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古言 > 帝少强宠:逮捕佣兵逃妻 > 正文

帝少强宠:逮捕佣兵逃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第19章简单的结婚

发布时间:2020/9/17 15:37:53热度:

《帝少强宠:逮捕佣兵逃妻》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古言风格的小说。全文讲述:“他要惹我我就打他一顿,反正他逃不掉。”子桑扒着副驾驶的靠椅用自己的油爪子乱挥。...

帝少强宠:逮捕佣兵逃妻

“我知道了,我会叫人去处理有关你要的财产。但今天,你立刻搬去祁修人那里。”子桑那仁妥协了,不得不妥协。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不容得哪怕一点点失误。有失才有得,那些东西迟早都会回来。但现在,他无法忍受子桑继续在他身边。

子桑满意地嘿嘿一笑,拍了下大哥的肩膀蹦蹦跳跳地出了书房。

祁修人的住所距离市中心不算太近,但好在清净,环境也好。祁修人行动不便,没法亲自去接子桑。事实上,他还很惊讶,子桑家竟然这么急着让子桑过来。

“你真的想好了吗?”子桑俞义开着车,亲自载着子桑。

子桑并没有带很多东西,事实上她也没有多少东西,该扔的都扔了。她拿着包薯片半躺在车后座,听子桑俞义这样问,不由得哈哈一笑:“我都坐在这里了,还有什么可反悔的?更何况,住在哪里都比子桑大宅好吧。”

子桑俞义听妹妹这样说有些窝心,但又无法反驳:“有些人残疾之后性格怪僻,你哪天要是忍不了祁修人了,就直接来洛杉矶找我。”

“他要惹我我就打他一顿,反正他逃不掉。”子桑扒着副驾驶的靠椅用自己的油爪子乱挥。

子桑俞义敲了一下这淘气妹妹的额头,微笑着继续开车。

作为一个哥哥,子桑俞义知道四妹是个小魔头,却无法不去原谅和疼爱她。在所有人眼里,他和子桑是鲜明的对比,一个聪颖有教养的哥哥,一个顽劣又恶毒的妹妹,他从小到大受尽了夸耀。

可这夸奖也是负担,他不能做任何一件错事。否则就好像负了成千上万人。所以那时,他是嫉妒又讨厌子桑的。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打破了一直向大哥反应他如何如何班主任的窗子,还把她珍爱的金鱼砸在了地上。

低两个年级的子桑偷偷看见了,他以为这丫头会高告发,却没想到她偷偷竖了个拇指,还将责任都担到了自己身上。

没有人能成为完全优秀的人,也没人是完全罪恶的人。

说着说着,也就到了地方。

祁修人似乎早就等候在别墅门口,他两个小时之前才接到子桑那仁的电话,说自己的未婚妻已经过来了。

为了迎接子桑,他可是忙活了好一阵。

子桑只是拿了一个包,她甚至都没有和子桑俞义道别就直接来到门口将祁修人推了进去,嘴里似乎还念叨着:“大冷天你在门口吹风干嘛,要生病了我还得照顾你!”

子桑俞义本想挥挥手道别,举起来一半看子桑已经关好了门,只好无奈地放下手,苦笑两声摇着头回到了车里。

进到屋子里,子桑感觉有一种微妙的违和感,但过几秒她就反应了过来。大概是为了方便常年坐轮椅的祁修人,屋子里的所有家具都矮一截,还有许多残疾人专用的东西。

“客房还没来得及收拾,你今天就先在我的房间凑合一下吧。”祁修人貌似有些不知所措,他想为子桑递一杯早早煮好的咖啡,却发现凉了,窘迫地摸摸头,想去厨房倒掉重新煮。

子桑按住了他的轮椅,将他怀里的咖啡壶提起来为自己倒了一杯:“你都没雇个佣人吗?”

祁修人拉了拉自己腿上的毯子,拿起手边的奶壶递给子桑:“原来是有的,最近主家缺人,就被调走了。不过我也更习惯自己一个人生活了。”

子桑不由得皱眉,听祁老太的意思可能是有什么隐情,但也不至于连个佣人都不给吧?肯定是有人故意刁难,还没告诉老太太。她捧着咖啡绕屋子走了一圈,别墅不大,但两个人住也够了。

“那个,还是,先休息一下吧。”祁修人慢慢地跟在子桑身后,总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子桑突然转过身,稍稍低下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祁修人张张嘴,第一反应竟然是让自己的轮椅往后退了退:“我只是想和你道歉。”

子桑眨眨眼,伸手将他梳理整齐的头发揉的乱糟糟,她可是早就想这样做了呢。但却没有说其他的,提起自己的行李随意丢进了卧室,然后往祁修人的床上重重一倒:“你还真是啰嗦。”

况且,要道歉的人可是她呢。利用像祁修人这样的人,子桑还是有点负罪感的。

祁修人面带幽怨地理好了自己的头发,然后为子桑拿了一套床被:“要是不嫌弃,就先用吧。时间太紧,明天再去买新的好了。”

子桑动动鼻子,不用很刻意就能闻到柔顺剂的香味。床很干净,旁边还有奇怪的把手,大概是支撑祁修人暂时站起来穿衣服。后来子桑问过祁修人既然把这里布置的这么细致,怎么不换个好一点的轮椅,要知道现在全自动的轮椅可比这种老古董方便得很。祁修人只是说:习惯了。

子桑打个滚翻身,只看到了一个枕头,于是扬起眉:“你睡哪里?”

祁修人指了下客厅:“有沙发。”

子桑将枕头摆到床的一边,然后拍了拍另一边朝祁修人笑:“客厅多冷,还是睡这里吧。”

就算是男女有别,子桑也不忍心让祁修人去客厅挨冻。她稍微看了一下,这个别墅其实破得可以,地暖就只有卧室有,温度比外面高不了多少。

然而子桑却有些小看祁修人了,作为一个残疾人,他的自理能力比子桑高了不只一星半点,不到半小时,四菜一汤就出现在了餐桌上。

看他在厨房里熟练地忙活,子桑觉得自己根本帮不上忙,还是多吃点以作报答吧。

盯着子桑将洋葱胡萝卜一点点挑出来堆成小山,祁修人拿起汤勺打了下子桑手里的筷子:“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

尽管子桑的真实年龄已经二十七岁,和祁修人差不多,但她也有完全没成熟的地方,比如挑食。

“你怎么像个老妈子一样。”子桑以前连命都可以随时没,哪里管得上饮食健康,都是想吃什么吃什么,没准这就是最后一餐了。

帝少强宠:逮捕佣兵逃妻

被暗算致死,她从让人闻风丧胆的国际雇佣兵重生成了遭人唾弃谩骂的纨绔三小姐。  你说有人要害我?那没关系!一人欺我,我杀一人;两人负我,我砍一双!  但,要我一个正值青春的花季千金嫁给一个下身残废的豪门弃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当嚣张卖蠢伪萌女撞上腹黑傲娇装残男会产生什么?  火花?不!是小、娃、娃!  “老婆,帮我穿衣服!”祁修人披着浴衣,在子桑面前晃来晃去。  “老婆,服侍我用餐!”祁修人横在沙发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老婆,坐上来自——”  挺着大肚子的子桑终于忍无可忍地抄起餐刀朝正在摆

最新资讯更多>>
最新小说
点击查看更多>>