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神级鬼师 > 正文

神级鬼师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第18章女尸现身

发布时间:2020/10/19 6:02:09热度:

《神级鬼师》是剧情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阅读:我就知道什么都问不出来,这家伙,玩什么故作神秘,普通的道士?哼,鬼都不信!...

神级鬼师

“他有点事暂时不在学校,有事吗?”我道,拉出椅子翘着二郎腿和他打着哈哈,当然,语气客气很多,毕竟人家都这态度了。

“啊,没事,就是问问,交个朋友,这是我的名片,有事打电话,改天一起吃个饭~”

“哥,出什么事了?”这时,妹妹的声音出现在楼道口,看着慌忙奔出的众人还以为地震了呢,带着女神慵懒的站在门口。

“王妍?那不是嫂子吗?”

“嫂子,过来坐坐啊~”

校董的小弟调戏道,说实话,王妍虽然美,但出身三线开外的小城镇,他们这种贵族子弟自然是打心眼里瞧不起的~估计那校董儿子也就是想玩玩,换换口味~

“嗨,天哥,你的小弟真是欠管教啊,怎么,人家可都名花有主了你还要挖一下去墙角不成?”被称为枫哥的高个子男子道,手掌搭在天哥的肩头看向那几个正在不断调戏我女神的小弟。

“枫兄,打我都忍了,这不太好吧,大家公平竞争,你也知道,为了这农村妞我可费了不少心思,就这么拱手送人?”校董的儿子回道,看了看我,露出了极其不舍的眼神,没办法,我女神就是这么有魅力。

“公平竞争我不反对,不过,这妞可是和他们一个城市过来的,其间道理我也就不多说了,孰轻孰重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们走~”高个子同我一笑便带着几个制服男生潇洒离去,那黑子在挣扎,女神就那么被拦在门口。

“嘿,那几个兄弟,别堵门口打扰人家学习,起开!”我喝道,反正是公平竞争,那黑子只要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我是不会生气的。

“啪~”

“啪!”两个响亮的巴掌印出现在那两个勾搭我女神的小子脸上,出手的正是黑子天,只看他捂着鼻子终于是挣扎的将几名小弟推开道:

“我们走!”

……

“我怎么感觉自己这么像恶霸呢?”我暗道,整个下午图书馆的五楼几乎没什么人来打搅,三个人说说笑笑也就过去了,到底是大学哈,有钱有势的人还真的不少。

QQ

我:“在安图村怎么样?找没找到一个叫王xx的老师?”

溪雨:“我们才刚到安图村,这里根本就是一座死村,根本就无从下手,村里的人早就在一年前搬出去了,不过我有感觉,当时车上的大妈和大波妹子一定是有着某种联系的,越是靠近村子那股磁场的能量就越强,先不说了,我打算补充点符咒试试能不能把磁场抵消了,明天再去看看。”

我:“好吧,对了,伙计,你家里到底是什么背景啊?在学校再这样待下去我都快膨胀了~”

溪雨:“我不是说了吗?普普通通的道士家族,别想那么多,你自己小心,契约卡不能用,尽量别和那鬼灵动手!”

……

我就知道什么都问不出来,这家伙,玩什么故作神秘,普通的道士?哼,鬼都不信!

大约到了晚上五点钟,图书馆临近关门的时间,我们简单的尬聊几句女神便带着妹妹回寝室,结束了无聊的学习氛围,我一个人孤身坐在图书馆的五楼摆弄着手机,知觉告诉我,那东西并没有走远,甚至一直就潜伏在暗里观察,一旦我有什么破绽它便会立刻冲出将我吞噬。

我的鬼力在它严重可是不小的诱惑啊~

“能量又浓郁了~”

“你到底是谁,张鑫还是“妈妈”?等了你这么久,再不出来小爷我可就走了!”我对着冰冷的空气道,周边的凉气嗖嗖吹过,搞得我竖起一身的鸡皮嘎达。

“呼呼~呼呼·~”风越来越大,一股黑烟犹豫的从地面的缝隙钻了出来,躲在墙角似乎并不愿意离我太近。

“你是张鑫?”我道,这家伙是怎么了?既然找我还如此的怕我,绣花鞋啥的我都扔在寝室了,难不成是我的大宝剑鸡毛掸子不成?

想想也对,在我面前的定然不是上午鬼压床的“妈妈”,这里不像是教学楼,阴气重许多又没有辟邪的法器,想要搞我它早就嘎出来了,面前的这一团黑气等级太低了,简直就是鬼气包裹的一道意识而已~

“呼呼~”

“有动静!卧槽,居然还有这种事!”我暗道有戏,小心翼翼的向前靠拢,搬过来把椅子在那黑气的前方在度问道:

“你是怎么死的?这学校的脏东西是谁?殉情的老师?”

“呼呼~”玻璃颤抖,这鬼难不成是不能说话吗?

我随意拾起张被阴风吹乱的纸张,拿在胸前继续道“这样吧,我问你答,对就让它弯,不对就不用动好吗?”

“呼~”纸张完美配合的弯曲九十度,这鬼还真是配合。

“寝室给我留纸条的是你吗?”纸张被吹弯九十度后迅速复原。

“打电话叫我骗我去教学楼的是你?”纸张再度弯曲。

“一楼让我跑掉的黑气是你吗?”纸张弯曲。

“你想让我知道什么?死去的王老师吗?”

纸条再度弯曲,向左九十度后突然反转向右弯曲。

“档案室里有害死你的脏东西?”

纸条没有动。

“它在哪?为什么杀人?”我继续道,可能是太过投入的去寻找线索导致我有些失神,专注的看着纸条的变化,然而,我继续的念到几个问题都是没有得到回应,那团墙角的黑气就跟哆嗦一样在地面不停的转变形状。

“它~来了!快跑!”

卧槽,什么情况,就在我关心纸条的变化时那团黑气竟然变化成这几个大字后嗖的一声飘出了窗子,就在他出去的一瞬间我就下意识的感觉不妙,背后发凉,肩头的三盏灯估计都灭的差不多了。

(有一种说法是三盏灯被吹灭后人的精神便到了最容易击溃的时刻,会看见鬼,其实不然,也得分鬼愿不愿意让你看见,碰见不好说话的估计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这也是我迫切想开阴眼的缘故。)

“啪啪~”

“啪~”

“啪啪啪~”

五楼的玻璃齐齐被震碎,难以想象的压抑感拔地而起,肉眼可见的黑气里面我可以感觉到那鬼就在我的背后,而且是一点点的从地面钻出来,这感觉定然是所谓的“妈妈”鬼灵,跟它一比,我的鬼力道士有点看不过眼。

“哼,还想鬼压床?老子今天就要看看你到底长什么鬼样!”鸡毛掸子被我召唤在手心,反手一抡将地面的鬼气掀起一米多的高度,宛若气浪,鸡毛掸子就跟定海神针一样将黑气逼退到门口。

待我回头,那红色的影子就那么麻木的看着我,它的脸在变化,起初是司机黄,其次是大波妹,老婆婆,清洁阿姨……

足足变了三十张脸,尽管样貌不同但那张双绝望的眸子却令我震撼,那是一种枯萎,沾染必死,上身是撕破的民国旗袍,穿着绣花鞋,半露着染血的内衣内裤。

在小腿,还有着密密麻麻的刀痕,耷拉在半空我的胃简直翻腾。

“你居然杀了这么多人!没猜错的话,都是剥皮的吧!”我道,可能也有不是,譬如司机黄师傅,这家伙没准生前是个京剧的变脸老师呢~

“呼~”阴风呼啸,我手心的纸条居然诡异的弯曲了九十度,与此同时,我的周边黑气里传来女子阴冷的笑声,就跟恐怖电影里的似的,这家伙变化的脸最终化为了我女神的模样,朝我笑的时候,那个酸爽。

“我知道你很厉害,不过,你做的太过分了,你敢动我女神试试!”

“啪啪~”五楼的玻璃再度蹦碎,之前若是还能勉强的说是藕断丝连,那现在就只能说是一张张血网了,血网的上面跟显示器一样回放着各种各样的画面,都是残忍的肢解剥皮画面,最令我反感的就是那个大波妹子。

她还那么年轻,嘴里和其他人一样不断地叫着妈妈~114路那道桥梁前的树下,一把染血的刀子从那红色的鬼影小腿下划了二十几道后慢慢移动到大波妹子的脖子,在她挣扎中一刀,两刀~~

“呕~”我的胃终于是败给了她的恶心,一波接一波的狂吐了出来,鸡毛掸子架在身前时刻警惕着这变态的鬼灵,特么的,xx市果然是不一样啊,就是牛逼~

“咚咚咚~里面干什么呢?怎么还吐一地啊!艹,赶紧收拾,我要关门了~”外面突然传出门卫大爷的臭骂声,声音之大居然把我给拉了回来,与此同时周边的鬼气迅速消散,那女鬼也凭空消失,在一看四周,除开乱飞的纸屑也就是我吐的那点玩意了~

“看来是走不掉了~收拾吧~”

神级鬼师

天降异象,七龙压棺,阴阳路上的男孩浴火重生,仅凭那一丝感应化身鬼王做起了女神的护花保镖,地府任命的金牌鬼师,驱魔打鬼,手到擒来,在摸索自己记忆的道路上进行着渺茫的成神路,究竟是天命的预言还是人为的策划,一切的一切到底是谁在暗箱操控?鬼差勾魂?哼,过来,小伙子,我陪你聊聊人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