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鬼敲门

鬼敲门

  • 热度:
  • 时间:2020/5/28 21:19:21
  • 来源:快阅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自从我打碎了爷爷檀木盒里的泥菩萨,村里就开始怪事不断……

精彩章节预览

我的名字叫刘闯,本以为爷爷给我取这个名字寓意为到处闯荡,之后我才明白闯就是一个门关了马,从风水学来说,马乃吉祥,精神之意,但马生性好动,爱奔走,门框住了吉祥,这寓意就是让我一辈子能够吉祥,精神。我自幼便和爷爷生活在一起,对于父母,记忆很模糊,爷爷很很少提起,我也极少问津。

自我有记忆以来,我便是和爷爷生活在湖北襄阳的一个小村庄里,我七岁那年,爷爷便带着我离乡背井的来到了莲花村,我有问过爷爷,为什么要大老远的来到这个穷山恶水的地方,每一次爷爷给我的答复都是四目相望。

虽说这里的人都不怎么富裕,不过他们都还是和祖祖辈辈一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生活上也倒是自给自足。在这里生活里将近十年,也感觉自己和爷爷根本就不是中途入住这个村子的外来人,当然这个村子里的人,也早就把我和爷爷当做是这里的一份子了。

就在我十岁生日的那一年,有一天晚上,我和爷爷在院子里乘凉。这个时候殷村长着急忙慌的闯进了我家,手里还提着一个用红色布袋,方方正正的,面色极为严肃。殷村长在莲花村是德高望重之人,他已是中年之龄,一头精神的短发,天庭饱满,眉毛粗扩,鹰沟翘鼻,身材魁梧,是一个十足的农村大汉。一进院子殷村长就焦急万分的拉着爷爷的手手往屋里走,爷爷也下意思的明白可能是除了什么大事儿也就没多问,直接迎了去。

处于好奇,我也尾随而去,不过被爷爷语言喝止。

殷村长双手颤抖,小心翼翼的把东西放在客厅的桌上,他神色凝重的打开了袋子,我隔着门缝就开间是一个檀木盒子,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见上面还有一些佛神一类的雕刻,里面放着什么东西,我就不得而知。爷爷只是稍微的打开了一下就立马关上。

“那这个事儿就拜托老爷子了!”殷村长临走前给爷爷深深的鞠了一躬。对于殷村长有这样的举动,我也不足为奇,爷爷是一名风水先生,通俗的来说,就是看风水墓地的,活人需要风水宝地,居家方能财运亨通,百事吉祥,而死人更加需要好墓穴、阴宅,这样死者可以安详,后人更能事事顺心。自古以来历朝历代,都特别注重风水之术,这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一定道理的。

“殷村长言重了,这也是我本就是职责所在!慢走不送!”爷爷忙搀起村长。

我很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就一直不停的追问,爷爷只是说了一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有你记住啊,以后都别去打开那个盒子啊!”看到爷爷的脸色如此的沉重我也就没敢多说什么,只是点头应允着。

后来不管我怎么追问爷爷都不肯说一句话,只是那以后爷爷都显得特别的忙碌,整天的在外面不知道做些什么。对于一个好奇心如此沉重的我来说,心里瘙痒得很,很想不顾一切后果的打开那个盒子,看看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哪怕是被爷爷毒打一顿也在所不惜。

所以又一次我乘着爷爷又外出,想着爷爷刚刚外出,肯定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于是一个人关了门偷偷打开看看,可是我就刚要把这一切付诸于实际行动的时候爷爷早已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我背后。结果可想而知,我真的被爷爷给狠狠的毒打了一顿,那是我记忆力爷爷对我下手最狠的一次。心里想着偷鸡不成蚀把米,真是不该啊,为此事还被村里面的人笑话了好久。

时间如飞逝的流水一般,村里的小女孩儿都变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小男孩也变成了小伙子。村里的孩子大多都是念个初中就跟着父母外出打工,所以和我同龄的孩子也走的所剩无几。我也跟爷爷说过想到外面世界看看那些花花世界,也想出去闯出个名堂。可是爷爷就是不让我到外面去,说这一辈子除非他死了,否则别想离开他半步。我也只好认命罢了,就这样跟着爷爷继承他的衣钵,反正这也是他老人家的意愿,最开始我对风水也是嗤之以鼻,以为就是忽悠人的,但慢慢接触风水才知道其中之奥秘…..

虽说爷爷足够让我们爷孙两不愁吃穿,但我也还是跟着爷爷学习一门手艺,那就是扎纸人,这一能打发我的闲暇时间,二能补贴一点家用。我扎的纸人堪称一绝。特别的在晚上,稍不留神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一个栩栩如生的一般。所以曾有一次村里的死党金武来找爷爷帮个忙,看到正堂里一个端坐着一个漂亮女子,一时间竟忘了所以,就一直在那里羞答答的唠嗑了半晌。后来我到正堂看见他一个人在那里跟着一个纸人在那里自言自语个甚,他才恍然大悟,吓得屁滚尿流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回去。打那以后他再也没敢在晚上到过我家。

这一日,我还如往日一般,坐在院子里扎着纸人,时常的也会想起那正堂神龛上供奉的檀木盒子。但是一想到屁股开花的事儿就放弃了。

“刘闯你又在扎纸人啊!是给你自己扎媳妇儿呢!”金武打趣的调侃着我。金武身材高挑而且精瘦,头发蓬松自然,浓眉大眼,鼻梁高挺,配上标志性的血盆大口,让人一看就有种过目不忘的感觉。而他从小有个武侠梦,或许是武侠片看多了的缘故,他同样是和爷爷一起长大,典型的留守儿童,他母亲死得早,父亲外出务工,找了个后妈,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金武,你要是再这样嘲笑我,真给你扎个媳妇,说不定哪天晚上就去你家找你!”我一边扎着纸人一边眉飞色舞的回着金武。一想到这我就不由自主的贼笑了起来,金武看我这这般模样,怕我是当了真,也就下意识的往后推了两步。

“咋了,一想到媳妇就那么兴奋么?”我故意讥讽着金武。

“才没有呢,你的屁股不疼了啊!”金武脸一红,反问着我。他这一说,倒是提醒了我。

我说:“你小子可别打什么瞎主意,这些年你可没少怂恿我动檀木盒子的歪思想!”

“我这那是什么歪主意啊,你自己不是也很想瞅瞅里面是什么!”金武上前顶了顶我的肩“再说了你的腚不能白挨了,这会儿你爷爷也不在家,不如我们就速战速决看看里面到底是个甚!“金武指着正堂里神龛上的檀木盒。

“这个不好吧,要是爷爷知道非打死我不可!“我口是心非的按耐住内心的真实想法。

“你就把你的心妥妥的放肚子里,我们瞄一眼就行了!你爷爷又不是神仙肯定不会知道的!“在金武的再三怂恿之下,我心中的最后一丝坚持被攻破。

我眼睛示意了下金武,我们就不约而同的关了大门,直接冲到了正堂里。金武小心翼翼的取下盒子。这一次我真真切切的看的很清楚,上面刻着一个菩萨,菩萨下面骑着一个神兽很是威严。神兽下面还有东西,可是看的不是很清晰,大概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

眼看金武就要掀开盒子,我提心吊胆的四处张望,一怕爷爷如上次一般神出鬼没的出现在面前,二怕这盒子里飞出什么不祥之物,毕竟爷爷再三嘱咐过我。

观察一番,四周都安然无恙,金武才打开盒子,我如临大敌一般的紧盯着盒子,生怕出现什么。盒子在金武的双手之下,里面的真容彻彻底底的在我眼前展露无遗。说实在的有一些感觉小失落,因为期待这么久的东西,以为就算不是金银珠宝那也是应该是洪水猛兽吧,可是眼前的这个东西却平淡无奇。

看到里面的泥菩萨,金武不免忍俊不禁:“闯儿,你爷爷宝贝似的东西,就是个这?还把你毒打了一番,你到底是不是你爷爷亲生的啊?“

我也暗自在心里怀疑爷爷,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亲孙子啊,就为个这毒打一顿,真心替自己感到不值。可是我又转念一想,爷爷平时是个做事严密周详之人,肯定不会仅仅因为一个泥菩萨而打我,肯定这其中内有玄关。只是我等凡人不得而知罢了。

“金武,快放回去,说不定一会爷爷就回来了!“我见金武直接把菩萨拿于手中把玩,吓得我三魂不见了七魄。”快放回去,要是摔坏了我肯定被爷爷打残废的!“

“你怕个甚,这又不是什么名贵之物,值不了钱!再说了我就是看一看,别这么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儿似的!“金武上下打量着这个泥菩萨。其实我也想一探究竟,看看这到底有甚古怪。

我正仔细打量着,结果金武一下子直接把泥菩萨摔倒了地上,整个过程鱼贯而入,毫无间歇。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泥菩萨摔成了粉碎。

我下意识才反映过来,脑海之中嗡嗡炸响,这下真的闯祸了!

我们为您搜罗了时下比较热门又刺激的恐怖灵异小说 ,让你心惊胆战、不毛而栗!晚上看贼刺激。
  • 诡村

    一个诡异的案件、引发出种种灵异现象。而这背后诡异的村庄里、隐藏着太多鲜为人知的事。我的世界错乱,鬼灵四起。在欲/望的操控下,谁是谁的艳/遇?在重重阴谋中,又该如何拨开迷雾寻找真相?坎坷的命运,且看一颗棋子是怎样掀起一场风暴。乱世出妖孽,寻鬼我自知。

  • 民间诡事辑录

    风水养人,亦可杀人,这话一点也不假。我是风水阴阳师,走南闯北去过中国大江南北,今日在此讲述一下中国百年来风水灵怪之事……

  • 总有妖孽祸害朕

    穿越后,女帝楚曦依旧霸气侧漏。助她爹夺权,怂恿她姐休夫分家产。怼天怼地怼空气,唯独对抢来的小郎君百般呵护:“朕的爱夫温软娇弱,得好好宠着。”众人瑟瑟发抖:“杀人不见血请了解一下。”小郎君悄悄露出腹黑的眼神:“本王的爱妃弱小可怜又无助,你们不要欺负她。”众人怀疑人生:“是什么蒙蔽了的你们的双眼?”

那些让人欲罢不能的现代的悬疑小说,非常烧脑,一般人明白不了。
  • 凤临天下:鬼王溺宠杀手皇后

    今生再度重逢,他们已经不是过去的自己……他是逃离深宫只为保命的阴狠宫主、她是他手下寂寂无名的杀手。相爱相杀间,千年之前的隐秘,也在慢慢揭开……

  • 澳门鬼屋

    澳门有座平安旅馆, 被当地人誉为澳门第一凶屋,传言“踏入此宅,十死无生!”,我表姐后来在那里开了个酒店……

  • 爷爷的通灵鬼事 

    即将去世的爷爷给我讲了他惊悚的童年故事,荒诞怪异且惊险刺激,那时意外去坟地采蘑菇,还遇上了食尸鬼,专门撬棺材吃死尸,开始诡运缠身……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