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娇妻太高冷 > 正文

娇妻太高冷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8/5 12:16:03热度:

《娇妻太高冷》是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精彩阅读:“今天好像有什么人来家里了。”许景泽咽完嘴里的食物才慢悠悠的说道。这是一个贵族最起码的修养,没有抬起头来看桌上的人,貌似...

娇妻太高冷

方戈出了许家的大门,看着比以往更加辉煌的装潢,美丽的外表让这栋房子好像穿上了一身晚礼服一样,低调奢华,宛如一个贵妇般的坐落在这盘山腰上,是一颗明亮的宝石。

自嘲一声,无论他们过的怎么样,都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心底的苍凉让她变得和暮年的老人一样病态龙钟,就差头上有斑白的头发了。

慢慢走着,并不着急,边走边欣赏路边的风景,她有一个习惯便是不注意脚下的路,若秦墨在的话一定又会调侃她了,想起秦墨,那个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助她的人,却也是和她一样的无助,他们是为了什么会成为亲人般的关系呢?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心都存在着缝隙吧。

一辆黑色汽车缓缓的驶过她的身边,一阵风把她一丝不苟的头发吹起来,完美无暇的脸蛋暴露在空气中,可惜现在却无人欣赏。

许景泽坐在车里修长的手指揉这略疼的太阳穴,希望像爆炸般的头疼能够得到改善,现在他的心情有点烦躁,从他微微隆起的眉头就可以知道,忽然他从外面见到一个身影,紧紧的盯着那个已经远去的背影,微微失神。

“许先生,好一点了吗?”司机宋元问道。先生的头疼一定又犯了,每次加班回来总会有这样的情况,一开始他会措手不及,但现在他已经能够如常的应对了,其方法不过是在车中常备止疼药,先生的头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越来越严重了,他看在眼里却只能干着急。

“先生?”宋元见许景泽久久没有回答,又一次的问道。今天的先生有点失常,先生在他的心中,不,应该说是在许氏集团的所有的员工心中都是神一样的存在,你能够想象一个十八岁的孩子便可以独自解决一次又一次的危急吗?能够想象一个孩子就能完成一个总裁每天要做的事吗?这样的人是让人羡慕的,但却更加的让人信服,他的存在在他宋元的心中只能用一个词来解释,那就是信仰,对,他是他的信仰。

他还记得第一次来到许家做司机的时候,他看着金碧辉煌的许家,心中感叹这样的住宅该是怎样的人才配得上居住,许景泽那时候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却已经显得老成,举手投足之间尽显贵族风范。

当他看向那双犀利的眼睛时,他好像整个人被钉在地上一样,不得动弹,那样的眼睛该怎么来说呢?简单看上去很平淡,可平淡的背后却是不凡。犀利,智慧,深藏不露,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一个孩子,让人摸不清看不透,但就是这样的眼睛,仅仅是一个短暂眼神便征服了他,让他死心塌地。

许景泽看着宋元很是平淡的说了一句:“你愿意跟随我?”一句简单的问话,让他鬼使神差的看着那双眼睛答应了下来,到现在他庆幸自己的决定,最起码到现在他没有一刻感到后悔,反而更加的荣幸。

许景泽听到宋元疑惑的声音才回过神来,怎么会是她呢?一定是他看错了。他不知道该恨她还是爱她,不,或许应该说,这几年他一直都爱着她,但也同时恨着她,恨她该死的骄傲,恨她那样的不在乎自己,恨她的太多太多。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也爱着他,爱她的浅笑,爱她的执拗,爱她的一切,这样的爱恨交织让他的神精快要崩溃了,把他一直推向悬崖的边缘,仅仅是一阵风都能够把他推下去,不敢在想,因为他害怕伤害。

“我没事。”许景泽唇齿微动,只是眼睛却仅仅的盯着身后的那个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回过头。

宋元虽然好奇许景泽的动作,他到底在看什么?他想知道,但多年的认知让他知道,不该知道的就应该充耳不闻,尤其是关于先生的事,眼睛只是瞄了许景泽一眼,便认真的开着车,继续着他的工作。

当汽车回到老宅的时候,大大的铁门被打开,承重的铁门发出滋滋的声音,显示着它的庄重,所有的仆人迅速的排成一排,在汽车停下来,许景泽走下来的那一刻,所有的人整齐的弯腰九十度,表示自己最佳的恭敬,当然这样的恭敬只限于许家的当家人——许景泽。

这样的情况他从小就看,到现在已经是麻木,目不斜视的从宽敞的大道走过去。

张媛、许震和许景颜正在吃饭,三个人看起来和睦相处,优雅的使用着餐具,虽然房间里灯火通明,但桌上的蜡烛给整个晚餐增添了一丝情趣。

许景颜一眼就看到了许景泽,娇笑道:“哥哥这个大忙人总算是回来了。”旁边的佣人很有眼力的上了一套餐具,然后毕恭毕敬的站到旁边。

许景泽一步步的走到餐桌上坐下来,脸上难得有一丝的柔情,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样的表情只限于他的妹妹许景颜,即便是面对他的父亲许震的时候,也是一脸的严肃。

“今天好像有什么人来家里了。”许景泽咽完嘴里的食物才慢悠悠的说道。这是一个贵族最起码的修养,没有抬起头来看桌上的人,貌似只是不经意的一句问话。

“什么人?不知道啊。”许景颜第一个说出来,她确实在家里没有见过什么人,据她所知,今天并没有什么客人。

许震则是皱皱眉没有发表任何发言,只有张媛的举止有点紧张,甚至把自己手中精致的叉子掉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一时手滑。”佣人很快就给她换了一个干净的,许景泽抬起头对着张媛笑了笑说道:“下次小心。”

张媛点点头,吐了一口气,幸好他不知道,不然许家又不得安宁了,孰不知她的动作被许景泽看在眼里,脸上还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可是心中却是波涛汹涌。

果然是她,她回来了,回来,想到这个词,心中便是一阵刺痛,同时又涌现了浓浓的恨意,恨她当年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那样的无情。

“我吃好了,你们慢用。”许景泽站起来,身后的椅子发出‘呲啦’的一声。只留下餐桌上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张媛此时才意识到,或许他已经知道了呢?

许景泽在回自己房间的时候看了眼上面的阁楼,门还是紧紧的锁着,和以前没有一点的变化,手伸到门把的地方,却又放了下来,他这是在干什么?留恋吗?这样的动作在他的心里都会鄙视自己。

回到卧室,看着《简.爱》里面的纸条,久久不能回神。

“又在看这本书,看了这么多次了都不会腻吗?”许景泽皱皱眉,真不知道她怎么总是在翻看无数遍的《简.爱》。

方戈笑笑走到许景泽的面前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不觉得我和她很像吗?”在她阅览过的书中最喜欢的就是《简.爱》,简是一个贫穷的人,但却不乏勇敢,善良,一切美好的品质好像在她的身上都可以得到体现。

“你知道我最喜欢哪一段吗?”方戈笑眯眯的靠在许景泽的肩膀上,嘴角微扬,“我最喜欢的是‘我和你一样有灵魂,有一样多的感情。如果上帝赐予我美貌和财富,我一定会使你难以离开我,就像现在我难以离开你一样。’还有一句‘你以为我穷、卑微、普通、渺小,我的心就没有灵魂了吗?’”

许景泽听之后皱皱眉,方戈这样的想法太悲观了,也太要强,但是没关系,她的身边有他在。“你已经拥有了美貌,还有财富,一样的感情,纵使你在别人的眼里是那么的渺小,在我的心中却是整个天地。”

他从来都不会用这样的话来表达感情,对许景泽来说,做的永远比说的要多,但是今天的方戈让他不得不表明自己的心意,他想驱赶她心中的阴霾,让她的天空变得明亮。”

方戈提提嘴角,“是吗?”简单的回答,却暴露出了她此时欢乐的心情,毫无疑问,他今天的表现取悦了她,她今天一整天的心情估计都会因为这句话而高兴起来。

到现在那句话一直被他夹在她一直看到的书里,当年方戈走了之后,许震便把她的房间封锁了起来,不许任何人进去,谁也不知道他保留下来了一本属于她的书。

为什么会这样做呢?难道他的心里还在一直的期盼,希望有一天她会像简爱一样回来,回到罗切斯特的身边,即便那时的罗切斯特已经变得不像以前那样光鲜,在他的心里是不是也一直期盼着这天呢?

站在窗台上看着山上的夜色朦胧,她真的回来了,恐怕从来也没有想过见他吧,一定已将他当成了洪水猛兽,呵,最初的恋人,变成这样,真不知道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他们之间没有缘分。

此时的她知不知道他的心里对她的感觉呢?忽然很想看到她见到他的那一面,脸上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是惊讶还是不屑,又或者是无视,他是真的很期待呢。

娇妻太高冷

上天竟然这样薄待她,父亲早亡,和自己并不亲近的母亲改嫁,整日受后妹的欺凌,她以为这辈子或许都不或有人关心她了,直到遇到许景泽。方戈和许景泽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却情丝难忘,但最终还是分手,五年后,方戈归来,她的目的只是为了报仇给她的父亲报仇,一边是qing人,一边是仇人,她该如何取舍?徘徊在痛苦边缘的她究竟该何去何从?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