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阴红娘 > 正文

阴红娘第19章余家祠堂

发布时间:2020/10/19 4:42:59热度:

《阴红娘》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主要讲述:没办法就一起去衙门里面高状,最后衙门里的老爷让她们一个扯着孩子的头,一个扯着孩子的脚,谁抢到孩子,孩子就是谁的。...

阴红娘

  “他们……就这么彻底消失了吗?”

  我呆呆的望着易笙妖怪和余家祖宗消失的地方,眼眶里一阵的憋得慌,忍不住别过了头看向了拿着笔的儒雅男。

  只见他飞快的看了眼我身旁的楚云之后朝我点了点头,温润的嗓音很是动听。

  “是,魂飞魄散了。”

  “那他们还有救吗?”

  不是我玻璃心,也不是我假好人,说实话,单身的人一般都有两种心态,一种是见不得别人恩爱,不论男女,另一种则是看着别人恩爱,就好像自己也身临其境了一样。

  而我就是后一种,所以当我看见易笙妖怪和余家祖宗消失了之后,心里就难受的慌。

  “能不能有救那就得看他们的造化了。”儒雅男说着,起身朝他们消失的地方走了过去,将那把匕首弯腰捡起来握在了手中。

  只是刹那间的功夫,那把匕首竟然就那么凭空消失了,还有他的毛笔也不见了踪影。

  不过好在自打我见过了楚云这只鬼和易笙妖怪那只吃人的僵尸之后,心里的承受能力也跟着强大的了不少,就连知道云初是狐妖之后,我也只是片刻的惊讶而已,更何况,连余家祖宗都变成了城隍爷,所以对于儒雅男这点超能力我也就没有过多的注目,反正顶多就是个妖怪而已,再说了,楚云这只死鬼还用的到我,而我也就不担心儒雅男会对我不利。

  更何况,他虽然带着面具,只能看见半张脸,但从他这半天的说话举止看来,也绝对是个温柔的,反正就算再差劲也不会比楚云这只死鬼更加差劲了。

  不过说道楚云,他应该不能离开他的尸体太远吧,怎么还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这个厉害的儒雅男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有些不解的看了看楚云,又将目光放在了儒雅男的身上,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来时自己和苏扬猜到的事情。

  楚云的背后有人,不然他一个刚死的新鬼怎么可能懂那么多,而且还那么厉害?

  难道说……儒雅男就是楚云身后的那个人吗?

  我想着,心里下意识的对儒雅男的印象大大的打了折扣,要是他真的是楚云身后的那位高人的话,那就太无耻了,竟然在我毫不知情的时候将帮我和楚云结成了冥婚,实在是让人恨得牙痒痒。

  “你怎么会在这里?”

  突然,熟悉的声音夹杂着怒意在我身后响起。

  我回头间,正好看见余子城掺扶着苏扬走到了我们的身后,此刻,他的目光狠狠的盯着我身旁的楚云,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不过更加奇怪的是,余子城那个小屁孩也咬牙切齿的盯着楚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我怎么会在这里?自然是因为我老婆在这里啊!”此刻楚云就好像故意的一样。伸手将我拉到了他冰冷的怀中。

  我挣脱了半天都是于事无补。

  而苏扬更是猛的就推开了身旁的余子城,二话不说的走上来就抓住了我的手腕往外拉。

  可偏偏楚云也没有要放开的意思,两个人的劲都出到了最大,我感觉身体好像被撕裂了一样。

  忍不住就痛呼出了声“啊,疼,放手!”

  我喊着看了一眼楚云,又看了一眼苏扬,可当我看向楚云的时候,楚云丝毫都不看我一下,一双眼睛不服输的看着苏扬。

  而当我看向苏扬的时候,他却像猛的反应过来了一样刷的一下放开了手。

  当看见我猛的被楚云扯回了怀中之后。

  他一脸的着急“素素,你没事吧,对不起,刚刚我扯疼你了。”

  苏扬的话让我一下子就红了眼,回忆起了一个曾经看过的故事。

  说有个人贩子拐走了一个孩童,可当孩童的母亲找来的时候,那个人贩子却打死不承认孩子是她拐来的,硬说是自己生的。

  没办法就一起去衙门里面高状,最后衙门里的老爷让她们一个扯着孩子的头,一个扯着孩子的脚,谁抢到孩子,孩子就是谁的。

  那个亲母亲当然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受苦,所以听见孩子的哭声之后就猛的放了手,自己哭成了泪人,可那个人贩子却没有丝毫的手软,反倒高高兴兴的以为孩子就是她的了。

  当然,最后衙门里的青天大老爷断了一个完美的悬案,孩子交给了自己的亲母亲,人贩子被关押了起来,是个圆满的结局。

  虽说回忆里的这个故事跟现在的情形有些出入,但也都是异曲同工。

  苏扬跟我一起长大的,他虽然嘴臭人品差,还花心,四处寻花问柳,可总归这些年只要有人欺负我的时候,他都是站在我的身后的,虽然每次都被别人打的落花流水,可他却从没有放弃过保护我。他在我心里早就像个亲哥哥一样,而我估计,他肯定也是将我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了,毕竟这么多年,我们两个多数的时间都是在一起打发的。

  可楚云呢?他口口声声的叫我老婆,不过就是为了我的这一具身体而已,只要我不死,就算伤了残了对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看着苏扬那样担忧的神情,我二话不说的就猛的推开了楚云,飞快的跑到苏扬背后,抓住了他的衣袖。

  “苏扬,我们赶紧离开吧,我的手机还放在余家呢,我怕被人偷了,那可是我的新手机啊!”

  对于我的选择,苏扬也很是满意,狠狠的戳了一下我的额头“瞧你那点出息,不就是一个手机嘛,大不了我给你再买一个!”

  此刻的苏扬就像天上的星宿一般璀璨夺目,我一手挽着他,一手挽着余子城,也不顾身后的楚云和儒雅男是什么反映,就捡起了云初的断尾,和她的狐狸身体朝余夫人的尸体走了过去。

  可就在余子城的手指刚要接近余夫人的身体时,她却猛的散了开,就像易笙妖怪和余家祖宗那样,片刻间,魂飞魄散了。

  吓得我脸都白了,在看余子城,他早就甩开了我的手,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妈?妈你去那里了?”

  “子城,你妈为了你,恐怕早就跟那个僵尸做好了什么交易了,所以才会在僵尸消失之后,她也会跟着消失。”苏扬拍了拍余子城的肩膀,将他一把拽了起来“振作起来,人死不能复生,再说你父亲和你的亲戚们都在你们余家的祠堂里等着你去解救呢。!”

  “是啊,子城,你放心,以后你再也不会一个人了。”

  我起初还在想,他说自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时那种无助的眼神让我很担心他小小的身躯是否能够承担的起这一切,可再好不过的是,他的爸爸还活着,只要我们赶紧从余家祠堂里救出他们,子城自然就不再是一个人了,我和苏扬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

  不过男子汉终究是男子汉,不管看上去再怎么单纯善良,他都有一颗强大的心,所以在我苏扬的劝阻下,余子城也摸了摸脸上的泪痕站了起来。

  “嗯,我知道了,苏扬哥哥,素素姐姐,我们下山去救人吧!”

  他的声音还带着刚哭过的沙哑,不过人早就先我们走下了山。

  我搀着苏扬,苏扬抱着云初,我们也飞快的跟了上。

  临走时我回头看了眼楚云,本以为他不会那么轻易放我们走,至少也会追过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看向他的时候,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那个儒雅男就站在他身后目送着我们离开,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

  我们到了镇子之后就直奔余家的祠堂,里里外外的翻了个好几遍,终于在余家列祖列宗的牌位下找到了那座水牢的入口。

  水牢大的出奇,也不知道是以前用来干什么用的。而余家的一众后人全部被关在了水牢里面,钥匙就放在水牢外面的木桌上,可对于他们来说却是可望而不可及。

  放出他们之后,面对着他们的千恩万谢,我让余子城点了一遍人数,那些传言被易笙妖怪吃了的男人小孩都一个不落的出现在这里,可唯独余子城的父亲却怎么也找不到。

阴红娘

结阴亲结到了自己头上,鬼夫还那么的粗暴……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