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名门弃女的生存之道

名门弃女的生存之道

  • 热度:
  • 时间:2020/5/26 21:11:24
  • 来源:有书阁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程大将军家二女,生母被害死,忍辱负重,试图在自己被嫁给纨绔侍郎的前一晚,程曦瑶含恨而死,程曦瑶转生。

精彩章节预览

夜半子时,庭院蝉鸣深深,寂静夏夜的薄雾忽凝忽散,如梦迷幻难觅。

房中烛影斑驳,匍匐床前的少女衣衫凌乱,微微颤栗的手中紧攥着匕首,横在自己白皙脖颈之间。

她双眸如星,美若芳物,只是此刻这双天妒的美眸中,却闪烁着与她这张清丽面容完全不符的幽愤。

“你们若再敢上前一步,我便血溅三尺!”

站着两个赤着上身的面容丑俗的男子,而男子之后,则是她的继母刘氏以及她的妹妹,程盈盈。

“哟?倒是看不出来,你如此忠烈?”刘氏嘴角勾着冷意,“大丫头,这事儿你也莫怪我,要怪你就怪你自己,不该怀有不轨之心!”

“太子要的是程家女,我如何不能嫁!”

“你给我住口!”刘氏一声厉叱,“也不知老爷听了你娘那个狐媚坯子什么话,竟让你嫁给太子!你可真是好手段,之前将张家公子迷得魂不守舍,如今居然贪想你妹妹的富贵!”

听到那熟稔的名字,程曦瑶目光微晃,语气更激动:“你莫要污蔑他!”

见此,刘氏目光狡黠,上前一步夺过程曦瑶手中匕首,挑起程曦瑶的下颌哂笑道:“今儿你就乖乖从了,明日一早便将你送嫁给云阳县丞那个老头,绝了你的心思。”

程盈盈亦在一旁眯眸冷笑,“姐姐你放心,母亲请来的这两位,都是房术高手,一准会让你舒服上天的。”

程曦瑶死死的咬着薄唇,满腹的狂怒,却抵不住心头的悲凉,她从出生就注定是悲哀的。

她的母亲是qinglou女子,根本上不得台面,所以即便父亲将母亲接回了府中,也没给母亲任何名分。

至于她,虽说身为长女,但也因为母亲的身份,从来没得到过任何人的尊重。

但这些她都不在乎,只要母亲平安、弟弟无恙,再多的苦她都愿意受,打记事起她一直都唯唯诺诺,任凭别人欺凌,只求一个明哲保身。

可为什么,这些人总是要赶尽杀绝?

其实她不在乎太子妃之位,她只希望就能带着母亲和弟弟脱离苦海。

她清楚这对母女打得什么主意,但她根本无力反抗,与其被人凌虐羞辱,到不如自己来做干脆了结。

若今晚被人玷污,成婚当日便是欺君之罪,届时一切责任又会归咎于母亲。

“嘭!”毫无征兆地,程曦瑶朝向刘氏身后的立柜重重撞去。

那双空洞星眸里,望不尽的凄然、悲凉。

事发突然,刘氏手里紧拽着锦帕,倚靠着门扉徐徐喘息着,一旁的程盈盈亦是惊魂未定,母女二人目光惶然望着地上一动不动的程曦瑶。

那两个赤身男子,更是吓得一脸惨败。

久久,瘫坐一旁惊然失色的程盈盈拉了拉刘氏袖摆,低声嗫嚅:“娘…她是不是死了?”

刘氏柳眉微蹙,默了许久,而后缓缓开口道:“死了便死了,你慌张什么。”

振了振精神,刘氏目光略带嫌恶地望了程曦瑶尸身一眼,冷冷道:“不过是个不受宠的长女,能算得了什么,一会儿派人来给她穿上嫁衣,扔到山沟之中,之后若有人问起,就说她逃婚不慎摔下山崖身亡!”

三更,两个车夫驾着木车夜行,沿着崎岖山路盘桓而上,寿山山后乃是一片乱葬岗,于常人而言阴凉至极。

山间阴风怒号,夜枭时而凄厉鸣叫令人心中发憷,其中一车夫将车停在路边,畏缩地看了看四周,小声道:“走吧,人丢在这儿就行了,再往前去我怕撞见什么脏东西。”另一人赞同点头,将程曦瑶尸身丢下随即驾车离开。

淡月梨花下,程曦瑶一身正红嫁衣格外刺目。

恰时,一阵凉风穿身而过,拂起几缕青丝悠悠飘散,躺在木轮车上的程曦瑶微微动了动指尖。

而后意识渐渐苏醒,睁开倦怠双眸,程曦瑶只觉得头极为沉重,似是有千斤拉扯一般。

“这是哪儿…”程曦瑶起身环顾,周遭一片荒凉衰败,是她从未见过的陌生之景,她刚刚还和那个女人撕扯,怎么一转眼来到这个地方…

一身嫁衣,荒郊野外。

她紧了紧了衣襟,目光有些诧异,难道…穿越了?

“呃…”忽然,四零散落的记忆犹如洪水一般涌入脑海……

一桩桩一件件宛似利刃一般插进程曦瑶心扉,她与她的命运好似上天运作一般惊人相似,现世,继母苛待,甚至为了侵吞家产将她推下阁楼…

她坐在地上怔楞了许久,最后眸中,竟闪烁起滔天的幽怒。

“你也不想死对吗…”她伸出手轻抚自己的面庞,呢喃:“我会代你好好活下去,你的执念也会是我的执念,我会替你完成!”

月光之下,红衣俏人抚脸自言,也好在四下无人,否则必定吓得魂飞魄散。

“咻——”

程曦瑶正出神时,一支银白利箭从程曦瑶耳畔穿过,直直射中离她半步远的草垛,方才一刻,与阎罗近在咫尺。

程曦瑶陡然一惊,猛地回首。

子夜静谧,她清晰明辨不远处草丛传来的窸窣声,极为慌乱的脚步愈加逼近。

“谁!”程曦瑶拽着红纱压低声吼了一句,与此同时,杂草从中一跃而出一黑衣蒙面男子。

男子眉头深锁,一双剑眉之下犹似厉鹰一般的目光。

二人相距一霎,程曦瑶当即嗅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男子左手紧紧捂着右臂,目光迫切。

“抓住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远处草丛外传来一声高呼。

蒙面男子双眉紧蹙伏身在地,搜寻的人越来越近,刀戟划破草垛之声仅是一步之遥。

程曦瑶心中暗恼,穿越到这种荒郊野岭、人迹罕至的地方已经是不幸,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

虽然不知道追兵是不是冲着她来的,但怀璧其罪的道理她是懂的。

思索片刻,她咬唇做了决定。

既然有幸重生,总不能一醒来就翘辫子了吧?

未等男子反应,程曦瑶一把拉住他的手腕,低身进了身后的芦苇丛中。

“你…”

男子还未出声就被程曦瑶捂住嘴,“不管你什么情况,现在一切听我的!”

程曦瑶压着身子,抬眸观察,月光下隐约可见六名穿着黑衣的壮年男子,正在四处搜寻。

六对二,身旁的男子负伤,她又是一介女流,假若与他们正面冲突,无疑以卵击石。

思索之间,蓦然,程曦瑶脑中一念想闪过,研究院曾经军事理论中讲过中世纪的一场伏击战役,似乎与此时情形有相近之处。

程曦瑶迅速脱下自己外披的红纱,蒙面男子目光一怔,“你这是做什么。”

她目光淡漠,开口:“救你的命,可有迷药?”

见男子神色迟疑,程曦瑶微怒,“如果你再犹豫,你我必死无疑。”夜风袭来,散落一缕青丝飘摇于女主耳侧,眸光决绝。

此处依靠半山腰,因为杂草丛生,期间道路虚实难辨,如果借此地势之利,说不定能侥幸脱险。

将一切布置安妥,程曦瑶藏在暗处,捡了身侧一枚石子朝第一个陷阱丢去,噗啦一声,果然引起贼人注意,“人在那!”

两人一冲而上却被突然从天散落的石子击中,步伐慌乱,不慎跌入悬崖。

“谁!”另一人急速张望身侧,下意识朝程曦瑶方向冲来,届时,程曦瑶将手中红纱用力一拽,大片野草摇动,微风扬起乳白色迷药,那人只走半步便昏厥在地。

程曦瑶隐匿于荒草最深处查探,而后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淡淡开口:“最后一击。”

“嗖——”一枚利箭飞出,不偏不倚正中最后一人咽喉。

须臾,整片山岭恢复静谧,万籁此都寂。

蒙面男子眼神蕴着不同意味的光,上下打量程曦瑶,干脆利落的手段,精妙绝伦的布置,甚至将歹人的每一招计算的极为确切。

如此智谋,便是男子也要逊色几分。

月光清冷,晕白的光影如同薄纱一般覆在程曦瑶面容之上,二人四目。

男子开口:“为何救我。”

程曦瑶微微侧目,抬首试图掀起男子面纱却被男子避开,随后不以为意地耸耸肩道:“你不必疑心什么,我对你的身份,他们为何追你都不感兴趣,你只需要告诉我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

顿了半晌,蒙面男子倚靠着松柏起身,目光远眺西端徐徐开口:“前方不远处有两匹马,你取一匹从顺东路直下。”

程曦瑶轻笑,“多谢。”

说罢,旋即离开,赤红色的倩影渐渐暗淡,方才轻衣薄绡、风姿绰约宛若梦境一般飘摇。

男子摘下面罩,淡淡笑容颇具意味。

下山时,天际泛起金光,世间万物在无声之中苏醒,遥遥望去浩瀚无垠,辽阔万里。

不远处唢呐锣鼓声响彻云霄,一顶正红花轿缓缓游入视野,身后迎亲队伍迤逦而开,华丽翩然。

路旁一妇人感慨:“真是好排场!”

程曦瑶望了望热闹处,随后漫不经心地问道:“这是哪家姑娘?夫家很有钱啊。”

妇人瞧了一眼程曦瑶,解释道:“这可是当今太子,迎得城北镇国将军府家大小姐,程盈盈。”

这个名字,她再熟悉不过。

忽然,程曦瑶似是被千万银针扎刺一般,头痛剧烈,不属于她的陌生记忆在脑海中翻覆云涌,被程盈盈羞辱,欺凌…

她紧攥着马匹缰绳,神色微沉,她答应过这个身体,曾经这段不堪的记忆,理应换一片天了。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