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凤戏天下 > 正文

完本《凤戏天下》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9/17 18:56:54热度:

《凤戏天下》是一本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小说。精彩阅读:“如果打架有趣,他就打架;如果抢别人的东西有趣,他就抢别人的东西,如果做英雄找美人有趣,他就那样。反正他只找有趣的事情干...

凤戏天下

黎君想着到时候自己也不需要多计较,反正看着他们小夫妇办事便可。便是自己屈居了也无妨,到底比起在地上时好。说来若非自己疏忽,自己如何会让人在眼皮子地下做手脚?最终失了那一切?

先前他看着尤君和那女人卿卿我我,他还想着来日尤君成自己附庸了,自己那里想到事情会如此?还真是自己糊涂贪心才有此失。如今自己若是还留在地上,还要屈居在那等人之下,那才是真正没脸面呢。天上,即便屈居老凤之下,也比屈居在那等人之下好。

再者此事老凤也有责任,老凤自己都没管好自己人,居然让他的手下和尤君合谋了。老凤也在自责懊恼。若非他的疏忽,最多自己和尤君打架,那里牵扯他的?

可见他们都有错,只是先前都不愿意让对方知道,这才没有齐心。反倒是这对小年轻来了,一语说中,说了他们之失,又言了自己的误,倒是公平,也让自己的小心思显得不那样的重要,如今再想着,若是能放下那一切,岂不是一身轻了?

来日这一切总还是这对小夫妇作主,他们也不过是长辈,岂能越过他们来做事的?那岂不是自己更没道理?将来他们的孩子是自己和老凤的后嗣,他们都是长辈,有什么不妥的?他想到这些顿时起了心。不过也还顾忌着老凤的心思。必须顾着啊。

“那就得了,到时候我们想着怎么上天,别的事情就不管了。如此咱们也不会和那位兄台起冲突。”黎朗开心道。“下一步我们该如何?”

尤君看他们商量怎么上天,一时间很意外,话说他还从不知道有人能上天,他倒是要看看这两个说大话不怕闪舌的人怎么折腾呢。又想着真要那样了,自己岂不是失了天上的位置了?那自己岂不是亏了?心中就想着自己要想个什么法儿,如此才不能让自己吃亏了。

这目光不由地再一次看向了凤舞。

“尤君,我劝你还是一心一意守着你的天下。你若是三心二意,那你的天下是别人的了。你可别忘了,除了这天上的两位之外,那地下还有一位。若是地下的也想上地,你说他会怎么办?”

“至于老凤和黎君,他们两个已经把自己的天下让给你了,你要是不知足,那他们完全要狠狠揍你。至于我们,我们只要夫妇在一起。我们和老凤黎君无冲突。”

“你到时候起了歪念,想要夺了我妻子,那时候我们就可要联手老凤、黎君、甚至下面的那位一起揍死你。”

尤君听这话,想到后果,倒是有些怕怕地,不由地冷冷道:“我有这样说吗?是你们夫妇不齐心才会这也想的。”

“你这个躲着没脸见人的黑东西说得没错,我们夫妇确实不齐心,我要的是找邪斗法,我夫君要的是和我长相厮守,我们心齐了,我们便不会在此地为你们的事情所困。”

“像你这种只敢在阴暗处作祟,没脸见人的东西,本只该深埋在地下,却偏偏上了天,故而你难受,这才躲在影子里,借着影子蠢货,说上一句话似是而非的话来。”

尤君顿时闭着嘴巴不说话。手却握紧了。

“老凤,当年你识人不清,这才有了如今的难。不过换一个说法,当年你知道此人心地不正不善,故而抓着他,给他好地位好名声,想以此改变他。真可惜,你这片心意白费了。”

“你害他那样痛苦,他自然要翻了你。因为他本不是在天上的料,你给他上天,那情形就如让他画地为牢困着他,他难受至极,如此他才要毁了你的一切,占山为王。你这是好心办坏事,故而老天就找人教训你了。”

老凤低垂着双目不再看多说一句话,不过这心中不知道怎么就觉得舒服了许多。不由地深深呼吸着。

“丫头,你也莫说我了,我也有私心,否则如何会让尤君得手?”黎君看老凤被一个后生晚辈甚至是女孩子训斥,顿时自觉地说出来,事实上他可不喜欢被人这般讽刺,即便是为自己好,那也不行。他想着与其等人说,不如自己说的好。何况自己说了,别人也不能奈何自己。

“我是知道尤君和我臣子的晚辈恩爱的,这女子和地下女子说来都是老凤的远亲。尤君喜欢的女人母亲是个连妾都算不得的东西,那女人可算是把那家上上下下的男人找遍了,可她偏偏爱着那正直的,对她不屑一顾的老妪儿子。”

“那女人勾引不上老妪的儿子就去勾引老妪的男人,而后有了那女孩,连个名份也没有。那女孩也没能落地,还是给那亲老子弄了。后来那女人就要报复,让那个女儿去勾引尤君。”

“我知道此事可也只是看着。那会我私心作祟,先是鄙视尤君,后又想着来日他不也是我的附庸了?哪知道我这一点私心,最终却让他有机可乘。等到我发现时,一切为时已晚。”

凤舞看着黎君,心想这这人倒是有君王气势,也能坦然面对自己的错,更能在这些人面前说出来,这沙发果断比老凤胜一筹。

“两位一个失之于臣,一个失之于小瞧敌人,这才导致两位败北。不过两位若是能放下自己的小算盘,若是能联手,必然能有另一番气象。”黎朗看着两人说道。

“如何说?”黎君好奇的问着。

“想来黎君有统御用人之能,而老凤有仁心,两位若是能取长补短,来日必然不同凡响。”黎朗说道。

“如今讲?”老凤也是大感意外。

“黎君有用人之能,故而敌人就在敌国。敌人来,只能是附庸,归顺,这是用刚。而老凤心有敌人,想着敌人也是人,故而想要感化敌人,这是用柔,乃是仁心。可惜敌人就是敌人,你对他再好,他总会嫌你不好。这便是柔之弱点。”

“莫如黎君学老凤的敌人是人这一招,对敌人一样要善待,一样要尊重。如此敌人就不会觉得你可恨要设计你。只要你让对方有光明正大打架的机会,允许他输了选择或臣服,或过些日子让他来报仇,你们再打。如此你既不会寂寞,他也不是没翻身机会。”

“而老凤则要学黎君之用人,知人善任。敌人能握手言和,那最好,不能就做敌人。让他去敌国,逼近这世界不是谁一个人的,说不定有很多和他一样想法的人,只要你尊尊这个敌人便可。”

“他若是见不得人,就让他去那见不得人的地方。给他一条生路,而不是非逼着他改过,逼着他学你的样。你那样不是为他好,而是害他。你只要管好和你有着相同想法之人,尊重那些不同人的意见选择。如此便好了。”凤舞淡淡道。

黎君和老凤都思忖着凤舞的话,而后看着看着凤舞:“那你们夫妇呢?又是如何?”

“我们夫妇啊,我喜欢正,看不得正被邪踩着,故而喜欢找那正弱的扶持一下,而后继续看他们折腾。不过有时候我也会正邪不分,这是我的坏习惯。”

“我夫君倒是宠着我,看着我闹得过分了,就训斥我几句,我便会收敛一下。反正我只要不去找别的男人,只做这个,他也无异议。与他而言,这也是乐事。”

“你们几位都是正气受制,故而咱们就碰在一起了。”黎朗笑着道。

“那位呢?你们以为是怎样情形?”黎君笑着问黎朗。

“那是个无聊的家伙。哪里有趣他往哪里凑。他看到你们那里有那等事情,他凑一脚,然后看着你们被自己信任的人算计懊恼痛恨,看着你们自己人打自己人,他就开心。可如果你们也就那样,甚至不理睬他,他就无趣,就想着找别的事情玩。”黎朗淡淡道。

“如果打架有趣,他就打架;如果抢别人的东西有趣,他就抢别人的东西,如果做英雄找美人有趣,他就那样。反正他只找有趣的事情干。不然他就天天忧愁了。不然他怎么叫忧君呢?就是最忧愁之王。他只怕没乐趣的意思啊。”

“他让你们忧,让你们衰,你们忧愁了,他就偷着乐,他就身强体壮。可你们乐了,他就空了,成了影子,透明人,不堪一击,更不堪一提,不堪一看。你看看他那样就知道了。”黎朗微笑着道。“甚至你们不伤心不难过了,他会觉得抢你们的东西也没意思了。”

“哈哈哈,”黎君顿时笑了起来,便是老凤也莞尔。看着某个掏空了的人,觉得还真那意思。看来问题还是只在自己。难怪会有那么多烦恼呢。

“夫君,人家都成透明人了,你好歹给他点面子,免得他看着他设计好的一切居然对人家毫无半点威胁,他就觉得没脸更没趣,他哀怨忧愁,想着要若没趣了,他要两手一甩,跑来和你抢老婆,那你就倒霉了。”凤舞立刻提醒着。

凤戏天下

离国。文帝八年,初夏五月初六。这一天离国边关和往日一样,天气晴朗,风和日丽。和往日一样,茶馆中坐满了人,人人都支棱着耳朵听着说书人说着故事。门口走进了两个人,看着像是父子。小二忙上前热情招呼着:“褚爷,您来啦?您老都有些日子没来了。我们可都惦念着您呢。尤其是小虎子,咱们可想死了。”一路过去,招呼的人便多了。看到怀中的小孩子,纷纷拿出自己的东西给着,小二把两人带到了一个空着的位置上,摆上了瓜果点心。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