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重生之倾世沉香 > 正文

重生之倾世沉香全文目录阅读第3章栽赃陷害

发布时间:2019/10/10 1:32:10热度:

《重生之倾世沉香》是文笔极佳的仙侠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跟她废什么话,把她卖了,还不是要给你存点嫁妆钱。”李氏生怕夜长梦多,毕竟,李权是叶沉香的舅舅,若是被他知道了,就糟了。...

重生之倾世沉香

这天晚上,沉香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这屋是四处透风的杂货间,里面蟑螂老鼠遍地。快要入冬了,可是,李氏母女竟然只给了她一件破烂的被单裹身。

既然睡不着,沉香索性坐了起来。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粗暴的敲门声:“死丫头,快开门!”

是君儿的声音。叶沉香皱眉,这么晚了,君儿来这里做什么?叶沉香拉开门,君儿便推搡着她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还有李氏。

她们多余的话也不说,直接开始就绑了叶沉香,往外走。

“你们这是干什么?”叶沉香挣扎,却是两拳难敌四手,怎么都挣脱不了。

君儿冷笑道:“我看你还是老实点吧,今天晚上就让你跟傻子成亲,你高兴不?”

“跟她废什么话,把她卖了,还不是要给你存点嫁妆钱。”李氏生怕夜长梦多,毕竟,李权是叶沉香的舅舅,若是被他知道了,就糟了。不过,想起对方给的银子,李氏就喜上眉梢,“没想到,这死丫头还能卖一百两银子。”

这对母女已经给人家谈好了,当面交货付款,对方就在十里外的八角亭里等着呢。

夜色寂寥,沉香知道,若是被这么带走,只怕就真的无法脱身了。沉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李氏母女平日都是嚣张跋扈,对她非打即骂,如今要偷偷摸摸把她卖了。实在不像她们平日的作风。

难道,李权回来了?

李权是李氏的相公,农闲的时候,跟本村的人一同到外地做工,一去就是大半年。往年,都是到冬至才回。

李权到底是个男人,对叶沉香不算好,却也不坏,起码不会任由李氏母女欺负她。叶沉香到底是丞相府的人,保不准哪一天就被接回去了。所以,李权在家的时候,叶沉香相对来说过的还算安稳。

在李家,也只有李权才能救她了。

想到这里,叶沉香立刻扯开嗓子大喊起来:“君儿姐姐,你偷男人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就放了我吧。”

她知道,自己若喊救命,未必会有人搭理。她只要这么一闹,肯定会有许多人看热闹。就算李权不来,乡亲们也未必会让她们得逞。

李氏母女急了,手忙脚乱的把她的嘴给塞了起来。可是,等她们弄好,李权已经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他看见被五花大绑的叶沉香,又看了一眼心虚的李氏母女,喝问:“这大晚上的,你们干什么呢?”

李氏不敢说出实情,慌乱间,撒了个慌:“这丫头,吃里扒外,偷我的东西。我正要抓她去见官呢。”

君儿也急忙附和:“没错,爹,你这段时间不在家,这丫头已经不是第一次偷东西了。她手脚不干净,这次能偷金钗,下次就能偷人,万一……哎,我们李家可丢不起这人。”

叶沉香的嘴被塞着,不能辩驳,只好拼命的摇头。

李权半信半疑,伸手把叶沉香嘴里的布扯了下来。李氏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叶沉香“扑通”跪在李权面前。

战战兢兢的看了看李氏,又看了看君儿。似是下了大决心,张口说道:“舅舅,您不在家这段时间。君儿姐姐常与一男子在家中幽会。前两日不小心被我撞破,便威胁我,若是我说出去,便让我嫁给隔壁村富商的傻儿子。”

她脸颊清瘦,一张嘴,眼泪顿时便溢满眼角,那楚楚可怜的燕子,谁看了都忍不住心疼。

“可是,我一句都没有说出去,舅母和姐姐却还是打算将我卖了……”说到这里,沉香已是泣不成声。

君儿一听,这叶沉香竟然信口雌黄,什么屎盆子都往她头上扣。气的当即就要打她:“你这个死丫头,学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李权却一把抓住女儿的手,黑着脸,呵斥她:“你若心中没鬼,为何不让她说下去。”

“舅舅,与舅母交易的人只怕就在村口,您去一看便知我说的是真是假。”叶沉香目光清澈而坚定,李权又想到李氏平日里总看叶沉香不顺眼,对她非打即骂,偷偷将她卖了也不是不可能。

当即便喝问李氏:“她说的可是真的?”

“相公,就……就算是……我想将她卖了,可我敢对天发誓,君儿绝对没有偷男人。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这话若传出去,名声可就毁了。”

李权思来想去,决定事情还是不要闹大为好。虽然他可怜叶沉香,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更为重要。于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大半夜的,闹什么闹,赶快把人送回房间。都洗洗睡了。”

“是,是。”李氏急忙迎合。

李权走后,君儿拉住李氏的胳膊,不甘心道:“娘,我们不能就这么把人给放了。”

她还想说什么,被李氏狠狠瞪了一眼。

“我们若执意如此,只怕会惹怒你父亲。”李氏拍了拍女儿的手,安慰道,“你放心,那一百两银子跑不了。我们再找机会就是。”

君儿噘着嘴,只好给叶沉香松了绑,然后气恼的回自己房间了。

眼看天就要亮了,李权回去之后,屋外彻夜猫叫,他怎么也睡不着了。沉香的话,在他耳边不断回响。

女人的名节比天大,若是君儿真做出什么出格之事,他们整个李家都跟着蒙羞。不行,不管怎么样,他得去警告女儿一番。

这一去不要紧,竟然发现君儿并不在房中。

这么晚了,君儿会去哪里?李权心里有不快,不过,他并未张扬,而是推门走了进去。坐在桌子前等她。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的两个人的声音。一个正是他的女儿。

“你怎么找到这里了,万一被我父亲发现,我就死定了。”君儿故意压低声音,谨慎道,“你先离开,下一次,我再跟你联络。”

“嗯,我等你消息。”另一个是男人的声音。

他说完,似乎转身想走。

君儿急忙拉住他道:“别走门口,小心让我爹发现了。”她指着旁边的矮墙,道:“从这里翻过去。”

李权从窗口看到,灰白色的天空下,那高大的男人很快从墙头跳过去消失不见了。

君儿送走了人之后,长舒了口气,可是一转身,整个人都呆住了。

因为,自己的父亲此刻正站在她的房门口,冷冷的看着她。君儿吓得一激灵,脱口而出:“爹,你都看见了?”说完之后,便“扑通”跪地,大声辩解:“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偷男人,我……其实……”

君儿越着急,越说的语无伦次。李权走过来,上去就是一巴掌:“叶沉香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爹,那是要买叶沉香的人……他一直没等到我们送人,便找来了……”

李权看着眼神真诚的女儿,有些犹豫。这时,叶沉香拿着君儿的手帕走了过来:“君儿姐姐,我在那边捡到一个帕子,好像是你的。”

李权一看,果然是女儿绣的鸳鸯戏水,只是看到那上面提的两句诗,当即气的火冒三丈。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李权把帕子摔在君儿脸上,抄起一旁的棍在,狠狠的朝君儿打去。

“爹,这帕子我早就丢了。这不是我写的……”

李权却根本不听她的解释,一边打一边骂:“我今天非要打死你,省的你败坏我李家门风。”

叶沉香听着这杀猪似的惨叫,勾起了嘴角,转身离开了。

李氏听到声音,赶忙冲出来,拉住李权,劝道:“家丑不可外扬,相公,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别拉我,今天我非要把她打死。”李权向来好面子,亲眼目睹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早就气疯了。一边踢一边打,而且是下了死手。

君儿被打的嗷嗷叫,一看母亲来了,爬起来就往外面跑。

村民们听到这么大动静,也都纷纷起来看热闹。正瞧见君儿披头散发的跑过来,脚上还跑丢了一只鞋子。一边跑还一边哭喊:“爹,我真的没偷人……”

不过,没跑两步,不知道绊了什么,一头栽倒在地,半天没爬起来。

之后邻里街坊便传开了,说君儿一黄花大闺女,半夜偷人被亲爹撞见。而且说的是有鼻子有眼,好像他们都亲眼看见了似的。

君儿彻底成了本村的笑话。

叶沉香每日仍旧安分守己的喂马养猪,洗衣做饭,好像这一切她都浑然不知。偶尔端着盆子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听到人们议论,她也从不多说一句。

不过,她却在心底冷笑:李氏,君儿,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重生之倾世沉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重生之倾世沉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重生之倾世沉香

丞相府嫡女,本该荣耀一生,没想到出生后便被丢到乡下自生自灭。十七年后,被父亲想起,没想到却成了别人手中的政治交易品。所有她爱的,她信的,她要的,她拼命挽留的,都一一背叛了她,让她伤的透彻。前世,她屈辱而死,重生后,她发誓复仇。背叛她的心腹丫鬟,她亲手毁灭;口蜜腹剑的姐妹,她亲手除掉;欺骗她的男人,她设计陷害……她曾经遭受的一切,这一世她都要一点一点的还回去。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