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众神都市 > 正文

众神都市全文章节免费阅读第15章冰释前嫌张家新家主

发布时间:2020/5/24 10:07:34热度:

《众神都市》小说完结版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仙侠类型的小说。全文讲述:“不管你们是谁,请把我重新带回刑场!我洪英天一生光明磊落,从不做逃兵!至于诸位的好意,洪某只有心领了!”洪英天淡淡说道,...

众神都市

“洪少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战后第五天,洪老经过新神坡检察院提请上诉后被逮捕,第四天,召开了军事法庭,洪老在法庭上陈辞激烈,对国家打压异能界的行为进行了强烈的质疑,同时承认了枪杀秦旭的事实,原来,当洪老看到两个无辜的孩子倒在血泊中后,一直强忍的怒气终于在那一刻爆发,一枪将秦旭的脑袋打开了个花。在经过一系列审问和程序后,法官最后一次对着洪老问道。

洪老一脸平静,坦然说道:“我已经没什么可说了,我自问征战一生,为国家耗尽心血,问心无愧,但同样的,我对我这双沾满鲜血的手,充满了罪恶,就让我为那些死去的无辜人赎罪吧。”

法官叹了口气,随后站起身来说道:“现在宣判!洪英天少将因犯叛国罪,枪杀军官罪,扰乱军心罪,三罪并罚,处以绞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即可执行!”

听到这个判决,洪老的身心放松了下来,似乎得到了解脱一般,身边的警察将他带上了警车,开赴刑场。

新神坡是个民主的国家,起码在一定程度上时,这次宣判经过的数家电视台直播,而在新神坡某处旧民居,几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孩童围坐在一个破旧的电视机,透过飘着雪花的电视屏幕看着这场宣判,其中一个续着络腮胡的中年男子便是逃脱的张家家主,在他们逃出来后,各世家将二百人逐一安顿,隐姓埋名,只留下几个主要成员相互联系,看到洪老背叛死刑,其中一个正手拿酒瓶喝着酒的小眼睛男子兴奋道:“好啊!这老家伙终于也遭到报应了!”他是柳家新任家主,上一代家主在这次大战中不幸身亡,他临危受命,柳家在这场战争中,三百名家众战死大半,可谓对洪老恨之入骨。

“柳家主,话不能这么说,这洪英天竟然会在最后时刻幡然悔悟,并且极力为我们正名,虽然这不足以弥补他犯下的罪行,但也的确称得上一条铁铮铮的汉子。”另一个手指夹着烟的男子道。

“呸!就他也算汉子?无非就是靠着军队和超能局的那些忘了本的混蛋!”柳家家主听到这话不乐意,急吼吼反驳道。

“好了!诸位都省省心吧,不管怎样,这洪英天在最后时刻也算是做了一件对的事情,我们就祭奠一下他把。”这时,黄家家主发话道,说着,他将手中酒杯一倾斜,酒水撒落在地。其他人见状,也只得照做,对于救他们出来的黄家家主,而且是实力最高的人,他们对他充满了敬意。

“快!快!将这一片清空!”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一个异能者慌张的跑了进来急道:“不好了!超能局带着军队将这片区域给包围了!怎么办!”

众人一惊,黄家家主迅速走出门一看,只见一排排荷枪实弹的士兵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他慌忙便退进屋里,对大家道:“快打开暗道!这里不安全了,我们撤!”

一个异能者连忙打开暗道,却发现,暗道不知何时竟然已经被堵上了!看来已经被敌人发现了!

“黄家主!我是林建忠中尉,能进来和你们谈谈吗?我保证不带武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喊声,黄家主一愣,这时,那个声音又传来:“这从谈话关系到你们异能界的未来,希望你能认真考虑!”

“黄家主,这是敌人的诡计,切不可相信!”柳家家主见黄家主有一丝犹豫,慌忙劝道,黄家主想了想,事情已经到这步了,再坏还能怎样?谈谈也无妨。于是他便将手探出窗外,示意那个中尉进来。

很快,一个透着年轻活力的青年男子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这两人一个是上尉,另一个是一名中校,令人奇怪的是,他们看着黄家主的眼神中充满了敬意。

黄家主有些奇怪,他问道:“中尉,看你们的样子,似乎不是来抓我们,那为何如此劳师动众。”

三人对视一眼,随后中尉将帽子摘下,诚恳的说道:“这次来,我是希望诸位能救救我们的将军的。”

柳家家主一听,嘲讽的笑道:“你们是不是疯了?洪英天是怎么对待我们异能界的?我们被他打的那么惨,你竟然来求我们去救他!”也许是想到了惨死的同胞,柳家家主脸上一片愤怒,其他人脸上也充满了恨意。

三位军官见此,几日来的惭愧越加明显,那名中校走上前,对着他们深深的鞠了一躬,伤感道:“我们也是到现在才知道,政府消灭异能界的理由不过是一个幌子,洪少将是我们最敬爱的少将,这场战争本就不应该发生,他枪杀秦旭的时候,我们也在场,当听到秦旭的那番话,那看到那两个无辜的孩子倒在血泊之中,我们的良知终于被唤醒了,也许现在说这些话太晚,但是,我们很乐意,当洪将军被救出来后,我们愿意说服他,在他的领导下加入你们异能界,一起对抗超能局!”

听了这位中校的话,黄家主等人显得有些吃惊,这些以前的敌人要帮助自己?这是真的吗?所有人脸上都保持着怀疑的表情。

“黄叔叔,也许,这是一个机遇,如今异能界已经无力再与超能局对抗,但若得到政府内部的人相助,那便还有一线生机。”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这是那个孩童说出的话,他叫徐振南,徐家曾经是新神坡异能界四大家族之一,但也因为这样,是超能局重点打击的目标,经过几次大战,徐家所有老资格的战将都伤亡殆尽,徐振南的父亲也力战而死,剩下的年轻一辈都是心高气傲之徒,为了避免徐家因争权夺利而分裂,不得不推举年仅十一岁的徐振南为信任家主,他是最适合的。但出人意料的是,徐振南虽然年幼,但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和冷静,并且在安顿各世家的隐藏之地时,他也帮了不少忙,具有相当的智慧头脑。

黄家主闻言仔细思考了一番,逼视着三人道:“你们当真愿意相助我们?”

三人齐声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还请诸位速速决定,晚了,洪少将便要被处死了!”

“请稍等片刻。”黄家主说着,便拉着众人走到一边商议起来,柳家家主坚决反对帮助他们,但其他几人要么犹豫不定,要么决定这是个机会,最终几人投票,以柳家反对,两家弃权,其他赞同通过了帮助洪少将的决议。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步,不搏一搏,异能界便很难再有出路了。

随即,黄家主便和三位军官商议了计划,原来在刑场内部,他们早已安排好了人员接应,而黄家主他们要做的,就是和中尉他们派来的异能者一起潜进刑场将洪少将救出来,会有人在外面接应的。由于时间紧迫,他们来不及详细布置,在大概的说了下内容之后,便出发了。

“下车!”

押送洪英天的警车开到刑场前后停了下来,在特警的监视下,押送的警察严厉的对着囚车里的洪少将喝道。

此时在刑场门口有数百名特警戒备着,同时,超能局也派了几个异能者帮忙防备意外事件。

洪英天苦笑一声,慢慢站起身来,刚走下来,押送警察便习惯性的踢了他屁股一脚再次喝道:“走快点!早死早投胎!”

“你干什么!怎么能这么对待他!”这时,刑场负责人出来见到这一幕,不由面色一变,恼怒的呵斥道。

那警察一愣,以为对方开玩笑,打哈哈道:“哟。这位大哥什么时候开始正紧起来了,别拿兄弟开玩笑了,我哪次押送犯人不是这样。来来来,抽根烟!”说着,警察就将一根100元一包的烟递了过去。

“啪!”只听一声脆响,刑场负责人手中红光一闪,一巴掌拍在那警察脸上,那警察顿时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他的同伴和旁边的特警下意识的举起枪,刑场负责人放知自己太冲动,正不知所措时,林建忠竟然出现了,对着他们大喝道:“都给我把枪放下!洪英天少将为国家付出一生,虽然晚年犯了错误,但你们也没资格这样对待他!别说这位超能局派遣的负责人了,就是换做我!谁要是敢对洪少将有什么不敬,我也不会手软!”

特警和警察们闻言,不由面露惭愧,将枪放了下来,洪英天感激道:“谢谢你,中尉先生,让我临走前有了最后一点尊严。”洪英天此时方才感受到,什么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林建忠微微一笑:“将军,不必客气,我想,我们马上还会再见的。”

洪英天一愣,还没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林建忠便继续说道:“时间差不多了,该行刑了!”于是,两个警察便带着洪英天走进了刑场。

林建忠在走过守门的一个特警身旁时,朝他使了个眼神,那个特警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在最近关上大铁门的时候,他故意没有插上门栓。

而在刑场外面,早已等待多时的黄家主见他们进去了,旁边的一个林建忠派来协助的异能者就要往里闯,黄家主连忙拉住他:“你疯了!这外面还有一堆人呢!”

“怕什么!我们要想溜进去能有什么困难?不说那些特警只是普通人,就说那几个异能者实力也不高,我们完全能够应付。”被拦住的异能者有些不满的说道。

黄家主摇头道:“话是这么说,但这次我们是为了救人,如果太冲动,打草惊蛇了,那没等我们把人救出来,姓洪的恐怕就得被杀死了!”

那异能者听后也觉得有些道理,但还是不甘心问道:“难道我们就只能这样等吗?”

黄家主叹了口气,点点头道:“恐怕,我们也只能如此了……希望里面的内应能不出差池吧。”

此时在刑场里面,洪英天在众人的注视下从容的走上中央的一个绞刑架,行刑人员替他绑好绳子,正准备行刑时,突然刮起一阵狂风!顿时杀土匪样,吹的人们睁不开眼!

守护的超能局异能者当即喊道:“不好!有人作怪!快驱散风力!”说着,几个异能者合力把狂风吹散,行刑人员看向中央刑台后大叫:“不好了!跑了!犯人跑了!”

“在那!”话音刚落,一个眼尖的特警发现远处几人正拉着洪英天往外跑,但洪英天似乎不是很配合,他不愿意这样逃掉,嘴中喊道;“不管你们是谁!我是个军人!不能做逃兵!放开我!放我回去受刑!”

这一耽搁,顿时这些异能者便要追了上来,经过一番打斗,救洪英天的人寡不敌众,被全数杀死。

就在这时,几个特警走了过来,对着超能局的人说道:“他交给我们看着,你们去附近看看还有没有人要劫狱囚的!”

那些异能者领命之后,便离开了,那几个特警见状,相视一眼,再次拉着洪英天往外走!洪英天还想叫着什么,可这次特警们学聪明了,先一步将洪英天打昏,将他背在身上。

混乱之中,特警们终于将洪英天背到了门口,刚要出去,却见数人手持利剑奔上前来,他们以为是外面的接应者,刚要迎上去,却见几道剑光闪过,特警们只感到眼前一晃,随后身子便齐齐拦腰截断,倒在了地上。

看着昏倒在地的洪英天,领头的一个三阶灵者看看周围,然后举起剑就要刺,今天已经够乱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还是就地将洪英天处决了好。

“住手!”

就当他剑刚要刺出之时,随着一声断喝,一个能量球飞向他,一下子便将其击飞出去,口中鲜血狂涌,他心里清楚,对方的实力比自己高了不止一阶。等抬起头看去,却讶异的发现,出现的竟然是异能界的人!

黄家主几人径直走向洪英天,对周遭的异能者几乎无视,他们不过是一些四五级皆灵士,而黄家主等人最低的也是五阶灵士。怎料这些这些异能者却倒有几分骨气,只见那三阶灵者手一挥,几人迅速包夹上来,黄家主对他们根本不屑一顾,随手几下便将他们打趴在地,可这时他们却发现,其中一个异能者竟然趁乱将洪英天拖走,拉到了那三阶灵者面前。

那三阶灵者撑着站起来,掐住洪英天的脖子,冷笑道;“你们不是要救他吗?我现在就把他掐死!看你们怎么救!”

众人脸色一变,这三阶灵者随便一掐,洪英天便可能一命呜呼,那这次的行动可就白费心思了!

柳家家主看着洪英天,心中早已愤怒难抑,可是为了大局着想,他只得强压怒气,但他还是想逞逞嘴上之快,恼怒道:“救他?在这的哪个不对他恨之入骨!恨不得抽他的筋!扒他的皮!以祭奠战死的各世家同胞们!”

柳家家主言辞激昂愤慨,原本那些同意救洪英天的人在真的面对仇人时,眼中也是一片怒色。

这时,一直躲在后面的徐振南走了出来,他虽然现在仅仅是四阶灵士,但坚持要参加这次行动,只见他说道:“诸位叔叔说的没错!我徐家三百多人,包括我父亲在内全都战死!罪魁祸首就是他!我们不是要救他,而是要把他带回去,折磨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一死,岂不是便宜了他?还望这位大哥哥行个方便,让诸位叔叔将这仇人带回去,但若你一意孤行,非要杀他,我想叔叔们不介意在你杀了他之后,拿你泄愤!”

那三阶灵者听完此话,顿时浑身一哆嗦,就在徐振南说完话后,其他人都用阴冷的眼神看着自己,他似乎已经感受到备受折磨般的痛苦,思量片刻后,他决定将洪英天交给他们,自己不怕死,但自己怕受折磨!何况异能界对洪英天恨之入骨,他们应该不至于说假话,想着,他便放开洪英天,退后几步,黄家主走上前将洪英天背起,然后便带着众人撤离了。

回到林建忠中尉给他们安排的临时安置点,黄家主将洪英天随手一丢丢在沙发上,然后笑呵呵的拍着徐振南的肩膀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徐家不愧为四大家族之一,刚才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振南你一句话,就将问题迎刃而解了,将来所成,必定在我等之上啊!”

徐振南谦虚的一笑,然后看着沙发上的洪英天道:“黄叔叔,人已经救回来了,要不要现在通知林中尉他们?”

黄家主闻言,看了看其他几位家主和他们的家将,柳家家主发话道:“先不急,把他弄醒,我们问问他到底现在是怎么想的!”其他人虽然没有表态,但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黄家主。

黄家主心知大家很难对洪英天放下仇恨,就连自己都不行,何况他们呢?于是,他命人取来一盆凉水,一下子浇到了洪英天脸上。

洪英天一个激灵,猛地睁开眼,映入他眼帘的,却是几张陌生的面孔。他晃了晃脑袋,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幕,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不管你们是谁,请把我重新带回刑场!我洪英天一生光明磊落,从不做逃兵!至于诸位的好意,洪某只有心领了!”洪英天淡淡说道,随后便挣扎着要坐起来。

“洪将军真是汉子,即使面对死亡也毫不畏惧,但是,你真的认不出我们是谁吗?”黄家主冷哼一声说道。

洪英天愣了愣,仔细的打量起这些人来,他们似乎在哪里见过,可自己想不起来,黄家主提醒道:“没想到洪将军这么健忘,在前几天的战场上才打过交道,竟然这么快就把我们忘了。”

听黄家主这么一说,洪英天方才想起,这些人不就是在最后决战时逃出的那些异能界的异能者吗?洪英天不由疑惑道:“难道是你们救了我?”

“救你?我们恨不得把你折磨的半死!替那些死去的冤魂报仇!”柳家家主怒声质问道:“你说!我们到底和超能局有什么过节!为何非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没错!你这个屠夫!多少人因为你们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别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来,和那些死去的弟兄比起来,你不配!”

“干脆杀了他!就算只剩我们几个了,我就不信离了他我们就不能东山再起!”柳家主的质问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些痛失亲人朋友的异能者们纷纷对洪英天口诛笔伐,就差动手了,还好黄家主和几个明事理的拦住他们。

看着这些愤怒的面孔,洪英天心中的愧疚越发浓厚,他长叹一口气,闭上眼睛想逃避,可刚一闭上,那两个少年倒在血泊中的一幕便频频浮现在眼前,这一幕已经连续折磨了他好多天。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大家……我洪英天轻信政府之言,犯下了弥天大错!如果你们救我,是想亲自结果我性命的话,那就来吧……我活着一天,脑海里便浮现出那天的情形,就当可怜可怜我,让我赎罪吧!”就在众人吵嚷之时,洪英天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悲痛的说道。他是个铁铮铮的汉子,更是个铁血军人!此番能让他下跪认错,正说明了他心中有多么的痛苦!

“将军!将军!”这时,林建忠他们进来了,当看到眼前一幕,顿时一恼,挤开人群来到洪英天身旁,刚要质问黄家主他们,洪英天却率先发问道:“建忠?你怎么会在这?”

林建忠蹲下来,将洪英天搀起,然后答道:“将军,是我托这些世家将您救出来的,您没事真的太好了,兄弟们真的担心死了!”

“糊涂!”洪英天知道了事情的原委,顿时一恼:“我林建忠几时曾当过逃兵!如今一来,我岂不是真正的背上了叛国的罪名!送我回去!”

“将军!事已至此,不如将错就错,好死不如赖活,活着,才有希望啊!”林建忠见洪英天这么说,焦急道。

洪英天根部不听,径自往外走去,刚走到门口,被一群异能者拦下,黄家主冷声道:“洪将军,我们这岂是你说走就走的!给我将他关起来!”

洪英天面色一变,微怒道:“我知道我洪英天对不起你们,要杀要剐我毫无怨言!但若要我苟活于世,我万万不答应!就算你们把我关起来,我也会咬舌自尽!”

“真是个老顽固!但你似乎想的也太简单了吧!你要死很容易!但是我们呢?我们被你害得那么惨,你一死,一了百了,而我们却一辈子都要遭受超能局的穷追猛打!你既然知道你做了那么多错事,难道就不准备弥补一下吗!”

洪英天听到这话,心动了,如果自己真的能做些什么,而能让自己心安的话,那自己一定会去做!随即他问道:“如果真能弥补,我自然义不容辞!可是,如今我以是死刑犯,无权无势,如何帮得你们?”

黄家主看了眼林建忠道:“我想,林中尉会告诉你的。”

看到洪英天将狐疑的目光投向自己,林建忠叹了口气道:“将军,当日的那两个孩子,以及秦旭的一番话,犹如当头棒喝一般,敲在了许多人的心头,让我们彻底明白了,这一切不过是那些卑劣的政治家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导演的一场闹剧,而这场闹剧付出的代价,是以双方的鲜血为铺垫的!将军,现在军中有不少军官看清了事实,愿意弃暗投明,在将军的领导下,在背后为异能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切就看将军吩咐了!”

洪英天略微有些诧异,他没想到,林建忠他们竟然会做出这般决定,他问道:“建忠,这么做,后果非同凡响,你们决定了吗?”

林建忠知道洪英天担心的是什么,不好意思的笑道:“将军,你也太看得起我们了,我们并不打算明着和超能局对抗,只是利用自己的身份,给异能界行些方便罢了。”

洪英天放心的点点头,看着黄家主等人,感激道:“谢谢你们给我这次赎罪的机会,我一定尽我所能,帮助你们重新恢复往日的光辉!”

黄家主等人虽然对洪英天还是心存芥蒂,但想到复兴有望,他们心中都充满了期待,于是,双方便暂时冰释前嫌,一起合作了。

“这就是造成目前现状的原因所在了。”洪老在讲完事情经过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润了润喉。

东方筱涵和和龚天虎听的有些发呆,没想到洪老前身竟然是新神坡超能局的领导者,是异能界的敌人,这戏剧般的变化让他们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时,旁边的上尉开口了:“我就是故事中的林建忠中尉,现在已经是中校了,起初将军在和异能界的合作时,双方还互不信任,但经过三四年的磨合之后,他们逐渐开始接受了我们。如今,政府之中上到高层,下到小兵,都有我们的人,每次超能局的扫荡,我们纵使不能全身而退,也总是能保留自身的实力,不至于被超能局全灭,甚至隐隐之中已经在政界形成一股势力,暗中在和超能局对抗。”

东方筱涵点点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问道:“洪爷爷,请恕我冒昧,我想,异能界即使再怎么大度,应该也不至于会让洪爷爷一人领导者两拨人吧?最起码,故事中的那个黄家主应该和洪爷爷您平起平坐,不知这个黄家主此时在哪?”

洪老叹了口气,站起身望着窗外伤感道:“纵使会万夫莫敌的神功又怎样,人还是会神老病死,这一点,异能者和我们普通人并没什么不同,三年前,黄家主身患一种页数的绝症,这种绝症只有异能者才会患,几百年来一直没能找到有效的药治疗,黄家主拖着病体依然坚持工作,在耗了约三个多月后,最终还是去世了。各世家的家主虽然各有所长,但各自都有严重的不足,因此,在黄家主临终前,将异能界托付给了我。”

“洪老,张家的人来了。”这时,一个警卫走了进来说道,洪老连忙说道:“还不请张家主快点进来!”

很快,一名身材曼妙,穿着一袭红色连衣裙的少女走了进来,洪老微微一愣,方欲问时,一名穿着中山装,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也走了进来,

洪老忙道:“张家主,你总算来了,里面有个从龙升国来的同盟者,快去看看吧!”

中年男子并没有动,看向少女,少女点点头,随即中年男子便道:“人在哪?快带我去。还有,洪老,现在我已经不是家主了,她才是新任张家家主。”说着,也不等洪老好林上尉回过神来便带人走了进去。

洪老看着那名姑娘,看样子她不过十七八岁,白皙粉嫩的脸上还透着些许稚气,更令人感到赞赏的是,别看她年轻,可实力竟然也已经达到了四阶灵者。没想到自从上次与张家聚会不过才过了几个月,张家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怎么?我第一次来,洪老就让我站着?这恐怕不是待客之道吧?”少女见众人盯着自己看,嫣然一笑道,银铃般的声音却让人感到透着一丝超出年龄和外表的成熟。

洪老尴尬的一笑,带着歉意招呼道:“真是太失礼了,来,张家主请坐。来人!给张家主泡……饿……来杯饮料!”

少女闻言微微一笑:“没想到洪老这么细心,知道我不喜欢喝茶。”

洪老也笑了笑,随后问道:“张家主,不知可否冒昧的问下,你是什么时候坐上家主之位的,为什么以前都没见过你?”

少女眉毛一挑,半开玩笑道:“怎么,难道洪老还对我的身份产生怀疑吗?”

一旁的林建忠答道:“张家主,将军并非这个意思,但是大家同在一条船,互相了解下,应该还是很必要的,你说呢张家主?”

少女点点头:“林先生说的是,还有,诸位请叫我诗语就好,既然诸位想知道,那我便告诉诸位吧。其实,我是张家主的女儿,七年前,在大战爆发前,父亲为了我的安全,将我过继给了一对夫妇,我那时还小,以为父亲不要我了,谁料没过几日,洪老便领着大军来袭,父亲带着家众们为了掩护其他世家而战死了,而当时的我却在千里之外,并不知情。父亲死后,家族里仅剩的第二代族人并不知道我的住处,因此这十几年来,他们几乎没和我联系过,而我曾在三年前回到以前的住处,却发现,旧居早已被踏平,空无人烟。直到两个月前,前任家主在新神坡首都发现了正在打工的我,因为被父亲送走时,我脖子上挂着家族的牌印,当时前任家主是我店里的一名顾客,他发现了我的牌印,我这才直到这几年发生了事情。”

洪老和林建忠对视一眼,洪老继续问道:“那诗语姑娘回来后,就马上继任了家主吗?”

“当然不是。”张诗语说到这里,神色变得有些黯然:“我才回来,前任家主就提过要我继任家主,可族里有很多人认为,我年龄小,再加上才回来,根本没什么经验,根本没资格领导张家。而且,身为异能世家的继承人,当时我身上根本没有异能!他们更有理由将我排挤在外,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众人听到这里,不由脸上一片骇然,他们不是骇然张家对张诗语的态度,毕竟张诗语刚回来,要想那些已经在张家呆了好多年的得力家将听服于她,一时半会还有些困难。他们骇然的是,这个女孩竟然只是用了短短一个月,就从没有异能,达到了三阶灵者!这可是很多人用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达到的啊!

张诗语注意到了他们脸上的表情,不由浮现出骄傲的笑容来继续道:“他们看不起我,没关系,我便找了父亲最信任的一个家将,拜他为师,学习异能,没想到,我身体里面原来早就藏有巨大的能量!短短十日,我便达到了五阶灵士,又过了二十多天,便有了现在的成就,虽然和真正的三阶灵者比起来,我的战斗能力还有一些差距,但我相信,没有人能再比我进步的还快了!结果,他们自然是心甘情愿的让我继任了家主。”张诗语越说越激动,身上的发出蓝色的光芒来。

“没想到诗语姑娘年纪轻轻,天赋却如此的惊人,看来,有你和那个少年,全天下的异能界便有望重新复兴了!”洪老高兴道。

“那个少年?”张诗语眉头一皱,难道还有人比我实力提升的还快么,洪老笑道:“之前有个少年,平常看上去只是二阶灵士,但他真正爆发起来,实力在灵师以上的水平。”

“哦?他在哪?”张诗语马上问道,对于比自己强的异能者,她一向很感兴趣,洪老看了看东方筱涵道:“东方姑娘,可以带我们去看看他吗?我也很感兴趣。”

“当然可以。”东方筱涵客气的说道,随后便站起身来带着众人来到了邵忠天的房间。

众神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众神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众神都市

诸神大战,哈迪斯与宙斯双方两败俱伤,雅典难在临死时刻,释放了蕴藏在神王宝殿内的远古神力,将哈迪斯以及所有诸神以金光撒下凡间,封印进人间载体。而在凡世,有一些具有天生异能的战士分散在大地之上,而那些拥有神之灵魂人们自然的融入了这个世界,但随着实力的提升,神的本面逐渐显露,等待他们的,将是诸神的最终决战。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