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 > 仙泪幽曲 > 正文

青春小说《仙泪幽曲》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11/11 11:08:16热度:

《仙泪幽曲》是一本剧情极佳的仙侠类型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你的师傅是谁啊,我还没问你呢?”慕容幽雨道。...

仙泪幽曲

爬山爬了一天了,还真是有一点累了。谢剑凌在心里想:师父说和他明天去小牛峰,可是我现在该干什么啊,晚上也总得有个地方睡觉吧。不行,得和掌门说一下,我晚上到哪里睡觉。不行,说这话也实在是太丢人了啊。算了,现在这里逛逛吧。”

现在已然是黄昏,夕阳西下。嗯,在青屿山上看夕阳的确是不错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渐西沉的夕日不觉触起了剑凌对父母亲的思念。

“爹——、娘——,我一定会救出你的。”谢剑凌一人独自站在青屿山的某个山峰上大声喊。

“喂,姓谢的剑凌,你——你怎么在这里?”一少女在谢剑凌的背后很是诧异。

“嗯?慕容幽雨,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的家,什么我怎么在这里,快说,你到这里来干什么,难道?”慕容幽雨急道。

“原来你也是这临仙派的。”谢剑凌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个慕容幽雨使得一手剑术如此熟悉。

“什么嘛,快说你来干什么?难道你来看我?”慕容幽雨声音越说越小。

“嗯?看你干什么?我来这里是拜师的。”谢剑凌满脸疑惑。

“啊?那,那你拜师成功了吗?”慕容幽雨红着脸道。

“当然,我这么厉害怎么会不成功,咦?你脸怎么变成红的了,是不是毒性发作了,不会啊,我记得那天我已经将你身上的毒气吸出体外了啊。”谢剑凌疑惑道。

“去去去,别提那天的事了啊。”想起那天的情形,慕容幽雨脸更加红了。

可是,你的脸真的很红啊。

你才脸红了呢,嗯这是太阳照得。”慕容幽雨脸更是红,狡辩道。

“也许吧。”谢剑凌看向那似乎近在咫尺的夕阳,用手试着揽了一下,只是夕阳看似虽近,但是其实是遥不可及的。

“咦,你,哭过?”慕容幽雨转过话题如葱的纤指指着谢剑凌的脸。

“哪有,我怎么会哭呢?哪有?”谢剑凌道。

“是吗?”“当然”。

“对了,这是什么山峰啊?”谢剑凌坐在山峰的一块石头上看着夕阳。

“哦,这是飞鸟峰,风景不错吧。”慕容幽雨坐在另外一块石头上同样看着夕阳。

“你们临仙派也真是怪,尽是起这些动物名字。”

“你才怪呢,小凌子,还不快喊我师姐。”慕容幽雨不带好意的笑了笑。

“为什么”“你后入的门,你难道不喊我师姐吗?你想要被逐出门外吗?”

“不喊”谢剑凌继续看着夕阳。

“好好好,不好拉倒,看我以后在门派怎么来欺负你,嘿嘿。”慕容幽雨说完脸又是一红,于是看了看谢剑凌,还好没被发现。

“晚日寒鸦一片愁。柳塘新绿却温柔。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情知已被山遮断,频倚阑干不自由。”谢剑凌看着夕阳吟诗。

“咦?想不到你还会文啊,这是你写的吗?”慕容幽雨道。

“哪里,这是辛弃疾的鹧鸪天”。

“你,现在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去?”慕容幽雨正准备站起。

“要你管,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谢剑凌道。

“你这人还真是倔,嘻嘻,明明是没地方去,不然怎么到现在还不回去,我说的对吧。”慕容幽雨笑着说。

“我没地方去要你管,其实我,我还真没地方去。”谢剑凌被慕容幽雨这么一说倒是脸有些微红。

“咦,你的脸怎么红了。”慕容幽雨眼斜了斜笑道。

“没有,是太阳照得。”谢剑凌解释道。“你觉得现在又太阳吗,你不觉得现在天好像很暗吗?”

“不和你说了。”谢剑凌转身离开。

“哎,别走啊!”

“你的师傅是谁啊,我还没问你呢?”慕容幽雨道。

“小牛峰的清笛。”谢剑凌听了下来转身说道。

“啊?你也是小牛峰的啊!”慕容幽雨听到此话面色露出惊喜之色。

“难道,你也是小牛峰的弟子?”谢剑凌诧异道。

“嗯,但那个清笛是我的父亲。”慕容幽雨喜道。

“你好像看上去很高兴啊,难道”谢剑凌平静道。

此时的慕容幽雨起了冷汗。

“难道,喝,别以为我师傅是你父亲你就欺负的了我。”谢剑凌气道。

“那是,那是”,慕容幽雨勉强的笑了笑,她感到很是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的心虚。

“我走了,一起去小牛峰吗?”慕容幽雨道。“当然,难道要我在这么寒冷的晚上受冻啊。”

“嗯,你干什么,这里不是不好御剑的吗?”谢剑凌看着慕容幽雨正准备要御剑。

“哦,我忘了,外人是不可以在临仙派御剑的,除非是修为和师叔们一样的人,就是达到元婴期。”慕容幽雨解释道。

“那我该怎么办?”谢剑凌道。

“你自己走呗,难道还要我来带你啊。”说着慕容幽雨已经站在了悬浮着得剑上。

“你怎么可以如此,我哪知道这小牛峰在哪啊?”谢剑凌抓着慕容幽雨的青色竹剑不让她飞走。

“喂,放开,再不放开,我可就要动手了”,慕容幽雨捏起粉拳就要想谢剑凌打来。

“好好好好,放开就是,你可别给我逃了。”谢剑凌道。

“那是。”只见谢剑凌的手刚放下,慕容幽雨就一溜烟地没了,化为一道紫色长虹。

“哎,真实的,我可是她的救命恩人那,怎么可以这样子如此无礼呢?”谢剑凌自言自语。

“咦,谢兄,你到山门口来干什么啊?”在山门口守门的丁一华道。

“晚上没事,出来走走。”谢剑凌道。

“谢兄,听说你拜入了清笛师叔的门下啊。”

“是啊”。谢剑凌道。

“哎,谢兄你可真是有福啊,小牛峰的那个慕容幽雨可是我们这临仙派的第一大美女啊,可是有很多人在追啊,多少人想拜入小牛峰还拜不到呢,想不到谢兄你这么厉害啊。”丁一华示意的笑了笑。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呢?”谢剑凌很是诧异。

“难道,你已经见过慕容幽雨了?”丁一华更是诧异。

“是啊,她方才烦了我大约两个时辰。”谢剑凌带着一种不耐烦。

“什么,谢兄,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

“哪里,哪里。”谢剑凌道。

“对了,丁兄,你在这守门不累吗?你好像已经守了很长的时间了啊”。

“累,当然是累,但是没办法啊,谁叫我没事做,跑到那个什么翠临湖去偷看师姐师妹们洗澡啊,哎。”丁一华带着一丝的回忆的说道。

“什么,你还有这嗜好啊,真是没看出来啊。”谢剑凌带着一丝的抵触道。

“哪里,哪里,谢兄美言过誉了,我实在是承受不起啊。”丁一华很是自豪。

“那,什么,丁兄,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见。”谢剑凌暴汗,于是离开了山门口。

于是谢剑凌又来到了飞鸟峰,他准备就在这里睡上一觉。

幽兰舞,寒消渐.

天明犹思夜,

依稀梦清泉,

独揽一洲月.

夜里,他又梦见了自己的父母。他梦见他的父母就在不远处,而他却无法过去,因为前面是很多的坏人在挡着他的去路,但是他不曾放弃,继续向前走去没有人可以挡住他。

他大声喝道:“青锋芒,血染裳。莫挡男儿路。自问手中剑,斩尽恶邪人。莫挡男儿路,身死又何妨。”

饮,醉是断人肠,言,心却早已凉,舞,袖散离思黯,看,面上落寞黄,歌,唱那忧乱伤,亡,斩罢情思惘;匆匆,踏遍,千山,寂寞;叹,月下殇,忧,蝶惊惶,笑,怅那苍茫;忆,悲伤竟已忘,忘,仍记昔情长,长,又梦往日凄凉.

翌日清晨,第一屡阳光透过青屿山的仙雾,谢剑凌正睡得正熟。突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谁啊。”谢剑凌疼的大叫。

只见慕容幽雨捏着谢剑凌的鼻子在坏坏地笑。

“大懒虫,还不给我起来。”慕容幽雨捏谢剑凌的鼻子手更用力了。

“你,你,你还让不让人家睡觉啊,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我和你又不熟,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是吗?那我走了”慕容幽雨失望就要转身。

“哎,别走啊,说了玩的,还以为谁欺负你了,”(其实是她欺负谁了)谢剑凌暗道。

“哦,差点忘了正事,快和我去小牛峰,参加拜师典礼。”慕容幽雨道。

“是拜师典礼啊,好,我这就去。”

这个小牛峰是整个青屿山最小的山峰,却是最高的。这个青屿山一共有三十二座山峰,每座山峰都有元婴期的师叔来掌握。主峰则是由化神期的掌门掌控。还有几个破虚期的师祖,但普通的弟子却不知他们在哪,也许就在你的旁边,一个不起眼的人,或是一个扫地的老伯伯,或是一个做菜的大叔,有可能还是一个叫花子。当然这些谢剑凌是不知道的。

枯叶飘飞霜华重,

城头风铃弄,

临江易冷心若痛,

半部清音云宵动.

幽兰似舞笑迎风,

孤舟渔网送,

飘逸淡泊风雅颂,

寒门却立一棵松

仙泪幽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鱼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鱼读书)或者(xiaoyudushu),关注后回复 【仙泪幽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仙泪幽曲

千年前的正魔大战,隐藏在魔道深处的轮回鬼王,天道的对决。谢剑凌,一个身世既平凡又不平凡的少年,终究会在这正魔之间交织,他到底该做出什么选择?当自己做出决断时,是否还会记得曾在月下许下的地老天荒?天涯近,相思远,莫问此曲醉了谁。长生又如何,成仙又如何,怎敌伊人仙音一曲。一切的一切不过只是虚幻吗?即使轮回又如何,来世也可再续前缘,纵是那一世化为蝶,纵是那一世为浮游,纵是那一世你我相逢须臾。——一江茫茫,两情遥遥,是为仙泪幽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