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佳偶妃成 > 正文

完本《佳偶妃成》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8/5 12:37:42热度:

《佳偶妃成》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还好当时有父亲在场,不然怕是要全军覆没了!”楚容来到书案上不由得长长叹气!...

佳偶妃成

原来楚充的来信就是告诉楚容,就在慕容苏离开碎城的这天晚上,一直拥护慕容苏的将军因不满楚充的军令,这天晚上派兵偷袭齐国兵营,结果不但没有大胜,反而使得齐国趁此追击,致使得慕容帝国大败!

“还好当时有父亲在场,不然怕是要全军覆没了!”楚容来到书案上不由得长长叹气!

“公子怀疑这事是慕容苏在后面下的命令!”赵景将信放到书案上,望着楚容。

“是与不是,这对我们不重要,我现在担心的是,和齐国和谈,慕容苏似乎想派毅儿过去,这样可是麻烦了!”望向桌上的书信,楚容终究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属下也是这个意思,公子,看来我们要好好筹谋了!”赵景点头,此番到齐国和谈,看来林毅婉是必去不可了!

事实就像楚容所猜想的那样,当林毅婉带着紫溪来到行宫的时候,钟欣正在门口等候,望着她身后的紫溪,眉头微微一皱,对林毅婉道:“殿下有事召唤你,紫溪姑娘就留在外面侯着!”

“是!”紫溪点头,替林毅婉取下披风,留在门外,林毅婉则跟随钟欣见到了慕容苏。

“林毅婉见过主子!”林毅婉跪在地上,坐在丹墀上的慕容苏阴森地打量了没有着红色丝裙的她好一会才低沉开口:“免礼!”

“是!”林毅婉站起身来,知道慕容苏生气了,可那又要如何,楚容让他的行动告诉自己,她其实与慕容苏现在也是各取所需的关系!

“昨儿晚上,齐国攻击我慕容帝国,我慕容帝国大败,如今齐国勤公主提出议和,本宫经过慎重考虑,已经答应此要求,决定派你去护驾,你先去与钟侍卫商量一下其中的事宜,等出使齐国的大臣选好后,就出发!”

慕容苏将自己的打算说出,林毅婉恭敬地答了一个字:“是!”

“下去吧,商量好之后就回府,今天下午本宫会叫钟侍卫去楚府给楚将军和楚公子一个说法!”慕容苏摆摆手,示意林毅婉退下,林毅婉恭敬点头,退出慕容苏的房间与钟欣商量了其中的具体细节,中午时分回到楚府!

此时,慕容苏已经用完了中膳,钟欣走进来恭敬的请示道:“殿下,是不是照原计划进行!”

“嗯!”慕容苏点点头,眼中射出一抹狠戾,钟欣站起转身离开!

回到楚府的林毅婉用完中膳后和楚容一起午睡了一会,刚刚醒来就已经听到赵景的报告:“公子,夫人,钟侍卫带着秦松和秦素怡小姐过来了!”

“秦松?”林毅婉望向楚容,楚容出声解释道:“秦松也就是秦素怡的父亲,看样子,慕容苏是找来了两个替死鬼了!”

“正是此意,公子见他们吗?”赵景点头,看来在经过一翻思索后,慕容苏终究将秦家父女推了出去!

“见,既然秦家父女愿意前来领罪,我又何不成全他们!”楚容点头,赵景略带担忧的道:“怕是这事后,秦家就与我们结下梁子了!”

说道这里,楚容望了一眼身边的林毅婉,无奈一笑道:“这梁子怕是你家夫人杀死翼翼的时候就结下了,如今不过就是加深而已,倒没什么,将他们请到大厅去,我和毅儿马上过去!”

楚容摆摆手,赵景退出,林毅婉看向楚容,心中有了愧疚,看来自己又给他惹麻烦了!

“是不是感觉很对不起我!”像似读得懂林毅婉的心思,楚容拉起她的手,边走,边满脸含笑的问道!

“嗯!”林毅婉轻轻地点头,楚容却一本满足的道:“那今天晚上补偿我!”

一句话说完,楚容抬步往大厅走去,林毅婉却是恼怒之极,这个楚容,又在打歪主意了!

夫妻二人来到大厅时,钟欣正带着秦松与秦素怡在大厅里等候了!

与昨天的气势汹汹相比,今天的秦素怡低着头,双手使劲地缠着手帕,看样子非常不安;倒是她身边的秦松看上去平平常常,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从那不断转动的眼眸中,可以看出这是个老奸巨猾的人物!

“楚公子,楚夫人!”见楚容与林毅婉出来钟欣先行礼!

“钟侍卫免礼!”楚容拉着林毅婉在丹墀上坐下,示意钟欣免礼,才一脸歉意的道:“真是麻烦钟侍卫来一趟了,这事如果不是事关我楚府的脸面,也不会非要殿下如此了,请坐!”

楚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很快有侍女将茶水送上,而对于秦松父女,楚容是看都没看一眼。

“楚公子说的哪里话,其实昨天之事,莱安原本也是当事人,当时无力阻止,已经后悔之极,今天上午,细细查探一翻,才知原来昨日之事都是这个秦素怡挑起的,所以,殿下特命我带秦家父女前来谢罪!”

“殿下已经说了,此事完全属于秦素怡无事生非,故意挑拨太子妃与楚夫人的姐妹关系,罪不可赦,所以可以任凭楚公子处置!”

钟欣说完,端起茶杯悠闲地抿了一口,看样子,真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了!

“秦素怡侮辱楚夫人,还望公子与夫人谅解,原谅素怡的错处!”钟欣话落后,秦素怡跪在地上低声请罪,但眼眸深处谁都能看出她的不屑和不甘心!

也对,昨天的事虽然是她挑起,但主要人物还是林夕婉,如今自己成了替罪羊羔,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呢?

“一句谅解就可以原谅了吗?”丹墀上的楚容闻言,脸色暗沉,说话的声音也变得严厉锋利!

“想想昨天,要不是我得到消息,及时赶到,怕是你们就真的让她!”说道昨天的事情,楚容依然一肚子火,他们居然要她吃那种东西,还要她做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是原谅这两个字可以解决!

“好吧,我也不为难你?”想了一会,楚容接着道:“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如此,秦素怡姑娘选其中的一件事亲力亲为吧!”

“楚公子,请别过分!”闻听此言,傍边的秦松马上说了一句!

“真是难得,秦老爷也知道过分,那么昨天你的女儿对我妻子的所作所为就不叫做过分了吗?”楚容闻听真是有些怒了,他们昨天所做的事情不过分,如今他只不过叫秦素怡完成其中的一样就过分了,这还真当他楚容病弱缠身好欺负呢?

“不知公子可听说过人与工具的区别?”跪在地上的秦素怡忍不住插口问道。

“秦小姐这话是何意,人与工具的区别与这事有关系吗,还望给我解释一下!”楚容明知故问,心中的怒意却是更大!

“楚公子真是糊涂了,看来我真的要好好解释一下才是,人与工具的区别,就是人不可以随便欺辱,但工具爱怎样就可以怎样,而你身边的林毅婉就恰好是一个工具。”秦素怡指着林毅婉有理有据,傍边的秦松依旧静静地听着不置可否。

“哦,照这样说的话,毅儿就是个工具是吗?”楚容闻听反问一句。

“对,所以我昨天如此做并没有什么过分之处!”秦素怡听到这一句,心中有了一阵得意,她倒要看看楚容还如何维护那个该死的木偶,不,太子妃娘娘说的对,应该是该死的贱人才对!

“哦,是这样的吗,我竟然还不知道呢?”楚容听到这里,恍然大悟,看着一边的钟欣问道:“如此说来,当日太子殿下就是将一个工具赐婚给我了,钟侍卫,可是这样?”

楚容这句话说完,林毅婉不得不为他竖起大拇指,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厉害了,才不过是一句话就把所有问题绕道慕容苏的头上,连想置之不理的钟欣都不愿放过!

这样的人,明明是心中有丘壑啊,世人怎么会将他看成一个懦弱无用之人呢?

“楚公子此话差异,殿下怎么会将一个工具赐婚给你,我看只不过是秦素怡小姐想推脱罪责而已,即是如此,就不要再辩了,楚公子想如何惩罚秦小姐,请直说!”

钟欣原本是真的想插手不管了,可这个秦素怡太不知好歹了,偏偏要将他拉下来,此时一直站在傍边没动的秦松才有了一丝心急,立马垮下脸来道:“是小女不懂事,还望楚公子从轻惩处!”

“既然如此,那么就请她到院子里,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解下来吧!”楚容这次是真的被激火了,秦素怡毫无悔意不说,前来的秦松看样子就是故意来倚老卖老,连半分诚意他都没看到,既然如此,还留什么情面,说道这里,他摆摆手,坚定地对钟欣道:“钟侍卫,这事再没有商量的余地,就这样吧,当然,到底该如何,还要看你的意思?”

楚容说完扫了一眼秦家父女,却见秦素怡满脸愤怒,秦松已是脸色暗沉。

楚容已经有了决定,钟欣也不再迟疑,双手握着茶杯,点点头,对跪在地上的秦素怡道:“秦小姐是自己去,还是我叫人来帮忙!”

“不,楚容,你这个王八,林毅婉,你这个贱人,你们,你们不得好死!”听到这里,秦素怡猛地站起身来,指着楚容与林毅婉狠狠骂道。

“来人,将秦小姐拉到院子里,将她的衣服全部给我解下来!”真是不知好歹,钟欣摇摇头,对着外面高声吩咐一句!

佳偶妃成

新婚之夜,她由新娘成为嫁妆,丈夫把她制成木偶;嫡姐占用她的身份!转眼之间,她由高高在上的太子妃成为他使用的工具!她费劲心思,苦苦筹谋,只为能在这乱世活下来!五年后她终从地狱踏血而归,不但不能报仇,反而还要帮他建功立业,保住帝位,他却将她嫁给一个活不过三十岁的病痨子;不过没关系,慕容苏,你给我记住,你欠我的终究是要还回来!至于所谓的爱情,曾经沧海,她不再相信,他却用尽一生承诺!原来这世上不是没有珍爱你的人,而是你还没遇到!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