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凤朝明 > 正文

凤朝明第2章嫁娶不须啼

发布时间:2019/12/5 8:01:34热度:

《凤朝明》是剧情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主要讲述:那小模样能耐的,杜熙春嘴角含着笑意竟是接着逗着银露:“我竟不知咱们夏律阁还出了一个活阎王呢。”...

凤朝明

  皇家的婚礼虽然不是世间少有却也是极少,原本皇室子弟娶妻历来是大事,可是如今太子被废在前,皇帝没有给品阶在后,礼部的一群老头子真是翻遍了历法都没有任何头绪。到底用什么规格娶妻,皇帝您倒是给句明白话啊?这样吊着到底是为难了谁啊?

  无论如何,钦天监还是送来了黄道吉日,二月十八,至于礼部那些老头子的担忧,就不在钦天监的考虑范围内了。杜熙春听到二月十八的时候轻轻叹了口气,大过年的还要赶嫁妆。

  “大小姐,您就放心绣嫁妆吧,还有咱们呢。”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杜熙春听到就笑了,假装刁钻的口吻道:“我倒不知咱们家银露还会绣嫁妆了。”

  旁边两位大丫鬟银筝和银桂也是用帕子捂住嘴笑了起来。银露哪里听不出来她们的嘲笑,倒是个脸皮子厚的:“小姐这话说的,奴婢往那一站,绣房的人还敢在奴婢面前偷懒耍滑不成?”

  那小模样能耐的,杜熙春嘴角含着笑意竟是接着逗着银露:“我竟不知咱们夏律阁还出了一个活阎王呢。”

  “小姐却是不知,这活阎王不仅嘴巴厉害,性格泼辣,手指还粗得更铁杵似得跟绣花针过不去呢。”银桂伶俐地接了话,竟是把银露这个厚脸皮说得跺了跺脚,可见是恼了。飞了一个横眼给银桂,道:“你尽是和小姐合起来挤兑我,枉我平日里对你那般好。”说罢竟是要来挠银桂的痒。

  “你们俩安分点,天天无事就要在小姐面前闹两出,不知道的怕是以为你们俩是哪个班子的戏子呢。好好做自己的事吧,可别在屋子里闹了起来,屋子里炭盆碰倒了可不好。”做在脚凳上对着绣架绣花的银魄终于还是出了声。被银露闹得绣花针都拿不稳,银魄还是忍不住说了两句。

  银筝轻轻盘算着账本,也含笑看了两人一眼,又集中在账本上面。银露和银桂互相吐了吐舌头,又忙碌起来。杜熙春也知道她们是嫌自己看书太久,插科打诨罢了。摇摇头,又低下头去看手中的书。嫁妆的事情杜熙春是半点不操心,不过认亲时候的荷包还是要自己做,心中暗自盘算了一下,便放下集中到书中了。

  在杜府一众人各怀心思各的心思里面过得新年,总是显得有一些不那么喜庆。松寿堂的奴仆自然还是准备着大小姐回门之后服侍杜府两位老人出行之事,而杜家的当家老爷们确是各有各的想法,不愿意表露可是明里暗里也会隐隐透出几分。杜熙春只做不知的样子,男人大多是想飞黄腾达的,而今岁遇到的两件大事却生生将杜府随着太祖出生入死的功劳生生折断,显然都是过不好这个年的。

  夏律阁却没有受到这个影响。

  主子一如往常的态度让本就训练有素的仆妇丫鬟们也就没有那么浮躁,嫁入皇家,是富贵还是倒霉不是见识不足的仆妇们能轻易看穿的,而有点见识的丫鬟奴婢们却是一直随着杜熙春长大,打心眼里就是愿意陪着杜熙春出嫁的。

  有那三心二意的功夫,还不如好好服侍着自己的主子,没有哪家的主人喜欢在主子落难时就背主的奴才。夏律阁的丫头们本就时常听杜熙春给杜熙染讲书,很是有一些见识的,人从书里乖。杜熙春也从来都喜欢拿一些志怪奇谭的故事逗弄身边亲近的丫头们,于是银字头的丫鬟一个个都是能识字的。

  旁的小丫鬟们受到大丫鬟们的影响也是行动间就带着一股子正气,只是这种影响潜移默化旁的人确是难看得出来。该拜的年要拜,虽然女子不能祭祖,但是出嫁的女子还有一次祭拜祖先的机会,这是杜家的族规。只是为了培养对家族的敬仰之情,毕竟出嫁女也是杜家的一分助力。

  杜家的祖先不知出了多少辅宰之臣,杜家多少娶妻之子,嫁人之妇,极少会有与皇室相关的人物。毕竟杜家是一贯以清流自居,嫁娶多是以同样的书香门第或者是武将之家结亲,这样朝廷会有相互的扶持也不至于让帝皇忌惮。

  武将在朝中有说话的人,却又不至于是兵权过于集中,清流自诩身份亦是极少徇私,这样文武平衡的姿态是帝皇最乐于见到的情况,这当然也要看帝皇的制衡之术。

  杜熙春缓缓跪在杜家祖宗的面前,轻轻叩首,从不站队的杜家如今也被迫入瓮,千古以来站错队才是最可怕的一件事,多少繁荣大族一夕之间沦为阶下之囚?祖父因清流之名和一时义气为太子说话本是为了自身的正直却被迫强行与废太子挂上了钩,真是不知道杜家的列祖列辈看到此时的这番景象心中是何滋味。

  废太子,子少壮而父未老,现在的种种情形都表明杜家的前途一片黯淡。

  缓缓起身,纵使心中再多的理智在说服自己却接受,可是终究还是无法摆脱少女怀春的美梦破碎的感觉。不过总归,与杜家,两不相欠。熙夜继承郭家的债,已经用自己的婚来偿还了。

  祭完祖就是年三十了,今年可能是最后一个团团圆圆的年,所以杜府上上下下即使心中有事脸上也对着笑。杜熙春带着几个弟弟妹妹在松寿堂的暖阁里等着子夜的到来。

  “大姐姐~”童稚的声音响起在温暖的暖阁里,杜熙春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小娃娃,轻轻抱起胖胖小身子,杜熙华端端正正地坐在杜熙春怀里,脸上美滋滋的。大姐姐身上的味道最好了。

  杜熙华是阮氏三年前才生的女孩儿,因为是杜家最小的孩子,众人都莫名地娇宠着她。尤其是小熙华早慧得让人刮目相看。

  小熙华挥舞着胖胖的肉手轻轻抓起桌子上的玫瑰蜜豆糕,稚声稚气地对着杜熙春道:“吃,大姐姐,吃,喜欢。”轻轻凑到杜熙春的嘴边,熙春轻轻咬了一口,然后笑着对小熙华说:“小熙华自己也要吃哦。”

  小熙华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点点头,乖乖吃起手中的糕点。杜熙春心中微微感叹,这么小的人儿,就记得谁喜欢吃什么了。小熙华才三岁就极为讨人喜欢,一副年画里的小娃娃的模样更是让不少夫人喜爱不已,唯独亲哥哥杜熙染与小熙华不对盘。

  杜熙染看着小熙华在大姐姐身上撒娇就一阵牙痛,小丫头,以前大姐姐可是抱着我长大的,如今你倒是来抢我的位置了。由于五岁启蒙的原因,杜熙染当然也读到了男女七岁不同席的规矩,所以即使是撒娇也是轻轻用手去抓杜熙春的裙角。每次看到杜熙华这个小丫头就觉得心里一阵发酸。

  “熙华,大姐姐不久就要嫁人了,看你以后粘着谁。”旁边的杜熙雨实在看不下去了,幸灾乐祸地对着杜熙华道,也不管一个三岁的小孩儿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嫁人。

  杜家的三老爷杜振清因是在战乱的年岁里娶亲,于是娶了江浙一带一位富商的女儿——三夫人窦氏。窦氏出身商贾,难免气度上不及将军之女郭氏和出身书香世家的阮氏。而杜熙雨又是在有长兄长姐的情况下出身的,到底不如前面两个得二老的重视,即使后来郭家和杜家闹翻了,又有一个杜熙染出身。除了杜熙夜,杜熙染就是杜家最大的男丁,自然也对其寄予厚望。

  这样下来,杜熙雨老是感觉自己不够被重视的感觉越来越浓,同样是嫡女,为什么祖父祖母老是把视线放在杜熙春和杜熙华身上?这种明明大家是一样的可是不被重视的感觉小孩子是最敏感的,偏偏窦氏不断地加深着杜熙雨这种感觉而不是疏导她,导致杜熙雨的眼界格局越来越小。

  “熙华,要,大姐姐。”小熙华直直抓着杜熙春的前襟,愣愣地说。

  “小呆子,听不懂吗?你大姐姐以后都不在了,你大姐姐不要你了。”杜熙雨越发直白地说了出来,杜熙染都不由皱了眉头。

  “四姐姐要去哪里?”杜熙华瞪着杜熙语一脸认真地问。杜熙雨觉得真是头疼,心中一个劲儿地想杜熙华可真会装傻。

  年宴和守岁结束后,阮氏要接过杜熙春怀里打着哈欠的小熙华,小熙华立马抱住熙春的脖子,很是少见地要跟熙春睡。

  小熙华犟起来的时候极少有人能治得住她,阮氏并不是没有法子,只因慈母心肠不忍,年节下的,熙春在阮氏歉意的笑容下抱了熙华去夏绿阁。

凤朝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雄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雄梦)或者(kanshu34),关注后回复 【凤朝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朝明

“太祖赐婚,小女却之不恭。天地君亲师,小女谨遵陛下旨意,愿嫁予废太子萧恒,白首相携,死生共度。”自此,废太子府上好一出莺莺燕燕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好戏。...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