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逆女惊天 > 正文

小说逆女惊天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7:23:15热度:

《逆女惊天》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类型小说,主要讲述:这时,巧月闻声而来,当巧月推开了杜蕊的房门之时,不禁错愕地眨了眨双眸,立马迈着小碎步,走到了杜蕊的身前,欠身一福,问道:...

逆女惊天

清风浮动,金丝银线针脚细密绣着多多海棠的衣袂飘飘,大夫人莹白的纤手,隐隐有些发颤,突然,大夫人踱步上前,略高杜蕊半个头,她垂下了冷眸,灼灼的目光,似是想要将杜蕊的双颊灼出两个血窟窿来一般。

  “你想要如何?!”大夫人眯了眯眸子,冷声冷气地喝道。

  “呵!”杜蕊全然不惧大夫人的目光,冷笑了一声,淡淡地说道:“女儿只希望,母亲能够兑现刚刚的承诺,将孙妈妈交由女儿处置!!”

  “你当真要如此?!”大夫人的面色阴沉,似是笼了一层寒霜,双瞳之中映出杜蕊那张惹她厌恶的脸,使大夫人心头涌上了一抹寒意。

  杜蕊一脚踩着孙妈妈,一双掐腰,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眉黛浅凝,淡淡地说道:“怎么,难道母亲说话不算数,还是说,母亲想要让女儿去回了老夫人,今儿晚上,在女儿的雨花阁中所发生的一切吗?!”

  杜蕊用杜老夫人来压制大夫人,很显然是奏了效,大夫人微微一怔,不由紧了紧手中的帕子,似是想要将手中的帕子捏碎一般,口中贝齿紧咬,发出了吱吱声响,眯了眯一双凤眸,用力地点了点头,“好,很好,没想到,咱们尚书府中的大小姐,竟然有如此的胆色,我这个做母亲,又岂能够不成全你!!”

  杜蕊闻言,冷笑了一声,垂下了双眸,冷冷地看了一眼脚下的孙妈妈,冷冷地笑道:“既然如此,那女儿就罚孙妈妈三十鞭子,当即执行!!”

  大夫人侧目看了一眼身后的贴身丫鬟佩心,吩咐道:“把孙妈妈带下去!”

  “是。”佩心应了一声,踱步上前,朝着杜蕊走了过去,欠了欠身,道:“请大小姐……”

  杜蕊倏然抬起了手来,眉梢微微向上一挑,淡淡地说道:“就不劳烦母亲的人了,我亲自动手!”

  大夫人闻言,眸色倏然一沉,不染自朱的双唇微启,沉声说道:“你当真要如此?!”

  “既然,母亲将孙妈妈交给女儿处置,诬陷主子苟且外男,这样的罪名,这样的责罚也已经算轻的了!”杜蕊淡淡地笑了笑,声音也同样的浅淡,似乎,在杜蕊的口中,孙妈妈连一条狗都不如。

  孙妈妈一见大夫人想要放弃她,艰难地抬起了头,目光瑟缩,身体抖如筛糠地看向了大夫人,颤声道:“大夫人救我!”

  对于像是孙妈妈这般没有用的人,她绝对不会将其留在身边,即便是,杜蕊没有强行留下孙妈妈,大夫人也会将她赶出尚书府。

  冷冷地扫了一眼孙妈妈,声音一寒,冷声说道:“既然已经将你交给大小姐,你便是雨花阁的人,你的生死,都由大小姐做主,你还是留些口水,去求大小姐吧。”

  言毕,大夫人衣袖一挥,扯了扯细密针脚娟绣着朵朵牡丹的裙幅,转身离去。

  待大夫人离去之后,杜蕊抬起了踩在孙妈妈背上的脚,缓缓地转过了身子,踱步朝着主位之上走了过去。

  这时,巧月闻声而来,当巧月推开了杜蕊的房门之时,不禁错愕地眨了眨双眸,立马迈着小碎步,走到了杜蕊的身前,欠身一福,问道:“小姐,这么怎么了?!”

  杜蕊拿起了桌案之上的茶壶,将面前的茶盏斟满,端起茶盏阙了阙杯盖,呵出了一口淡淡的兰气,吹了吹茶盏之中的茉莉花茶,轻饮了一口,放下了手中的茶盏,抬起了睫眸,淡淡地看了一眼已经吓的瘫软在地上的孙妈妈。

  收敛了目光,杜蕊侧目看了一眼身旁的巧月,淡淡地说道:“孙妈妈做错了事,自然是应该受到责罚,你先将孙妈妈押到柴房去,明儿一早,我要当中处置她!”

  “是。”巧月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自己家的小姐发了话,巧月岂会不从,踱步走到了孙妈妈的身前,一把将瘫软在地的孙妈妈给拉了起来,带出了杜蕊的房间当中。

  ……

  漆黑的天空像是一张巨大的墨色绒布一般,忽地,天空之中出现了第一道光线,紧接着,便像是一只大手一般,在天空之中扯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来,须臾,铺天盖地的光线,投射了下来。

  苍翠欲滴的百花争艳,穿红着绿的丫鬟们,在尚书府之中忙忙碌碌地干着手中的活计,在尚书府西北角的雨花阁单重,孙妈妈在柴房中一夜未眠,双眸下堆着乌青,跪在院子正中。

  巧月从正室当中搬出了一把椅子来,端放在了院落当中。

  前两日和孙妈妈一同来到了雨花阁中的丫鬟雪心,撩开了帘子,紧接着,一双红色的绣鞋跨过了门槛,杜蕊身着百花曳地裙,迈着莲步,缓缓地从房间当中走了出来。

  “小姐。”巧月瞧见了杜蕊走出了房间,踱步上前,轻唤了一声。

  杜蕊撩起了素手,打在了巧月的手背上,径直地走到了椅子前,扯了扯裙幅,那裙幅之上的朵朵繁花,随着杜蕊的动作盈盈晃动了起来,远远一看,杜蕊宛如置身于花丛之中的花仙子一般。

  杜蕊的唇角扯出了一抹冷笑,深琥珀色的瞳仁冷冷地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孙妈妈,冷冷地说道:“孙妈妈,你可知罪?!”

  “老奴……老奴……”孙妈妈紧紧地咬住了下唇,微微地眯了眯双眸,原本,孙妈妈心中还有一丝的幻想,她希望大夫人能够前来救她,可是,在柴房之中关了一个晚上,孙妈妈是彻底地想明白了,在大夫人的眼中,自己只不过是一枚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

  “孙妈妈,我给你一次机会,倘若,你肯说实话的话,或许,我还能够留下你的性命。”杜蕊唇角微翘,盈盈地抬起了手来,轻轻地抚了抚云髻之上的发簪。

  孙妈妈用力的咬了咬下唇,她知道,大夫人铁腕凌厉,即便是杜蕊能够放过她,可大夫人也绝对不会让她见到明天的太阳,为今之计,孙妈妈只能够打落牙齿和血吞,将一切自己承担下来。

  想到了这里,孙妈妈抬起了头来,眸色一沉,口中发出了沙哑的声音,“老奴并没有陷害大小姐,老奴是关心大小姐而已。”

  “呵呵!”杜蕊闻言,冷笑了一声,盈盈地站了起来,举步微摇,径直地走到了孙妈妈的身前,垂下了眼帘,深琥珀色的瞳仁之中,泛起了潋滟的波光,“哼!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够嘴硬到什么事情!!”

  说罢,杜蕊侧目看向了身旁的巧月,吩咐道:“给我打!”

  “且慢!”

  巧月手中擎着鞭子,堪堪走到了孙妈妈的身前,忽地,一道冰冷的声音,徐徐地传入杜蕊的耳廓之中。

  杜蕊抬起了眼眸,朝着门口看了过去,却见杜宓迈着莲步,走进了雨花阁之中。

逆女惊天

头号杀手爱上邪魅冷男,这还能好好爱吗……耳畔传来阵阵嘶哑的声音,可自己,眼皮子却像是被灌了铅似的,沉重地睁不开。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