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时回古书 > 正文

时回古书大结局在线试读第18章归乡

发布时间:2020/10/18 13:20:40热度:

《时回古书》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干净的床单,一定是她趁着一个不太常见的大太阳天把被子拿出来晒的吧。不知道她在做着这日复一日的家务时,又在想什么?...

时回古书

想起大学四年,她只回过两次家。还是在大一的时候,后来有时间就旅游或者打工,连过年都不怎么在意,安妈在电话里骂她不孝,那时她也毫不在意。后来工作了就更不在意,回想这几年,她竟过得犹如沧海浮萍,飘摇无根。

  现在她回来了。

  几年后再回来,这里什么都没变。还是二环上那个有些年纪的小区,还是那个传闻有着许多混混出没的宏光广场,还是许许多多的老爷爷老太太在散步,只是几年不见,附近的树,长高了些。

  走到家门前,正是周末下午时分,她在门口听到了爸爸放着足球赛,或许正嚼着有滋有味的花生。而妈妈应该是在一边拖地,一边唠叨着爸爸又几天没有换衣服了。

  那一刻她决定不自己开门,而是按下了门铃。

  拖把放下了,妇女风风火火地冲过来,开了门。见到来人,愣了一下。

  “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啊!”只这一瞬,妇女竟然哽咽。然后她迅速转头,朝屋里喊道“你就知道看电视,你家丫头回来了你知道吗!”

  而那个男人明显的背影也僵了一下,几年没回来,他的身体已经略显佝偻。

  那一瞬间她湿了眼眶。

  这个周末的饭桌,可谓格外丰盛。

  安妈真是拿出了看家本领,穷毕生之绝学。安爸一尝一个菜,就要泪流满面,说这是他这几年吃过的最好吃的菜。

  而安妈呢,就瞪他几眼,然后使劲给安采音夹菜。

  她本以为几年没回家,二老一定会问东问西,喋喋不休。没想到他们只是准备了一桌饭菜,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这真是应了那首老歌。

  “丫头,在外面有没有好好吃饭?”安爸夹了一筷子菜,笑眯眯地问她。

  “有啊。”她顺口答出。

  其实是半真半假,自己工作那会她简直是只要能吃就行了。直到遇见了付良卿……想起那个名字,她心里一痛。

  “自己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别糊弄自己,糊弄我们啊,现在是给你自己过活……”安爸的话匣子一打开,那也是收不住。

  “我知道了。”她冷冷地说,这神色语气一出口,不仅二老惊讶,她自己也是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简直与某人如出一辙。

  她身子不由自主地一抖。

  她看了看他们,仍是什么都没说,却陷入了沉默。气氛竟尴尬起来。

  她竟使父母对她无话可说。

  安采音站起来,“我先上楼了。”

  伴随着“咚咚咚”的上楼声响起,餐桌上安妈就开始埋怨安爸,那个已经白发横生的男人。“我说你吃个饭在那里瞎嚷嚷什么……”

  她捂住双眼打开房门,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干净的床单,一定是她趁着一个不太常见的大太阳天把被子拿出来晒的吧。不知道她在做着这日复一日的家务时,又在想什么?

  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在她毕业以前都是这个小小的三口之家全部唯一的经济来源。甚至到她刚毕业那会,他也会给她打几百块的生活费。可是她在做什么?没有回报,没有回家,偶尔这心血来潮的一次造访,竟然……

  她再也禁受不住,把头蒙在被子里,狠狠地痛苦了一场。

  随后有咚咚的脚步声,是安爸。他敲了一下门,:“丫头,是不是不舒服?”她赶忙清了一下喉咙,喊道:“没事!只是有点晕车。”

  “哦,那好吧,你好好休息啊。”中年人脚步将离,却又问她:“你就吃了那么一点点,要不要我叫你妈再把饭热一下啊?”

  “不用……了。”她回答地有些迟疑,这都是因为平时付良卿晚上一般都做沙拉,蔬菜的,水果的,热量低,分量也不多。她吃那样的晚餐吃习惯了,就不再适应这样的大鱼大肉。只是不好说。

  “那,煮点稀饭,炒个素菜可以吗?”安爸仍锲而不舍,考虑到她是晕车,可能不想吃那些油腻腻的。

  “……好。”终究不能拂了他们的心意。

  那一碗白米粥,素青菜,她吃的悲伤而欢喜。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真的老了。

  原来付良卿在她的生命中,已经这么重。

  吃个饭还很早,安妈是要去跳广场舞的,而安爸要守着一场足球赛。其实那样她都懂,是不想捆绑她的时间吧。哪怕她好不容易回来了,他们也不会占用她一分一秒的时间。

  她是成年人了,就有完全的自由。这是安爸安妈教会她的。

  于是安采音决定去散步。

  散着散着,就到了宏光广场。

  傍晚的广场不像白天那样人来人往,相反的,在太阳将要落下去的时刻,广场上几乎没剩下什么人,秋日的夕阳余晖静静地洒在这里,一片宁静。恍惚多年前的一个时刻,她也是在这片广场上,渡过了这样一个黄昏。那时,还有一个弹吉他的男子,一双疏离的眼睛……

  故人便在这时显现,与多年前的记忆重逢。

  一样的眉眼疏离,一样的简单装束,游辰在那片落日余晖中,渐渐走进。身旁跟着一个女子。

  安采音微张开嘴,眼中浮动着一些讶然和……喜色。

  有关这个男子的一点一滴就蹦了出来。

  以前她每每路过这个广场的时候,总会传来悠扬乐声,她觉得如果是在校园或是其他什么地方,这个人一定能迷倒万千少女。可是他偏偏选择在这样一个整天不是大妈大叔就是老爷老太走过的广场弹他的吉他,既不是为了赚钱,也不为吸引眼球,真是个奇怪的人。

  她时不时地看见他,而后者却从未注意到她。

  后来偶然得知他的名字。

  那时虽然他们也算不得深交,那些零星记忆却始终安于她脑海中的一个僻静角落,时间无声奔流,这一点点记忆却从来没有任何改变,当她想起时,那些记忆就好像是刚刚发生的一样。

  有些人从未在你的生命中长时间停留,但他就是可以在这短短的相遇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某种意义上说,游辰和她的老家并存着,是她的——

  第二故乡。

  一些年不见,他容貌未大改,那股子文艺的气质只是越发跳脱出来。而他身旁的那位女子——安采音刚刚把视线转移到她身上,却突然怔住了。

  远看那女子只觉身形曼妙,应与游辰同年,可是现在他们走近,安采音细看时却发现这女子的容貌分明与她梦中那个身着月白曲裾的女子生得一模一样!

  她是谁?

  另一边,安采音的公司里。

  今天这个部门的职员人人自危,说话做事都十分谨慎。因为他们的主管心情……十分不好。

  “这份提案我说了多少遍了!叫你改!出去!”一声摔碎东西的巨响在主管的办公室乍起,一时办公室内外鸦雀无声,随后那扇门打开,一个人垂头丧气的出来,只能自认倒霉。

  “诶,今天怎么这么大火?”

  “谁知道呢,不过,那个女的……叫什么安采音的,好像没来,会不会和她有关?”两个女职员正悄悄讨论着,突然那扇门又开了,付良卿面色十分不善地走出来。她们立即噤若寒蝉。

  他站在那里,环视了一圈,随后冷冷地说:“做好你们自己的事!别让我听到什么……”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了:“不该听的话。”

时回古书

深夜,被囚禁的少女灵魂出窍,跟随一本古书踏入陌生时空。 一场飞蛾扑火的爱恋,一个被囚禁的真正秘密 。七年的追逐终于修成正果, 房薇却做了一个噩梦,染血的医生悚然惊闻 ,她在滴血的梦境醒来 。七年的青春如同一场盛大的梦境瞬间崩塌 ,撕裂这早已过去的时空 。 神秘古书,时空旅行,那眉眼沉静的女子,为谁而来?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