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谋一时,爱一世 > 正文

谋一时,爱一世第16章你只是见习男友

发布时间:2020/10/18 9:54:33热度:

《谋一时,爱一世》是文笔极佳的现言类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是我的妻子,我有权知道。”说完,南宫景灏吻了上去,像掠夺她的爱一样,努力禁锢着她。...

谋一时,爱一世

“如果我不打电话喊你回家,你是不是要和别人一起住在酒店。”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梁秋一脸懵逼,她不过是和兰思婕一起吃个饭而已,怎么就还一起住酒店了呢,男人的脑子里全是那些东西,南宫景灏也不例外。

梁秋不能告诉他,自己是与兰思婕一起吃饭,她片刻的迟疑,在南宫景灏的心中看成了是默认。

南宫景灏怒火正盛。

梁秋被他逼到角落,南宫景灏双手捏住梁秋的肩膀,一双眼眸再也不复曾经运筹帷幄的淡定。

“我与谁在一起,有必要与你汇报吗?”梁秋性子强硬,不输南宫景灏。她忍着肩膀的疼痛不服输的反驳。

“你是我的妻子,我有权知道。”说完,南宫景灏吻了上去,像掠夺她的爱一样,努力禁锢着她。

她怎么就不明白,自己是在乎她,这女人一点良心也没有。

嘴角的刺痛迫使南宫景灏松口,血腥味在两人的嘴中漾开,南宫景灏一手抹掉嘴角的血迹,不觉得笑了起来,他现在的举动早失了风度,像个被抢走糖果的孩子,有些歇斯底里。

“记住,我已经不是你的妻子。”梁秋想了想,又道,“你只是我的见习男朋友,在你没转正之前,我会随时准备换人。”

处于劣势,还能在他面前这么趾高气昂的人,梁秋是第一个。可她偏偏还有大放厥词的资本,谁让自己那么在乎她。

南宫景灏从来都不知道,梁秋倚仗的资本,从来都不是他南宫景灏的在乎和爱意,而是她自己。

这个女人似乎有点高傲过头了,都怪自己这几天把她给宠坏了,让她忘了自己的身份,还说他只是个见习男朋友。

“梁小姐,看来我们得好好谈谈合同的事情了。”南宫景灏薄凉的唇瓣微启,藏着一丝冷笑。

喝过酒的梁秋,在南宫景灏一再的挑衅下,最后的一丝理智崩溃,她猛的朝南宫景灏推过去,毫无防备的南宫景灏被推倒在地,眼里只剩下震惊。

“叮......叮......”家里的移动电话突然响起。

南宫景灏震惊之余,恢复自己的风度,一声不吭的起身去接电话,里面传来梁诺的声音,“景少,我妹妹到家了吗?她刚刚和我出去多喝了几杯。”

听到梁诺的话,南宫景灏的心情顿时舒畅不少,原来自己的怀疑都是多余的。

挂断电话,南宫景灏转头对梁秋说,“你怎么不说,是和梁诺出去的”

“你有给我说话的机会吗?”梁秋心中生疑,梁诺来为她开脱,都是兰思婕授意吗?那兰思婕和梁诺的关系是,他们两人是要联手对付升粤吗?

梁秋不敢往深处想,她留宿在南宫景灏的别墅,被南宫景灏折腾了一宿,身体累的疲惫不堪,可脑子里活跃的狠,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

第二天醒来,梁秋看向自己旁边的枕头,只剩下男性独有的气息。她摸了摸枕头,上面还残留有一丝温热,证明南宫景灏刚走不久。

昨晚和南宫景灏折腾那么久,她的手包都忘记在楼下了。但愿南宫景灏没有查看自己的手机。

谋一时,爱一世

隐婚三年,她费尽心思离婚。一朝如愿,扫地出门。放下婚姻的包袱,她混的风生水起。不料冤家路窄,再见“渣男”。她以爱为谋,游走在雇主和“渣男”之间,成为双面间谍,谁知他一纸合约,将她禁锢在身边。“女人,你逾越了”“还不是你纵容的。”她拿着新签订的合同,笑的没心没肺。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