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茅山赶尸异闻录 > 正文

茅山赶尸异闻录小说精彩章节阅读第17章恼怒的陆先生

发布时间:2020/9/17 15:28:58热度:

《茅山赶尸异闻录》是一本文笔极佳的悬疑类型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可是,经过这么一闹,她对岳临安的好感,几乎以坐火箭的速度上升,彻底将他当做了自己可以依靠的人。...

茅山赶尸异闻录

林熙语贝齿轻咬着红唇,迟疑了几秒,才点了点头,双手却是抓住他的衣角,不肯松开。

岳临安帮她擦掉泪痕,脸上露出温暖的微笑。

林熙语心安了不少,只是黛眉间充斥着担忧。

陆先生目光闪烁,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两人,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刘老汉送他的荷包,这才下定决心,沉声说道:

“道友,我是陆家的人,可否给我个面子,日后必有重谢。”

岳临安冷笑,他这句话倒是说得好,既搬出了陆家这尊大佛,又退了半步,给足了自己面子。

可惜,他岳临安不是那种容易妥协的人,更何况这次涉及林熙语!

虽然多年未见,但是两人的感情还没有完全淡去。

于岳临安而言,说彻底忘记了林熙语,那是假的,要不是估计到自己的事业,说不定他早就去找林熙语了。

而林熙语本就打算等婶婶下葬之后,就去找岳临安,至于有没有抱着再续前缘的念头,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经过这么一闹,她对岳临安的好感,几乎以坐火箭的速度上升,彻底将他当做了自己可以依靠的人。

即将陷入深渊的人,总会格外依赖最后的救命稻草,特别是柔弱的女子!

“滚!”

回应陆先生的,只有一个字!

“你,你,不识好歹!我陆家又岂是任人拿捏的存在!”

陆先生恼羞成怒地指着岳临安,额头上青筋暴起。

他身为陆家子弟,还没有谁敢这么朝他吼!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岳临安竟然敢出言不逊,要知道陆家可是湘西最强大的赶尸家族!

最让人忌惮的是,陆家并非纯粹的赶尸族派,百年间,陆家还吸收了苗蛊,茅山等派别的技能。

综合实力深不可测!

整个湘西,几乎没有谁敢得罪陆家,除非他想死!

但岳临安确实不惧,陆家再强,它也不敢犯众怒,当年岳家又何尝不是最强?

他岳临安是占理的一方,就是赶尸门派齐聚,他也敢挺身而出!

不仅仅是为了林熙语,还有赶尸匠的良知!

“呵呵,难道是陆家在背后指使,干这种缺德事,陆家老爷子就不怕遭报应吗?!”

岳临安话如炮轰,气势十足。

陆先生竟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羞恼地指着岳临安,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愣是说不出反驳的话!

“看样子你是默认了。”

岳临安往前踏了几步,脸庞冷冽。

“陆先生,这位小兄弟说的可是真的?”

这下刘家人也面面相觑起来,对陆先生先前说的话,产生了怀疑,他们狐疑地望着陆先生,等待他的解释。

“你,你血口喷人!”

陆先生心知大事不妙,额头出现密密麻麻的汗珠,心虚地后退了几步。

“哼,冥婚本就有伤天和,如果女方不是心甘情愿,后果更加严重,别说什么冲煞,只怕是要折寿!”

岳临安的话如锤子般砸在他胸口。

这些道理他自然明白,可要是刘老汉不想着给儿子结冥婚,他能拿到几个钱?

两千还是三千?

他姓陆的又怎么会看得上!

“陆先生,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刘家众人死死地盯着他,先前那几个胆大易怒的,隐隐有围上来的趋势。

跪在棺材前的刘老汉猛然抬头,眼中充满了愤怒!恨不得冲上来将他撕碎。

老实人被骗后,往往更容易恼羞成怒。

陆先生相信,如果自己不能糊弄过去,只怕今天出不了这扇大门!

“大家听我解释……”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岳临安直接从怀里掏出符纸,两指夹着,往空中一甩,单手画着复杂的图形。

“冥冥天意,如降神灵!”

话音刚落,瓦房外顿时风起云涌,夜空如漩涡般,黑幕下银弧闪烁。

“轰隆!”

顿时惊雷炸响,径直劈向刘家。

刘家众人浑身颤抖,战战兢兢地躲在墙角,就是精壮的汉子,也感受到了毁灭性的气息。

林熙语俏脸苍白,不顾一切地冲向岳临安,将头埋在他胸口。

“小畜生,你竟然敢请天眼!我与你势不两立!”

陆先生惊恐地看着屋外,连忙从怀中掏出二三十张符纸,全都往空中扔去。

这还不算完,他小心翼翼地从袖中拿出两张古朴的符,狠下心来,咬出舌尖精血,猛地喷了上去。

符上光芒大作,化作光点猛地朝他额头飞去,旋即,他周身表面出现了两层淡金色的薄膜。

此时,陆先生的心在滴血,花掉自己积攒的符纸不说,还用掉了家族给他用来保命的东西。

那两张符,根本不能用钱来衡量!

也只有陆家的嫡系,才能在出生后得到两张。

为了对抗天罚,他不得不全都用掉。

俗话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天眼的存在,能够立即清算人的恶行,对他降下惩罚。

严格来说,普通坏事不会引起老天的注意,可是身为赶尸人,有些规则必须遵守!

茅山道士也好,苗族的蛊虫也好,都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力量,若是肆意妄为,岂不是天下大乱。

天谴这种东西真的存在!

“轰隆!”

仿佛又响起了一道无形之雷,劈向陆先生。

“噗……”

陆先生如遭重击,瞬间倒飞出去,全身焦黑,散发着刺鼻的烤肉味,撞到墙上。

他全身衣物几乎全部毁坏,头发被烧掉了大半。

那些弥漫在空中的符纸如薄膜般,在电石火花间被轰成碎片,好在他体表的符咒帮他抵消了大半。

这才让他留下半口气。

“哼,人在做,天在看,望你好自为之!”

岳临安拉着惊魂未定的林熙语,从刘老汉手中拿过钥匙,推门而出。

房间里的众人缓了过来,全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地上的陆先生,要不是怕他扛不住,只怕还会冲上去给他几脚。

“把我们耍的团团转,欺骗了大家的感情……”

“该死的骗子,把钱都拿来……”

……

刘家人的叫骂声消失在身后,岳临安拉着林熙语朝着大路走去。

他打算先送林熙语回家,借宿一晚,然后再去找喜神。

岳临安请天眼的举动并非一时冲动,惩罚陆先生不说,还能威慑喜神。

想来这几天,尸体是不敢作乱了。

直到两人上了车,林熙语才回过神来,今天发生的事情信息量太大,她短时间内是消化不了了。

岳临安坐在主驾驶位上,看了看林熙语,微微有些不忍,便主动挑起了话题。

林熙语如实回答,没有丝毫隐瞒。

“果然如此!”

岳临安恍然大悟,林熙语因为大婶寿终正寝,才赶回村子奔丧,没想到却被陆家发现,将她骗了过来。

这背后当然少不了她那些亲戚的“帮衬”,但事已至此,林熙语不愿再追究。

发生了这么多,她心累了,只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临安,我不想回去……”

林熙语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岳临安想了想,这时候确实不适合送她回去,鬼知道她的亲戚们会做出什么事。

连自己亲人都敢出卖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货色!

“嗯,这样吧,我们先去找地方休息,其他事情明天再说。”

岳临安踩了刹车,在路边停下,拉着林熙语走了出来。

“我怕……”

刚下车,林熙语如惊弓之鸟般凑到岳临安怀里,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就是不肯撒手。

“熙语,别怕,我在呢,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岳临安摸了摸她的秀发,柔声安慰着。

听到这句话,林熙语俏脸绯红,缓缓抬起螓首,大眼睛迷离地望着他。

这句话,如蜜糖般甜到了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安全感瞬间将她淹没。

在她绝望的时候,是岳临安从天而降,将她从深渊中拉出来。

少女对英雄总会有着憧憬,岳临安的惊人表现,让她的心中产生了悸动。

加上两人的青梅竹马,林熙语毫不犹豫地敞开了心扉。

岳临安开着怀里的佳人,面若桃花,眼如春水,那扑闪扑闪的睫毛,更增添了俏皮的美感,他一时间看得呆了。

也不知怎地,岳临安下意识地刮了刮林熙语的琼鼻。

“嗯……”

少女的脸色爬满了潮红,又重新羞涩地钻进了他怀里。

“是啊,当年的小妮子都长大了,我怎么还能……”

岳临安嗅了嗅少女的秀发,嘴角露出苦笑。

“临安哥哥……”

少女浅浅唤了句,童年的记忆朝她涌来。

岳临安浑身微颤,顿时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位两小无猜。

朋友么?暧&昧的异性么?

他不知道。

“那个,要不我们先走吧……”

岳临安沉默了片刻,将少女从怀里扶了出来。

少女的大眼睛里闪着莹光,瘪着嘴,略带委屈,但还是低着头,紧紧地抱着他的手臂。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害怕的缘故。

“唉……”

岳临安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朝着村里走去。

村里的人倒是热情,二话不说接纳了两人,至于刘老汉家的事情,没人差距。

茅山赶尸异闻录

深秋,刚下过小雨。天蒙蒙亮,青灰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似坠未坠。氤氲的水汽飘散在空气中,增添了迷离之感。小路上,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肃穆地走着,表情凝重,其身后十六位汉子抬着棺材,缓慢地跟着。画面隐隐透露着诡异,好在时辰尚早,倒没有引起附近居民的恐慌。“湘西岳家的领军人物,哼,这趟活可不容易,就怕你不敢接……”黑衣男子咧了咧嘴角,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眉眼间笼罩着阴霾。“放这吧,我先过去交涉。”黑衣男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