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凶夜冥婚 > 正文

凶夜冥婚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10/18 11:37:06热度:

《凶夜冥婚》是文笔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凄惨的笑了一下,对我说:“我是难产死的,夫家连入殓的钱都舍不得给我花,让我曝尸荒野。”...

凶夜冥婚

  “什么?”我心神不宁的看着我妈问。

  她说这话时神神秘秘的:“有个男人找了我好几次,说你没事,让我不要太难过。还说他是冥王。二妞儿,你和他认识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只能点点头,但又摇摇头:“有一面之缘,但是不熟。”

  我们全家都一阵沉默,只有我姐神经兮兮的说了一句:“你面子还挺大的。”我小外甥也在旁边叽里咕噜说:“泥巴棉籽听打得!”

  现在我已经没有力气理会我姐的冷言冷语了,现在我惊魂未定,需要好好休息,于是我没顾得上父母在旁边一直问我的话,赶紧走进屋里去睡觉,希望明天一早起来我就可以顺利回学校。我就会告别这里的一切,重新开始,想到这里,心里想到了祁荫。我慌忙转身问我妈:“妈,你有没有看到我身上的那颗珠子?”

  我妈诧异的看着我然后想了想,又摇摇头。我姐这个时候咄咄逼人的上前一步,用眼睛瞪着我,白炽灯下她的眼睛好像野兽一样在放光:“好呀,我就知道你肯定把珠子藏起来了。你这个小偷,那可是你姐夫用生命换回来给他儿子换钱的。”

  我听了我姐说的话,心里一阵恼火,我已经忍她很久了,但是比起和她在这里吵,我更想找到我的珠子。祁荫把我当自己人,用剩下的所有力量救活我,这已经无关喜爱,我认为怎么都应该找回他,并且守护他。所以我没有理会我姐的吵闹,而是打起精神问我妈:“你们在给我整理衣服的时候,就没有发现吗?”

  “应该是太小没注意吧,你的衣服都烧了,真是造孽,现在想来真后悔。”她还没说完,我就向门外跑去。外面冷飕飕的,农村春末的夜晚总是比城里的冷上几分,我身上还穿着寿衣,凉风刮过来,直接冷在骨子里。但是祁荫,我不能不去找。

  前方有死相恐怖的鬼,前方有野兽,前方有困难,也许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但是只要前方有祁荫,我哪里想得了那么多?只担心失去力量的祁荫如果被孤魂野鬼抢走了寄身的珠子怎么办?如果被抓走了怎么办?如果永远见不到他了该怎么办?

  我喘着气跑在荒山野岭,一路过来,与去时的路是一样的,但却是两种心境,我此时脚步快,却不凌乱,担忧远远超过了害怕。

  按照我们当地人的习俗,那些我生前用过的东西应该是烧在我坟前的,那么我要回到我的坟头,从那么多烧成灰烬的的灰堆中,找出我的珠子。但愿那珠子能经火不化,但愿,但愿……

  我一步步爬上山,不时有鬼火骚扰我,也有披着白袍的鬼魂想要留下我,但我哪里管得了他们的恐吓,甚至比他们还生气的回绝,甚至都怒吼出来,这种平常的鬼魂其实对普通人来说没有恶意,也不会主动伤害人,被我这样吼回去,反而挺委屈的。

  再说,我好不容易找到我的坟头,看到那些还燃着香火的地方飘过阵阵焚香的气味,而就在不远处的一棵柏树下,我看到一堆黑色的灰烬。我赶紧裸着脚,堆在地上扒开那上面一叠一叠还未被烧成灰烬的黑乎乎的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是什么,找来找去,我的手一会儿就全变黑了。

  正在我心急火燎之时,我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冷笑,随后我下意识理智的回头就是一掌,拍向忽然扑向我的冷风,我的手掌竟然歪打正着,将一个擦白的影子拍飞出去。我忙从地上站起来,注视着那被我打趴在地上的白影,只见她趔趄着脚步,颤颤巍巍的想要站起来,我警惕的看着她,在隐约而昏暗的月光下,我看不清她几乎笼罩在黑影中的脸,但是我却能看到她身上拖着的一个小血块。

  “怎么是你?”我愤恨的看着她,真是阴魂不散。

  她凄惨的笑了一下,对我说:“我是难产死的,夫家连入殓的钱都舍不得给我花,让我曝尸荒野。”

  我无语的看着她,问道:“你老公对不起你你去找他啊,你找我干什么?”

  “他已经被我弄死了,我现在只想让我的孩子活过来,我的怨气就会散去,我也可以去投胎。但是你,都是因为你,我差一点就可以摆脱现在这副鬼样子了。”她从地上爬起来,好像腿摔断了,就这样拖着断了的腿向我大步跑来。我当时就愤恨的喷她:“你现在这副鬼样子的确不敢恭维,但是我不认为我就该被你弄死。”说着,我赶紧侧身躲过她的爪子,随后她身上传来一声婴孩的吵闹,那血块小孩又配合他妈向我发功了,掉在脐带上向我扑过来。

  一时间,我在自己的坟头,陷入两边的纠缠中,更多的鬼魂围观过来,但大多都比较胆小,看到一个厉鬼一个人在这里打得这么厉害,都只敢偷偷躲在树后面看。但我终究徒有祁荫的力量,没法灵活的驾驭他们,稍微和我斗长点,我的劣势就显露无疑。

  我一阵心慌,但也尽全力想要稳住自己,将她打跑,这荒山野林的,我可不想被一只鬼杀死。

  但我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她的一只手忽然掐住我的后脑勺,那小血块婴孩就跳到我的肩膀上,想往我的嘴巴里钻。我一阵慌乱,气息不稳,心寒不已。就在下一刻,我听到耳旁传来女鬼的惊叫声,随后听到周围鬼魂齐齐的惊呼和大惊小怪的声音,我转头看向身后,顿时也把我吓了一跳。

  只见我的身后,竟然是一堵肉墙,高大挺拔的身姿,黑衣飘飘,我抬头才能望到他的面容。

  如果我没有眼花,这应该就是设计我的冥王,让祁荫到现在下落不明的罪魁祸首。我看到他自然是没有好心情,但他看到我看起来心情很好。因为他明明无情无欲的面容上,竟然挂着一抹微笑。

  “恭喜你喜获新生。”他沉稳的声音里听不到恭喜的意思,但听到我耳里,绝对是一种嘲讽。看到他手中提着难产的女厉鬼,我向他摆摆手,不耐烦的说:“你来得还真及时,你们冥界的鬼差是不是总爱翘班?怎么会让她出来乱混?”我也回他一句调侃的话,原本以为他会尴尬难堪,没想到他却对我说:“所以本王要以身作则,亲自来逮他们。”

  我听他这话里暗含了其他的意思,意有所指的看着我。我懒得管他,那厉鬼他抓走也好,反正我也打不过,我随后蹲下身找着我的人骨念珠,因为太过想要找到,双手和双脚齐用,开始上下翻找。

  他收了女鬼,却没有打算要马上离开,而是玉树临风的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在地上翻来找去,随后哼笑一声,对我说:“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

  我诧异的看向他的手中,只见在惨白而斑驳的月光下,那纤长惨白的手指上,捏着一个浑圆的黑黢黢的珠子,我太眼熟了,这不是人骨念珠是什么?和我看到的人骨念珠一模一样,我甚至怀疑它是否经过火烧。我忙伸出黑乎乎的双手想要去捧住那珠子,他的手忽然向中间一抓,我双手只能扑到他的手上。

  “这是我的东西?你没有资格拿走他。”我义正言辞的说着,就用力去掰他的手,那手指就像是钢铁铸造而成的,不,甚至比钢铁还要厉害,我根本连他的一根指头都掰不动。我顿时心中冒火,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是小偷还是强盗?你这叫强取豪夺,强征暴敛!”我心直口快,说完才觉得自己这样对他应该会发火把我揍一顿,但我现在就像是个被抢了心爱玩具的小朋友,执拗着脖子,僵硬着看着他。

  他却没在意我说的每一句话,而是轻描淡写的吹了一下自己的拳头,我吓了一跳,以为他会一拳砸过来,打在我的脸上。心里顿时忐忑不宁。但想象中的重拳没有落下来,我却听到他口中戏谑的说了两个字:“真脏!”

  脏?他是在嫌弃我的手太脏了?我听了这话,今晚的怒火几乎已经到达了即将喷发的顶点。随后他拿着那颗珠子对着我感叹道:“找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会从你手里拿到。”

  我听不懂他说的话,又卯足劲去抢我的人骨念珠,里面可是被封印的祁荫。祁荫说在封印没有解开之前,他一直住在这珠子里面,他和我谈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我帮他解开这道封印,他答应让我再次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但是现在他被强大的冥王握在手里,比一只蚂蚁的命还娇弱,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心里难受极了。他将命运托付给我,而我却没有能力守护他。

  “第一,我没想将东西交给你,你这样强取豪夺,真是土匪行为。第二,请你把它还给我,它对我来说很重要。”

凶夜冥婚

姐夫从西藏寄回来一颗人骨念珠,我姐让我去卖掉,结果打死卖不掉不说,姐姐还被鬼附身,我也为此开了天眼,可气的是珠子里的怪物竟然骗我和他结婚,就在一个凶夜里,他将我拐进棺材,压在棺材板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