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天墟 > 正文

天墟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1/17 0:52:54热度:

《天墟》是一本现言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不过,眼下没什么比令自己活下去更有诱惑力了。他判断,李沛这样某个门派的弟子,身上应该会带有某种疗伤的药品之类的东西。现在...

天墟

  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王尘强忍着全身剧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那道残念最后留下的信息,乃是一种修炼功法。不过,王尘此刻根本来不及仔细领悟。他自己知道,放走了大师兄和黑衣人两个,此地不可久留。恐怕很快对方就会寻找高手相助,重新回来寻找自己。

  只可惜,此时他的身体状况却非常不乐观。与杨宏旭、李沛两番恶战,他身体已经受创。后来,激发护身玉佩的力量,虽然击退强敌,他的身体却遭受到了力量反噬,伤势加重。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恐怕就算是逃,也逃不了多远。

  王尘稍一思索,目光转向李沛那边。就看李沛仰面朝天躺在那里,动也不动,显然死的已经不能再死了。王尘马上走过去,仔细查看起来。李沛的胸口、额头分别嵌着两块宝剑的残片,这是致命伤。全身还有不少被残片所伤,衣衫褴褛,不成形状。王尘强忍着心头的悸动,伸手在李沛身体上摸索起来。

  这是王尘第一次这么近距离面对老爹之外的死人,而且这人某种程度上说,还是死于他手。一想到杀人这个概念,王尘心里又是一阵颤动。没想到,刚进入仙境,自己居然就杀人了。

  不过,眼下没什么比令自己活下去更有诱惑力了。他判断,李沛这样某个门派的弟子,身上应该会带有某种疗伤的药品之类的东西。现在自己身体受伤,这些东西一定会有大用。

  果然,李沛没有令他失望。在李沛的胸前,他找到了两个瓷瓶。这两个瓷瓶,一红一篮,上面分别刻着:补气丹、养元丹。王尘一阵犹豫,不知道自己应该服用哪一种丹药,看名字,似乎都是对身体有益的。

  想了一下,他还是打开红色的养元丹瓶子,从中倒出来一粒朱红色丹丸。这一粒养元丹,只有绿豆大小,颜色深红如火。王尘看了一下,这小瓶里面,居然盛有大约一百粒左右这种养元丹。王尘没有贸然服下去,而是开始四下查看环境。过了片刻,他突然眼睛一亮,目光落在身前大约三十米的一处断崖上面。

  这处断崖,就在果林的一侧,并不显眼。本来,王尘注意到它,吸引王尘的,是从那边传来的水流声。

  王尘挣扎着过去,探出头去一望,顿时大喜过望。果然,这处断崖约有百米高,直上直下,极为陡峭。而下面,则是一条宽阔异常的大河,估计会有近百米宽。

  “天助我也。”王尘心下欣然。留在此地,显然绝非良策。但是他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允许他进行剧烈的身体活动。就算强行跋涉,恐怕也走不出多远。可是,有这样一条大河,事情就有了转机。

  王尘一手死死握住青铜战戈,一手将那一粒养元丹纳入口中。然后,他把眼睛一闭,从断崖处,纵身跃下。扑通一声,他狠狠砸入河面,激起一团巨大的水花。然后,随着水流,他的身体一浮一沉,顺流而去。

  时间大约过去了一炷香时间,空中传来衣袂飘飞的破空声,两条身影落了下来。其中一人,正是刚才仓惶逃走的大师兄。另一人,则是一名身形枯瘦的灰衣老者。

  一落地,大师兄顿时四处搜寻,随后皱紧了眉头,:“师叔,没有道理啊,那小子居然不见了。而且,这里并没有他留下的任何痕迹,好像凭空消失一样。”

  老者默然不语,突然迈步走向断崖,:“他从这里,跳崖逃走了。”

  大师兄眉毛一挑,恨恨说道,:“好狠。”

  老者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受伤极重,根本逃不远。留在这里,岂不是等死?那根战戈,真的如你所说那样神奇?”

  大师兄神色一凛,躬身回答,:“弟子哪敢欺瞒师叔。那根战戈,质地极为奇特,而且上面应该刻有威力极大的纹阵。只不过那小子修为浅薄,无法发挥战戈的威力。”

  老者又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他所用的,应该是某种禁器,瞬间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使得战戈的威力得以发挥。不过,他自身修为浅薄,肉身孱弱,无法承受过强的力量,否则你们三个……不过,禁器终究是禁器,使用起来限制太多。这样,你回去马上布置人手封锁竹山,另外你亲自带领心腹,沿着清流江寻找。”

  大师兄急忙点头称是。

  老者想了想,又从身上取出一片玉符,:“遇见他之后,不要轻举妄动。捏碎此符,我即刻就会赶到,他那件禁器,应该还能用几次,千万小心。”

  大师兄接过玉符,脸上顿显欣喜。然后,两人脚下升起一片云霞,带着他们凌空而去。

  **************************************************************************

  王尘是被冻醒的。在落入大河的瞬间,巨大的冲击力就使他昏了过去。

  那种彻骨的寒意,使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满天繁星,一轮弯月。王尘先是一喜,随后却是一呆。群星列宿,新月眉弯,这本是极为正常的事情。所以,在最初,王尘也没感到什么不对。不过,他随即醒悟,没什么不对,便是最大的不对。

  这里乃是仙境,可不是地球。按照王尘自己的领悟,所谓仙境,应该是一处地球之外的空间。星空灿烂,这没什么。无尽星空,何等浩渺?但是,为什么会有一轮弯月?这里的一切,为何与地球这么相似?

  不过,这个念头在王尘心头只是一闪而灭。现在,自己的生存问题才是头等大事。至于这些深奥无比的哲理,不是眼下的自己应该考虑的。

  随后,他心里又是一喜,自己果然赌对了。李沛的养元丹,果然有奇效。不但腹中的饥饿感觉一扫而空,而且身上也不那么疼了。不但如此,王尘稍微抬了抬胳膊,居然运转自如,几乎没有任何不适。然后,他用手在自己胸前用力按了几下,果然,胸口也不疼了。自己的伤,基本痊愈了。

  王尘有些讶然,连李沛这样一个在对方之中显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的家伙,身上所带的丹药居然都有如此神效。他却不知道,这固然是李沛丹药的功效,另一重要因素却是他自己的身体。他的修为境界只有元海境三重天,只能说刚刚踏入修真门径。同样,他的肉身也没有经过灵力淬炼,更没服用过任何仙丹、灵草之类。这才是养元丹的效果如此明显的重要原因。

  大凡灵丹、仙草之类,都是要配合修为境界、肉身淬炼程度来服用的。境界高了,肉身淬炼强了,那些低级的灵丹之类,也就没什么功效了。

  欣喜过后,王尘马上摇头苦笑起来。此时,他才得以查看自己身体所处的环境,居然是河滩的烂泥之中。怪不得周身寒冷刺骨,置身冰冷的烂泥之中,冷风一吹,自然寒意难当。

  他急忙起身,还好,青铜战戈还在,李沛的两瓶丹药也还在。王尘迈步上岸,前面是一块宽阔的沙滩,然后则是山势连绵的一段丘陵。

  “也不知道,这里是否已经超出了竹山教的势力范围?”王尘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漂流了多久,更不知道这竹山教的控制范围有多广。不过,他隐约有些担心,恐怕大师兄他们动一些脑筋就会想到自己是跳河逃走的。那么,沿着河岸寻找,恐怕迟早会找到这里来。

  上岸之后,王尘马上开始发足狂奔。而且,他行走的路线,极为奇特,并非直线。他尽量走丛林,忽左忽右,绕来绕去。直到天光渐亮,他感觉自己至少离开河岸有几十里远了,这才寻找到一处山洞。

  这一处山洞,并不宽阔,洞口只能容纳最多两人进入。王尘进去查看了一下,内在的空间,还算可观,约有十几米长。而且,却是往里,越是宽阔,到了后面,居然类似圆形了。王尘没有大意,找到了一块大石,堵在洞口。还用一些荒草之类遮掩,这才略微放心一些。

  做完了这些,王尘坐下来,开始冷静的思考起来。

  首先,这次遭遇基本验证了自己早先的预判。所谓仙境,只是一处地球之外的空间,只不过适合于人修行而已。这里,恐怕照样存在着很多大大小小的势力,照样有善良之辈、邪恶之徒,绝非王道乐土。

  然后,自己目前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生存问题。好在有李沛留下的一百来粒养元丹,短期内自己应该不用担心饿死。不过,王尘自己也觉得用这种灵丹来充饥,似乎有些糟蹋了。

  再往下,就是自己所要面临的重要命题,变强。这世界,有没有什么通行准则、道德规范或者律法之类的存在,不得而知。不过,就上次危机的教训来看,自身的强大,才是最可靠的。

  想到这里,王尘心念一动,那道残念留下的那门功法,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伽罗金身,这是一门淬炼肉身的功法。那道残念留下的信息非常清晰、直接。暂时,王尘最大的依仗,还是那块护身玉佩。只可惜,这块玉佩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大小,是由他自身的肉身强度所决定的。所以,短期内最快速的提升自身实力的办法,就是增强他的肉身。这样,危急关头,护身玉佩所能爆发出来的威力,也会增强许多。

  至于王尘自身的修炼,还处于基础阶段,继续他们王家祖传的琉璃诀就可以了。

  王尘非常信服这道残念所留下来的意见。不但因为这道残念极有可能来自王家某位先祖,更因为这种思路与他自己的设想,不谋而合。在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修炼可以慢慢一步步来,但是首先要自保。所以,增强自身肉身,是首要选项。而且,淬炼肉身,还关系到玉佩所能发挥出的威力,更是重中之重。

  至于琉璃诀,乃是王家祖传功法,只可惜残缺了。目前王尘所掌握的琉璃诀,只有元海篇,重点在吸气归元。但是,缺少后面实际运用的功法。不过,真气外放至少也要元海境四重天。而且,一直到元海境八重天之前,都没办法真正施用术法,只能简单地控制真气外放伤敌。而王尘苦修十几年,也不过元海境三重天而已。八重天,遥不可及,至少现在没必要想那么长远。

  想清楚之后,王尘开始仔细研究起这篇伽罗金身来。

  这一细看,王尘有些惊讶,这居然是一门佛门功法。伽罗金身,共分七重境界。最初不过是增强肉身,坚韧体魄,一旦跨越三重境界,则可以肉身坚逾精钢,刀剑不伤。等到了第五重,则能辟火驱水,诸邪不侵。第六重境界,肉身抗御万法,可以涅槃重生。一旦七重大成,化身罗汉金身,近乎不灭。

  这门功法修炼的法门,倒是有些奇特。本来,无论是琉璃诀还是其他的基础功法,吸纳天地灵气,归于丹田气海。然后逐步再用真元滋养肉身,演化神通。而这门功法,却不是这样。他反其道而行之,却是要将凝聚于丹田的真元,再次散入身体各处,然后瞬间引爆。换句话说,就是把自己的真元,化成一粒粒微小的颗粒,如同地雷一样,埋在身体各处,一一引爆。

  这不是在淬体,分明是在自杀了。

  不过,王尘想了想,感觉这功法还是有他的道理的。这就如同地球上那些习武之人,首先往往就是将自身当做肉沙袋,锻炼自己的抗击打能力。不同之处在于,那是借助他人的力量,而这则是自己动手。而且,因为王尘只有元海境三重天的修为,真气无法外放,所以却是要从内部开始淬炼。等他跨越元海四重天,可以真气外放了,就可以由内及外,全面淬炼了。

  王尘暂时也不打算出这个山洞了,就先在这里,好好修炼伽罗金身再说吧。不过,就算是伽罗金身,也是要消耗自身的真元的。所以,每日都必须入定修炼琉璃诀两到三个小时。王尘很快做了规划,每天三个小时用来修炼琉璃诀,五个小时用来修炼伽罗金身。另外,还必须拿出三个小时来,练习他所学习的武技。这一次的危机,给了他一个启示,就算是修真,那些看上去没什么用处的武技,一样可能会有奇效。

  王尘第一次在这里修炼琉璃诀,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原本在地球上,灵气近乎枯竭,打坐几个小时,所得甚少。这也是他修为迟迟不能寸进的原因。而这里,灵气充盈,简直取之不尽。琉璃诀一运转,浩瀚的灵气,水流一般的涌入,那种感觉简直无法形容。王尘感觉,这样修炼下去,或许自己只需要几个月时间,就能突破迟迟不能进入的元海四重天境界。

  真气外放,这可是本质的改变。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王尘从未离开山洞一步。他只是借助洞口巨石的缝隙,观察外界明暗的变化来计算时间。然后,心无旁骛的努力修炼。养元丹,每一粒可以支撑两天,所以暂时他根本不需要担心食物。山洞内有一处滴水,虽然不多,用来补充水分,倒也勉强凑合了。

  过着洞中无日月,寒尽不知年日子的王尘,丝毫不知,此时因为他,有多少人正在这片大地上疯狂的寻找。沿着清流江,有多少人行色匆匆,四处搜寻。甚至,有人居然深入江底,似乎担心王尘已经坠江而死一样。

  连一点蛛丝马迹,他们也不想放过。

  不是没有人想到,王尘极有可能上岸躲了起来。不过,清流江长达数千里,想要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即便如此,最近几天,王尘还是感觉到了一些异常。连续三天,都有人在附近出现。而在这之前的一个月来,这里从未见过有人出没。

  几乎是出于本能,王尘感觉这些人,应该是冲着自己来的。他心里隐隐不安,这个洞,并不算太过隐秘。自己在洞口的布置,也算不上天衣无缝,恐怕,随时都有可能会被人发现。他的心情更加急迫了,修炼的夜更加刻苦了。而且,他更不敢出山洞一步。

  他的琉璃诀,已经小有成就,他感觉自己隐隐有突破元海四重天的迹象。更令他兴奋的,则是伽罗金身。连他也不明白,自己修炼伽罗金身的速度,为什么会这么快。一个月的时间,他居然已经突破到第三重。现在的他,身体更加魁梧,肌肤上面,泛起一抹淡淡的古铜色。而他的力量,更是恐怖。他自己感觉,目前自己的力量,至少是原本的三倍还要多。

  虽然,每一次修炼伽罗金身,都痛苦不堪。自己的肌肉、血管甚至经脉寸寸碎裂的痛楚,撕心裂肺。但是,每当这个时候,他总是激动莫名。自己在变强,一步步在变强。

  躲在山洞里,王尘暗暗发狠,:“等着,都给爷等着,等爷出来收拾你们。”他自信,只要自己的琉璃诀和伽罗金身再进一步,就算面对杨宏旭和大师兄那种实力的人,不动用护身玉佩也完全可以有一战之力。至少自己的肉身、力量现在就不比当初的杨宏旭差多少。

  这一夜,王尘正在入定,忽然被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惊动了,他眉头一皱,暗自叹息,:“终于还是找来了。”

  

天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天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墟

天墟一角,无尽仙藏。  一片苍凉的废墟,亘古长存,其中蕴含着多少未知的秘密?  当王尘穿越时空,来到未知的世界,看他怎样一步步打开仙界之门。...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