耻,对于他的愤怒姜篱已经无视,见人家发火,她瞪大水汪汪的眼睛看了他一眼说道:“不怎样,我想回去睡觉。”

  “砰!”对于油盐不进的姜篱,沈煊顾恨不得像砸方向盘那样把她小脑袋砸碎。

  不就是吃个饭吗,至于搞成这样吗,不行,一定要带回家里去好好教育教育,不然这家伙要翻天了。

  姜篱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她不求他,也不靠他,人家看自己不顺眼跟自己解除合约就是,自己大不了辛苦点,从零开始就是。

  回到家中,打开了家门,屋子里有灯亮着,里面还发出了吵闹的声音,原来是保姆田姨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进门换了鞋子,瞄了一眼沈煊顾,见他坐在沙发上,开个电视还开这么大的声音,姜篱也懒得理会他,径直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不发一语。

  而沈煊顾盯着姜篱的目光,简直可以冒出火花来!这个女人——眼前虽然在播放着电视节目,但是沈煊顾却没有一点看下去的欲望,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刚刚回来的姜篱的身上。

  姜篱简单收拾了一番,决定洗漱睡觉,刚在宿舍里跟人吵了架,然后沈煊顾又来气她,她感觉累了,想休息下。结果低着头边走边找东西的时候,直接撞上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姜篱奇怪地抬起头,正好与沈煊顾对视上了,他怎么跑到她面前来了?当真是挡路。

  “你做什么?”姜篱后退了一步,与沈煊顾拉开了距离,她还是不习惯,与这个男人靠得太近。

  沈煊顾却眼疾手快地握住了姜篱的手臂,让她不得已又撞上了他的胸膛。

  “沈大小姐,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我们是有合约的,你现在算是我的妻子?”沈煊顾贴近了姜篱的耳朵说道,温热的气息在姜篱的耳畔喷薄着。

  姜篱的耳朵开始发红起来,手中的衣服掉落了下来。

  姜篱推挡不开,只好两只手撑在沈煊顾的胸膛前,冷冷一笑说道:“你不是从来不把婚姻当一回事,反正我们也没有感情,所以你就没把当做是人,随便要怎样读可以?”

  沈煊顾看着姜篱的笑容,心里越发生生气,“跟我有关系很丢你的脸?”

  “我怎么做跟你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要管着我?”姜篱句句不让人,一副什么事情都与沈煊顾没有关系的模样。

  沈煊顾简直想要将姜篱这张嘴封住,“凭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所以我就能管着你!”

  “名义上的丈夫?你也知道是名义上的,实际上根本不是,所以请你不要那么不要脸来管我的事。”越说越气愤,说到激动之处,抬脚一下子踩在了沈煊顾的脚上,原先对沈煊顾还有点畏惧感,但是吵开了居然四号不怕人家。

  沈煊顾吃痛地下意识地松开了姜篱的手,这个看上去柔弱的家伙,下手居然这么狠,看样子想翻天了。

  而摆脱了禁锢的姜篱则是甩了甩她的手腕,后退了三四步,就像是沈煊顾是什么恐怖的存在。

  “姜篱,只要我们合约一日存在,你一日就是我的妻子,你就得跟我安分一点,你要时刻记得,你是我沈煊顾的妻子,不要在别人面前否认我们的关系,然后趁机再勾搭别人”沈煊顾盯着姜篱一字一句地说道。

  姜篱听了这话之后,在沈煊顾意料之外下,冷冷地回了一句,“我们撤销合约吧。”

  不是问答,而是通知。

  沈煊顾不敢置信地盯着姜篱,这个女人前几天还畏畏缩缩像个羞涩的小姑娘,今天就这么大胆的要闹着跟自己解除合约?去了A大之后整个人都不对了。

  “你做梦,姜篱,你想跟我解除合约,除非下辈子。是不是人家跟你说什么了,所以你才会这么大胆?”沈煊顾一步一步地朝着姜篱走去,姜篱被无意识地逼迫着向后退去。

  直到背后抵到了墙面上,退无可退。

  “我的事从来不用别人管,所有的决定都是我下的,既然你不愿解除合约,那么后果自负。”姜篱依旧高昂着头,一点都没有惧怕沈煊顾的样子。

  沈煊顾伸出了拳头,直接朝着姜篱的面门而去,这个女人!总是让他手足无措,他不想解除合约,也绝对不会跟姜篱解除合约的!

  姜篱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拳头停在了姜篱面门前的十厘米处,最后重重地落在了姜篱身后的那面墙上。

  这一声拳头的声音很大,看来,沈煊顾花费了不小的力气,怒气冲冲。

  但沈煊顾现在已经感受不到手指间的疼痛了,比较起来,他的心更难受,愤怒。多少人想与自己而不得,而自己居然对这个小女人出手无策。

  姜篱睁开了眼睛,与沈煊顾的眼睛平视着。

  沈煊顾看着半拥在怀中的美人,大大的杏仁眼,一眨一眨的,高挺的鼻梁,如雪般的肌肤,还有——那粉嫩的唇。

  沈煊顾下意识地就垂下了头,冲动地朝着姜篱的唇亲去,这股冲动来自心底的渴望,这个女人,自从签了合约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是他的妻子,本来也是属于他的女人。

  姜篱看着沈煊顾的这阵势,就是想亲她的样子,想要占她的便宜,门儿都没有,而且现在这个气氛,沈煊顾居然还下得了嘴,真的是不可理喻?

  就在沈煊顾要吻上姜篱的嘴唇之时,姜篱突然转过了头,沈煊顾的唇只落在了姜篱的侧脸上。

  沈煊顾愣了一下,退去之后,又见姜篱用衣服擦着刚刚被他吻到的侧脸部分。

  她真的有这么讨厌他?

  “解除合约的事情,我是不会放弃的。我希望你也能好好考虑。”姜篱淡定地从沈煊顾的胳膊下穿过,将地上的衣服全都收了起来,然后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锁上了门。

  独自站在客厅内的沈煊顾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冷冷一笑,拿了一件外套,便狠狠地甩上了门离开了。

  考虑什么,答应她沈大小姐解除合约,这件事情不需要考虑,也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她沈大小姐,想签订合约就签订合约,现在想解除合约就解除合约,恐怕是没有那么好的事。

  离开家门的沈煊顾四处转了一圈,今夜他不想回家,姜篱既然生了这个心思,也当着他的面提出来了,就没有那么容易放弃。

  酒喝光之后,沈煊顾又去拿了,短短十分钟内,他已经喝下了好几杯,此时只感觉脑子有些发热,眼前有个熟悉的身影在飘荡。

  伸出手的时候,抓住的却是一片虚空。

  言子悦进入酒吧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沈煊顾,一同来的还有一堆从前一起玩的兄弟,和沈煊顾多少也有点交情。

  “这都九点了,怎么才来。”沈煊顾听到言子悦的声音,看了一眼手表。

  言子悦拍了拍沈煊顾的肩膀,凑近问道:“哥,怎么回事,又跟嫂子吵架了?”

  沈煊顾拍开了言子悦的手,“我今天叫你来是喝酒来的,大家都坐下来,不醉不归。”

  “哥,你没事吧。”言子悦接过沈煊顾递过来的酒,抿了一口关心地问道。

  沈煊顾喝的有点多,但是他的精神还是清醒的,“臭小子,今天就是叫你们来喝个酒,还问东问西。”

  言子悦等人见此,互相对视了一眼,乖乖地陪着喝了一会酒,但是很快他们便有些受不住沈煊顾了,简直是在借酒消愁,这一杯一杯的,拦都拦不住。

  偏偏没人再敢多问什么。

  言子悦陪着过来的兄弟,很快就找到了新乐趣,玩真心话大冒险。

日久生情的爱

姜篱出身孤儿院,被普通人家姜家收养,多年来继父继母以及妹妹姜简一直都在羞辱她,导致姜篱中途退学。后姜父欠下赌债,捐款带着妻女逃跑,却害的姜篱被追债,为了还债,她与他签下了情人契约。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