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职场 > 永生迷途 > 正文

《永生迷途》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8/5 13:26:20热度:

《永生迷途》是一本剧情极佳的职场类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这棵树长的讲究,半空中伸出几根粗壮的树杈,正好可以撘个平台,而且整棵树不粗,离旁边的树都挺有距离,估计巨蟒也不会选择从这...

永生迷途

从笔记的内容来看,这里应该是刘燃卿去世前最后一个来的地方,从这里出去后不久就死在了家里。如果说年份差不多的话,这具古尸和刘燃卿应该会有点关系。

我也蹲下身子,希望能够找到点什么线索,至于想找到什么,我脑子里并不清楚,可能只是那种触摸到时间的真实感促使我想把我知道的现实和我知道的故事联系起来。

这时候刘东西说:“别找了,我都找过了,一点能用的都没有。”

我愣了愣,“这些丹药里面没有你要找的吗?”

“没有,全化成灰了,一点能用的东西也没有,我就捡了个空瓶,等找到了药放里面”刘东西冲我摆了摆手上一个写着寿字的五彩葫芦瓶,“这些小物件都成渣了,这么干燥的地方,竟然能锈的这么厉害。”

我看看手里的剑,保存的十分完好,心里不由疑惑。小铁件都锈干净了,这把剑却保存得如此完好,这个可以用材质特殊来解释。但是刘燃卿的笔记中说这里的生气旺盛,连竹简都能保持上千年依然青碧如生,怎么这些丹药却保存不下来?如果说所谓生气并不能够保存丹药,那么刘东西要找的药也不过是一把渣子,怎么在刘燃卿笔记里面却并没有提?

我本想把这些事情告诉刘东西,但又想走了这么一点便已经这样,前路一定更加凶险,我还得把他带回去,这时候让他断了念头,不是好事。

我招呼他,“既然没用就再放回去吧,完了收拾收拾赶紧走。”

刘东西点头答应,两个人收拾收拾又一股脑放回了树洞里,刘东西还跪下拜了拜,起身之后看我不以为然,笑笑说:“这道长跟先祖不是朋友就是对头,怎么说都是前辈,我拜一拜也理所应当。”

我听他说的文雅,忍不住想嘲笑他两句,笑着说,“你小子看不出来是个文化人,那边还有一大家伙,看块头辈分也不小,你不过去看看?”

刘东西大笑道,“自然是要去拜拜的!”

两人将蛇尸翻检一番,刘东西剥下几大块蛇皮捆在腰间,说是要等空做绳索,我建议他拔了蟒蛇牙齿做箭头,他却表示蟒蛇的牙齿太过于细小,并不适合做箭头。此外别无收获,那蛇肉我们俩谁也没有兴趣去吃它,索性就扔在了那里。捡回了弓箭短矛便继续上路。

刘东西兴致很高,嘴巴里一直叨叨个不停,我肩膀疼得要死,挺他叨叨便有些烦躁,“刘东西你吃了蜜蜂屎了?高兴成这样。”

刘东西笑道:“安哥你别说,这比吃蜜蜂屎还美呢!”

我问:“那你吃的什么?”

“安哥你仔细看刚才那条蟒蛇了吗?”

“看了啊?”我感觉有些奇怪,这我还能没看到吗?难道刘东西刚才被挤坏了脑子?

“这条蟒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但是笔记里面有提过,这种长翅膀的蟒蛇就在这里出没!别的什么不知道,起码咱没有来错地方。”

我有点郁闷,这个地方是不是刘燃卿说的那个地方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只想赶紧出去,回到那个我熟悉的世界。

周围还是这些异常粗大的树,我们走得非常小心,几乎每走上半个小时刘东西就爬上树观察一下,刚才过去的巨蟒肯定不止那么一条,这时候再蹦出来个,我俩非得挂在这里不可。

这一点其实也很奇怪,蟒蛇一般都是在热带水泽雨林中生活,像北方特别是这里这么干燥的地方,竟然也会长这么大的蟒蛇。这种变温动物在北方长这么大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虽说蟒蛇终生是不会停止长大的,但是在陆地上他无法借助水的浮力,很快就会超过一个临界点,被自己的体重压垮。这些蟒蛇恐怕真的是传说中的动物,不能以常理论。

这一路走得实在是太紧张了,我不得不用这些胡思乱想来消遣下自己的头脑,要不然非得被这提心吊胆的旅程折磨疯掉。

山势逐渐平缓,树木有了一个变小变多的趋势,逐渐不利于行。刘东西管我要刀子开路,我不舍得把那把剑给他,就把警用匕首交给他用,他拿去摆弄一会,讨好似的赞叹不已。

行不多时,天色渐晚,太阳被山壁阻挡,一条晨昏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我们袭来。我们开始找地方扎营过夜。

这里不比山顶,没有制高点,我们谁也不敢在地上过夜,于是选了棵不到一抱粗的树。

这棵树长的讲究,半空中伸出几根粗壮的树杈,正好可以撘个平台,而且整棵树不粗,离旁边的树都挺有距离,估计巨蟒也不会选择从这树上过。

我们俩砍了些树枝在树上简单编织了下,弄了个简单的平台,中间培上泥土好生火。

一番忙碌下来,已经到了六点钟,一点天光也无,温度也马上降下来了,我靠在树枝编织出来的矮围子上跟刘东西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这个围子是刘东西编的,据说可以反射篝火的热辐射,增强取暖的效果。我对于在野外过夜这方面的知识还比较空白,就跟着他干了,现在看来效果果然不错。

我依稀记得蛇类是可以依靠热感应来确定猎物位置的,生篝火可能会有危险。刘东西却说这么大的火堆没事。我想可能是这种强热源并不会成为蛇类的猎物,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反正也没有什么事好做,今天的经历已经足够刺激,我们两人都已经疲惫不堪,我被咬了一口摔了一下,不过还没什么大碍,刘东西可能是伤到哪出内脏了,老咳些血沫子,虽然他自己说没事,我也没敢掉以轻心,坚持让他睡觉我来值夜。

篝火烧的很暖和,刘东西吃了块压缩饼干后就睡着了,此刻也打起呼噜。

我趴在一根粗树枝上看着外面,听着篝火燃烧的哔哔声和刘东西的呼噜,脑子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又过去一天,没有任何进展还差点把命送掉,明天不知又能怎样。现在估计单位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也不知道我老婆知道了没。要是不知道的话,这个时候一定是在磕着零食上网看综艺节目,要是知道的话,估计已经到处找我了,这个强悍的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但我知道她能爆发出什么样的能量。

其实在这样的树林里,又点着篝火,很难看清楚远处到底有什么。只觉得到处隐隐绰绰,看什么像什么。

眼看着远处有雾气弥漫如烟,我突然想起来之前刘东西小龙人的形象,到底是沾上了什么东西竟然会把人包裹起来?水中的鱼到底是什么来头?那根青铜锁链是何人所系?死去的道士究竟是谁?和刘燃卿有什么关系?这个地方到底藏有什么秘密?最重要的是,刘东西到底在寻找什么?

我心中的问题接踵而至,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变成探索发现节目的主持人了。也许这些问题的答案也像节目上的那些难解之谜一样平淡无奇,但是请谁告诉我可好?

永生迷途

即将释放的囚犯却神秘脱逃,警察在追逃中误入秘境。   信任和警惕之中,人们如何面对?传说和现实之间,人类走向何方?   在这个世界的肌体里,我们如何自处?弱肉强食的时代,是文明的苏醒还是终结?   究竟是千万年前的阴谋,还是自然规律的必然?在那永生的背后,睁开的是谁的眼睛?   序幕拉开,末世天降,粉面华装,默然登场,剧终---是挽歌还是希望?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