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名门娇妻:总裁大人任性宠 > 正文

名门娇妻:总裁大人任性宠无弹窗_名门娇妻:总裁大人任性宠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0/8/5 13:01:58热度:

《名门娇妻:总裁大人任性宠》是一本剧情极佳的豪门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大少爷。”顾宁安抬起头来,冲着谢嘉祺嫣然一笑,眉目流转:“我跟临山住在一起么?”...

名门娇妻:总裁大人任性宠

顾宁安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了房间,醒过来的时候天就已经亮了。

她昨夜回来的时候还穿着裙子画着妆,此时醒过来之后她连忙便跑到卫生间。

镜子里面的自己已经卸掉了妆容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

顾宁安心下意识地认为昨夜应该是刘妈给自己换的衣服卸了妆。

可是好奇怪,为什么一点感情都没有呢?

直到现在她满脑子最后的画面都是昨夜跟谢临山亲吻的场景,至于别的,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我这是怎么了,睡着了居然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顾宁安一边揉了揉太阳穴,一边暗自叹道:“难道那家伙的嘴巴有迷药么?”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每次跟谢临山发生何种过于亲密的举动之后,她都会莫名其妙地睡过去。

收拾完后下楼,楼下却不是谢临山如同往常一样等着自己一块吃早饭。

沙发上面坐着一个男人,带着金丝边眼睛瞧着十分斯文。

刘妈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伺候着,至于谢临山却不见人影。

“睡得好么三小姐?”

男人看到她,端着咖啡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看着倒是温文尔雅。

顾宁安也不生涩,眉头微微一挑,笑道:“倒是还行,就是不知道少爷昨晚睡得怎么样。”

谢嘉祺闻言也只是微微一笑,放下手中的咖啡道:“我倒是睡得不错,该失眠的是父亲才对。”

“呵呵,说来也是。”

刘妈看她下来,连忙上前问她需要点什么,她只是让刘妈给自己倒一杯红酒。

“大清早起来就喝酒,看来你还真是爱喝酒啊,跟顾姨一样。”见她端起酒杯,谢嘉祺的微笑下面危机重重。

听到母亲的名字被眼前的人提起,顾宁安觉得有些反胃。

“大少爷今天来有什么事?”

“还是少喝点酒比较好,别忘了顾姨便是醉酒后误事啊。”

一个避而不谈,一个抓着不放,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就连一边的陈赟都听得眉头紧皱。

当年,顾夫人如果不是因为喝醉了酒,想必也不会出后来的事情,最后落得那般下场吧。

最后还让谢启汉捡了一个对亡妻女儿也仍旧多加照顾的名声。

“我不需要大少爷的提醒,你只管说来干什么就对了。”

谢嘉祺勾唇一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别有深意道:“不需要当然最好,只是到手妹妹你可别怪哥哥我没有提醒你啊。”

只是此时顾宁安被提到了母亲,心里有些烦躁,并没有对此话多加深思。

“说吧,什么事。”

此时谢嘉祺才终于将话说到了正题上:“爸爸说昨晚之后他反思了一下,觉得他对你跟临山是冷淡了一些。为了弥补,他今天让我来接你跟临山回金安庄园住一段时间。”

闻言,顾宁安上扬的眉头带着嘲讽:“他想要弥补我们?”

谢嘉祺也笑了笑,倒是不找什么借口:“你别看我,是不是弥补你我都心知肚明,但是具体原因到底是什么,还是得你自己去问。我今天来的任务,只是带你们回去而已。”

顾宁安一手捏着高脚杯,大拇指不断地在杯子底座上面摩擦。

每当她陷入沉思的时候,便会出现这个动作。

其实眼下,她能够选择的机会不多。

回到金安庄园,其实并不算是什么坏事。

因为回去之后说不定调查很多事情的机会会更多。

“大少爷。”顾宁安抬起头来,冲着谢嘉祺嫣然一笑,眉目流转:“我跟临山住在一起么?”

这是她唯一的担心,让谢临山独住。

“没问题,这几天你们两个人就住在原来的顾姨喜欢的那栋楼里如何?”

顾宁安放下酒杯,神色冷下来:“好,那我回去。”

去看看谢家这次,又为她准备了什么样的深渊泥潭。

第十四章景家小少爷

陈赟刘妈都不能去金安,又不愿意坐谢嘉祺的车,所以顾宁安便只能独自开车带着谢临山前往金安。

一路上谢临山安静得出奇,虽然平日里他也不说话,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顾宁安就是觉得他今天似乎跟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车子进入金安庄园,氛围则变得更加奇怪。

谢启汉居然带着庄林雅等人在大厅门口等着他们。

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身后跟着一个相貌俊朗的少年,看起来似乎才刚二十出头不多。

“临山,宁安,你们来啦。”谢启汉看到他们二人下车,与身边的男人相视一笑,带着男人朝着他们二人走过来。“来宁安,这位是你景叔叔,还不快叫人!”

景自城从见到顾宁安的第一眼,便十分满意,从头到脚地打量了她好几眼。

这还不算,顾宁安总觉得这位“景叔叔”看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对劲,一对眼珠子总往自己大腿上放。

不过顾宁安还算给面子,仍旧笑吟吟地点了点头:“景叔叔好。”

“好好好,大侄女果然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啊,随你妈。”

闻言,顾宁安心中突突了一下。

眼前这位景叔叔她以前从没见过,他跟妈妈认识?

“来大侄女,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小儿子,博裕。”

说着,景自城便把他身边的少年拉到了顾宁安面前。

对同龄人,顾宁安虽说不知道谢启汉到底要干什么,但是还是礼貌地伸出了一只手,笑道:“你好,顾宁安。”

景博裕相貌还是十分不错的,但是他的眼神却不知道为何有些呆滞。

而在看到了顾宁安伸出一只手后,他盯着她的手看了半天,突然拉过来,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腕上。

明明吃痛,但是顾宁安却只是咬紧了牙根,愣是一声没哼出来。

身后的谢临山却已经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孩子护着玩具一般护着她:“不许欺负安安!”

说罢,随手一推便将景博裕推开,力气之大,让景博裕险些没能站稳。

“博裕,你干什么!”

景自城见状,连忙拉开景博裕,跟顾宁安连连道歉。

她自己还没说什么,谢启汉便已经大气地摆了摆手:“我大侄子毕竟出过意外的,可以理解!”

听到理解二字,顾宁安却觉得可笑。

她的手腕上留下了一圈鲜红的齿印,疼的人是她,谢启汉却轻描淡写的带过。

而且,从刚刚跟景自城的对话里,她差不多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

景博裕,景家的小少爷,小时候一场高烧烧坏了脑子。

同样都是意外导致的脑子问题,但是景博裕在景家仍旧备受宠爱,至于谢临山……

呵呵,理解个屁!

她并没说什么,谢启汉招呼人先进去,她正打算先用纸巾将手腕擦一擦,却收到一块干净的手帕。

抬头,是谢临山安静的眉眼。

“谢谢,弄脏了你的手帕,可别怪我哦。”

焦躁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接过手帕捂在了伤口上。

扭头的时候,却发现三个人的目光落在了他们二人身上。

谢雨涵妖艳的妆容之下,是嘲讽的眼神,这她已经习惯了。

让她觉得有些奇怪的是,为什么庄林雅和谢嘉祺二人都直勾勾地看着谢临山呢?

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抬头,却只能看到一双依旧平静的眸子。

见人此时都跟了进去,顾宁安也连忙带着谢临山跟上。

本以为谢启汉今天找自己回来,肯定会对昨晚的事情对自己进行一番质问。

但是没想到他居然从头到尾没再提过张淑仪和昨晚发生的事情,反而跟景自城两个人相谈甚欢。

晚餐大家一同用过,谢启汉一时兴起还让大家一块喝了两杯。

等结束这些虚伪的客套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顾宁安觉得困意席卷而来,把谢临山一送回房间便自己进屋了。

这栋楼似乎许久没住了,房间里的电灯好像坏了,根本打不开。

抹黑上床之后,顾宁安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对劲。

“热……好热啊……”

燥热中,她忍不住伸手拉开了自己的衣领。

雪白的皮肤在黑暗中也分外诱人,身体逐渐被点燃,但是她心里却开始明晰起来。

她被下药了!

再想到今天下午的时候景自城看自己的眼神,以及那呆呆傻傻的景博裕……

她被卖掉了!

搞砸了谢临山,谢启汉便把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吗?

觉得事情不对,她跌跌撞撞地下床想要离开房间,但是才刚出门,她便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按了回去。

男人的身上同样带着一股燥热的气息,她还没看清眼前人的模样,便被勾起了青玉,攀附在男人的身上。

这药性太强烈了,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名门娇妻:总裁大人任性宠

“我家哥哥脑子不好使,谈生意的事儿还有我在呢,你们别想欺负他!”输在谢少狠绝手段之下的商界大佬们表示:三小姐你被他骗了!“我家哥哥因为生病撞坏了脑子,从来不关注什么是时尚潮流,你们别嘲笑他土!”看着被谢少迷倒排成长队的少女,助理表示:三小姐你连眼睛都被谢少蒙住了?“我家哥哥禁不起打击,你们有什么事儿冲我来,不要总是找哥哥麻烦!”被谢少一一击退的仇人:呵呵……“我不管!我就是护着我家哥哥,他可是我看着长大的!”所以……“哥哥身体不好,今晚早点睡?”某装傻腹黑:“等等,谁身体不好?来试一试?!”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