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豪门 > 薄情总裁养成妻 > 正文

薄情总裁养成妻第18章她承诺的补偿条件

发布时间:2020/8/5 13:26:39热度:

《薄情总裁养成妻》是剧情极佳的豪门风格的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他从来都不会拒绝送上门的好事,更何况还是个万般主动的娇媚尤物,至于吃完之后的事情,那就之后再说好了。...

薄情总裁养成妻

疯子!他就知道这女人绝对会用不正常的手段对付他!连药都磕上了,也太狠了吧?

程景谦强忍住来自某处的刺激,松开了她的另只手,语气无奈的问道,“子欢,你到底迷恋我哪里?”眼底压抑着快要爆发的欲望,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女人却是更加过分的轻掐了他那处的顶端,惹得他一阵倒吸冷气,看向她的眼神也快要喷火了。

然后一字一句的咬字清晰的在他耳边说着,“你的全部,我都很中意啊,景谦,抱抱我,好不好?”这种娇媚婉转的求欢实在是让人无法拒绝。

程景谦伸手把她的脸掰过来正对着他,那双墨色双眸里的欲望很浓重,凉薄的唇角勾出几分肆意的弧度,“呵!这可是你自找的,告诉我,你想要我怎么做?”低沉暗哑的嗓音里带着全然的引诱。

女人却是欣喜于他的转变,应答的声音越发娇媚撩人了,“你太坏了啊…我想要你狠狠的抱我,给我最顶级的欢愉。”这就是她的所求,没什么好隐瞒的,更不会觉得难堪。

狭小的沙发上两人隔着衣衫紧贴的身体逐渐升温,暧昧的气息在办公室里弥漫开来,随着他解开衣服的动作更让女人心神摇曳了。

“呵呵~真是不知羞耻啊,不过我不讨厌这样的你。乖,抱紧我。”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在她耳边说话的同时,却是将人抱起走进了休息室。

他从来都不会拒绝送上门的好事,更何况还是个万般主动的娇媚尤物,至于吃完之后的事情,那就之后再说好了。

周明端着红茶杯子坐在秘书处,拦截住要进总裁办公室汇报工作的人员,心里为那位沈小姐默哀三秒,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此时正在公寓里收拾客厅的沈悠悠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抬手揉揉发酸的鼻子,嘴里嘀咕着,“又是谁在背后讲我了?”

她的金主大人交给她一项艰巨的任务,必须把公寓一楼恢复原样,不然就等着受罚吧!作为始作俑者的段小姐也大方的借了几个保镖给她帮忙,这让她心里都快呕死了!

“沈小姐,我们来收拾吧,您在旁边指挥着就行。”保镖头领周越清了清嗓子,略显尴尬的说道。

沈悠悠直起身揉揉腰间,一脸生无可恋的说着,“我也想休息啊,但今天要是弄不好的话,我可就真要倒霉了!那男人眼睛尖着呢,有点不一样的地方都能看出来,你们先大致摆好,之后我再跟你们一起调整。”

原来当情人是件这么辛苦的事情啊?周越心有感慨的想着,然后眼神怜悯的看着忙碌的沈悠悠。

根据他们大小姐的性子,现在八成已经跟程少勾搭上了吧?眼前这位正牌情人却还在苦哈哈的收拾着情敌砸下的烂摊子。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周越把他那张憨厚的脸纠结成一副难以描述的鬼样子,让周围眼角偷瞄的弟兄们差点没喷笑出来。

于是,沈悠悠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狠狠刷了一把情敌保镖的好感度,然后在他们的热心帮助下,总算把公寓一楼恢复到原样了。

她对比着之前拍过的照片细微检查过后,对着这群热心的汉子们宣布大功告成!

果然还是低调内敛的风格看着顺眼些,沈悠悠毫不客气的用金主的副卡给情敌的保镖们叫了顿丰盛的晚餐。

娇小玲珑的她坐在这群汉子旁边就像个未成年似的,她自己倒是不在意,就是难为了保镖头领周越了……

沈悠悠实在受不了他那过分关爱的眼神,掀了掀眼皮,直接点明了说道,“喂!你又做不了段小姐的主,还在那纠结什么?吃饭吃饭,累一天了都。”

她知道那个女人肯定去找金主了,说不定两人还旧情复燃着睡了一觉呢,但这又不关他的事,纠结有用吗?

周越僵硬的扯扯唇角,沉闷的点了点头,沈小姐说的对,他就是在这纠结死了,也碍不着任何人。

热热闹闹的一顿大餐过后,沈悠悠觉得这群汉子还挺可爱的,虽然立场不同,她就是敬佩他们的敬业程度。

毕竟她可是什么话都没套出来,对于雇主的隐私口风守得很紧。

周越掐着时间点跟沈小姐告别后,就领着兄弟们离开了,回去的途中还被那群臭小子取笑了好久。

明净的客厅沙发上,沈悠悠正枕在靠垫上看综艺节目,搞笑艺人的幽默表演她完全没有感觉不到笑点。

时间刚过八点,她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扭头看了看,是金主大人回来了,身后也没跟着那谁谁谁,一个人回来的。

“嗯?你怎么还没上楼,在等我吗?”程景谦眼神诧异的看她,挑挑眉随口问道,顺手把外套脱了搭在沙发上。

她站起身把他的外套挂好,才语气平平的回答了他,“你不是说过今天要检查的吗?要等你验收好后,我才能回房休息啊!”

很明显这家伙根本就忘了有这回事了!

“呃…好,我看看。”某总裁心虚的摸了摸鼻梁,装模作样的打量了圈恢复原样的客厅,语气温和的对着她夸了夸,“做得不错,完全跟以前的一样了,悠悠真厉害!”

沈悠悠觉得自己那种期待的心情可以野狗去了,她硬邦邦的说了句,“你高兴就好。”然后越过他就准备上楼休息了。

某总裁眉角抽抽,平日里再多的情话都能说出口,偏偏现在就讲不出来了。

他憋半天才挤出来一句,“辛苦你了,有什么想要的找周明,别怕花钱。”这种暴发户的台词真是太丢脸了!

沈悠悠正准备上楼的脚步顿了顿,显然也被他雷得不轻,却也不好落了金主的面子,只能强装冷静的应着,“嗯,我知道,那晚安了。”

程景谦眼神懊恼的看着她挺直的脊背,下意识的就迈步过去拉住了她的手腕。

晚安吻是一直都有的流程,他俯身想要亲吻她的眉心,语气里带着三分撩拨,“悠悠,你忘了这个——

只是那亲吻还没落下就被她往后退的动作打断了,他看着她低垂眉眼,轻声说着,“抱歉,今天就算了吧,可以吗?”

程景谦好像明白了什么,拉住她的手随之松开,颇有风度的应了声,“好,晚安。”

虽然换过了衬衫外套,但遗留在身上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他洗澡的时候才发现脖间被吸出来的红痕。他那凉薄的唇角勾出几分嘲弄弧度,段子欢那女人还真是无时无刻都在试图打击情敌啊。

二楼的次卧里,关灯过后的房间黑了下来,几抹月光透着窗帘缝隙落在了木地板上,她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退路,想着那个女人会有的挑衅。

看来,明天这里又要变成修罗场了啊……

第二天清晨,沈悠悠揉着发酸的眼睛,随手套了件小熊睡衣,洗漱过后就下楼去了。

果不其然又在客厅见到了不请自来的段小姐,这次还自带了一桌子的丰盛早点。

她不客气的走到餐桌旁坐下,开始享用着美味的早餐,还顺便跟那位周越头领打了声招呼。

段子欢见她没什么反应,没憋住走过去坐到她对面,语气傲然的说了句,“我跟他做过了。”

原地待命的保镖们眼观鼻鼻观心的低头看着地板砖,心里吐槽大小姐的直白,却也是习惯了她的说话做事风格了,接下来就是那个了吧?

沈悠悠眉心微皱,眼神莫名的看着她,语气冷淡的问道,“这种事你要跟我说干嘛?炫耀吗?”

她又不是没猜到,也根本就不在意,应该是在意也没用啊,毕竟她又不能左右金主的意志。

段子欢冲着她扬扬下巴,眉梢眼角处还带着些许春意,语气肯定的说着,“我就知道他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所以你到底抓住他什么把柄了?你威胁他了?”

所以,你到底脑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剧情?

沈悠悠觉得对面这位情敌简直有毛病,话里带刺的嘲讽了句,“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再说了,她有那个能耐吗?

段子欢却没管她的嘲讽,反而坚持了自己的猜测,还态度诚恳的给出了后续方案,“我是认真的,你离开他吧,我给你物质上的补偿,在我能力范围内提多少要求都可以。”

围观的保镖们在心底默默吐槽,大小姐做事还是老一套,先软后硬的直截了当。

沈悠悠放下碗筷,擦好嘴后才抬眼看向了对面的情敌,“任何要求?呵呵。”口中重复了下她的某句话,带着意义不明的轻笑。

段子欢却觉得眼前一亮,语气急促的说道,“你是要准备答应吗?那我们就不必敌视对方了!”那种急切的样子,恨不得立马从她嘴里听到自己想听的答案。

可惜,沈悠悠却没有如了情敌的心愿,她微抿了下红唇,意有所指的说着,“段小姐,做不到的承诺说出口只会徒惹笑话。在你能力范围内的任何要求?你可真敢说啊!”看着情敌的那双眼底潜藏的厌恶并没有被人发觉。

薄情总裁养成妻

他是游戏花丛的薄情总裁,她是性情多变的天生演员,一场阳差阳错的算计让两人有了不太美妙的邂逅。互相利用的同时,真心假意难以分辨,她温顺的外表下又潜藏了多少波涛汹涌?八年前,他是她的金主,强行安排她的未来。“你只需要听话就够了,在我对你失去兴趣之前,明白了吗?沈悠悠。”八年后,一切都早已物是人非,她成长的太过耀眼,以至于他的眼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你当初和那些女人在我眼皮底下玩得可还尽兴?前任金主大人。”一场付出真心的追逐,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