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三界帝尊 > 正文

三界帝尊第5章佛念雕龙

发布时间:2019/10/10 3:19:28热度:

《三界帝尊》是一本古言类型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蛇毒弥漫到全身每个毛孔,心脏眼见就要停跳。右臂忽然一阵抽搐,黝黑的幽冥之丝,瞬间发出直奔全身而去。...

三界帝尊

“喂喂!小子?”

仙官见状微微一笑,一个飞掠便拦在了张君前面。

“你,你是?”张君虽判断这人身份不凡,却也不甚明了。

“呵呵,我是这里的仙官,小兄弟留步,有一事想警告你两句!”这人面色白净,显得比较文气,说起话来却霸气十足。

“嘿嘿!”欧阳云逸见状轻笑一声,带领手下离了去。

仙官其实就是宗门的俗世势力,不是那纯粹的修者,虽会一些简单的法门,却也不登大雅之堂。

不过在俗世也算地位尊崇了。

“哦,什么事啊?”

“刚才我说的月后演武场的一战,你可是听到了?”

“什么战?不太清楚啊?”张君很感心烦,想想在大唐的时候一路逃命,也没感这么沮丧过;原以为跨界后一切都会美好起来,哪知刚开始就就遇到了连番如此憋气的事情,很感自身实力的不足,心里着急要到客舍中清静一会。

“我刚才救了你一命呢,不知道吗?怎还如此无理?”仙官见状很有些不喜。

张君脸色更加难看,很有些羞愧和不耐,闻言回头对那仙官行了一礼,口中敷衍道:“知道了?”

便匆匆往客舍走去。想想自己这一行人,初到这地,便受人欺负;两人负伤,仙官又如此呵斥自己,一个月后还得比试;此刻真不想再多惹是非了。

仙官见这少年腼腆羞涩,鄙夷中摇摇头遂折了回去;很是失望,感叹看来这月的武试是没什么看头了!

张君先来到武风的客舍,见他已经上好了药,正躺在床上休息呢,海花吃着水果,安静的坐在一旁。

赵慧却还在熬药,看见他进来,连忙起身。

“啊!你怎么也受伤了,你又回去了呀,以后咱们躲着他们就行啦。”赵慧虽然气愤却也无奈的说道。

张君点了点头,随后也上了药。

赵慧嘱咐他们好好休息,遂独自一人回到了客舍。

张君挪到到自己的客舍,却也顾不上休息,马上就拿出仙魔冥录飞快的看了起来,专找各种仙法;一个下午都没有出门。

晚饭时分赵慧送来了吃食,又一再嘱咐他以后少出门少惹事。

张君虽然嘴上答应,心里却已早憋足了劲,决定月后一定要将那欧阳云逸斩杀在众人面前;至今摸摸脸蛋还感觉当初那口粘痰很是恶心非常。意识到今日海花和武风都差点丧命,还有些后怕。

着急中又翻阅几刻依然没有收获。

张君还是不气奈,夜灯下又拿出密录认真的研究了起来。

看来看去,居然还没发现什么功法,也就是那最后的宝贝——傲龙八诀,张君叹了口气,心道看来还是另想他法吧,却又发现伤势颇重,心想先做好准备吧,拿出纸来,遂将第一诀认真的抄了下来,边抄边念叨:“傲龙八诀第一诀——佛念雕龙。下注:三界多修者,炼体艰难,炼气多姿;众家之长短,不予多评说;单说佛家之一花一世界,若可炼气至一毛一发,又何须分炼体炼气之道?

开头这几句张君倒是能看懂,思索一番也感觉很有道理,心想这帮人还是有些料的。

又接着往下抄去:吾等穷尽毕生智慧,借鉴佛宗仙法创下此第一诀之奠基篇;此篇需要借助外力,人身自成一世界,潜力无算,尘封无波,人之所用不及万一;若练此诀,需身之启灵;然而若得启灵,必要借助外力;用于激发全身诸元,诸元激起,还要立刻修习此诀,使得诸元运转,才可吸纳天地元气精力。如此便可略有成效,资质差者,身轻体健,资质好者跃行神速。此乃第一步……。看到此张君又思索了半天感觉算是有些头绪了。遂又记录下口诀详细的修炼之法,然后兴奋得准备第二日就开始行动。

幻月村带出的药材果然不凡,第二日张君的伤口居然好了不少。出门又嘱咐赵慧照看两人后,回屋拿了长棍又带了些干粮遂悄然往外行去。

行了两刻,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大山中。

张君钻到树林里,不停的寻找,好半晌终于找了一条毒蛇。

遂提起棍子,一下下的朝地上的毒蛇撩拨而去。

毒蛇吐着信子,伺机攻击;张君赤裸出右臂,一把抓去,毒蛇飞起一咬。飞速点在了他右臂上又马上逃离。

张君只感觉手臂微微一麻,见也没什么大碍,马上又紧跑几步将那毒蛇再次抓住,如此三番,毒蛇在他的右臂上咬了四五口。

然后让它在自己腿上咬了几口。

这才满意的放它离去。

张君全身已经麻木,躺在草动上静静的看着。

原来他计划着是想要激起右臂中的幽暗恐怖力量,用于启灵。胆子也够大。

只见他忐忑的看着伤口,伤口四周渐渐变黑,全身也慢慢失去了知觉。张君却越来越担心,很怕就此丢了小命,马上吃力的甩打着右臂了。却也没见什么反应。

片刻,最后一丝阳光从视野里消失,张君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蛇毒弥漫到全身每个毛孔,心脏眼见就要停跳。右臂忽然一阵抽搐,黝黑的幽冥之丝,瞬间发出直奔全身而去。

好半晌,张君才疑惑的睁开了双眼。

“呀,还有阳光呢,看来我没死呀!?”顿时惊喜非常,低头一看全身皮肤黝黑,四肢却活动如常,顿时大喜过望,心道看来是成功激发了全身诸元。

遂不敢怠慢,马上掏出了一个纸片,正是那修炼之法,立刻认真的盘膝练了起来。

“诸元激起,万灵皆活,自可勾动天地元气;敬防外力伤身,需调动自身神气,首先集中意念…………”上边讲得非常详细,张君原想这法诀会深奥无比,此刻看了感觉却也简单。

哪知敢修习一会,居然冷汗直冒,全身剧痛;中途还有三次痛得昏迷了过去;不过事到如今,遂也不敢停下,怕那外力伤了身再落下个残疾。

一个下午接连昏迷了七八次,一次次在鬼门关绕圈,张君暗骂:也不知他们怎么想出了如此没有人性的功法!

真想放弃,却又想起来武风和海花的惨状,欧阳云逸的可恶嘴脸又在眼前晃悠,一咬牙终于是挺了过来。

皮肤上的黝黑之色越来越浅。十多次后恢复如常了。

夕阳西照。

张君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回赶去,行了几步,却发现伤势伤居然全好了,心里不免有些兴奋,想到看来这仙法还是管用的。

回到客舍时,已是夜灯初上;赵慧焦急的等在门口。

一看见他的身影,马上就迎了上来:“哎呀,你又去干什么了啊,一天也不知道吃药!?”

“姐姐,这里没事吧!”

“没事,就是白日里传言,一个月后又有仙斗了,我也没多听,着急你的伤啊。快,快进去我看看。”

张君听到说没事,这才放下心来,来到屋中一看,江昭萱一惊,没想到他的伤一天就好了,很是纳闷了半天,还以为是药的功效。遂给他拿来了吃食,便回去照顾武风去了,却又见他的伤依然很重,不由得又惊奇起来。

张君静下来又拿起密录看了一番,忽然发现下边的角落,有一行小字:此书太过逆天,切记不可让他人知道。否则遭受他人觊觎,小命不保!

张君原还有心也让那明圣老弟,一块练练也好保护他人,看到此言后却犹豫了起来。最后决定还是把裂神刀法给了他吧。

不过知道他也只能以后练了,因为那套刀法要求的仙法内力太过高深。

如此一来,张君更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那佛念雕龙练成了。

第二日一早,天还不亮便早早出了门。这一日张君又向深山寻找一段;然后来到了一个深谷,见他手持长棍走来走去,专门寻找各种毒物,心里希望找到更毒恶的东西,却也有些害怕。

两刻后来到了一个河流旁,蹲下想洗洗脸色的污泥,突然有几只毒蚁悄然跳了出来,飞快便爬上了他的脖子。

连咬两口,张君“哎呀”一声,瞬间便晕倒在了地上。

几个时辰后,才悠然醒来,又连忙盘膝修习仙法,那个下午更是多次闯过鬼门关才算练功完成。

接着四五天如此作为后,张君再被毒物咬到,完全没有了反应,自我一番观察,见原来白皙的皮肤居然变成了淡蓝色。翻开手抄的册子观察一番,应该是激发成功了,遂暗喜以后是不用再受此大罪了。

小功初成,张君休息了两日。这天一大早,悠闲带着海花来到广场上转悠了一会儿。然后才找到了前几日给自己登记的仙官;张君上前客气的问道:“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聚气仙法?”

“你俩还没领?”

张君点点头。

“这不是浪费时间吗?一来咋不领呢?真是的,看你这懒散样,也成不大事。”负责登记的仙官打着官腔将他好一顿训斥。

“对不起大人。”张君连忙赔礼道歉。

仙官遂不耐烦的拿出几本仙法册子交给他,让他赶紧离去。

张君正要往回走,却突然看到了一人,正是那丁二。

张君连忙要拉着海花要躲开,却已经迟了。

“喂喂,这俩贱人,在这里干什么?找打吗?”

张君有些紧张的看向丁二:“怎么了?不是说月后演武场比试吗?现在又要动手?”

“我呸,你值得我动手吗?我家老大碾死你如同碾死个蚂蚁;不过居然定了演武时间?现在也就不教训你了。滚吧!”丁二双手捋着下边若有所思的看着海花。

看得海花有些害怕,连忙躲到了张君身后。

“那就一个月后见呗。”张君闻言壮了胆也冷冷说道。

“哼,今天大爷犯了酒兴,不在这跟你废话。喂喂,美女,要是这个小子一个月后送了命,大爷罩你啊!”丁二说完对着赶来的赵慧就是一个飞吻。

而赵慧自从跨界后事事小心,只想一心炼药。

见状顿时扭头看向一边,虽感觉恶心却没说话。

张君看那丁二心里直感厌恶非常,暗暗决定日后一定要收拾了他。

丁二这才得意洋洋的大跨步走了去。

广场上天天有怪事发生,大家围观了一会也就散了去。

此事却更加坚定了张君练功的决心。

片刻后几人然后回屋看武风圣,见他已经半坐了起来。

“老弟,还要紧吗?”武风自知伤势依然很重;不免有些沮丧,开口答道:“老哥,咱们先躲出去养伤,好了再回来跟他们拼命吧?”

“放心,这里也很安全,不要多想了。”张君安慰道。

“哎,要不咱们去别的地方寻找修仙之道吧?”武风无奈的说道。

“不喜欢那圆脸女孩了?!”赵慧打趣道,好似有意要开导他。

武风闻言却更加不是滋味:“那就在这里吧,等我伤好了一定把那阴阳人碎尸万段!

张君又安慰他一番,然后把聚气仙法册子递了过来,意思让他先研习一番,见到希望,他这才不再发牢骚。

而赵慧遂只想一心炼药,也知道必先入了仙门。所以也研究聚气之法去了

唯有海花依然无忧无虑,对那修仙大业根本就不屑一顾。

如今张君也不用到山里去了,此后便每日躲在屋中修习启灵大法。

对照秘录,渐渐的好似第一步快要完成了,秘籍上讲:启灵完成,每日要勤加修习,此过程悠久,日久方可筑基。又见第二步是汇元聚气。

感觉自己离这步却还差得很远,因为秘录记载,要求皮肤上出现斑块才可继续。算算那一月之期已然不远,不由得焦虑了起来。

心烦中接着修习一会,忽然叹口气,拿起了那领来的聚气仙法,随口念来:“以武入道,前景渺茫;想入仙门,必先聚气;若想聚气,先识筋脉,气从穴入,循经而行;一气不散,微可小成…………"

思索一番,感觉果然与那傲龙八诀大不相同:此法最难的是那一气不散。

张君也有心修习一番。便按照图解认准了穴道,深吸一口气。依法修习。

但是,一夜下来,体内毫无反应。

连简单的“气从穴入”都没有感应,不由的气奈了,心想看来自己的修仙资质果然是差劲;又愁苦一番,遂另做了决定。这时天已微亮。

第二日一大早,张君又来到了山里,到林中砍下很多木桩,又找了块平地,将木桩一一钉在了地上。

然后才提起一口气,跳上木桩,开始踩着木桩跑了起来。

原来他决定还是将在大唐时学来的简单武技再温习一番。

一开始刚跑两桩便掉了下来,看来是有些生疏了,着急中练了一个下午,效果依然不很理想,刚能跑出个五六桩,便会就摔了下来。

接着又是辛苦的练了几天。却发现速度虽有提高,但也不甚明显。

失望之下,张君坐在木桩前长吁短叹的很是愁苦。

“你小子,一天天的瞎折腾个什么呢?我看你好几天了,学习猴跳?”身后忽然响起了说话声,张君猛然跳起。

“你,你从哪出来的!?”

只见一个瘦小老头,慈眉善目的站在身后,正笑嘻嘻的看自己呢;听他接着开口说道:“我看了你好几天了,始终不明白你这是干什么呢?”

“没干什么呀?练练步法,好到河里捕鱼。”张君多长了个心眼没说实话。

“嘿嘿,当我还看不出来呀,瞧你那粗略的步法;得手眼合一,知道吗?步未出,意念先至!”老头儿笑嘻嘻的说道。

“你知道……”张君想反驳他,却一思索感觉有些道理。看向老头目光顿时热切起来。

“你真会呀?教教我呗。”

老头儿捋捋胡须道:“嗯,你先告诉我你是干什么的,为何要练这步法?”

张君犹犹豫豫,不知该如何说起。

老头儿见状一伸手,放在一旁的铁棍顿时便凭空飞起来到了手中,接着老头将棍儿一转,棍子脱手奔向空中,旋转着越飞越高;这时空中刚好飞过几只大雁,瞬间便被打落了下来。

老头露得这一手干净利落。

看得那张君彻底怔住。

老头儿笑笑接着开口道:“想学吗?”

张君咽了口吐沫,这才小声的将要参加仙考,而受人欺负的事讲了出来。

老头儿便听完后点点头开口道:“嗯,修仙本就是逆天行事,万事重在随心,有仇报怨,也是人性使然;难得你还能心存一丝仁念,。”

“老爷爷,能教我耍那棍子吗?”张君再次忐忑的问道。

“咳咳,”老头看这小子面相忠厚,又聪慧非常,思索一会,却开口说道:“给我个教你的理由?”

“我要学会了棍法,会好好的孝敬爷爷。”

老头儿一想居然遇见当是有缘,况且现下形势真是不太乐观遂有了决定:“我看你也是不易,不过这老夫已经很多年没动手了,就给你现创一套棍法如何?”

张君这才明白老头儿刚才的一招只不过是随便耍出来的,不过却更加的敬佩他的本领。

闻言大喜连忙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

老头儿点点头,伸手抄起棍子就舞了起来。

三界帝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三界帝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三界帝尊

三界幻灭,跨界修仙;他人修仙我养兵,仙战争雄裂天行,且看主角如何纵横天下,横扫三界独称尊!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