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狼隐战魂

狼隐战魂

  • 热度:
  • 时间:2020/4/11 3:59:45
  • 来源:有书阁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一场屠村之祸改变了少年一生的命运。一个神秘部门,一身狂傲的资本。光明与黑暗并存,杀戮与救赎对立,情意与背叛交织,爱恨与情仇煎熬都深深吞噬少年的内心。什么是规则法则?那是用实力说话的,狂要有狂的资本。如若不能随性而为,那便打它个天翻地覆。

精彩章节预览

寂静的丛林里悄然无声。

入眼尽是望不到头枝繁叶茂的参天古树,有如浩瀚的林海般郁郁葱葱。

远处丛林中传来一些断断续续的呐喊声,声音中铿锵有力有如洪钟。

闻声望去,只见一个体格壮硕皮肤黝黑约莫十八九岁年纪的少年,在茂密布满荆棘的丛林中脚步轻盈健步如飞的向前奔跑而去,好似在追赶什么一般。

“爷爷,要不是前两次是我大意,怎么会让这个畜生屡次逃走。这回你就看我怎么结果了它。

等晚上回去,您可要给我准备做烤猪肉吧。哈哈!”

说话的正是先前在丛林里奔跑的少年。

只见他几个闪身,动作轻盈间就追上了前方正在奔跑中的一头野猪。

此刻这头野猪正气喘吁吁向前狂奔…

只见它体型庞大如牛膘肥体壮间,少说也有千八百斤左右。

与一般常见野猪不同的是,这头通体黝黑的野猪不单单体型异常巨大,那一双野猪獠牙更是粗壮细长。

借着点点阳光照耀,闪出阵阵寒光。

而更为特殊的地方,则是它额头部位,有一撮最显眼的鲜艳鬓毛。让这头凶狠的野猪平添几分残暴狠厉。

此刻向前狂奔的这头野猪左后腿上,明显有一处深可见骨的刀痕,此时正血肉翻开鲜血横流…

刹那间!一声大喝!

少年脚下发力,全身有如豹子般瞬间弹出。

身体在半空一记充满力量的右直拳,看准野猪头部中间那最显眼的红色鬓毛处,就是全力一击。

砰…

一声沉闷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在丛林中霎时响起!

那头体型庞大的野猪正痛苦的嘶吼着,被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瞬间打倒。

并且顺着那股力道在地面上足足滑行了数米…

这才轰的一声!

头部撞在了一根足有两人合抱的古树下。身体剧烈抽搐口鼻之处迅速喷出鲜血,眼看是活不成了。

尘烟散去…

少年拍了拍手,慢慢的走到了野猪的面前。

蹲xiashen子,看着眼前已经被自己一拳打得七窍流血显然已经要断气的那头凶狠野猪。

不禁嘿嘿一笑道:“你这个畜生平时没少祸害村民,这回载到我的手里算你命短。要不是前两次侥幸让你溜走,不然,早就成为我的腹中美食了。这回我要把你烤熟了美美的吃上一顿。哈哈!”

说完少年站起身左手用力抓起野猪鬃毛,右手抄向野猪那庞大的身躯,脚下用力一甩膀子就把这头野猪瞬间扛在了肩上。整个过程少年丝毫没有费力,仿佛这个将近千斤重量的野猪,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东西,脸不红气不喘。

就在这时从后面走过来一个身着朴素,满头银发精神抖擞的老人。看向眼前的少年不禁点了点头。

这个老人天庭饱满身材挺拔高大,最显眼的就是两侧的太阳穴高高的隆起。

让人不禁一看就觉得是拥有内家功夫的高手。

脸上虽已经过岁月的风霜多了几行斑驳的皱纹,但是那一双平凡的眼神里却饱含沧桑目光炯炯。

证明这位老人绝对是一位武功高强有故事的人。

而此时这个老人就是少年口中所喊道的爷爷“周国庆”。

“这头鬼畜红平时没少祸害庄稼,皮糙肉厚下猎枪打在它那厚厚的猪皮上,一点都起不到效果。你这次也算是为村民除了一害。

本该早就擒拿它,却在你的大意之下逃走了。

这次好在事先埋伏好的陷阱,令他受伤之下更是影响它的速度,你才成功击杀它…

小易你天生拥有神力和超快的反应神经,一记重拳找准时机打在它额头的弱点上,也算是运气。

要不然想要抓住这头畜生,还真是要费上一番手脚。

现在看来你这段时间在力量上又精进了不少啊。呵呵!”

周国庆对着面前的少年分析的说道。

眼前这个嬉笑的少年就是老人的孙子“周易”。

周易此刻一手掐着腰,一手扛着鬼畜红笑嘻嘻的对着面前的周国庆说道:“爷爷,最近我感觉力量上又大了几分,现在这一拳的力量少说几百斤吧。而且明显感觉到这次追逐这个畜生不同以往。

现在它在我面前跑的也越发缓慢了,所以刚才我才能一个箭步就追上它。

嘿嘿!爷爷您可是答应我要是拿下这个鬼畜红,您就亮亮祖传的手艺,说话可要算数哦!

您的烤肉手法,简直让我、日日夜夜魂牵梦绕啊。

上次吃烤肉还是几个月前呢。这剩下的肉可以做成腊肉干,想想就让人流口水。啧啧!受不了了,嘿嘿!”

周易笑呵呵抿着嘴眼神放光的看着面前自己的爷爷周国庆道。

周国庆看着面前那一副馋嘴模样的周易,不禁无奈的笑了笑紧接着欣慰的说道:“就你这个臭小子嘴馋,放心答应过你的绝对算数。

想当年爷爷练武的时候,费了多久的功夫才小有所成,双臂的力量才勉强达到千斤左右。

现在你小子就达到了这个标准,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功夫绝对会在爷爷之上。

行了,只要你双臂能突破千斤,别说这野猪肉。

爷爷把门派的最后独家本领尽数传你。哈哈!时候不早了,回去的路也不好走,回家。今天的任务完成。”

周国庆说完笑着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因为路途遥远,还要经过几处险要之地才能回到村庄,所以不得不提前回去。

周易跟在爷爷周国庆后面兴奋的跳了起来边走边继续说道:“爷爷这可是你说的,突破千斤凭我的本事,那是迟早的事。

回头我可要吃个够,绝不能反悔。

嘿嘿!终于可以学独门绝学啦。”

说着周易不禁兴奋的腾出左手,朝前方空气处用力的打了几拳。缓解心中的兴奋之情。

周国庆在前面边走边听到后面周易的话,抿着嘴不禁笑了笑。

对于自己这个孙子,周国庆的心里还是很欣慰的。

小易他从小没有父母陪伴,是自己一个人抚养长大。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奈何这孩子还非常的懂事。就是性格跟他父亲一个样,桀骜不驯的同时有些个性张扬。

但与生俱来的天生神力以及比常人快几倍的反应神经,还真是个练武奇才。

一岁左右就能举起超过身体体重几倍的力量。

到了三岁更是能举起百斤以上的物体,而且从他记事起周国庆就教他一身形意门形意拳的功夫。

这孩子也要强,学什么都特别快理解程度远超常人。也被村里的人誉为一代武学天才…

不多时,远处山林间轰隆隆的水声不绝于耳。

在山路一侧的山下处,一条气势磅礴的瀑布,从天而降。水流咆哮而下,有如一条银龙般一、泻千里,击打在下方的深潭中,水汽蒙蒙珠玑四溅,泛起无尽的涟漪。

爷孙俩顺着山路往回走,周易不经意间转头看向山下远处,发出滔滔不绝声音的那片瀑布。

那股气吞山河的气势深深的震撼着周易的心灵。虽然每次路过都会看上几眼,但每次的感觉都不一样,那种体会时刻在脑海里徘徊。

突然,周易的眼神定格在了瀑布下面深潭边…

那里好似有一个什么黑漆漆的东西,因为距离尚远。

还分辨不清具体属于什么。于是周易不禁擦了擦眼睛,往前走几步细细观察后,不禁轻咦了一声!

感觉好像是一个人躺在水潭边。

随即周易紧忙叫住走在前面的周国庆,指着深潭边焦急的说道:“爷爷,等等。您看瀑布下面的深潭边是不是有个人躺在那里。”

周国庆此时正在前方走着,脑海里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突然听到身后孙子叫住自己,并喊道瀑布下面有人。

周国庆也不禁有些诧异的顺着周易的手指方向,转过头看向瀑布的深潭边。

仔细观察后才发现,还真好像有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躺在水潭边。周国庆目测一下水潭边距离自己的位置少说几百米以外。当下也只能是看个大概。分不清是男是女。

“爷爷我们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吧?”周易有些好奇焦急的对着爷爷周国庆说道。

听到自己孙子的话,周国庆也是沉思了一下。这才转头对着周易说道:“小易,在这深山老林里碰到一个未知身份的人,还是小心点好。我们现在过去看看,一会你切勿鲁莽,听我行事知道吗?”

“是!知道了首长,您放心,我一定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周易立刻立正敬礼装模做样的对着周国庆狡黠的一笑。

看到周易的模样,周国庆不禁拍了拍周易的脑袋说道:“你这个臭小子,我教你的那点东西全用在我身上了,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好了,咱们下去吧。记住我说的话。”

“好嘞!”

随即只见周易大步流星般的朝着山下跑去,身上扛着鬼畜红依然步履轻盈。

随着奔跑中身体的剧烈摆动上下摇晃着,扛着鬼畜红千斤的重量对周易来说仿佛一点压力没有。

依然健步如飞般的朝着山下狂奔而去。

周国庆看到此处也不禁摇了摇头,紧接着随周易其后。

不多时,两人就跑到了深潭边。

周易把肩膀上的鬼畜红随即放在地上。

一声闷响!

鬼畜红落地的声音砸起了地上的尘土,激起了不少灰尘。

周易可没管那么多,而是快步的来到远处此时躺在潭边的人。当即蹲xiashen子细心的去观察。

近距离下周易看清这个躺在深潭边的人,是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女人。

在那紧身衣的包裹下是一具玲珑有致异常火爆的身材。

因为脸部被长长的头发挡住了看不清长什么样子。但通过身材判断也定是一个长相不错的女人。

并且胳膊和腿上以及腹部也有几处破损,通过这些细小破损的地方,也能看到里面的肌肤,白皙细腻。

看到此处,周易不禁有些脸红心跳加速。

渐渐的周易小心翼翼的用手拨开了挡在黑衣女人脸部的头发。

当拨开的一瞬间周易呆住了。

只见入眼是一张绝世容颜…

立体的脸庞,精致的五官,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高耸的鼻梁,以及一双红润的樱桃小口。

只不过此时这个绝世容颜之下,被嘴角处的一抹血痕给打破了。

这名女子脸色苍白肌肤如雪。犹如睡美人般静静的躺在地上。

此刻的周易不由的看的痴了。

身后的周国庆不禁轻轻的走过来,拍了拍周易的额头说道:“臭小子,就这点出息,没看过美女吗?”

周易顿时一激灵,转头看向周国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脸色红红的对着旁边的周国庆说道:“爷爷,哪有,别笑话我!只不过没看到过长相这么标致的女孩,爷爷您看看这个女孩子嘴角有血是不是受伤了昏迷过去了?”

听到周易的话,周国庆随即侧过身子看了看躺在地上那个漂亮的女人。经过一番打量,初步看出这个女人的年纪与自己孙子相差无几。

怪不得自己孙子被迷住了,就是连周国庆这样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此刻也不禁感叹这女子的确漂亮的过头了。

于是蹲xiashen子,用手指轻轻的拨开了女人眼皮,仔细观察了一下瞳孔。又伸出手指放在了女子的鼻下测了测。

紧接着放在了手腕处,闭着眼摸向女子的脉搏。

过了少许…

周易看着旁边一直闭眼不语的爷爷周国庆一直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有些着急的问道:“爷爷,怎么样了?这个女孩受的伤严重不严重?”

周国庆没有理会周易的话…

又过了少许才渐渐睁开了双眼,拿开了诊脉的那个手指后。眉头皱了皱不禁对着周易说道:“小易,这个女孩子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气息不稳。想来是有过什么激烈的打斗,现在她的脉搏非常的微弱,随时都有可能断气。”

周易听到周国庆说的这么严重,顿时表情有些焦急的询问道:“爷爷,我知道您是有办法救她的,救人如救火。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您说怎么办?孙儿都听您的。”

周国庆看到周易恳求自己的样子也是心中一软。

随即拍了拍周易的肩膀说道:“小易,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救人心切。只不过爷爷要跟你说的是现在的社会人心险恶。

咱们不知道这个女子的来历,不知道她的底细。为什么会受到这么严重的内伤?肯定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理由。

况且如果要医治她,山上肯定不行,肯定要回村里。

你也知道咱们村子的规矩,向来不接受外来人。

如果一旦让村里那几个挑事的长老知道,我想咱们受罚是小,他们不会容的这个女人住在村里是大。这一切的后果你都想好了吗?”周国庆此刻语重心长的对着周易细心的说道。

听到爷爷的话,周易不禁低头沉思着。

但紧接着没有耽误片刻又马上抬头对着周国庆目光坚定的说道:“爷爷,我明白您的意思。

放心,小易做好了一切准备。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这里,见死不救。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我会小心的,尽量不让村子里的人发现这个女孩的存在。等救好她以后,在送她出村。”

周易此刻的眼神出奇的坚定。

周国庆看到周易眼中的那一抹坚定信念。

不禁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你已做出决定,咱们就把这个女人带回去医治吧。”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