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落跑椒妻,有种你别逃 > 正文

落跑椒妻,有种你别逃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5章深夜不安静的心

发布时间:2020/10/19 3:16:27热度:

《落跑椒妻,有种你别逃》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小说全文讲述:席若萱淡定的看着苏佑熙,悠悠地说道:“就该猜到是你搞得鬼了……别演了,我发生了什么,你不是应该都看得一清二楚的?”...

落跑椒妻,有种你别逃

贵宾接待室里,席若萱已经神态怡然地啃完了第三颗苹果,她极为不雅地打了个饱嗝,同时朝着对面的男警察一阵傻笑。

这时,“嘭”的一声巨响,有人从外面闯了进来,紧接着是苏佑熙那张无限天真的脸蛋。

“萱萱萱萱!你有没有怎么样?”

苏佑熙脸上尽显担忧之色,那精致的小脸就差没将全部器官都皱成一团,而更精致的则是她那编的格外甜美动人的发型。这是在之前聚会上所没有的!

想必席若萱在休息室等这位警察口中的朋友,等了那么久的原因也昭然若揭了!苏佑熙那么宝贝她那几根头发,没准又跑去美发屋打理去了!

苏佑熙冲到了席若萱面前,上下左右地打量着她,生怕漏掉了哪个细节。

席若萱淡定的看着苏佑熙,悠悠地说道:“就该猜到是你搞得鬼了……别演了,我发生了什么,你不是应该都看得一清二楚的?”

说着,席若萱又看向紧跟在苏佑熙身后的两个男人。

康觉接收到席若萱的视线,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席若萱口中说的虽不是自己,但他确实也参与其中。

席若萱一眼便看出了他眼中的不安,但念在他并非主谋,所以她完全可以放过他。至于苏佑熙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除了康觉之外,还有另一个男人,那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他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笑得一脸无害,莹亮得不染一丁纤尘的双眸,正炯炯有神地看着席若萱。

“Amy妈咪,你就别怪小佑熙了,其实这个主意是我提出来的。”

裴锦凡露出温暖如阳的笑容看着席若萱,他的笑容是这个冬夜里难得的暖阳,总是有能力让人感觉倍感温暖。

只是,他的话,却总是让席若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他对她和苏佑熙的称呼,总是让她忍不住觉得站在她面前的是雌性动物!

“我警告你,裴锦凡,请叫我名字,我完全可以容忍你连名带姓地叫我,但是,我们家Amy并不是你的学生,所以你叫我的时候别跟个欧巴桑似的叫我,还有,你叫苏佑熙的时候,麻烦你也不要叫得那么恶心,ok?”

席若萱循循善诱面带微笑笑里藏刀地说着。

裴锦凡还想继续说什么,蹲在席若萱身边的苏佑熙赶忙打圆场:“哎哟!好了啦!萱萱,要不是裴老师帮忙,你现在估计就葬身在那禽兽身下了!”苏佑熙瞪大了双眼无不夸张地说道。

席若萱尴尬的看了看在场的三个男人,忍不住狠狠地瞪了苏佑熙一眼:“回去再收拾你!”

“萱萱,别这么凶嘛!你得好好感谢我们,真的,我本来以为那极品帅哥和萱萱是一往情深两情相悦,谁知道他那禽兽居然把你直接拐去了宾馆!要不是裴老师刚好有个姐姐在这里,然后我们说通裴姐姐陪我们演这么一出戏,没准儿你真的已经……”

苏佑熙声情并茂地讲诉了她们的计谋,当然她不会告诉席若萱,她看戏的成分比要救她的成分多一点的。

“苏佑熙,我要回家!”

席若萱一声爆喝,总算是让喋喋不休的苏佑熙住了嘴,席若萱一想到自己被慕枫拐去宾馆的一路上,都在这些人的观摩下她就浑身不自在!就好像是偷情被抓似的……

她懊恼的闭上了眼,她怎么把自己说得那么不堪呢?之前说自己是出来卖的,现在又说自己偷情……

苏佑熙顺从地连声叫好:“好好好,我们回家,我们回家咯!”

一行人赶忙前后簇拥着出了警局,寒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一眼望去只看到地上那白茫茫的一片,天幕已经恢复了那一望无际的黑。

刚走出警局的大门,苏佑熙便迫不及待地朝着一个大油桶跑去。

“那是什么?”席若萱不解的看着已经奔向那个大油桶的苏佑熙。

“嘿嘿,萱萱,那是我的烤地瓜啊!我要把烤地瓜运回家去,给宝贝们分享!”苏佑熙不忘回过头来对席若萱炫耀。

“什么?”席若萱惊得只差没掉出眼珠子来!

站在席若萱身旁的康觉委屈的说:“苏佑熙答应烤地瓜的大叔,说是要将他的烤地瓜全部买下来,于是……”遭殃的就是他了,苏佑熙没带钱,所以是他掏的钱……

吃货的世界,总是让人无法理解!

席若萱翻了个白眼,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去,苏佑熙做事情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她早已经习惯,而今天她的心情已经乱七八糟地不知如何收拾,她需要一个安静的角落,去安慰她这颗澎湃的心。

当慕枫好不容易脱离裴玉禾她们给他摆的迷魂阵之后,待他离开警局却早已经看不见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身影……

慕枫颓丧地靠在警局大门口的高墙上,轻轻地闭上了双眼。只是几个小时的时间,却仿佛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精力……

席若萱,你在哪里?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一定要找到你!

深夜,一套别具一格的小套房里,安静的只剩下客厅里的一盏黄色小灯在悠悠的散发出温馨的暖光,客厅左侧是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已经熄灯安静地进入了梦乡,而另一个房间依旧亮着一盏粉色的小夜灯。

席若萱静静地看着母子床里那张粉嫩稚气的可爱小脸蛋,小女孩安静地睡着,嘴角轻轻地翘起,似乎梦见了什么让她感觉幸福的梦……

席若萱轻轻地起身,走出了房间,慢慢的走向客厅另一端,打开了阳台的玻璃门。

她轻轻地趴在了阳台的栏杆上,抬头望着冬夜里的孤星,夜晚如此的安静,然而她的心却久久未能停止热闹的欢愉。

三年了,她不止一天去期盼,期盼着慕枫可以找到她,对她说:“对不起,萱萱,是我的错,跟我回家吧!”

她只需要他向她低头,向她服软,她一定会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回去的。

可是,为什么在慕枫看来,反而无理取闹的是她,反而不可理喻的是她呢?

回忆里,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冰冷的心,一直都未曾融化……

明明她没有背叛,明明是他选择了那个女人,为什么他却可以那么堂而皇之地出现,说出那么绝情无耻的话来?

就在不远处的一栋高级商务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慕枫穿着灰色的浴袍安静地站在落地窗前,城市的喧嚣已经渐渐地落下了帷幕,皑皑白雪在家家户户的屋檐上悄声消融。

这个世界仿佛安静地只剩下灯光和雪影,然而两颗炙热的心,却已经回到了如火的青春暮歌里……

落跑椒妻,有种你别逃

席若萱为了给慕家传宗接代,竟逼慕枫和别的女人上床!谁知最后却是她怀着他的种负气逃离,误打误撞进了演艺圈……三年后的街头,慕枫一声暴喝:“女人,有种你别逃!”席若萱回头吐舌,她已经有了他的“种”,岂能不跑?一次拍卖会上,他拍下了展示古董的她——“这条美人鱼,我要了!”她再次带着球亡命天涯,却莫名卷入了一场秘密特工行动中……某天午后,某宝:“妈咪真的不要爹地了吗?”“对!”“那真的是太好了!我要把爹地拍卖了!”“什么!”她岂能再次容忍别的女人霸占了慕枫?“谁也别喊价,这个男神是我的!”谁知“买下了他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