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扎纸匠 > 正文

扎纸匠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5/24 10:16:41热度:

《扎纸匠》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乡村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爷爷叹息一声说:“哎,我们老陈家这是造了啥孽啊,前些年祸事不断,这才刚消停了几年啊,没想到我兄弟就死了。”...

扎纸匠

  爷爷跟张木匠都不在,我有些担心,他们大晚上不睡觉,出去干嘛了?主要我现在就一个人在家,想想最近发生的事,总感觉还是怕的。

  可我怕什么他真就来什么了,我站在门口朝外望时,竟隐约间发现外面站着道人影。

  说真的,屋里点着灯,外面没光线,从里面往外看发现个人影,又看不大清楚,这感觉真是瘆得慌。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对着外面喊:谁在那里?

  可我这话喊了,外面那人影却没吭声,我心说,难道是我看错了,下意识的又朝门口靠了靠,这一靠不要紧,我顿时吓得心脏都跳到嗓子眼里了。

  不是别人,又是之前缠着我的女鬼!

  可这次她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颤抖着说:姐姐啊,你的尸体不是拿回去了吗,还缠着我干嘛,至于你那个冥婴死掉了这事,我真不是故意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主公,我没想要害你。”

  她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我一愣,急忙说:你不害我就快走吧,你是鬼,我怕你。

  可她又说:“主公,我是奉主人命令来给你送信的。”

  说完,她朝我走过来,可走了两步,她竟然急忙又后退一步,似乎害怕靠近我。

  我顿时疑惑,送信的?还有,她叫我主公,这是几个意思啊?

  我又低头一看,发现当初张木匠挂在我胸口的赦乾令护身符一闪一闪的,再看她那害怕的样,顿时明白了,她估计是害怕我这护身符呢。

  我急忙说:“你送啥东西我不管,扔下快走吧,我有护身符保护,你近不了我的身,我也不想看到你。”

  没想到我这话一说,她那双澄澈的眸子里竟然浮现了哀怨,然后竟叹了口气,也没说话,就将一个信封放在了地上忽闪一下消失了。

  等她走了,我这才松了口气,人鬼殊途,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想想之前她差点把我给杀了,我现在心里都哆嗦。

  不过我镇定了会儿后,还是疑惑,她为啥叫我主公,还有,奉主人的命给我送信,难道她说的那个主人,就是当初在张木匠家时,红伞底下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吗?

  皱了皱眉,我走过去从地上将信封捡起来,打开看了看,一张白纸,中间只有一个字:鼎。

  我心中纳闷,这啥意思?

  正琢磨着,爷爷却忽然风风火火的跑回来了,他一回来,就对着我喊:“陈瓜,快些跟我去你二爷爷家!”

  他口气着急的很,好像发生什么大事,我忙问:咋了爷爷。

  爷爷说:你二爷爷死了!

  咯噔。

  我心里跳了一下,二爷爷死了?

  我赶紧就跟着爷爷朝着外面跑。

  等来到二爷爷家时,我就看到,二爷爷躺在堂屋的一张凉席上,身子直挺挺的,浑身是土,嘴巴里面乌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泥巴还是啥。

  而这会儿,二爷爷家里也有不少人,我瞅了一眼,都是村里的长辈,当然,张木匠也在。

  我进屋后,爷爷让我先给死去的二爷爷磕头,我没有犹豫,跪在地上就冲他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把我拉起来,然后蹲在地上,冲着死去的二爷爷就喊:“老二啊,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啊,临走之前,咱兄弟俩的事还没过去,你这一走,我找谁较劲去啊!”

  说着说着,爷爷竟然哭起来。

  要说爷爷跟二爷爷一直都不对付,这点事村里很多人都知道,可二爷爷毕竟是我爷爷的亲弟,现在他死了,不明不白的,爷爷终归还是伤心的。

  爷爷越哭越凶,村里人都安慰,爷爷擦了把眼泪,扭头对旁边我一个大叔问:“你发现我兄弟时他在什么地方啊?”

  那个大叔就解释起来,说发现二爷爷的时候,是在村后山的老陵那里,老陵就是村里最大的祖坟地。

  这个大叔是因为家离着后山比较近,起床解手的时候,听到老陵那里有很怪的动静。

  他当时还以为是有挖坟的,就拿着手电出去瞅了下,可是没想到,一到老陵,他就看到二爷爷站在一座坟头上撒尿。

  撒的尿正好尿在坟头尖子上,这个大叔本来还怪生气的,就走近了想阻止二爷爷,可没想到二爷爷就像疯了一样,尿完后,趴在坟头上就啃坟头,啃了一嘴的土。

  大叔吓了一跳,赶紧上去拦,可把二爷爷拉起来的时候,这才发现,二爷爷早就被坟头上的土给硬生生的撑死了。

  这个大叔解释完之后,在场的人无不震惊,因为这个世界上死法有很多种,可从来没听说过有啃自家祖坟坟头的土被撑死的。

  他解释完,大家震惊不已,也都开始觉得这件事邪门,所以,本来还想说啥的,这会儿都不敢说话了。

  爷爷估计也感觉这事蹊跷,整理了下情绪后,对着村里的人说了些感谢帮忙的话,又借口时间太晚了,将人一一遣散。

  等到村里人都走了,二爷爷家里就只剩下我和爷爷以及我老哥张木匠。

  张木匠一直都站在旁边不说话,面色阴沉。

  爷爷却开口问了,说张兄,这件事情很明显的邪乎,刚才陈瓜的大叔说的你也都听到了,你能看明白这是咋回事不?

  张木匠眉头微皱,冷冷的说了句:看不透。

  爷爷叹息一声说:“哎,我们老陈家这是造了啥孽啊,前些年祸事不断,这才刚消停了几年啊,没想到我兄弟就死了。”

  张木匠扭头看了我一眼,却对爷爷说:时间太晚了,陈守信死的邪乎,但总能调查清楚死因,我先带着陈瓜回去休息,你在这守着,明天我再来处理这件事。

  爷爷还没来得及应声,老哥竟然就拉着我急急忙忙的走了。

  从二爷爷家出来,老哥一直不说话,直等到了爷爷家后,老哥才嘀咕了一句:“真是奇怪。”

  我愣了下,问他哥,你是说我二爷爷死的奇怪吗?

  老哥苦笑一声说:整件事情都奇怪,我本来还以为,当初跟踪你和你爷爷的人,以及趴在我们家屋顶偷看的人是你二爷爷的,可是,现在你二爷爷竟然死了,死了就无人对证。

  我啊了一声,说原来你怀疑的对象又变成我二爷爷了啊。

  老哥点了点头,对我说:“陈瓜,你还记得的我问过你二爷爷跟稳婆李秀芬的事情吗?”

  我点头说记得,你是怀疑他们俩有暧昧关系,这事你还问爷爷了呢。

  老哥苦笑一声说:是的,我本来以为天一亮,再去找你二爷爷的话,或许就知道真相了,毕竟,我们前半夜去你二爷爷家的时候,我让奇绝壁虎在他的压井口上撒了尿。

  我愣了一下,其实张木匠做的这些事情都有着他的道理,只是我不知道目的是啥,现在他既然说了,我就疑惑着问:“对啊哥,你为什么在我二爷爷家的压井上让奇绝壁虎撒尿?”

  老哥解释说道:“奇绝壁虎的尿,有一种奇怪的香气,别人闻不到,但是我能够闻到,当初我是怀疑你二爷爷通过那口压井,转移到了李淑芬家的,只可惜,你二爷爷死了。”

  我这才有些明白了,可是,还有好多的地方不懂,于是我又问:“可是那压井口那么小,我二爷二爷怎么可能通过井口直接去瞎婆婆家,哥,你这有点异想天开了。”

  他笑了笑,摇头说道:“陈瓜,我绝对不是异想天开,而是我晓得在盗门之中,有一种奇门异术叫做缩骨术,这缩骨术跟古代盗门之中发丘中郎将的双指探洞功夫并称盗门双绝,要是你二爷爷是盗门中人的话,估计会这门缩骨秘术也不是没可能,再说,盗门中人擅长打盗洞,两口水井之下联通起来,更是轻而易举。”

  我听着,感觉新奇,可却苦笑一声说哥,你起先怀疑我爷爷,后来又怀疑我二爷爷,还说什么盗门之类的,我是听不懂,可现在事实是,我们什么线索都没有了,我觉得你总不能逮着谁就怀疑谁吧。

  没想到我这话一说,他顿时瞅了我一眼说:“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吗?你瞅瞅,你后脑勺上还贴着个纸人,暂时还没事,但毕竟是丢了半条魂的,而我只所以为什么联想到盗门,主要就是因为,盗门之中,集大能者会一种更加厉害的秘术法门,叫做盗魂术。”

  我听他这说话口气有些生气,当即不敢吱声了,想想也是,其实老哥完全都是为了我好,也是因为我,他才会有这些假设和怀疑的。

  或许是感觉说话口气有些重了,他又苦笑了声说:“好了,陈瓜,你放心好了,虽然你二爷爷现在死了,但是这件事情越来越蹊跷了,我觉得,这是好事,因为从种种迹象上表明,害你的人知道我来到了这边,所以开始用行动掩饰了,可越是掩饰,就越是暴露。”

  我仔细盯着老哥的眼睛看,竟从他的眼神里发现了一种很强的探索欲望。当然,我也知道,他是真心为了我的安全才这么做的。

  我嗯了声,说:“哥,我的事情,让你费心了。要是你真的怀疑我二爷爷的话,我觉得,即便是他现在死了,其实天亮后还可以去瞎婆婆家调查一下的。你也跟我说过,任何事情不要只看表面,二爷爷死的那么古怪,临死之前就像是疯了一样,或许跟瞎婆婆有关呢,又或者,另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真相呢。”

  听我这话,张木匠顿时用诧异而又霍亮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拍了下我后脑勺,笑着说:“呵呵,陈瓜,我怎么发现你忽然变聪明了。”

扎纸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扎纸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扎纸匠

农村人传统,讲究死者为大,人死后务必要场面了走,这人没了,选块好点的墓地是基本,可要想走的风光点,葬礼上烧给死人的那些纸马香稞就半点不能马虎,而这做纸马纸人的营生,多半由扎纸匠大包大揽。扎纸匠这行当算是捞阴门,捞阴门说的就是赚死人钱,这里面的忌讳冗杂繁多,稍有不慎,灾祸临头。我爷爷是我们那一带有名的扎纸匠,他有个外号叫三不先生,三不指的是不给三种死人扎东西:一种是泼妇,爷爷说,女人生前泼,死后多纠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