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术射 > 正文

术射完整版免费阅读第12章0011黑龙翻云一点红(一)

发布时间:2020/8/5 12:24:02热度:

《术射》是一本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这时邱禁已然从衡山里回到了营地,手里拿着一段木头,正在那里用短刀切削着。忽地抬头朝宿平那边望了一眼,见少年挪了位置正站在...

术射

  晌午一过,邱禁与宿平便来到厢军营帐。

  宿平歇息了一个时辰左右,气力恢复了许多,全身虽仍有酸痛之感,却因连日都是如此,竟隐隐有些不放在心上了。也不等邱禁吩咐,自行来到早间的十步靶线之前,练了起来。

  邱禁看在眼里,欣然一笑,回去弟兄们中间,却不坐下干活,只拿了一把木锯就向衡山之内走去。

  宿平射了几箭,却发现比早间失了些准头,通常十二枝竹箭,只能中个七八枝来。他也不气馁,又练了半个多时辰,才渐渐手顺眼顺起来。之后便越来越准,直到射了十数回,回回都有十至十一中那靶心,方才收了竹弓。

  将犯酸的胳膊甩了一甩,宿平从地上抓起一个竹筒,灌了几大口的凉水,又活动几下双手十指,那手掌被白布缠上之后,抓箭握弓,已无多少伤痛之感。

  席坐在地,宿平用手搓揉着双目,一边想道:“刚才初射的那几箭,微觉有些生涩,时而掌控不稳,后来射得顺手了,就没了那感受——常听人说‘熟能生巧’,想来还是我练得少了!”念罢,就唰地站起,又前去取下稻靶上的箭枝,继续射练。

  这一次,他不再去用左手推弓,而专用较之生僻的右手,十二箭为一个回合,射了二十多回,再将木决戴到了右手,改为左手推弓。

  果不其然,从左手推弓换到右手推弓,射了许久之后又换回左手的第一轮时,这左手推弓的十二枝箭堪堪只射中了八枚。那股子生涩感又回来了!待到左手推弓又射了二十多回之后,却又变得顺了,便改成了右手推弓。

  如此反复,过了一个多时辰,终于在几次换手之时都没了那生涩的感受,回回射中十枚有多。宿平将嘴巴一咧,开心地笑出了声来。

  “终于可以去射二十步了。”宿平捏起拳头,暗道一声。

  这时邱禁已然从衡山里回到了营地,手里拿着一段木头,正在那里用短刀切削着。忽地抬头朝宿平那边望了一眼,见少年挪了位置正站在二十步的靶线上,便停了下来。

  宿平此时左手推弓,拉开之时已能有满弓的八成,比之上午又多了一成。这当中,新弓变旧弓是其因之一,其因之二便是宿平射得久了,双臂自然有了一些惯力。这拉开八成之弓去射二十步,正是恰到好处。

  只是眼下已射了好几箭,却发觉总是偏了靶心几寸,少年心道:“与之前一般的力气,一般的瞄射,怎地就是不中?”

  又射了几箭,依旧如此。

  那边邱禁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只见他对侯志叫了一声:“猴子,今日一弦弓已做出来许多了,你拿些去试试。”

  原来这竹弓制成之后,总需有人来抽些试射一番,以作校检。寻常的一弦弓,厢军兵士都能自做自试。二弦弓力道强劲,这厢军一都百来号人,除开正副都头,也只有寥寥五六人能够打开。到了三弦弓,明面上有此资格的试弓者,只有领了禁军外功口诀的詹都头了。

  侯志却道:“那五十步靶,宿平正练着呐。”

  “正事要紧。你让宿平在一旁歇息片刻,顺带让他见识一下你出神入化的射技。”邱禁眼睛眨一眨,对侯志促狭道。

  旁的弟兄听了,都大笑起来,一人叫道:“猴子的‘黑虫扭屁股箭’,那可是俺们都里的一绝啊!”

  侯志也不与他们争辩,嘿嘿一笑,双掌撑地,腾地从坐着的地上跳了起来,灵活异常,倒也应了他的绰号。“好嘞!便让他瞧瞧侯志哥哥的厉害。”说完,取了他的箭囊,负了一大筐的一弦竹弓来到宿平身后。

  把那筐子放在五十步线上,侯志双手叉腰看了一会儿,却是微微摇头,颇有深意地扭身回望了邱禁一眼,心道:“原来如此。”

  等到宿平射完了这一轮,十二枝竹箭中了靶心的依旧只有寥寥两枝,少年烦躁地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却听后头有人喊道:“宿平!你先停一会。”

  少年转身一看,见是侯志,又瞧了他脚边的筐子,自然知晓他的来意,于是皱眉道:“侯大哥,我还要练一会儿呢,求你稍候再来吧。”

  侯志看了宿平的神色,眯眼笑道:“邱大哥叫你旁边休息一阵,你且看着我来射。”

  宿平见执拗不过,便垂头丧气地取了靶上扎得稀稀拉拉的竹箭,提了水筒来到侯志的边上坐下,心里还是想着准头的事情,竟然没去看对方一眼。

  侯志嘿然,自筐内抽出一把竹弓,虚拉了几下弓弦,再从箭囊取出一枚木箭,单拿着箭头斜眼朝对面远处的红靶心遥点了一下,便将木箭扣弦,弦扣木决,嗖地一声出了一箭……

  “哎呀……中了。”忽闻侯志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声音不大,却恰被宿平听在耳里。少年转头一看,果然见那红心之上,插了一柄通体全黑的木箭,只不过那箭身微微有些偏斜。

  愣了一愣,宿平微微笑道:“侯大哥,好箭法。”

  “哪里哪里!凑巧罢了。”侯志骚骚把齐肩的鬓发一甩,又从箭囊里抽出一箭搭在了弦上,拉开弓来。这回宿平看了个仔细,侯志只撑开了九成的弓形,并未达到满月。

  “想来你也是瞎猫抓了死耗子——这么大一个人竟连一弦弓都拉不满。”少年心道。

  他之前见了厢军许多人验弓,却从未见过侯志来试,但凡那些个试弓者,无一人不把这一弦弓开到满月,眼下见了侯志这番表现,自然起了不屑的念头。

  只是这侯志的木箭,倒是让宿平新鲜不已。

  那木箭从头至尾均是黑色,甚至连羽毛也是一样,似是被刷上了一层油漆,却不见任何光泽,箭身上还刻了一条条的细纹,横竖皆有,织成鱼鳞的式样。

  他正看得仔细,突然眼前一花,那目野之内的黑箭就消失不见了。

  宿平急忙顺着黑箭的去向,转头看了过去。

  但见那木箭飞在空中,却不是寻常的笔直而去,而是划过一道弧线,最后打在了箭靶的红心上。

  “又中了!”宿平心头一震,扔下竹筒,直立起身,目光从靶心之上撤回,呆呆地盯着侯志,面露古怪之色。

  那些厢军的人,虽然个个能拉开满弓,却是除了邱叔叔之外,没有一人能射得如此之准。十射能有三两枝中了靶心,那都可谓是好箭法了。哪里会有侯志这样轻轻松松的,好似夹菜喝汤一般,信手拈来。

  “你莫要这样看我,我会骄傲的。”侯志嘴里无辜道,只是眉头轻挑、眼藏笑意,哪还有半分不骄傲的神色?

  “侯大哥好箭法!”宿平又赞了一声,随而笑嘻嘻地搓着双手,轻声道,“我能看一下你的箭么?”

  “这小子是怀疑我的箭里有文章。”侯志眼珠一转,心里想着,却不说破,依言从箭囊里再取了一枝递于宿平。

  少年收了木箭,又拿眼偷瞧了一下对方腰间,那里还有整整一袋的黑色箭羽露在外头。再看那手中的事物,果然与方才射出的那枝一模一样,这回却是瞧得更加细致,又凑上前去闻了一闻,只觉一阵墨香传到鼻内。

  “原来这颜色是用墨汁描上去的……”宿平心下了然。

  再端详了一会,却只是除了颜色与箭身的雕纹之外,再也看不出其他名堂,当下便道:“侯大哥的这木箭,做得可跟别人的不同。”

  “那是当然,我这箭可有名号……”侯志一拍箭囊仰头道。

  宿平见他言语很是得意,“噢”了一声,等他继续望下说去。侯志见少年不来追问,眨了眨眼睛,急道:“你怎不问我是何名号?”

  宿平翻了一个白眼,无奈躬身抱拳,作了个揖,道:“请问侯大哥,此箭是何名号?”

术射

一把弓,一囊箭,一个平凡少年,踏出故土,走向江湖,他们引导了他的人生,他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