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噬血痴缠 > 正文

噬血痴缠小说在线试读第10章时初醉酒

发布时间:2020/8/10 9:18:57热度:

《噬血痴缠》是一本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难得容深会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而且有耐心。...

噬血痴缠

时初有点睡过头,收拾了一下过去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场,看到她姗姗来迟,有些同事起哄着要她罚酒。

  时初情绪不高但被同事们带动的也有些兴起了,想了想容深如果知道自己参加聚会,还喝酒肯定会生气。

  但是,他今天应该不会回家吧!

  既然都和乔琳在一起了,那今晚也应该会宿在哪里吧!

  时初笑了笑走到人群,举起桌上的一排酒,连着拿起三杯灌入口。

  大家才满意起来。

  酒正烈,时初一口灌下去仿佛是从喉咙到胃部吞了一块火球一样灼烧了下去。

  聚会到半途已经是寒暄的,叙旧的,拼酒的各自建立了阵营而坐,时初看着大家都渐渐被究竟调动的情绪高昂,想到了容深今晚应该是在乔琳的床上。

  她就心里不舒服!

  但是,她也不想去吐,反而拿起桌上的一大杯也不管是什么的酒,猛喝了两口。

  对面的一帮人在凑数斗地主,一轮一轮下来到后面找不到人,看见时初一个人在喝闷酒,一个同事跑了过来,看了看桌上空了几个瓶子,倒吸一口气拉起她说道:“我去,没想到时初你这么能喝啊,别一个人呆着了,过去凑个数斗地主!”

  时初站起来脚步都有些虚晃,强撑着睁开那双漂亮的狭长的丹凤眼,被同事拽过去按在了凳子上。

  时初脑子晕乎乎的,但就是莫名的想笑,可能是喝多了控制不住情绪。

  容深回到别墅,刚下车院子里灯火通明,佣人站在门口等他,看见他回来恭敬了问候:“先生回来了!”

  容深点点头,将搭在臂弯的外套递过去,走进了屋子。

  楼下没人!

  他欲上楼,又转身问了佣人:”太太呢?“

  “太太晚间说不用准备晚饭,她要去参加聚会!”

  “还没有回来?”容深下意识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又掏出手机,上面别说来电连个信息都没有。

  佣人点点头!

  容深没做思考,复拿起佣人准备折好的外套走进了夜幕。

  司机小杨看到容深又折回,连忙跑了过来,却看见容深挥了挥手:“你的休息时间到了,不用跟着。”

  说完,自己开着车驶出了别墅院子。

  这个该死的女人,都快11点了,居然还没有回来!

  B市的夜生活才开始,各类娱乐场所是喧嚣非凡,容深站在写着‘皇爵’两个字的休闲会所门口,拨了一下时初的号码。

  直到里面机器女音响起,无人接听?

  容深深吸一口气,双眉紧锁走了进去,前台的服务生更本不知道容深说的是那一拨人,因为每日来这里聚餐的人群实在太多。

  她看着容深不俗的穿着,雕刻一般的面孔,脸上堆满了笑容说道“今天多人聚餐的总共就六个包间,我可以帮你去找找的。”

  容深礼貌的点点头,那双寒眸却依旧阴翳。

  前台服务生领着他挨个寻过去,终于在一个包间里看到时初挽起袖子,双颊绯红的在牌桌上笑的大欢。

  容深开门的刹那,里面的同事仿佛是心灵感应一般,那么多双眼睛同时屏住了呼吸齐刷刷朝着门口望去。

  容深却丝毫不介意,没有一点局促,他依然笔直耸立,没有打领带衬衫扣微微张开,显得没有那么一本正经,额角微微散落几根发丝,显得整个人夹带了一股不羁的气息。

  他的双目紧紧锁住时初,一个箭步走过去,拎起了时初软塌塌的身躯,时初看着他双眼迷离,眼睛里似乎是升腾着雾气一般湿漉漉的。

  容深觉得那里不对劲,时初已经将身体悬挂在他的身上,小嘴微微嘟起,声音糯软:“我的钱都输光了!”

  只是,这么简简单单一句话,说的容深喉咙一干。

  原本一路压抑着怒火过来的他,眸色一暗,将时初揽过一侧,轻轻拍了怕她的头,低低说:“那我帮你赢回来好不好?”

  声音就像是带着蛊惑一般,时初的笑的分外开心,许是酒喝得上脸,姣好的皮肤上晕上一层绯红,眼神亮晶晶的直视容深的眼睛。

  容深在时初的瞳孔里看到自己的倒影。

  他揽过她,坐下来沉声对着桌上的人道:“我能替时初玩吗?”

  时初的同事平时在机场或者舱内多少也认识一些商圈贵人,更别说容深,此刻看到他出现在这里很是惊讶,女同事们因为能更加紧距离的接触到他而雀跃不已。

  “当然……当然可以的。”对面的一位同事回神,连忙应道:“这是我们的荣幸啊!”

  容深打开衣袖间的袖口,拿牌,动作间都是浑然天成的高贵和优雅,他仿佛每一局都是胜券在握,就算是一张烂牌,到了他的手里被他调整了打法就仿佛活了一般。

  他有时打到一半,也会回头让时初看看牌,然后教她怎么打,有时候时初使坏打了烂牌他也不计较,而是压低声音解释:“这红桃10不能打,因为红桃Q还没打出去,红桃Q我估计在你这位男性同事手里,所以呢,我们先要……”

  难得容深会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而且有耐心。

  时初迷蒙着双眼,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西装一角靠着他,发间的清香若有若无的总是窜进容深的鼻息间,撩拨的容深心里痒痒的。

噬血痴缠

结婚两年,她恪守本份他却夜夜纠缠,唇烫疼她锁骨她说:“容深,有一天,咱们终会离婚”他回:“如果你怀了呢?”不会有那么一天,她深呼吸。不会,怎么可能不会?他要拼命地努力地播种耕耘……看这女人还如何逃,如何退?当残忍真相撕开,她痛不欲生而他却吞了整瓶毒药,时初这个女人,他中她毒太深,深到如难以填平的沟壑……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