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悬疑 > 云山忠魂

云山忠魂

  • 热度:
  • 时间:2019/7/27 2:55:35
  • 来源:有书阁
微信阅读
目录
介绍

江河是一个农家子弟,自幼习武,练就一身高超本领,因打抱不平而致家破人亡,被逼上大云山,组织兄弟会与官府对抗,后结识共产党员方小梅,一步步走上革命道路,成为我军高级指挥员。

精彩章节预览

在大云山南麓,座落着一个古老的村落,远看象极了一株横卧的巨木,人称木形村。该村紧靠大云山,是青山县的北边门户,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该村村民大多为江张二姓。据老人们讲,二姓先祖本为同门师兄弟,为躲避战祸逃难至此,见此地风景秀美,人烟稀少,而民风淳朴、土地肥沃、交通较为便利,二人留连忘返,几经商议后,遂决定不再前行,在此定居。二位武师说干就干,一边开荒种地,一边开馆收徒,传授武功,数百年来,该村崇尚武术,不少村民自幼习武,喜欢互相切磋,形成了刚毅不屈、豪侠仗义的村风,出了不少有名的武师,留下了不少动人的故事,在方圆百里颇有威名,只要提起木形村,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

村里有一个青年,世代耕读,家道比较殷实,父母四十多岁时才生下他,老来得子,自是十分爱惜,出生时请了当地最有名的算命先生为他算了一命。先生说他乃天上神仙下凡,前途不可限量,只是五行缺水,为保平安,名字里得带有水,这是算命人的惯用伎俩,江河父母却听在心里,为他取名江河,以保佑他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小江河骨骼精奇,眉清目秀,在父母的精心抚养下,长得身健体壮,力大无穷,和父母的老实本分不同,江河性格刚毅,不畏权贵、不怕强暴,宁折不弯,尤喜打抱不平。

有一次,几个小男孩抢一个小女孩的糖果吃,小女孩急的哇哇大哭,江河刚好路过,见此情景,要求将糖果还给小女孩,男孩们怪他多管闲事,不但不还,反而向他发起挑衅,将他臭打一顿,准备离开,小江河平白无故挨了打,那眼得下这口气,一怒之下,操起一块石头将其中一个砸得头破血流,其余的都吓跑了。小江河若无其事地将小女孩送回了家,然后才回到自己家里,父母见他一身狼藉,忙问是怎么回事。江河也不隐瞒,将事情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告诉了父母。父母吓了个半死,忙买了许多物品,带着江河上伤者家门认错,好在伤者家里长辈十分通情达理,说:“小孩子斗斗架不稀奇,况且你家江河还占着理呢,咱们还是各自教育自己的孩子吧,乡里乡亲的,和睦相处才好。”江河父母千恩万谢,暗暗庆幸遇到了好人,回到家后,二位老人将江河苦口婆心教育一番,要他以此为戒,从此循规蹈矩,不再惹是生非。小江河不服气,说:“我又没有错,谁叫他们欺负人的?”

江大爷说:“他们是有错,你可以好好和他们说呀,他们不听,你告诉他们大人就是了,怎么可以动手打人呢,更不应该用砖头砸人,要是伤了人性命怎么办?”

小江河气呼呼地说:“他们不讲道理,人又多,不给他们点厉害瞧瞧行么?我是男子汉,总不能做缩头乌龟吧。”

江大爷气极了,忍不住一巴掌掴去,骂道:“不听话的家伙,打死算了,省得又去惹是生非。”

江大娘见老伴动了真怒,忙上前护住儿子,摸着儿子脸上五道鲜红的指痕,心痛地说:“孩子,不管怎样,打伤人总是不对的,快向你父亲认错,求他不要责怪你了。”

小家伙江河竟然大大咧咧地说:“妈,你让开,爸爸要打就让他打吧,我没有什么不对,不用认错的。”江大爷气得目瞪口呆,扬起巴掌又要打。江大娘赶快将小家伙拉到内屋,轻言细语教育了一番,才一人走了出来。二位老人唉声叹气,相顾无言,想不出好办法。半响,江大爷突然有了主意,说:“他不是爱打架么?干脆将他送入大云山深处的青山古寺随高僧清慧法师习武,借寺院的灵气消磨消磨他的野性,说不定从此改邪归正也未可知。”

江大娘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真的只能这样吗?孩子还小着呢,一人在外放得心吗?”

江大爷说:“放不得心也没办法,只要孩子学好就行。”

江大娘说:“这样我们倒是省心了,只是苦了孩子,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江大爷说:“你可别又狠不下心来。熟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为了孩子的将来,咱们不能太心慈手软、瞻前顾后了。”

江大娘说“我何尝不知道你说的有道理,可咱们就这么一个孩子,真要把他送走,心里实在不好受……”

江大爷说:“又不是生离死别,青山寺离咱家说远也不远,大不了经常去看看他就是了。”

江大娘听他这样说,心里平静了些,说:“看来只能这样了。咱们选请人挑个好日子,送他到寺院去吧。”

江大爷说:“挑什么日子?又不是娶亲嫁女。不用挑,早走早省心,就明天,久了你又舍不得了。”

江大娘说:“用不着这么急吧?什么都没有准备,再说你总得去求清慧法师答应吧?”

江大爷说:“有什么好准备的,带上换洗的衣服就行了。我和法师交情不浅,他会帮我这个忙的。”

“咱们去问问河儿吧?”

“问他干什么?小孩家家能懂什么,还不是咱们说了算,绑也要将他绑去。”

“不行。河儿还是个孩子呢,这样做太不近人情了,无论如何我得和他讲清楚。”

“好吧,你去和他谈。我可是有言在先,谈得通谈不通都得走。”江大娘含泪点点头,走进江河的房间,将事情的原委告知江河,想不到话未说完,小江河就拍着小手,高高兴兴地说:“好耶!我早就想学武功了,什么时候动身?”

江大娘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孩子呀,你知道学武有多苦吗?你可要想清楚,到时候受不了可别怪妈没有提醒你。”

江河认真地说:“娘,我不怕,您就放心吧。”江大娘无话可说了。

第二天一早,老两口带着江河赶到青山寺,正好碰到清慧法师督着徒儿们练武。见到江河父子,清慧法师忙上前招呼:“江施主多日不见,今天怎么有雅兴,一家人光临寒寺呀?”

江大爷忙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打扰大师清修,罪过,罪过!”

法师说:“咱们是老朋友了,用不着这般客气。江施主,禅房有请!”执着江大爷的手就走。江大爷回头见江河正津津有味观看寺僧们练武,便喊他同进,连叫几声,江河看得正入神,竟没有听到,顾自手舞足蹈地模仿起来,江大爷只好返过身来将他拉了进去。江河央求道:“爸,让我再看一会儿吧,你放心,就一会儿,我自己会进去的。”

江大爷笑着说:“傻孩子,从今以后你就呆在这儿了,还怕没时间看?”

“好吧。”江河嘟嘟嘴,极不情愿地说。江大爷向清慧法师说明来意,法师略加思索,答应了。

“河儿,快过来拜见师父!”江大爷高兴地说。

“是!”望着银须飘飘、一脸慈容、宛如神仙一般的清慧法师,江河顿生亲近之感,福至心灵,猛地跪倒在法师面前,“咚咚咚”叩了三个响头,喊道,“师父在上,徒儿给您叩头了!”

清慧法师想不到江河如此乖巧可爱,一把抱起他,摸着他的小脑袋说:“好徒儿,乖徒儿,师父收下你了。”

江河毕竟还是幼儿,哪知道“师道尊严”,摸着师父的银须说:“谢谢师父!你的胡须好漂亮哟。”

江大爷忙制止,说:“师父面前不得无礼!”

清慧法师笑着说:“没关系的。”

江大爷说:“此儿顽劣,还望大师严加管教,不要娇惯于他。”

法师说:“好说,好说。”

江大爷对江河说:“河儿,从今往后,你可得认真听师父的话,好好学习武功,不得惹是生非。”

江河说:“是!”江大爷说:“法师,时间不早了,告辞了。”

法师说:“用过斋饭再走吧?”

江大爷从怀里摸出十来个银元,说:“谢谢法师。我吃不惯寺里的伙食,自带了干粮,就不叨扰你了,这是一点香油钱,麻烦大师替我孝敬菩萨吧。”法师也不推辞,叫人收下,将江大爷送出山门,江河从此留在寺里,一心一意随法师学艺。

清慧法师乃少林高僧,原名周到,在少林寺苦修十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尤善丁字镖,百步处取人咽喉,从未失手,二十一岁时奉师命下山,参加过护国运动,因屡立战功渐渐升至营副,后因所在团团长克扣军饷,虐待手下,一怒之下,伙同几个士兵,杀了该团长,逃出兵营。官府悬重赏捉拿,周到怕连累家人,不敢回家,只好四处漂泊,好在当兵前所学的武艺并没有荒废,遂靠卖艺为生,四海飘零。后来年岁渐长,精力不济,难耐风霜,想找个能遮风避雨的地方了此余生,来到大云山,见此地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反正孑然一身,无牵无挂,遂重操旧业,削发做了和尚,渐渐做到青山寺住持。人们见他武功高强,见多识广,为人豪侠仗义,正直大方,纷纷拜他为师。清慧法师本有些看破红尘,不想为俗事所累,但他嗜武如命,不愿自己一身武艺就此失传,思来想去许久,还是挑选了一批品质优良的人为徒,专心传授武功,让他们继承自己的衣钵,江河为其关门弟子,又是好友爱子,自是更加关爱。江河天资聪慧,乖巧伶俐,加上酷爱功夫,勤奋好学,悟性极高,所以尽得清慧法师真传。法师还教江河行军打仗之法,江河觉得好玩,学起来也挺认真,加上记性极好,年纪虽小,有些不能理解的地方,就囫囵吞枣,强记下来,没有多久就将《三十六计》和《孙子兵法》读得滚瓜烂熟。待江河年岁稍长,法师常和他讨论行军布阵之法,并教以自己的实战经验,他反复钻研,举一反三,颇有心得,不久以后法师考查他,他分析得头头是道、合情合理,有时还有独到见解,精言妙论不时涌现,喜得法师连连喝彩,大加赞赏。法师常对人说:“此子经我精心雕琢,假以时日,必成大器,老夫后继有人了。”从此更是全心全意倾囊相授。十多年间江河随法师练就了一身高超武功,有一次青山寺举行比武大会,江河独战三位师兄弟,居然攻多守少,没落一点下风。在随后举行的军事才能答辩中,江河又独占鳌头,赢得满堂喝彩。清慧大师随后传授了一些简单的疗伤和治病的方法给江河,说不要看这些和武功似乎扯不上边,在此乱世,说不定会有用处的,何况艺多不压身嘛。江河知道师傅是关照自己,学得很认真,不敢有丝毫懈怠。江河一天天在进步,只是脾性难改,尤其见不得不平事,有时看见个别香客欺负弱小,也恨得咬牙切齿,硬要教训一下才解气。师傅常常加以告诫,说:“我等不幸生在如此乱世,决不可意气用事,凡事应以“忍”为先,方可消灾弥祸,安稳度日。”

江河不以为然,反驳说:“路见不平,理当抜刀相助,岂能坐视不顾;大丈夫顶天立地,当率性而为,岂可做缩头乌龟,虽不求闻达于诸侯,绝不可苟全性命于乱世之中,否则纵使武功盖世,天下无敌,又有何用?”清慧师傅本来也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见江河说得振振有辞,大义凛然,也就不再多说。江河二十岁时,清慧大师觉得已无技艺可授,便命江河下山闯荡。

江河下山后,依然勤修苦练,习武不止。他牢记师傅教诲,从不倚强凌弱、恃武欺人,也不因为自己师出名门、武功高强而夸夸其谈、自觉高人一等,而是待人热忱大度,豪侠仗义,济困救危,锄强扶弱,很快赢得村人的喜爱,在方圆百里名声鹊起,特别是那些年轻人,都喜欢和他一起练武劳作,议论时事,有时也聚在一起,喝喝酒发发牢骚,去去闷气。遇到兄弟们向他请教武功,江河总是不吝赐教,倾囊相传。所以年轻人很尊敬他,都亲热地叫他“江哥”,尽管有的年纪比他还要大得多。

相关小说更多>>
小说标签更多>>
十大神级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推荐 免费全本小说 穿越长篇小说 十大必看玄幻小说 全本小说网 校园言情小说 惊悚恐怖 职场小说 经典言情小说 民国言情 武侠小说 总裁言情小说 都市宠文 穿越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