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 > 正文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6章吓的尿了裤子

发布时间:2020/10/19 5:31:05热度: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是一本古言类型小说。全文讲述:他的萧王府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事情,这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片子刚来没有多长时间,就接二连三的死了两...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

氤氲的双眸包含的是在太多太多,仿佛牵挂的万万千千,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想了想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既然老天给了自己一次,吃饱饭的机会,那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呢。

想到这里她随手一指,目光落到了朝欢的身上,奶声奶气的说道:“我想喝朝欢姐姐亲手熬制的白粥。”

“朝欢,给她煮粥,今日让她尽情地喝,喝个够。”

“除了粥,还要点什么?这黄泉路上只喝一碗粥只怕是不够吧。”

苏芳久歪着小脑袋瓜想了许久,最后伸出五个手指头说道:“我要喝五碗粥。”

“无论你喝多少,今天这个粥一定给你管够。”

朝欢听闻之后,便转身往厨房里走去,心中忽然想起,今天给王爷熬了一大碗粥,王爷却只喝了一口,剩下的就给王妃喝吧,而且王妃实在是够可怜的了。

只是不到一会的功夫,粥就已经被朝欢端上来了,王爷赐了坐,苏芳久自然也不会客气,就算是死也要做个撑死鬼,想到这里,便不再客气,把小姐礼仪全部都抛之脑后,不顾形象的大吃大喝起来。

还真是自己怀念的味道,一个字香,两个字真香,三个字实在是太香了,几碗粥下肚之后,遍体通畅了,眉头舒展开来,仿佛任何烦恼之中,顷刻之间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嘴角噙着微微笑容,像个得到满足的孩子一般。

梅寒烟看着她喝粥满足的样子,不仅激起了自己的好奇心,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一碗普通的白粥而已,何至于让这个小丫头片子忘了自己也是背着命案之身,何至于这样一个小人儿居然将生死都置之度外,实在是十分不可思议。

苏芳久果真是不负众望一口气连喝了五碗粥,估计撑得连道都走不动了,特别满足的抹了抹嘴巴,眼睛却还在死死盯着锅里剩下的粥。

“怎么还想再吃一碗吗?”

“算了算了,不吃了,我奶娘说了,人不能撑死,凡事还是要量力而行,凡事还是点到为止,万物都有一个度,如果将这个度的平衡打破,那么你就离倒霉不远了。”

“恩,看来你奶娘却是个胸有锦绣,十分通透的人,既然你这么明白,那我自然什么都不用多说了,启程吧!”

苏芳久这才慢慢吞吞的站了起来,一张笑脸瞬间煞白煞白的,耷拉着脑袋,十分无精打采的样子,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怕什么,再过二十年,老娘仍然是一条好汉,再过二十年,老娘还是一条好汉。”

表面上越是嘴硬的人,实际上心中越是恐惧,无论内心再强大之人,没有一个人是不怕死的,苏芳久长期在生死边缘徘徊之人,每一次都能够靠自己机灵化险为夷,可是这一次,在阎王面前,只怕真的要栽了。

越想越怕,自己奔赴的不是别的地方,是奔赴自己的刑场,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怎么也迈不开半步,内心挣扎纠结恐惧,一股热浪缓缓从两腿之间流出。

虽然骚气哄哄的味道,在空气之中蔓延,在场之中的每个人无不眉头微蹙,双手捂住鼻子,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萧王梅寒烟的脸都快绿了,眼神不敢相信的看着苏芳久,这丫头不是胆子特别大吗?任何事都一幅沉着冷静的样子,怎么偏偏,怎么偏偏就……就尿了。

苏芳久面色涨的通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怕是今生今世怕是再也没脸见人了。

整个人羞愧的抬不起头来,看着地上的那滩水,双脚往左右移动着,双手扯着裙子,企图能够拼命的罩住它。

脚底所到之处出,都是水渍,无论怎么盖都是盖不住的,这么多年处变不惊的朝欢此刻也是一脸呆相的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瞬间屋子里安静到了极点,就连微弱的呼吸声似乎都听不到了,三个人当场愣在哪里,一时间大眼瞪小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过了好大一会,最后还是朝欢率先打破了当下的僵局:“爷让高柳派人好好的打扫打扫这里,我带着王妃去换身衣服吧。”

萧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挥了挥手臂:“快把这个随处尿裤子的乳臭未干丫头先带走,岂有此理,实在是岂有此理,房间多派几个人打扫,让高柳伺候我沐浴熏衣,对了书房之内多放点熏香。”

朝欢便搀扶着苏芳久,温声的说道:“王妃,请跟随奴婢来。”

她脸上始终保持着温婉笑意,眉目之间舒展着,那模样另人感到特别的舒服,而且她的声音还特别的温柔,这样的朝欢落在了苏芳久的眼中 ,像极了温柔娴淑的亲生姐姐,正在细心照顾妹妹的深情,她眼中含泪,泪中含情,小手拉着罩裙,夹着双腿,面色涨红,迈着小碎步离开了。

萧王梅寒烟,回想着刚才的事情,面色依旧难看,只是心思一转忽然想到,就这么一点事情,这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片子居然就吓的尿了裤子,若是真的杀人了,只怕早已被自己吓疯了。

但是如果不是她,那么行凶者到底会是谁呢?

他的萧王府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事情,这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片子刚来没有多长时间,就接二连三的死了两个人,肯定是跟春江揽月阁脱不了任何关系的,这春江揽月阁没有别人,不是她,那么就是她身边的几个丫鬟,或者是身边的几个老嬷嬷了。

他双手下意识的敲着桌子,眉头微蹙,心中亦是百转千回了。

毕竟是苏府之中出来的人,实在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人行凶,他倒是要看看什么人居然敢这么大胆。

他刚才也是想要吓唬吓唬那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而已,没有真的想要杀了苏芳久,毕竟是新婚不久的王妃,总是要顾忌皇室脸面,只是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这么不经吓,还吓的尿了裤子,堂堂王妃,竟然是这么一个软蛋玩意。

王妃还小,王爷请趁早

被迫出嫁,小王妃趁夜逃走,谁知点背,居然逃到王爷的床榻上,这下完犊子了。传闻中的阎王变成谪仙美男又如何,反正又不是她的菜,她只需要混吃能死就好了。只是,混着混着,她就落入那个王爷的口中,呜呜呜,我还小,得多养养,求放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