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这个总裁有点甜 > 正文

小说这个总裁有点甜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8:35:03热度:

《这个总裁有点甜》是文笔极佳的豪门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据警察说,冷以沉的父亲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在歹徒要刺杀他父亲的时候,他的父亲慌不择路一把抓过冷以沉的父亲替他挡了一刀。...

这个总裁有点甜

电话是陈立打来的,听着声音好像有什么紧急事件。

“总裁,阮灵露小姐找到了……”

没有听见后半句是什么,黎曼听见阮灵露三个字后立马抬起眼睛看向邵诀西。

只见他眉头紧锁,漆黑的双眸渐渐变为冰冷。

挂了电话,邵诀西满眼歉意的对上黎曼那期待的眼神,最终还是说了一句“对不起”就离开了房间。

刚刚该在床上情话连篇的人转身就为了另一个女人离开了自己,黎曼半裸着身子靠在床上看着那空荡荡的门口泪如雨下。

他爱的人终究不是她!

出了别墅,邵诀西迅速启动车子往陈立说的机场赶去,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在寻找阮灵露,不是因为她是他所谓的初恋,而是因为她是当年他父亲母亲的惨案中唯一的目击证人!

那年邵诀西十岁,冷以沉的父亲是他们家的司机,他和冷以沉从小就是好兄弟,向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邵诀西还记得那天父亲和母亲要去乡下为希望小学捐赠,邵诀西本也想去,但他父亲却执意让他好好在家看书不带他去,最后只有他的父亲母亲由冷以沉的父亲开着车赶往乡下。

那天电闪雷鸣,下着大雨,邵诀西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一群警察来到他家调查,并且告诉他,他的父母已经双双身亡。

和他们一起遇难的还有他们的司机,也就是冷以沉的父亲。

据警察说,冷以沉的父亲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在歹徒要刺杀他父亲的时候,他的父亲慌不择路一把抓过冷以沉的父亲替他挡了一刀。

但最后,他的父亲还是难逃一劫,从二十层高楼坠下死了,而他的母亲也惨遭毒手。

最后那个犯人被抓,至今还关在牢里。但他却对当年的事情绝口不提,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谋杀他的父亲母亲,也没有人知道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冷以沉却认定是邵诀西的父亲害死了他的父亲,如果邵诀西的父亲没有拿他父亲当人肉盾牌,他的父亲也不会无辜惨死!从此他们兄弟反目成仇,冷以沉更是将邵诀西视作万恶不赦的仇人,处处与他敌对。

真相还没有查出,这么多年里,邵诀西对冷以沉处处忍让,甚至私底下暗暗给他的公司帮忙,只是冷以沉却从未领情,在他眼里邵诀西早已不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兄弟而是杀死他父亲凶手的儿子,是他们冷家的头号敌人!

可是据警察说当年还有一个目击证人,可那时候也许是因为目睹了整个杀人事件,那个人一直没有出现录口供。

直到多年后,邵诀西在大学遇见了阮灵露,直到她出国深造,他找的那些私人侦探才查到了那年的目击证人,而那个人正是阮灵露!邵诀西没怎么也想到那个他苦苦寻找竟一直就在自己身边!

这么多年以来,他耗人耗资全世界额找阮灵露,没想到今天真的找到了,他一定要弄清当年的事情,还自己父亲一个清白!

将车子驶到极速,邵诀西满眼杀气的赶去飞机场。

下了车看见陈立,他立马上前焦急的问:“人呢?”

陈立见邵诀西那能吃了人的气势吓得连话都说不清了,“对……对不起总裁,人……丢了。”

一把揪起陈立的衣领,邵诀西瞪着眼睛怒视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总裁,我知道阮小姐对你很重要,只是她似乎知道我们在找她故意兜了几个圈子把我们甩掉了。”

“靠!”松开陈立的衣领,邵诀西怒吼一声当做发泄。

人已经丢了,最后邵诀西也只能开着车返回家里。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清晨,想起昨天夜里他将黎曼独自丢下心里就是一阵愧疚。

刚一回去他便轻手轻脚的打开黎曼的房门,却看见床上空空如也。

寻遍了楼上的所有房间,都没有找到黎曼,于是邵诀西不得不去打扰张阿姨问黎曼的下落。

张阿姨见邵诀西回来了,有点责怪的说:“昨晚你离开后,黎小姐就离开了,我怎么劝都留不住,打你的手机又关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了。”

“那她有说去哪吗?”

“我怎么知道,女人是要哄的,听阿姨的,找到黎小姐后说几句好话就和好了。”

“谢谢阿姨。”

说罢,邵诀西就吩咐陈立就算把整个A市翻遍,也务必要找到黎曼!

开着车子,邵诀西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找了一遍仍不见黎曼的身影。

一拳打在方向盘上,邵诀西有些懊恼的扶额,如果昨天他能向黎曼解释清楚再离开,她也不会生气离开自己,是他太着急了,没有顾虑黎曼的感受。

正在这时,电话突然响起,邵诀西以为是黎曼便迅速接起电话。

“如果你还想见到黎曼,十点之前一个人赶来东郊区废旧厂,不许报警,否则我可不能保证黎小姐的安全。”

接着电话那头就是一阵忙音,邵诀西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打不通了。

挂断电话,邵诀西迅速调头开往东郊区。

而此时,他正努力寻找的黎曼却在一家酒吧里买醉。

放眼望去整个酒吧只有黎曼和冷以沉两个人。

黎曼拿着一瓶啤酒一脸颓废的仰头就喝。

冷以沉见她喝的太猛了,一把夺过酒瓶放下说:“为了那个人渣值得吗?”

黎曼冷笑抬头反问道:“那你呢?为了那样一个人渣,赌上自己的时间精力处心积虑的报仇值得吗?”

冷以沉被问得一时语塞,半响他才用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缓缓说道:“家仇深恨,不得不报!”

他的父亲在邵家当司机,而他和邵诀西同一年出生,他出生时母亲为了保他难产去世了,所以他一生下来就没了母爱。

许是可怜,邵老爷和邵夫人对他很是疼爱,而他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邵诀西的玩伴。

直到十岁那一年,邵老爷和邵夫人去乡下希望小学捐赠,他的父亲开车去送他们,而他因为好奇神不知鬼不觉的钻进后备箱里跟着他们一起去。

这个总裁有点甜

她为救母亲和他们做下约定故意接近他,成为他的软肋,他第一次见她就被她身上的倔强吸引,后来一步步踏入陷阱。他以为她只是为了钱接近他,而她以为他只是因为她长的像他的初恋才接受她,可其实并没有什么初恋,自始至终他爱的只有她一人而已!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