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蚀骨危情,总裁的豪门契约妻 > 正文

《蚀骨危情,总裁的豪门契约妻》完结版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5:59:23热度:

《蚀骨危情,总裁的豪门契约妻》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豪门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许晴雨也坐在了沐南淮的身旁,有些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开口说道:“那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让我去接她出院吧。”...

蚀骨危情,总裁的豪门契约妻

“周晚,我乘早告诉你打消离开我的这个念头,你休想带着她的命逃离,还有,对于你不能再度怀孕的这件事情,我向你道歉,并且会负责到底的。”他伸出节骨分明的食指指着她,冷漠的说完话以后,直接甩门而去。

沐南淮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自己开车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会鬼使神差般的想上来看看她,可最终还是演化成了吵架。

看着沐南淮离去的背影,周晚放在被子里面的指尖微微颤抖着,脸色也更是泛白的,如同一张白纸一样。

看来自己想要离开他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一时之间,周晚像是掉进了万丈深渊一样,让她呼吸都觉得困难。

“许晴然,你当初为什么要把我推开呢,如果当时死的人是我,我也就不用再受这些折磨了,我也就不会成为你的影子了。”

周晚紧紧的捏着自己纤细的手指,指甲早已嵌进了肉里,她还是没有半点感觉。

接下来的几天,周晚安静得让人可怕。不管是什么人和她说话,她都不会回一句,眼神空洞的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与此同时,WU集团88楼,沐南淮站在偌大的落地窗面前,背对着办公室的门,站在A市的制高点,俯瞰着那些渺小的建筑物,此刻的他,如同王一般桀骜不驯,尊贵而冷酷,可背影却给人一种很是落寞的感觉。

他的目光紧紧锁住了周晚所在的那家医院的方向,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深如海底的眸子,没有人能看得透他在想什么。

“逸初哥,你在想什么呢?我给你泡了一杯咖啡,快过来喝吧。”

正在此时,突然间一个有些略带娇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许晴雨甚至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端着咖啡走了进来,沐南淮看着她这个样子,微微蹙了蹙眉头,表示有些不满。

不过当看到许晴雨那酷似许晴然的脸蛋之时,特别是当许晴雨对着他笑的时候,他就更是觉得她脸颊的那个酒窝和她有着九分相似,他微微的紧了紧自己骨节分明的手,便没有再同她计较。

甚至还为自己刚才为了这样一件小事,差点对许晴雨动怒而感到自责和愧疚。

对于许晴然,他怎舍得怪她半分?

许晴雨自然也注意到了沐南淮现在的神色,她看出来沐南淮似乎在通过自己正看着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她的姐姐许晴然。

许晴雨端着咖啡的手微微的紧了紧,一颗嫉妒的心在她的心中愤怒的燃烧着。凭什么,凭什么许晴然都是一个死人了,还要和她争,而她还是只能活在她的影子里,从小到大亦是如此。

沐南淮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迈着笔直的步子走了过来坐在真皮沙发上,端起了许晴雨给他泡的咖啡微微抿了一小口,味道并不是那么好,不过他也并没有表现出来。

“以后这些事情可以交给秘书去做的。”

沐南淮拐弯抹角的开口说着,确实是因为许晴雨泡的咖啡真的不如他秘书泡的。

“哎呀,没事的南淮,我很愿意给你泡咖啡。”许晴雨明里暗里的暗示着沐南淮,沐南淮如此精明睿智的一个人,又怎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不过是因为她是许晴然的妹妹,所以也一直把她当成妹妹看,所以对于他的这些暗示都一直装糊涂。

在许晴雨的眼里面就错把沐南淮的意思当成了是沐南淮心疼她,不想让她亲自动手泡咖啡之类的,一时之间,许晴雨心里面竟然还有些小窃喜。

“今天下午,可以去接她出院了。”沐南淮风轻云淡的说着,并没有说出周晚的名字,许晴雨自然也知道他所指的是谁。

在沐南淮的认知力,甚至觉得提到那个名字都会让他觉得恶心,也会让他忍不住的替死去的许晴然不值。

怎么偏偏丢下了自己独自离去,还留了这么一个女人在他的身旁折磨他。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的捏在了一起。

“可是…可是南淮,你下午不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要开吗?”

许晴雨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故意开口提醒着沐南淮。

沐南淮听着许晴雨这么一说,坐在沙发上缄默不语,微微沉着脸色,没人看得透此刻他心里在想什么。

许晴雨也坐在了沐南淮的身旁,有些亲昵的挽着他的手臂,开口说道:“那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就让我去接她出院吧。”

听着许晴雨这么一说,沐南淮又省时的看了一眼许晴雨,似乎觉得她越来越懂事了。

微微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嗯,那就交给你吧。”

许晴雨嘴角闪过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意,没有被人发现。她周晚多大个面子,还想让自己去亲自接她出院,倒是不介意亲自送她上西天。

夕阳西下,给整座城市染上了一丝金黄色的余晖。原本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变得越来越少,一阵秋风吹过,大街上的树叶,摇摇欲坠的树叶最终也缓缓的掉落在了地上,任人践踏着。

周晚知道自己今天可以出院了,拖着有些摇摇欲坠的身子,开始收拾着自己的衣服。

此刻的她,如果回到了公寓便像是入了龙潭虎穴,可留在这个医院里,又像是坠入了万丈深渊,而她进退两难,只能由命运宰割着,剥夺着她最后剩下的这一丝丝苟延残喘的气息。

“砰--”病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周晚微微皱了皱眉头,回首一看,便见到了许晴雨挎着一个包,一副傲慢得像一只孔雀一样的样子,站在门口,很是不屑的看着她。

“哟,看来你倒是恢复的挺快的。这就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出院也好,也省得在医院里面浪费南淮的钱。”

讽刺的话语传进了周晚的耳朵里,周晚并不打算去理会,她知道和许晴雨表这样嚣张跋扈的女人,是没办法讲道理的。

“喂!你没有听到我和你说话吗?”许晴雨双手叉着腰,像一个母夜叉一样走着过来,一把就把周晚手上的袋子扔在一旁,大声的怒吼着周晚。

蚀骨危情,总裁的豪门契约妻

每周二,都是她和他约定见面的日子,如同施舍一般乞求。但是,没办法,谁让她爱。可是,自始至终,他只把她当作别人的影子,一次又一次的践踏她的尊严和爱情。她身处是天堂,是地狱,仿佛都只是他的一念之间。她决定逃离时,他却死死将她放在那里里折磨:“周晚,这辈子都只能待在我身边,因为你的命是她的,你没资格带走。”她的命,她的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