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青春 > 相见欢,相离绝 > 正文

相见欢,相离绝完结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5/24 10:44:59热度:

《相见欢,相离绝》是文笔极佳的青春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反复几次,她呼吸都很匀称,就是一直睡着,卜方子看苏宸这样直言,“要不王爷还是把她带回去吧。”他摸摸翘在唇边的山羊胡,“天...

相见欢,相离绝

“七王爷你是知道的,我喜欢锦云那样的漂亮女子。”崔小侯爷说的不紧不慢。

“所以呢?”苏宸挑了挑形状好看的秀眉。

“这事是父侯,他想要你那个貌不惊人的王妃,我也没办法,不如一会七王爷让我一下算了。”崔小侯爷说的满不在乎,仿佛在谈一桩再普通不过的交易。

“哦?”苏宸想了想。“你父侯要她做什么?”

崔小侯爷皱着眉,搔搔高束的赤金发冠,“听父侯说,你家王妃或可能是仙医峰柳郁心的独女。”

“.”,苏宸不说话,继续挑眉。

“五年前仙医峰谷主柳郁心仙逝,他唯一的女儿谢荣楚不知所踪。我听父侯说谁得仙医峰谷主女儿谢荣楚便可延年,并且生时无疾,仙医峰的医术独步天下。”

“那和温婉有什么关系?”苏宸长了花瓣样的嘴一张,吐出一问。

崔小侯爷一抚额,“难道王爷不知道吗?传说仙医峰谢荣楚自小过耳不忘,精通食理药理,王爷和谢温婉朝夕相处,没发觉她有什么过人之处么?”

苏宸的剪水瞳转了转,若有所思。

“二人只是姓相同罢了,她不聪明的很。”苏宸难得还做了后面的解释。

崔小侯爷身子在马背上前倾,朝苏宸道,“王爷看本侯这样的主意行不行,待会儿啊,王爷就做做样子,然后把谢温婉让给我,我也好给父侯交代。你也知道,我父侯没事就喜欢在家炼个丹啊丸啊的。”

还没等崔小侯爷说完,苏宸缓缓摇了摇头,脑后用白丝带高束的云瀑发也跟着摇了摇,“我不会把我苏宸的王妃让出去的。”

“啊?”崔小侯爷一脸错愕,“因为一个相貌并不惊艳的王妃,是不是要做这么绝?”

“废话少说,赛中见。”苏宸说的很有气魄,无奈追风却不给面子的一声嘶鸣,驮着苏宸就朝马球场边缘冲去,烈马追风夹杂着雷霆之势一直冲到场门口,眼看就要一跃而出。

谢温婉却瘸着腿不知从哪冒出来,大张了两条手臂,阻止追风前行,那追风尚未驯化,哪里通人性,眼看着就要踩着温婉踏过,苏宸却奋力一勒缰绳,烈马吃痛,整个马身向后仰,苏宸便被极大的力道甩下马背。

苏宸心下叫惨,正准备迎接落地时的剧痛,却听见乓的一声巨响,咦?居然完全不痛。

更怪,马球场的地面居然感觉软软的。

苏宸起身的时候,发现原来是温婉垫在他身下,等到他站起来的时候,大片的殷红色血从温婉脑后的位置缓缓渗出。

拥有世间最好看脸的苏宸,哄的一下,罕见的蒙了。

温婉躺在京城神医卜方子这里已经半个月了,苏宸天天守在温婉床边。

在苏宸的威逼利诱下,卜方子算是把祖传的百药暖室以及千年无华木床都贡献出来了供温婉修养。

可那长相不甚好看的温婉却还是躺在床上,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安详,有好几次,苏宸剥着温婉喜欢吃的荔枝时,伸手去探她鼻息。

反复几次,她呼吸都很匀称,就是一直睡着,卜方子看苏宸这样直言,“要不王爷还是把她带回去吧。”他摸摸翘在唇边的山羊胡,“天天用各种名贵药材灌,她也醒不过来了。”

“是吗?”苏宸剥荔枝的手顿了顿,陡然间觉得胸口很闷。

“是啊。”卜方子点点头,“诶?王爷,你怎么看上去脸色不对劲。”

苏宸指着自己的胸部说,“我胸口疼。”

“能否让老夫为小王爷诊脉。”

“卜先生请。”苏宸放下荔枝,伸了手。

苏宸一撩松垮垮的袖子,卜方子却发出一声咦,他拽住苏宸的手臂,一直将衣袖撩到嘎吱窝的位置,凑近看了半天,“王爷,这是谁给您施的柳氏梅花针?”

卜方子高举了苏宸细长的手臂,果然在靠近腋下处的白嫩肌肤上很浅很浅的有几多梅花样的红色痕迹,手腕处也有一朵。

“柳氏梅花针是什么?”苏宸狐疑问。

卜方子摸摸山羊胡,带着些颇为惺惺相惜的感觉,“仙医峰王爷可曾听闻。”

苏宸轻皱了好看的眉宇,“本王也是不久前与崔小侯赛马的时候听过一次。”

卜方子摇摇头,“王爷可真是错过世间人人都想据为己有的纷争。”

苏宸听不明白,“先生有话但说无妨。”

卜方子点点头,这才道,“传闻仙医峰的柳郁心医术独绝天下,她柳家历代行医,却并不出众,甚至都没能在宫中谋得一官半职,柳家先人一气之下避居仙医峰。仙医峰,名字起的好,那柳家人的医术却未必那么好。”

苏宸看了看手腕处不甚明显的梅花印子,“那和这个又有什么关系。”他心中疑惑的很,不知道这梅花印子到底是好是坏。

“王爷莫急,虽说柳家行医数代,却似乎并不开窍,直到了柳郁心这一代,似乎终是参破了医法,靠着自创的柳氏梅花针及各色自创灵药闯荡天下,很快为仙医峰带了不小的名气。”卜方子将手再次搭上苏宸的脉,细细为他断。

“可是,这和梅花针又有什么关系,这会给本王带了什么损害吗?”苏宸伸了手任由卜方子搭着,侧头去看卜方子神情。

卜方子却异常严肃,将手一抬,比了个不会的动作,“王爷的脉象有古怪。”

苏宸一愣,“先生这话是为何意?”

“梅花针柳家从来就有,可到了柳郁心这一辈,她将梅花针进行改良,传说柳郁心的梅花针可解世间百毒,王爷这臂中所显针法,分明是柳氏独传,王爷可觉得哪里不舒服?”卜方子说这话不像开玩笑。

苏宸跟着想了想,道,“本王自小就有心口疼痛的毛病,说起来也是本王的旧疾。”

“怎样的疼法?”卜方子问。

“就如同火烧心样的难受,偶尔又似针扎样,本王幼年体弱,恍惚记得幼年时,时常因为心疼难受的日夜不能入睡,严重时喘不过气来。”

卜方子咦了一声,“王爷这是心疾,后头是怎么好的?”

苏宸摇摇头,“本王其实并没有好。”

“怎么说?”卜方子摸摸山羊胡。

“只是成年后疼的次数愈发少了,说也奇怪,从温婉入府后,这毛病犯的次数更是日渐减少了。”苏宸看一眼躺在无华木床上的温婉,神情间疑惑渐浓,“但自从王妃病后,本王似乎感觉这种疼楚又多了些、重了些。”

温婉躺在床上,隐约间觉得耳朵边乱哄哄响,周身是空无一物的黑暗,她在这黑暗的世界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急的来回打转。

相见欢,相离绝》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经典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经典文学)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相见欢】 或 【相离绝】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见欢,相离绝

相见时欢,别离时亦绝 愿此生从没见过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