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 > 正文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第18章讨好

发布时间:2020/9/17 16:11:16热度: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是一本文笔极佳的现言风格的小说。主要讲述:一把扯开白盛夏身上单薄的睡衣,宽大的手掌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掐出来一道一道的红印。...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

一把扯开白盛夏身上单薄的睡衣,宽大的手掌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掐出来一道一道的红印。

左铭深永远都是这样的,做这种请人之间温存的事情,永远都只会对她的用强的,白盛夏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疼,哪里都疼,可是哪里又都不疼,白盛夏想笑,自己已经麻木到了这种地步吗?歪了歪头,正好看见窗外如水的月光,今晚的月色似乎很好。

她的分心让左铭深感觉到不爽,白皙的皮肤殷红一片。看着自己制作出来的杰作,左铭深有一种近似凌虐的感觉。

这次是生疼,白盛夏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想说一句轻点,可是看见左铭深眼眸下洋溢出来的得意,终归还是没有说出来。如果这样能让左铭深高兴的话,她也晚能忍。

可是,左铭深却没有了兴致,得意,在对上白盛夏那张隐忍,麻木的脸庞时,全部都消失殆尽。

在这之前,无论他怎么做,或重或轻,白盛夏都会反抗,甚至会辱骂他,跟唇舌相叽。正是因为白盛夏的这些反抗,才让左铭深每每在对她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是他对白盛夏的惩罚。

白盛夏可恶,他讨厌她,所以才会这样对她,都是为了惩罚,都是为了报复。

可是,现在,却好像变了味道。手僵硬在半空中,再也落不下去。

疼痛感断了,那只折磨的手好像也感觉不到了,白盛夏疑惑的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的便是左铭深写满了厌恶的双眸。

四目相对,倒是左铭深先移开了眼睛,冷哼一声,从她身上气来,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双手,像是手上沾满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

手上能有什么恶心的东西呢?白盛夏摇了摇头,这不就是在告诉她,他觉得她恶心吗,连碰一下都觉得恶心。

心里像是被针扎一样疼,有一股难以名状的心酸。可是,这样也好,她早就不愿意被左铭深这样对她用强的了。

现在左铭深自己停手了,她倒是再也不用忍受这种屈辱了。

左铭深冷冷的撇着她,吐出来两个字,“恶心,”

白盛夏仰趟在沙发上,双眼麻木的盯着天花板。

左铭深继续挖苦道,“我现在碰你都觉得恶心,像你这样不要脸,死命倒贴的女人,勾搭了不少的小白脸吧。”

白盛夏脸色一白,猛地坐起来,死死的握住拳头,压下所有的情绪。她竟不知道,左铭深竟然能这样污蔑她的清白。

五年的相处,换不来左铭深丁点的信任,她活的这五年,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不,是她这二十多年,都像是个笑话,从出生起,她的存在就是错误的!

她的人生,只剩下她的两个孩子了!所以,无论怎么样,她必须要忍!

“左铭深,”白盛夏低着头,稍长的头发遮掩了她的眼睛,“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想说,我没有勾搭任何人,”

这一句辩解在左铭深的眼中是多么的苍白无力,白盛夏不是不知道,只是,这一句她不得不辩解,就像是在维护自己那仅剩下的一点的尊严。

白盛夏不去看左铭深的反应,就知道左铭深的眼神里边肯定是盛满了不信任,以及浓浓的鄙视和不屑。

这些所有的反应在白盛夏这里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与其说是懒得去看,不如说是她愿意在去看。

而左铭深再不理她,冷哼一声,转身走了。直到脚步声彻底的消失,白盛夏才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头一歪,身体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一样,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索性就窝在了沙发上。只是,睡意全无……

满脑子都是她的两个孩子,以及……左铭深。本来她该觉得乱糟糟的脑袋,此刻却似乎异常的清醒。

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两个孩子从左家带走,然后把他们抚养成人,至于左家,白云秋,她都不想再理会了。

讨好左铭深,希望他能大发慈悲的放过她和她的两个孩子……

不知道想到什么时候,白盛夏才慢慢的睡着。只是这一觉,她睡得异常不安生。梦里两个孩子离自己越来越远,而两个孩子旁边站着的是左铭深和白云秋,他们似乎是在说着什么,笑的好不开心,热热闹闹的,似乎他们才是一家人……

白盛夏想要追上去,跑了好久,眼看着要追上了,却被不知道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白云秋给拦住了,

白云秋吊着眼角,不屑的看着她,对她说,“白盛夏,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左铭深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

“不,不……”白盛夏用力的摇着头,而此时此刻,她的两个孩子就在她的眼前,似乎她一伸手就能够到,可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够不到。

“白盛夏,”白云秋狂妄的大笑,似乎是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你可别白费力气了,孩子是我的……”

白盛夏全身都在颤抖,看向自己的两个孩子,想要告诉他们自己是他们的妈妈,可是两个孩子天真的看了她一眼,便高高兴兴的投入了白云秋的怀抱!扬着天真的面庞,叫着白云秋,“妈妈,妈妈……”

“不是的,不是的,我才是你们的妈妈!”白盛夏想要大喊,想要告诉自己的孩子,自己才是他们的妈妈,可是她好像像是失声了一样,喊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一遍一边的叫着白云秋妈妈!

然后,白盛夏就被吓醒了。天还没有完全的亮起来,只是晨曦中透着一丝微弱的光。

“云云,依依……”白云秋嘴里呢喃着,还没有回过神来。全身都在发抖,一口气像是怎么样都咽不下去一样,吊在嗓子眼。

梦境里冰凉刺骨的绝望就像是在她的身上扎上了无数根的银针,痛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手紧紧的握成拳,颤抖的嘴唇死死的闭上,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在黑暗里,白盛夏一双倔强而执着的眼睛显得异常的明亮。她一遍一遍的告诫着自己,刚才的那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境,那都不是真的,而且永远也不可能发生。

天色渐渐的亮起来,而白盛夏身上因为梦境而产生的刺骨的绝望,也慢慢的被平息。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多了,此时的阳光好的很。

不再磨蹭,从沙发上起来,白盛夏把凌乱的沙发整理好,便去收拾狼狈的自己。既然是要讨好左铭深,她就不能让他看见自己窝在沙发上的模样,要不然依着左铭深的脾性,不仅会嘲笑她,而且会更加的厌恶她,那她就得不偿失了。

该穿的衣服穿好,头发梳好,把自己整理妥当,白盛夏去了厨房。

天价宠妻,大佬好难缠

“我爱的人,恨我入骨。”一个是罪犯的女儿,出生肮脏卑微,被所有人厌恶,姐姐抢走她的一切,亲生母亲让她去死。一个是豪门太子,高高在上,完美无瑕,第一次让她认识到,原来这世上还有美好与温暖。身份的悬殊没能阻止她想要靠近的步伐,像是深入骨髓的瘾,像是追逐阳光的葵花,或许在第一眼相遇时,就早已注定她这一生为他而生,为他而死。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让两个命运本该毫无交集的二人紧紧纠缠在一起,她本以为能用真心去感动他,到头来,五年婚姻如同牢笼,浇灭她的热情,磨平她的棱角,折磨得她痛不欲生。原来,她憧憬的婚姻不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