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流年已远爱已逝 > 正文

流年已远爱已逝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8章你的蝴蝶结没打好

发布时间:2020/9/17 18:54:28热度:

《流年已远爱已逝》是剧情极佳的现言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说罢,他拆开她胸口处那系得不太好的蝴蝶结。...

流年已远爱已逝

第二天一早乔亦帆就过来了,和施颜共进早餐。

吃好早餐后,乔亦帆看了看表,发现时间还早,还来得及。

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他让施颜去换上昨天那套衣服。

施颜没说什么,乖乖地去换了。

换好衣服出来后,她狐疑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

衣服刚好合身,简直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乔亦帆看着她的样子,觉得好笑,“你一定问这么清楚?”

“那当然!”

乔亦帆盯着她的身体,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施颜觉得乔亦帆的目光有些异样,可自己问出的问题,也不能收回,只得把头稍稍偏过一点,掩饰微微绯红的脸颊。

“如果一定要有一个理由……”他看着她,眼神渐渐变得暧昧起来,“睡过,摸过,算不算?”

施颜随手将枕头朝他的脸砸去。

枕头没有砸到乔亦帆的俊脸。

因为他的手在枕头丢过来之前,及时抓住了。

他把枕头丢回床上,随后向前走了两步,来到她跟前,盯着她的胸口看。

施颜见状,立即惊慌失措地用手护住胸口:“色狼,你想干嘛?”

乔亦帆不语,反而掰开她的手。

“干嘛,你要干嘛?”

施颜的瞳孔因为惊恐而猛地收缩,落入他眼里,他竟然觉得可爱。

他嘴角几不可闻地弯了弯。

“你的蝴蝶结没打好。”他的声音很轻很温柔。

说罢,他拆开她胸口处那系得不太好的蝴蝶结。

施颜:“……”

囧!

她不是不会打蝴蝶结。

只是刚才随便系了一下,因为想着出门前再做最后的定型,免得它松掉又要重新打上,浪费时间。

他的手似有若无地碰过她的胸,她浑身不自在,就像被他看光一样。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别动!”

施颜:“……”

她咬牙切齿地想,早知道就打好再出来。

“好了!”乔亦帆终于打好蝴蝶结,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果。

施颜低头一看,发现那个蝴蝶结打得非常好看,巧妙的手法简直不输女性。

当她抬起头看乔亦帆的时候,眼中突然多了一种敬佩的情绪。

乔亦帆读出她的心思,自豪地对她说:“我不仅会烹饪,打蝴蝶结,扎头发,还会很多其它的,摄影,画画,游泳……反正以后相处下去你就知道了。”

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刚才他过来的时候特地带过来的高跟鞋。

缓缓地蹲下身,把黑色的高跟鞋从鞋盒里拿出来,放在她脚前。

“记住,只限于今天面试穿。”他不忘提醒。

她现在身怀有孕,自然不适合穿高跟鞋。

施颜穿上,发现鞋子的尺寸也是刚刚好,不大不小。

但因为一直以来不怎么爱高跟鞋,加上太久没穿过。

当她直起双腿,想站起来的时候,重心突然不稳,身体无法控制地向前倒去……

“啊!”

“小心!”乔亦帆见她要倒,连忙伸手拉住她……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最终安然在乔亦帆的怀里。

他母鸡护雏一样,稳稳地护住她。

她仰头看他。

而乔亦帆也担忧地低头看她。

就在这一仰一抬之间,他们的唇,几乎就要贴在一起。

近得能呼吸到对方的呼吸。

施颜的脸顿时红得像煮熟的虾子,心跳快了十倍,几乎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一样。

她害羞的样子让乔亦帆蓦地想起徐志摩的诗: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他体内的肾上腺素突然飙升。

他的眼神变得温柔的同时,也更加炙热了。

他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巴,缓缓地,轻轻地吻上那片唇。

啊,它竟然比想像中的甜美……

当施颜的唇触到那两片冰凉的唇瓣时,大脑突然轰的一声,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倒流过来一样。

他这是在干什么?

揩油?

想到这个事实,她猛然清醒过来。

“啪!”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乔亦帆还沉溺在她唇瓣的柔软和唇齿间的芳香中,正准备撬开她的牙关,更进一步地攻城掠地。

突然被她这么一打,猛地在疼痛中清醒了过来。

施颜站在他三步之外的地方,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着他。

但她什么都没说,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该死,想起她刚才那一刻厌恶的眼神,他竟觉得很不是滋味。

多少女人削尖了脑袋想爬上他的床,她凭什么厌恶他?

想到这里,他顿时理直气壮了。

于是追出去。

但是施颜已经在电梯里,正关上门,准备乘电梯下去。

“等一下。”他着急地大喊一声。

施颜没有等他。

电梯无情地将她带走。

他气急败坏地低吼一声,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向楼梯口。

“咚咚咚!”他仓促而凌乱的脚步声在安静的楼梯间回荡咚咚地响起,就像他急促的心跳声一样。

终于,他用了大概两分钟的时间,从7楼追到一楼。

他瞅了一眼一楼的电梯口。

电梯上升到2楼,说明施颜已经离开。

他迈开步伐,奋力追到门外。

施颜正在路边招手拦车。

看来是不打算坐他的顺风车了。

想到这里,他更加卖力地加快脚步,终于在计程车停下之后,她准备上车之前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为此松了一口气。

“放手!”施颜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他,未消的愤怒顿时上升到另一个高度。

“坐我的车!”乔亦帆一边喘着气,一边命令道。

“你们还要不要坐车啊?”计程车司机等得不耐烦了,探头问他们。

“要!”

“不要!”

针锋相对。

尴尬的是司机。

到底坐不坐啊…

乔亦帆看了看坚绝的施颜,连忙对司机说:“我送她,你赶紧走!”

司机敏锐的双眼看了看乔亦帆,又看了看施颜,看出他们正在吵架,一时半会儿肯定是解决不了。

为了节省时间赚更多的钱,他默默地把车开走了。

“你凭什么赶走我的车?”施颜奋力一甩,甩掉他的手,“我受够你了。”

“就凭我…”

乔亦帆话还没说完,她已经上了另一辆计程车。

关门,开车,一气呵成,他只能看着汽车绝尘。

乔亦帆在心里懊恼咒骂一声。

但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她离去……

流年已远爱已逝

养女一定不如亲生女?那施家家大业大,怎么连个老公都要帮着找?嫁入豪门三年,同床共枕,却两条被子两边人,那所谓的丈夫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一纸离婚诉讼。他出现了,他接手了这个案子,他说,我会给你一个家。百分之十的股份,她卷入了豪门纷争……当她的身份明朗,是误会?是仇恨?是阴谋?或是爱情?这一辈子,不过上天的捉弄。她依偎在他的怀里,耳鬓厮磨,他说,“做我的女人,儿子我养着!”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