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强势攻婚:首席的亿万新娘 > 正文

强势攻婚:首席的亿万新娘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8章杨佩雯的心思

发布时间:2020/10/18 8:42:24热度:

《强势攻婚:首席的亿万新娘》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类的小说。精彩阅读:“你心里要真这么想就好了。”年志成直接嗤之以鼻的说道,都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能不知道杨佩雯打的是什么主意?...

强势攻婚:首席的亿万新娘

挂了电话的杨佩雯,脑子中一直都在回想着刚才那老大说的话,根本就没注意到年志成什么时候进的卧室。

年志成看着杨佩雯站在窗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沉声说道:“你一个人站在哪儿想什么呢?”

这突然的出声,让杨佩雯愣了一下,随即心虚的将手机给收了起来,看着年志成,笑了笑。

才开口说道:“老爷,您什么时候进来的?”

年志成倒是没有看出来杨佩雯的不对劲儿,只不过脸色有些不善的说:“我回房间,难道要跟你报备一下?”

“额,老爷,你这说的哪儿的话,您工作都处理完了吗?”杨佩雯立马笑着走到床边,给年志成脱下外套。

年志成“嗯”了一声,便没再说话。

那老大的话,就像是魔咒一般,不断的在杨佩雯的脑中响起。

如果今天救了年瑶的人不是戈千帆,那么她还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可偏偏的,今天他们动手就被戈千帆个碰上了,而且还是面对面。

戈千帆那样一个深谙的人,想也能猜到雇佣那老大的人是她,更何况那老大还已经全部说出去了。

所以,现在她必须要现在必须要将年志成给稳定住了,不管年瑶回来之后说什么,都得让他站在她这边。

杨佩雯站在原地,眉头紧锁,心事重重的看着年志成。

想了半天,才像是终于下定决心那般,从另外一边上床,躺到年志成的身边。

看着年志成,杨佩雯略微踌躇了一下。

才缓缓开口说道:“老爷,你说这瑶瑶年龄也不小了,我们是不是应该给她注意一下门当户对的人呢?”

“瑶瑶?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年瑶了?”年志成随手翻着杂志,看都没看杨佩雯一眼,便直接问道。

杨佩雯被年志成这么一说,顿时谄笑了两声。

伸出手来,揽着年志成的一只胳膊说道:“我们不都是一家人吗?”

“你心里要真这么想就好了。”年志成直接嗤之以鼻的说道,都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能不知道杨佩雯打的是什么主意?

杨佩雯一愣,连忙解释的说道:“我当然就是这么想的。”

“半雪现在和蒋维两个人很好,那不就剩下瑶瑶一个人了吗?”杨佩雯一副为年瑶着想的模样。

年志成将手中的杂志放回桌子上,转了个身,便躺进了被窝。

闭着眼睛说道:“年瑶的事情,你就不用费心了,多想想半雪的事情,就行了。”

杨佩雯一顿,心中顿时变得百感交集。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候,年瑶才醒过来。

看着椅子上准备好的衣服,年瑶心中充满了感激,不管戈千帆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单单从这点儿上来看,他还是很细心的。

将自己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换好衣服。

年瑶将门打开,便一眼看到了戈千帆。

“昨晚,睡得如何?”戈千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十分悠哉的看着手中的报纸。

年瑶走进,看着戈千帆点了点头,并且说道:“昨天,谢谢你,还有衣服。”

戈千帆收起报纸,挑了挑眉,那双魅惑人心的眸子此刻含着笑意,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需要吃点儿什么吗?”

年瑶摇了摇头,她现在没有一丝胃口。

见年摇头,戈千帆这才说道:“那走吧。”

“走?”年瑶愣神,不懂戈千帆这没来由的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戈千帆修长挺拔的身形优雅的起身,走到年瑶的面前。

深邃的眸底含着未解的笑意,晦暗莫名,周身透着清冷,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昨天年小姐亲口答应的,难不成一早醒来,准备选择失忆?”

年瑶眉头一簇,思绪瞬间回笼,也知道了戈千帆指的是什么事情,抬眸对视上一双黝深如潭的深眸。

一愣,语气十分冷淡的开口说道:“我年瑶说过的话,自然不会忘记。”

闻言,戈千帆在年瑶的面前站定。

年瑶没有丝毫的畏惧,直视着他。

戈千帆短碎的发下一张英俊到无可挑剔的俊脸,只见他双眸微抬,眼神中带着一抹戏虐,举手投足间充满了高高在上的意味。

“记得就好。”说着,戈千帆便直接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唇角的笑意也跟着加大。

他似乎有些开始期待接下来和年瑶共同生活的画面。

华艺集团。

“沈助理,中午好。”安蕾穿着一身干练的黑色职业套装,带着职业化的笑容,对着沈肃说道。

不等沈肃开口,便又笑着继续说:“这个时候,你们总裁应该在办公室吧,不用通传,我自己进去。”

沈肃起身,不急不慢的对着已经转身准备去开总裁办公室门的安蕾说:“安律师,总裁没在办公室。”

“没在?”闻言,安蕾诧异转身,重新看着沈肃说道。

沈肃点点头。

“这可不像你们总裁的作风,这个时间了,不在公司工作,跑去哪里了?”安蕾笑着打趣说。

沈肃依旧维持着一副公式化的表情,淡笑着回答说:“安小姐,我并不了解。”

“不是吧,沈助理,你可是他的助理,他在哪里,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安蕾含笑的眸子,微微眯起,盯着沈肃,企图从他的表情中来判断他说出话的真伪性。

她一向都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加上她职业的关系,观察人对她来说,是最基本的能力。

“安小姐,我并不知情。”沈肃的回答依旧如此。

对于沈肃这个助理,安蕾多多少少还是了解的,他不想要透漏出来的事情,你就算是用尽办法来威胁他,他也不会出卖戈千帆一丝一毫。

“那他不来公司,总会打电话过来说一下的吧?”安蕾面带微笑,再次问道。

这一次,沈肃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而是直接了当的回答说道:“总裁早上打电话过来,只说明了他中午不会来公司。”

“没有说明具体因为什么事情不过来吗?”闻言,安蕾突然皱起眉头问到。

强势攻婚:首席的亿万新娘

她名声在外,阿城的人没有不知道年瑶是破鞋,是婊子,内心奸诈无恶不作。他如神祗般出现,处处维护这个监狱出来的女人,却又在夜里狠狠的虐她。遭遇陷害锒铛入狱,她要血洗一干仇人,他拉着她的手,柔情的告诉她“亲爱的,复仇这种低级的事我来”酒后缠绵,他把她当做曾经最爱的女人,用尽浑身解数,醒后她落荒而逃。没想到一炮命中,从前的自己遭遇背叛,情爱到头如此不堪,她决定自己抚养这个孩子。可当结婚警钟敲响,怀孕事件泡汤,假怀孕,骗结婚,他开始决定重新审视这个从监狱里出来背景复杂内心险恶的女人。他冷声质问:“年瑶,耍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