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列王春秋 > 正文

热门小说最新章节列王春秋在线阅读第15章朱雀

发布时间:2020/8/3 2:51:38热度:

《列王春秋》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青春类的小说,小说主要讲述:“大体是如此了,这也是老夫的猜测,可是当时连这话是否如此理解,老夫也是在觉得为难。”...

列王春秋

    同样军旗猎猎的也包括平原的唐家,据勤王令称,唐家已封平原王此时有唐晨之弟唐旦世袭王位,再次升爵,假节钺,赐三星卫城三座,正式都领齐地全境,赐国号……齐。

    此时侍者已经带进了那名已经是疲惫不堪的土人,唐旦虽然见了他身着破烂的衣物可是还是立马认出了他是百越之首长歌族的首领……长歌伯,于是连忙让侍者先待下去休息一番再议,这时太史大人已经到了齐地,被侍者带入,唐旦连忙恭迎。

    “太史大人。”

    “齐王陛下。”太史止步行礼。

    “太史大人何故行此大礼。”唐旦被以诸侯之礼相待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

    “陛下过谦了。此番老夫也不多废话了,我乃是为王都一事而来。”

    “太史赶紧坐,我正是为这事发愁,此刻正要出兵勤王。”

    “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太史虽然老迈,可是依旧十分警觉,窗外那灿烂的阳光像是斥候一般无拘无束地潜伏在他们跟前。

    唐旦本来不想故作神秘,但是看了太史坚定的神态,便吩咐了侍者将太史引至内室。

    “大人这样可否?”唐旦有些疑惑地问道。

    “恩。”太史此时方才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但是仍然十分小心地靠向唐旦说道,“陛下有所不知,犬戎是天子所招的。”

    “什么!?”唐旦大惊失色,连忙站起身来。太史也连忙用手示意唐旦不要如此大声。唐旦见了太史神色这般坚定,连忙说道:“天子陛下为何如此?!”

    “陛下你且坐下。”太史缓缓地招手,让已经起了半身的唐旦坐下后,说,“这要源于天子最近常常做的梦了。”

    此时太史咳嗽了一声,随后警觉地向四周张望了一番,发现除了唐旦周围没有一个活物,连侍者都被关在了门外,便侧过头,对着唐旦说道:“陛下知道魅姬吗?”

    “魅姬?!”唐旦顿时觉得不可思议起来,但是仍然接受了下来,说,“我略有耳闻。”

    “天子陛下就常常梦到前朝的艳姬魅人,而且说了‘成之败之,毁之救之’之类的言语。”

    “‘成之败之,毁之救之’?大人怎么看?”

    “说实话,老夫确实不敢妄言,但是依照天子的理解,说的应该是诸侯。”

    “所以天子要下令诛杀诸侯,因此召集天下诸侯临时增加上贡?”

    “大体是如此了,这也是老夫的猜测,可是当时连这话是否如此理解,老夫也是在觉得为难。”

    “请恕我无礼,但是就凭一句梦话妄加猜测,即使是天子又怎能如此作弄诸侯?”

    “其实也不光是如此,自我朝伊始,各家分封,诸侯渐渐强盛,虽然都服从调遣,可到如今渐渐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陛下且看陛下的军队都能与王都的军队相抗衡了,而且西北嬴家占据了秦地,倘若西和诸戎,必然是一大祸患,西南熊氏早就大军在握,已经与蛮夷相容,东南阮家更是如此,整合百越。就单说这四大家,哪家不是大诸侯,又是哪家不能有改朝换代之力?”说道末句的时候太史尽量压低了声音。

    “大人怎能如此说。我们唐家可是时代忠于天子。”可是唐旦一听到,便面露惊奇之色。

    “可是这是实情呐。”太史说着低头看着自己细长却充满皱纹的手指,那是一双记载着时代的手,那是一双书写着历史的手,“老夫本不应该多说的。可是蛮夷怎会理会史官。我担心着写的姬周长史就这样亡佚,便逃到了这里。”

    “为难太史大人了。”唐旦这时候态度顿时温和起来了。

    “陛下此时打算如何?”太史转念又向唐旦问道。

    “我已经发书致嬴家、阮家、熊家,现在嬴家的家臣何孟丹已经联合西北的诸侯一起向镐京赶过来了。”

    “想必他们必会先取洛阳。”

    看着唐旦略显疑惑的神情,太史连忙解释道:“犬戎不识军事,而且嬴家的主公还被困在了镐京之中,嬴家人不会轻举妄动的,必然会先占据北部的洛阳,陛下也请先取东南的玉城。”

    “这样形成掎角之势,确实两全呐。”

    “只是。”太史顿了顿,继续说,“诸侯之间的事宜陛下还请小心呐。”

    “嬴家与我家世家,嬴洛与我先兄更是兄弟之交。太史过虑了。”

    “还是过虑的好呐,总之陛下务必谨慎行事。如今天子下落不明,我看天象更有主星衰微,群雄问鼎之势。”

    “恩。”唐旦依旧是诺诺地点了点头却并不在意,天象是给天看的,既然是天意,人又何必违逆。

    随后仓和便带着武将们开始整顿兵马,而唐旦则来到了长歌伯这里,此时长歌伯的状况略有好转。

    唐旦看着长歌伯精瘦的脸颊和满脸的皱纹,心中微微泛起了凉意,疑惑地问:“伯兄,你这是怎么了。”

    “唉。”长歌伯本想伸出干瘦的手,可一下子泄了气,悲叹了一声,说,“莫不是阮家。”

    “阮少弟已经被封为吴王了。”唐旦连忙坐到长歌伯身边说,“多年不见伯兄,你也老了。”

    “你也是齐王了。”长歌伯继续悲叹着,仿佛命运重重地压在他的脊背上,“我越族就要有难了,你要救救我的子嗣呐。”说着他恳切地看着唐旦。

    “伯兄不妨直言,你与我先兄金兰之交,我又岂能坐视不理。”唐旦也十分恳切地看着长歌伯。

    “当年我领着百家越族和阮氏誓约,互不侵占,共通商旅。”长歌伯抬着连似乎是在回忆,“可自从阮少弟的兄长离开之后,阮少弟频频不守誓约,迫害越人,或是驱逐或是抓捕。如今正要来拿我,被我得知了消息率便向北逃了过来。只是我的那些孩子早早被他们抓了。”

    看着长歌伯颓丧的脸,唐旦一时间也无从安慰,心中想着:“吴越之地如今已被全封给阮家,越人再反也于理不合了,而且我唐家素来和阮家少有交情,又不可干涉此事,着实为难。”

    “你且在唐家休养些日子,我侄子无狩也将会悉心照顾你的。你女儿的事我也甚为担心,只是如今国难当头,我也分心不得,现今正要起兵勤王。如若遇到吴地的兵马,我想必然会跟阮家人理论此事的。”侍者此时来支会唐旦,于是唐旦只得起身告辞。

    “贤弟,有劳了。”长歌伯似乎是无奈地支撑起来,感激地向唐旦一拜,可是心中依旧是担心不已,便任由唐旦离开了。

    此后,仓和便按唐旦的命令调集大军、征收粮草,唐家最为精锐的铁骑劲旅此番也随唐旦出征,所谓铁骑军,便是全副甲衣的强大骑兵,以东北最为强劲凶猛的追云马为坐骑,同样全副坚硬的铁甲。其军一旦立阵便难以攻破,而且集合在一起时对敌方的骑兵也是颇具杀伤了。其实四大家之中,就属唐家最为盛气,虽然兵士的勇力略输秦地,可是军中不乏精兵悍将。且齐地乃天下除王畿外的最为富庶之地,粮备充足,当属天下诸侯之首。

    唐旦已然得知了西北的嬴家已经出兵,于是也安排了出兵的事宜,可是他仍旧放心不下唐家的事,他多次叮嘱了侄子无狩不对家事不要松懈,同时也嘱托自己的妻儿和嫂子。

    就这样,东北方的大军终于出征了,挂着的金睛朱雀旗,一时间平原之上一片金黄随风招展,将士们仿佛置身麦田之中,悠然而富有齐地之风的长笛吹起,战鼓被数百个力士霎时间敲响,大地晃动着,就连脚下细小的土粒也为这气势磅礴的大军颤抖着。

列王春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梅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梅花文学)或者(mei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列王春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列王春秋

诸子百家,墨、儒斗法,天下纵横,阴阳作法,法家为尊。捭阖睥睨谁与争雄?性与爱的情仇,战与火的纷争,到底谁的言语道破了天际?纷纷列王,一纸春秋,谁能横刀掌华夏?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