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言 > 南唐小周后 > 正文

南唐小周后全文章节免费阅读分享

发布时间:2020/8/10 10:12:48热度:

《南唐小周后》是一本现言类型小说,全文讲述:世人只闻其名,不见其琴,还以为烧槽琵琶早已毁于战火,化为了灰烬。...

南唐小周后

好熟悉的声音!嘉敏和娥皇同时向外望去,那紫袍玉带的温润君子不正是那日所见的钟峰隐者么?

娥皇跌在地上,她心心念念的君子,她日思夜想的君子,她因他而来到金陵城中的君子……

她所有所有的烦扰,所有所有存在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他!

他竟然就出现在眼前!

粹质比冰玉,灵秀绝无双。

四目相对,都已被彼此深深吸了过去。

好似穿越了千年的爱恋,等待了千年的爱恋,都在这一刻,这一瞬找到了答案。

她曾想过他们二人重逢的场面,却没想到是在贵重隆盛的皇宫里彼此相遇。

皇帝陡然见到六皇子,也是大喜,诸多皇子中,他最喜爱的便是从嘉,从嘉挺秀多姿、慧敏绝特,工诗书,琴棋音律无所不通,他的身上,有着皇帝太多的影子。

从嘉拂袖,向皇帝跪地行大礼:“儿臣来迟了,儿臣恭祝父皇与日月同光,岁岁今朝!”

皇帝爽朗笑道:“还不快起?”

从嘉起身,皇帝笑道:“从嘉,你云游四海,隐于钟峰,也有半年未见,看你精瘦了不少,人也更精神了。可有什么政务见闻、风俗民情,说与朕听听?”

从嘉此番游历在外,见闻广博,收获不小,更为重要的是,他私下里得到父皇的应允,去勘察四地官情,考察百官。

他正欲侃侃而谈,皇后却笑道:“从嘉才刚回来,陛下就抓住不放,问东问西,问这问那,从嘉只怕说出个三五天,也说不完。”

皇帝一思忖,觉得皇后说得有几分道理,如果此刻问起风俗民情,只怕会坏了宴会的雅兴,便道:“也罢,此刻歌舞不止,并不适宜长谈,改日从嘉进殿,再好好说一说外面的见闻。”

皇后这才对从嘉说道:“还不快快落座?”

从嘉欣然应诺,入了座席上。宫人亦鱼贯而入,换盏置碟,只闻一片飒沓之响。

周娥皇心中大震,曾想过他的身份,钟峰隐者,大概是隐于钟峰的隐士,最多也不过是个富贵人家的清闲公子。

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真实的身份竟然是皇室血胤。

娥皇的手都在颤抖,琵琶声亦然凝噎。

皇帝细细端详娥皇,这番细看下来,才觉得眼前的女子诸般好,她瑰姿禀异、婉容绝艳,已是艳压群芳,叫满殿的妃嫔粉黛毫无颜色。

她的琴艺高出众人之上,普天之下,只怕再也找不到与之媲美的第二人,皇帝赞赏道:“唐人有云:‘引之于山,兽不能走。吹之于水,鱼不能游。’朕读到此诗时,总是不能想象到底是何种音律,竟能驱动万物?到方才听了你弹得此曲,方知古人说得不假。可否说与朕,你适才弹的是什么曲子?”

“此曲为《妙旋舞破调》。”娥皇声音婉转,宛若莺啼。

皇帝听了,大为赞赏,“朕从没有听过这样的曲子,若不是你演奏,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听此天籁之声。”

从嘉笑道:“父皇之所以没有听闻此曲,是因为此《妙旋舞破调》全是姑娘所改进,自然别有风致,听来也是全然一新。”

娥皇见他说话优雅从容,心中已经溢满了甜蜜,温然一笑,“殿下也是音律高人,只是臣女肆意改谱,献丑了。”

“姑娘谦虚了,姑娘工于琵琶,可与韩娥、司马相如媲美。”从嘉向皇帝进言道,“儿臣若是没记错的话,国库里还有一把烧槽琵琶,此琴与姑娘正是相得益彰,儿臣斗胆请父皇将烧槽琵琶赠予姑娘!”

嘉敏听后极为开心,她纵然年少,也知这烧槽琵琶又名“焦尾琴”,为东汉左中郎将蔡邕所制,十分珍贵。

此名琴流传于世七八百年,最终落入南唐宫中,束于德昌宫中。

世人只闻其名,不见其琴,还以为烧槽琵琶早已毁于战火,化为了灰烬。

嘉敏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皇宫府库中还藏有这等瑰宝。

但凡世间雅好音律的,对焦尾琴无不孜孜以求,有了此琴在手,便是锦上添花。

也因此,烧槽琵琶当为无价之宝。

皇帝龙心大悦,爽朗道:“好!朕就赏此女这把名琴!”

娥皇受宠若惊,忙跪地谢恩。

从嘉笑道:“恭喜姑娘!古来名琴有四:一为号钟,二为绕梁,三为绿绮,其四,便是这烧槽琵琶。如今,号钟、绕梁、绿绮均已不可见,只留得一段佳话,唯有烧槽琵琶藏于内库,历来也只经过南朝王仲雄之手。名家配名琴,姑娘有此琴,当如项羽有乌骓!”

正说着,内府的侍人已经取了琴过来,琴盖打开,果然,琴尾一段已经烧焦。

南唐小周后

五代十国,群雄角逐。乱世之中,她生于江南书香门第,与姐姐是名震江南的姐妹花。有朝一日,姐姐登上龙门,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姐姐香消玉殒,悲凉死去之后,她成了新的皇后。一步错,步步皆错。到此时,她才发现,宫中暗潮汹涌,波谲云诡,几乎要将她湮没……她是末代国后,她是乱世佳人。情迷惘惘,一朝为后,为爱而生!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