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 > 正文

青春小说《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4/4 12:52:15热度: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是一本剧情极佳的古言类型小说,小说全文讲述:这巴掌却被余辛夷接住:“臣女不知,何曾骂过公主,还请公主示下。莫非公主您自己承认了,那臣女也无话可说。”...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

余惜月如此反应,正中辛夷下怀,她浅浅一笑道:“既然妹妹不愿,那臣女只得继续查下去。劳烦这位公公,送一碟面粉来,要干的。”

那个被点名的小公公一脑门子的汗,请示淑贵妃。

面粉?淑贵妃心里闪过一丝揣测,这丫头要面粉做什么?可事已至此,她就不信这丫头能搞出什么花样来!淑贵妃摆摆手,允了。

不一会儿,小公公送来一碟干面粉,余辛夷轻声道了谢,一手隔着帕子捏起那只酒杯的杯沿,另一手捻了把面粉在杯身上浅浅洒了一层,再吹散多余的粉尘。

所有人都在观望,她到底想做什么。

直到余辛夷将酒杯举高,掷地有声:“娘娘,臣女曾听闻每个人手指上的纹路都不尽相同,这酒杯上只有惜月一人指纹,因为臣女根本没碰过这只杯子,倒不知臣女是如何怪力乱神,在不碰此杯的情况下朝妹妹泼酒!如若不信,请娘娘当场查验!”

余惜月看着杯身上,明明白白显露出的白色指纹,脸色刷的白了,那惊慌实在太过明显,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有问题!

刚才那么多机会,她都可以见好就收好,偏偏次次都放过,以至于到现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覆水难收!

淑贵妃亦是脸色难看,她一是没想到余辛夷竟有如此过人聪慧,二是没料到她信任的余惜月,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这点小伎俩都落下把柄,三则是刚才她如此袒护余惜月,现下在众人面前,丢了她淑贵妃的脸面!

三则思量,让淑贵妃瞬间失了所有兴致,冷着脸起身:“本宫有些乏了,先回宫休息,各位夫人,小姐在御花园自行赏花吧。”然后扶着宫女的手,回了玉坤宫。

余惜月失了助力,脸上血色尽褪,真正是桃花凋零。在所有审视的目光中,连一丝脸面都没保全。

不行!她得挽回!她不能让自己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名声毁于一旦!

余惜月极力克制,脸上牵起僵硬的笑容,又举起一杯酒向余辛夷赔礼:“刚才惜月许是自己一时不慎,脚下踩了什么所以洒了酒……请姐姐见谅……”每一个字都艰涩如刀,刻在余惜月心口上,渲染着恨意。

余辛夷看着那杯酒,浅浅一笑,灿若白梨:“妹妹的酒,姐姐可不敢喝,否则再脏了裙子,姐姐如何赔得起?”

想挽回?可她忘了,她余辛夷从来不是什么烂好人!

余惜月手中酒杯一晃,差点要跌倒。五皇子看不下去,忙来扶,不悦的向余辛夷斥责道:“惜月小姐只是一时不小心而已,你何必咄咄逼人?简直刻薄至极!”

刻薄?

余辛夷听到这个词只觉新鲜,如何不新鲜?先挑衅的是余惜月,再仗着淑贵妃整治她的还是余惜月,最后她给了机会,仍旧不依不饶的还是余惜月!结果倒有人来责怪她刻薄,着实新鲜好笑得很!

余辛夷朝景浩天浅浅一瞥,不愿跟他纠缠,自行步入御花园内。她脚步轻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外。她有急事要做!刚才白芷未出来替她作证,说明白芷定是出了事!

果然!在御花园假山之内,她找到被绑着的白芷,只见她浑身是伤,脸上更是被打得高高肿起,满嘴血污!

余辛夷用力掐住手心,前一世因她无能,身边的人无一善终,这一世没想到她还是没能保护好身边之人!

克制住心底的恨意,余辛夷快速拿掉她嘴里塞的布,解开她身上的绳子:“白芷,你怎么样?我们立刻离开皇宫!”她不愿在这肮脏之地再待一刻!

白芷咳出嘴里的血,虚弱道:“小姐,白芷没事……”

余辛夷眼睛一酸,立刻背起白芷:“别说话,我带你回去看大夫。”

“小姐,您这如何使得……”白芷受宠若惊道。从来只有奴婢伺候主子的,哪有主子背奴婢的。

但余辛夷坚持,白芷趴在余辛夷后背上,眼泪刷刷落下,她觉得能跟这么个主子,就是死,她也甘愿了。

余辛夷背着白芷没走多远,忽然一道尖细嘲讽的女声传来:“哟,我道是谁,没想到是你啊,果然是奴婢的命,啊不,背着一个奴婢,那比奴婢还低贱!”

余辛夷明眸一转,看到不远处走来的十二公主以及她身后的,余惜月。

十二公主是宫女所出,母妃殁后,为淑贵妃收养,跟余惜月算是表姐妹,因此素来交好。她知道,十二公主是陪余惜月找场子来了。

把白芷放下,靠在桃花树边,余辛夷沉声道:“臣女贱不贱得由臣女的父母长辈说了算,倒是十二公主您,张嘴便是此般字眼,不知是皇宫风俗如此,还是十二公主向来‘与众不同’,教养不俗?”

余辛夷口中无一脏字,却字字戳住十二公主痛脚,气得脸色难看,三两步走过来,挥起手竟然要甩余辛夷一巴掌:“你这贱婢,竟然敢骂我没教养,我打死你!”

这巴掌却被余辛夷接住:“臣女不知,何曾骂过公主,还请公主示下。莫非公主您自己承认了,那臣女也无话可说。”

十二公主气得咬牙切齿,偏偏不能说,否则就自己承认真没教养!她眼睛眯了眯,恨意在心底转了转,冷笑一声,突然大声呵斥道:“余辛夷,你竟然敢打本公主!”

余辛夷目光一变,这十二公主在打什么主意?

十二公主冷哼一声,拉着余惜月道:“惜月,随本公主面见父皇,余辛夷竟敢对本公主不敬!本公主要赐她死罪!”

余辛夷不悦道:“我何曾打了公主?”

十二公主嚣张跋扈道:“我说打了就是打了,你觉得别人是信你,还是信本公主!本公主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等着被砍脑袋,二是现在就磕一千个响头,再去向所有人承认,你是贱人!那本公主兴许心情好,饶你一条狗命!”

而她身后,余惜月轻叹一声,幽幽道:“姐姐,你胆敢打金枝玉叶,这次妹妹也帮不了你了,你还是快跪吧,只是一千个响头,总比丢了性命好。”

一千个响头?连头都会磕破磕傻,亏她们也想得出来!余辛夷冷冷勾起唇角:“若我一个不选呢?”

“哼!那本公主这就禀明父皇母妃,摘了你的脑袋!”十二公主拉着余惜月这个“证人”立刻就走,完全下狠心的模样。

一旁白芷见状大惊失色,忙爬过去拉住十二公主的裙摆,恳求道:“公主饶命,我代我家小姐向您认错,跟您磕头……”白芷一边磕头一边嘴角流出血丝,“求求您网开一面,饶了我家小姐吧,一千个头奴婢这就给您磕……”

裙摆被血弄脏,十二公主气得一脚踹翻白芷,然后鞋子用力撵在白芷的手指上,骂道:“你是什么脏东西,敢碰本公主,滚一边去!弄脏本公主的裙子,你死十次都还不起!”

白芷原就有伤,手指被用力撵着,痛得浑身抽搐,却不敢吭出一声,额头布满冷汗。

“请公主放开我的婢女。”余辛夷拳头蓦地勒紧,冷声道。

十二公主抬高下巴,冷睨着她,脚底特地又加了几分力,狠狠的撵下去:“我就是不放,你又能如何?”

听着白芷终于忍不住喊痛的叫出来,十二公主眼底充满阴狠,她就是在逼余辛夷,逼得她反抗,到时候人赃并获,主仆两人一起受死。就算不反抗,也要好好折磨她们一番!

余辛夷低下头,面带为难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

“你只能怎样?”十二公主以为她要低头,得意洋洋的抬高下巴道。

余辛夷猛地抬起头,一双锐目如炬,猛地挥起衣袖。

那一瞬,速度实在太快!

余惜月只有撑大眼睛倒抽气的份,眼睁睁的看着十二公主被掀翻,然后倒在地上。

就在那一瞬,余辛夷指缝间一根银针小心的拍入她的颈侧,十二公主连叫都来不及叫出口,已经晕了过去。

看着晕倒在地的公主,余惜月倒抽一口气,脸色大变,惊叫道:“余辛夷,你不要命了!”她完全没想到,余辛夷胆子这么大,竟然真敢对公主殿下动手!

“哦?我倒不知道,我哪里不要命了。”余辛夷将白芷扶起来,目光轻轻抬起,那一瞬的眼神如带着毒的利刃一般,看得余惜月浑身冒冷汗。

怎,怎么回事?明明不久前,这个余辛夷还是个木讷的,不善言辞,在府中受尽欺负却不敢吭声的人,怎么突然之间不仅谋略突增,连胆识都大得骇人!

但很快她就调整过来,眯了下眼睛,轻嘲道:“公主乃金枝玉叶,姐姐你今日动了公主,皇上贵妃定不会饶你,妹妹好歹与你姐妹一场,劝你赶紧主动向陛下贵妃认错,千万别连累了府里才是!”现在情势于她有利,余辛夷打了十二公主是不争事实,余辛夷今天,定会命丧皇宫!

白芷见状已是吓破了胆:“小姐,您这是……如何是好啊……”她不担心十二公主死活,担心的是她家小姐,打了公主,这是死罪啊!

白芷忽然抹了眼泪,推开余辛夷道:“小姐,公主是奴婢不小心推的,与您无关,您赶紧走吧,反正白芷无父无母,贱命一条,白芷求您赶快离开这里……”

“白芷,快起来!”余辛夷忙上前拉她起来。

白芷不肯起,泪眼婆娑道:“小姐您快走吧!求您了,能跟着小姐您一场,白芷就算死也死得不冤枉……”

余惜月在一旁,眨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巧笑倩兮道:“姐姐,你这个奴婢倒是姐妹情深呢,不知道还以为,你也是府里的婢女呢。”

她还没说完,余辛夷蓦地起身,站在她面前,那双眸子带着森冷的寒意,看得余惜月突然觉得害怕,她抖着唇色厉内荏道:“你想干什么?你刚才对公主不敬,侍卫马上就来!”

余辛夷冷冷一笑,刚才在御花园内泼酒一事,她只当小伎俩,并没太放在心里。但是现在,她竟然怂恿十二公主欺辱白芷,这件事才是真正的惹怒了她!余惜月是哪里来的胆子,以为她余辛夷很好欺负!

“今天,我不仅要对公主不敬,我还要对你余惜月不敬!”

“来人啊!有人谋害公主!有刺……啊!”余惜月惊恐的大叫,还没跑出几步,余辛夷一个巴掌用力将她打抽过去。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浴火王妃】 或 【王爷】 或 【妾本蛇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浴火王妃:王爷,妾本蛇蝎

你去做千古明君,这祸世骂名我替你挡!上辈子她余辛夷有眼无珠,错把豺狼当良人,为他扫平登天路挡尽天下骂,却不料他君临天下之时,便是她惨遭断腿,千刀万剐之日!而她的亲妹妹更是他最好的帮凶!亲眼看着她刚诞下的孩儿惨死的尸首,余辛夷指天为誓——若有来世,必教贱人们血债血偿!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