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敛骨诡事 > 正文

敛骨诡事小说在线试读第11章又起命案

发布时间:2020/10/18 13:48:43热度:

《敛骨诡事》是一本剧情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我小心翼翼地将棺盖推开一条缝,朝里面一窥视,看到招娣安详的躺在里面,双眼紧闭,嘴角似乎还挂着一丝微笑,一如既往的看不出任...

敛骨诡事

王警官掐灭了烟,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如果按照你的思路,那你觉得,祭祀背后的操纵人会不会是哑巴?”

“我也有这样考虑。,但据我所知,哑巴对于术法之类的东西应该并不了解。而且,单凭他个人的能力,很难跨省作案。在人海中寻找一个特定命格的人,并有能力躲过警察的监视再让她消失,哑巴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从那天哑巴哭求着我们爷俩去救被招娣缠身的磊子,就可以看出,这一切是在哑巴意料之外的事情。他的计划很有可能被我和爷爷无意给打乱,最后才万不得已,把我爷爷也给搞失踪。

王警官点点头,认同我的看法,并说道:“确实,能具备这种能力的,很大的概率会是一个犯罪团体。而哑巴,估计只是其中的一个棋子。不过让我想不通的是,为何他会在你面前故意破坏唐莹莹的尸身,并让你误以为那就是你爷爷?”

我思索了一会,对他说道:“哑巴如此铤而走险又大费周章,很有可能是因为,他觉得我爷爷和我的存在对他来说是一个威胁,或者对他正在做的事是一个威胁。”

王警官听了,在那一个劲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嘴里抱怨道:“奶奶的,十几年都没碰到如此错综复杂的案子了,脑子都有点适应不了。”

我在一旁哭笑不得,觉得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刚想告辞离开,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又响了起来。

王警官懒洋洋地接起电话,说着说着,突然就眉头紧皱,连连答应数声之后,挂上电话就站了起来。

“你们隔壁的村子死人了,我觉得很有可能和这件案子有关,你和我一起去看看!”

“啊!?”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拉出了办公室。

车上,王警官告诉我,刚刚他们接到报警,说是在平塘村突然死了一个男的,叫李顺德,死法很是诡异离奇,现场的民警处理不了,所以特地给王警官打了电话,让他到现场去看看。

平塘村和我们村子就隔了一条河的距离,这个叫李顺德的名字,我总是感觉有点耳熟,但一时却又想不起来。

我问王警官,李顺德的死法是怎样,王警官则一脸神秘的说,等我到地方就知道了。

车开了大概半小时的时间,终于到了李顺德家里。

此时他家门口已经围了不少村民,正交头接耳的在私底下议论纷纷。而在人群之中,我竟然又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

“少鹏!”我走过去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把他吓一跳,“你小子也真够闲的,哪里有热闹,哪里就能看到你的身影。”

赵少鹏脸色有点阴沉,闷闷地说道:“看个屁的热闹,你可知道死的这人是谁?”

我纳闷:“是谁?”

“前几天我叫过去给你帮忙的,给招娣抬棺的人就有他。”

他的话让我心里一震,这竟然又牵扯到了招娣。

这时王警官打断了我们俩的谈话,带着我越过了封锁线,一起去了现场,来到李顺德的屋子。

我刚进屋子,就看到有两个警察正举着相机咔嚓咔嚓地照着相,还有几个穿白衣服的人在地上搜刮着证物,整个和电影里面的凶案现场一样。

一个戴着眼镜的民警看到了王警官,立刻走过来,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开始讲述案情。

“今天下午两点多钟,死者的母亲探亲回家,一打开房门,就看到死者的人皮被悬挂在房梁上,当场尖叫一声就吓晕了。他邻居听到叫声,跑到他家查看,立刻就给我们打电话报了警。死者的母亲如今还在医院躺着,没有醒来。”

说着他就带我们来到里屋,指着地上的一个敛尸袋,说:“经我们法医鉴定,死者人皮上只在背后有一道长约50公分的伤口,除此之外再无其它伤痕。这很可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因为这里除了死者的人皮之外,并没发现别的任何一点骨肉,而且这里并无打斗痕迹。”

这时我的目光落到了敛尸袋里的人皮,黄褐色的皮肤皱巴巴的平铺在袋子里,上面的毛发和雀斑都清晰可见,头颅上明显几个洞口特别渗人。

但吸引我目光的,则是人皮胸口位置上一个看起来很像是梅花的印记。

我忍住胃里翻腾的感觉,指着那个梅花印记,问道:“那个印记是什么,刺青吗?”

负责报告的民警推了一下眼镜,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一般的刺青,针眼是由外及内,但这个印记却是又内及外,很像是体内长了什么痤疮造成的痕迹。”

这时我耳边传来王警官低沉的声音:“怎么样?以你一个敛骨人的角度,给我点另类的看法和意见。”

我倒反问他:“你觉得,这样的剥皮手法,什么人能做出来?”

王警官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熟悉用刀,而且得经常剥肉的人。”

这个时候不用我提醒,王警官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个人,正是身为屠夫的哑巴。

于是王警官立刻问眼镜:“这个李顺德,和前几天在卧龙村失踪的哑巴,有没有什么交集?”

眼镜翻开自己手上的一个文件夹,看了一会文件,又摇摇头,说道:“李顺德今年22岁,初中毕业就去外面打工,上个月辞去了工作刚回来,每天在家也是无所事事。目前来说,还未发现他和哑巴有关联的地方。”

我突然开口打断了眼镜的汇报:“李顺德和哑巴之间确实有交集,这个交集,就是招娣。”

我看着这两人惊讶的目光,平静地将门口少鹏告诉我的话转述给他们:“三天前,我去给招娣敛骨,前去帮我挖坟抬棺的人,就有这个李顺德。”

我的话让眼镜一脸懵逼,却让王警官又陷入了深思。

片刻之后,王警官吩咐手下的警察加快速度,并对我说这个案子他们负责不了,需要上报给更高级的部门,他们能做的就是尽量搜集有用的线索留作备用,所以,这几天很有可能还会多叫我去警局跑几趟。

我则拜托他帮我留意一下我爷爷的消息,最后两人互换了手机号码之后,我就出了门,和少鹏一起走回了家。

路上,赵少鹏问我为什么会和王警官一起出现,我把自己下午和王警官二人发现的线索全都告诉了他,毕竟多一个人思考,就多了一种角度,说不定就会有新的发现。

谁知赵少鹏他一听说李顺德的死很有可能是和招娣敛骨有关,立刻变得很是郁郁寡欢。他内心愧疚,毕竟李顺德是他叫去给我帮忙的。

我知道这小子虽然平时嘻嘻哈哈,但私底下是个特别重感情的人,便也安慰他说生死有命,这事是李顺德命中本该有的劫祸,让他看开一点。

赵少鹏也没说啥,却提出了一个让我很担心的问题:“如果这事是哑巴所为,他为什么单单只找李顺德?还是说,李顺德只是一个开始,我们几人剩下都是他下一步的目标?”

我一愣,自己之前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

哑巴要真是因为敛骨的事情就找李顺德下手,那他最大的目标不应该是我才对吗?

不过我转念一想,冷笑一声,说道:“我倒真希望哑巴能过来找我,有一笔账我还没给他算清呢。”

赵少鹏听了也没说啥,一路上兴致不高的又和我随便扯几句,走到我们村之后,两人道别,各回各家。

在回家的路上,我又想起招娣的棺材还在我院里的灵堂躺着呢。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都来不及回家照看她,只希望她别再给我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等我打开家门,就看到招娣的灵堂旁边竟然多了两只大黄猫的尸体,我心下诧异,走近一看,黄猫的尸体都已经干瘪发臭,就这么躺在灵堂的外面。

我在心里暗骂几句,忍着恶臭就走到灵堂里面,还好棺木仍在,而且棺木周围阴冷的气息似乎比之前更强了。

我小心翼翼地将棺盖推开一条缝,朝里面一窥视,看到招娣安详的躺在里面,双眼紧闭,嘴角似乎还挂着一丝微笑,一如既往的看不出任何腐烂迹象。

此刻不知为何,我隐约觉得招娣好像变了,变得更像活人了一般。不过这或许只是我经历这一切之后的错觉,毕竟招娣是这所有事情的一个核心点。

我提醒自己别再胡思乱想,将棺盖再合上之后,立刻走出去将那两只猫的尸体给埋了。那两只黄猫很有可能只是被招娣散发的煞气吸引而来到我家,因为猫自身对煞气感应异常灵敏,但来我家之后,却被招娣的煞气反噬,死在了灵堂外面。

等将这一切都处理好之后,我回到自己的屋子,朝床上一躺,觉得自己这几天真是彻彻底底经历了人间的大喜大悲,想着自己唯一的亲人现在还是下落不明,一时之间心头又涌上一股悲伤。

爷爷当初能在医院被哑巴骗走,估计哑巴也是利用我做的借口,他很有可能偏爷爷说我在敛骨的时候遇到了差池,爷爷才没有戒心的和他一起离开医院。

不知爷爷现在身在何处,到底是安是危。

这时,我一个转身,突然发现那天晚上在被奇怪的人影所留下的纸团,纸团上面用血写了八个字:“小心爷爷莫要敛骨。”

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刹那间明白了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所提醒我要“小心爷爷”,并不是要我提防戒备爷爷的意思,而是说让我小心爷爷的安危,不要去给招娣敛骨!

想到此,我恨不得狠抽自己两巴掌,自己竟然能误会了意思,还以为是让我小心提防爷爷,真是可气又可笑!

唉,我悔恨万分的叹了口气,没想到在这一切事情还未发生之前,就已经有人预料到了事情的结果,还给我发来了预警消息,但竟然被自己曲解了意思。

那个黑影是谁?他为何给我送来这一封血书,提醒我要保护好爷爷,却又避免和我见面?

这些问题一直缠绕着我,日子也在思索中一日日度过,我有时候看着招娣的灵堂,就会有一种被困住的感觉,觉得自己头顶上面被人静悄悄地布置了一张网,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刻就会将我网住不得翻身。

平淡的日子又过了两天,明天就是磊子堕入恶鬼道的第五天了,虽然爷爷之前一直在督促我要尽快给招娣敛骨,不然一周之后磊子就完全变成饿鬼而脱离控制。但招娣现在这个样子,爷爷又不在我身边,我实在无法给她敛骨。

因此我最后下了决定,等明天天一亮,就将招娣的棺木再次安放回去。

目前来看,这样做也是自己最万不得已的决定,因为贸然给招娣敛骨的话,自己的实力驾驭不了,不知道又会出现什么幺蛾子。长久放在我院子里也不是一个解决办法,再安葬回原墓室,是目前来看最妥善的决定。

但事情的发展往往不会朝着我预期的方向,等到了凌晨下半夜的时候,我突然被一阵尿意憋醒,便起床去到院子里撒尿。

就在我尿尿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浓厚的喘息声从灵堂里面发出,而且还伴随着淅淅索索的摩擦声,吓得我我全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一下子惊醒过来,睡意全无。

我慢慢提上裤子,身子贴着墙,屏气凝息地慢慢朝屋里移动。现在我赤手空拳的,可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先回屋抄起我的敛骨刀再说!

然而不巧的是,这时天上突然飘来一片乌云遮挡住了月光,院内顿时变得乌漆墨黑,眼睛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

我小心翼翼地移动着,但突然碰倒了依靠在墙边的一根大扫把,就听到哐当一声,扫把砸落在地。

我顿时紧张到了全身的毛孔都站立起来,竖耳静听,旁边灵堂里的喘息声也突然停止,院子里顿时陷入一股诡异的静默。

然后乌云移开,月光又重新洒了下来,借着月光,我发现灵堂用来封门的帘布一阵抖动,然后突然就冒出一个人头,大眼瞪小眼的直视着我。

敛骨诡事

聊一聊我当敛骨师的那些事……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