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乡村 > 宇皇记 > 正文

完本:《宇皇记》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发布时间:2020/9/21 7:19:42热度:

《宇皇记》是文笔极佳的乡村风格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忽然,一阵柔和的声音从厨房响起:“你醒啦,我在厨房煮点东西,你先吃吧,我等会儿还要去我父亲地方交代当“卧底”的情况。”...

宇皇记

“好了,我们走吧。”南宫宇深情地看了萧舞兰一眼,眼中饱含了歉意,但更多的,是珍惜。望着怀中的佳人,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失而复得的心情。他在心底发誓,此生不会再让怀中的女子受到一丝委屈!

“嗯。”萧舞兰红着脸应了一声,精致的小手任凭南宫宇随意抚摸,丝毫没有反抗。她也感到意外,本来她和南宫宇之间,就像两条平行线,越来越远,不会再有交集。没想到人世无常,居然和好了。得不到的不可怕,可怕的是得到了后又失去。大起大落间,萧舞兰就像从天堂跌入了地狱,又从地狱飞升到了天堂。

南宫宇心中摇摇头,暗暗感叹:“十年了,我这个通天大盗丝毫没有对任何一个异性产生如此的好感,也没有如此快乐的笑过了,记得上一次这么笑是,还是十年前我在死神镰刀手上偷到的“海洋之吻”,没想到,今生我南宫宇还能有这辈子最爱的人。”

夕阳西下,南宫宇抱着萧舞兰,走向小路的尽头。夕阳西下,洒下一片柔和的光辉,将南宫宇和萧舞兰的背影照映的金灿灿的。

“嘶嘶——”一棵茂密的树上,一条全身布满金黄色鳞片,金色中又有一抹暗红的的斑斓大蛇正吐着冷人胆寒的血红色的舌头,用那双寒眸死死的盯着远去的南宫宇,随即窜下树,消失在了草丛中。

……

月色朦胧,在月光的照耀下,南宫宇正赤身裸体的站在窗前,目光柔和,遥望着天空。

“我洗好了,宇,你可以来洗了。”

南宫宇回头一看,忽然觉得眼前一亮,萧舞兰披头散发的从浴室走了出来,在萧舞兰长长的秀发中,隐隐的还有几滴未擦干的水滴流下来,滴在萧舞兰的香肩上,女子特有的体香弥漫在竹屋中。

这还不算诱惑。

最让南宫宇受不了的是,萧舞兰圆滑性感的娇躯,竟然只用一根毛巾包裹着,香肩裸露,让人疯狂的锁骨深深凹陷着,在往下,是萧舞兰丰满的双峰,高傲挺立着,中间若有若无露出一条深深的峡谷。

即便南宫宇是修炼者,心神坚定,也是呆了呆,直直盯着萧舞兰,在她的双峰上停留了好久

萧舞兰被南宫宇盯的满脸通红,不自觉的把头低了下去,有点嗔怒道:“你眼睛看哪儿?还不快进去洗澡。”

“哦。”南宫宇傻傻的应了一声,如大梦初醒般迷糊,傻傻笑着,慢慢地走进了浴室。

几十分钟后,南宫宇澡洗完了。

“现在几点了?”南宫宇问道。

萧舞兰头也不抬起的回答道:“九点半。”

萧舞兰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觉得困了的话,你先睡吧,我等会儿来陪你。”

南宫宇虽然在感情方面木纳,却也不是木头,这话不是明摆着么,要和他同床共枕。

“嗯,我等你……”南宫宇笑着,随后又加了一句:“一起睡。”

……

第二天。

南宫宇睁开朦胧的双眼,望了望四周,忽然心神一紧,因为……

萧舞兰不见了!

“舞兰,舞兰,你在哪里?”

说罢,南宫宇一骨碌的爬起来,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赤脚的跑了出去。

“去哪儿了?”南宫宇感到奇怪。

忽然,一阵柔和的声音从厨房响起:“你醒啦,我在厨房煮点东西,你先吃吧,我等会儿还要去我父亲地方交代当“卧底”的情况。”

“哦,谢谢,那你小心点。”南宫宇一听萧舞兰要去死神镰刀,就不由得有点担心,若是被阿甘迪发现了萧舞兰假戏真做,那就危险了。要知道,阿甘迪为了达到自己的野心,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用来当棋子,还有什么是干不出来呢?

萧舞兰到一身轻松,嫣然一笑:“放心吧,我走了。”说罢,萧舞兰便神秘的走到南宫宇的身边,虽然不知道萧舞兰接下来要干嘛,但他的脸还是有点红。

只见萧舞兰把头贴近南宫宇,香唇竟然亲在了南宫宇的脸上!

南宫宇大脑顿时缺氧,什么念头都陈杂着,一股淡淡的少女清香和自己的浓重男子一起混合在一起,吸入鼻腔。他愣愣的,耳边回荡着萧舞兰温柔的话语。

“等我回来。”

南宫宇回过神来时,萧舞兰却已经走远了,只留下一道美妙的倩影。不知怎么的,南宫宇心底有些担心,

……

死神镰刀大殿中心,阿甘迪的办公室处。

只见阿甘迪的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只有萧舞兰和阿甘迪。

“父亲,女儿潜伏在南宫宇的身边,那南宫宇丝毫没有发现我的真实身份,只是……”萧舞兰说到这,故意停顿了一下。

“只是什么?”阿甘迪问道。

“那南宫宇不知修炼了什么邪功,他的身体竟然变得坚硬无比,而且,他的力量也很巨大。””什么?你没骗我?”阿甘迪皱了皱眉头,顺手叼起一根雪茄,吸了起来。

顿时,满屋子都是香烟灰。

“我怎么敢骗你呢,我说的句句属实。”

阿甘迪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吸了一口,道:“萧舞兰,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实情,否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萧舞兰心地一沉。

不对劲?

“我说的都是实话。”

“哼!”阿甘迪笑了一声:“你不会是真的爱上南宫宇了吧?处处帮他说话。”

“父亲,你这是什么意思……”萧舞兰顿时感到不对劲,但脸色却是冷了下来。

看萧舞兰面色阴寒,阿甘迪也冷笑一声,接着说道:“其实,你的真实身份早已被南宫宇识破,你只是不肯说出来而已,对不对?”

“你跟踪我?”

“父亲,您既然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让我去当卧底?”萧舞兰瞬间咆哮起来。

“砰!”阿甘迪猛地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瞬间成了粉末。

“我跟不跟踪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你是我的棋子,我是你的上级,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你,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我只是你的工具,只要你的野心达到了,我只是一团废铁,是不是!”萧舞兰朝阿甘迪吼了起来,这吼声震得整个办公室都有点颤抖,这吼声中充斥了几十年来的不甘,她不甘成为别人的工具,她不敢相信的是,把她当成一颗棋子的,不是别人,是她的亲生父亲!

“我命令你以后不许在和南宫宇见面,不过,你也见不到他了,因为,他马上就要变成死人了。等神魔岛的人一到,便是南宫宇的死期!来人,把萧舞兰给我压下去,关进地牢中!”

“什么,地牢?那可是关押背叛练到组织的叛徒的地方,父亲,你竟然要把我关进这个地方,您忍心吗?”萧舞兰流出了眼泪,她并不是惧怕地牢的残酷,而是惧怕南宫宇会被杀,害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南宫宇了。

她不甘心!!!

阿甘迪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背叛组织的人,都得关进地牢,一视同仁!”接着,有两位黑衣人,死死抑制住了萧舞兰的四肢,并把她敲晕,架着她往外拖去。

在远处,传来阿甘迪疯狂的笑声:“哈哈哈哈,南宫宇,得罪我死神镰刀的下场,就是死的!!”

……

萧舞兰被关进地牢后的第二天晚上。

南宫宇还在焦急的等待中,萧舞兰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回来了,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浓郁。

“舞兰出事了!”南宫宇面色阴沉的可怕,眼中森然杀机涌现而出,化作一道火光,飞向北方。

死神镰刀……舞兰真的出事了,你们也没有在这个世上存在的必要了!南宫宇双眼有血丝蔓延,强忍住心中的杀机,掠向死神镰刀组织。

“唉,大小姐被打入地牢了,也怪她自己对组织不忠心啊,可惜了”组织内,一杀手说道。

“是啊,听说大小姐容颜倾国倾城,迷惑一方国家,也难忍地牢的残酷啊。”旁边的杀手也是感叹。

“哼!”冷笑声从远方传来,一道流光闪过,两人马上毙命,杀他俩人的,就是南宫宇。

南宫宇从他们两个小杀手口中得知了萧舞兰真的出事的噩耗,脸色带着残酷笑容,一股澎湃的杀机再也抑制不住,从他体内爆发。顿时,死神镰刀组织被一股飓风吹灭,无尽乌云滚滚而来,南宫宇犹如一尊杀神,脚踏黑云,黑发乱舞,眸子冰冷。”今日,死神镰刀将灰飞烟灭。“南宫宇淡淡的话语传遍了整个死神镰刀杀手组织。下一刹,一股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犹如地震一般,响彻在死神镰刀的大殿内。

南宫宇的脚下,大地在颤抖,宫殿成块的倒塌而下!

宇皇记

九纪元前,洪荒时代极致辉煌之后走向没落,万千皇者陨落,纪元大运衰败。九纪元后,地球末法时代的亘古虚空处,一条葬皇路静静横陈万年,直通一处神秘的洪荒禁区,一根石柱,镇压其中,名唤“宇皇杵”。一代偷天者两世为人,既属于过去,又属于未来,古今未来两个时空,皆有他的传说,这是偶然?还是冥冥注定?且看一位少年,如何崛起于洪荒,逆乱古今未来,成就皇道大位!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